国际科学编辑isechina的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echina

博文

新数据证实,COVID-19对学术界的母亲打击尤其严重

已有 444 次阅读 2021-2-22 09:46 |个人分类:海外观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作者:Katie Langin

2020年3月,密歇根大学安阿伯分校的放射肿瘤学家Reshma Jagsi写了一篇评论文章,预测相对于男性科学家,女性科学家将感受到COVID-19大流行带来的更严重的影响。持怀疑态度的期刊编辑拒绝发表这篇文章。

不过,从那以后,许多评论家都附和了她的信息。现在新证据已经很清楚了:COVID-19大流行扩大了现有的差距,并给妇女,特别是那些有孩子的母亲,带来了额外的挑战,她们正在努力维持自己的研究生产力。

研究表明,在某些领域,在COVID-19大流行的头几个月,女性作者在预印本、提交手稿和发表论文方面的比例有所下降。2021年1月,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的一份WORKING PAPER公布了一项针对20000名博士生的全球调查,结果显示,母亲的研究时间比父亲减少了33%。这项于2020年5月至7月进行的调查还发现,母亲比父亲承担更多的家务和照顾孩子的责任

好消息是:一家加拿大资助机构在COVID-19大流行初期就认识到并纠正了性别差异。

2020年2月,加拿大卫生研究院(Canadian Institutes of Health Research -CIHR)为COVID-19研究提供了研究基金。该机构希望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因此研究人员只有8天的时间提交资助申请。这是在加拿大实行禁闭之前提出的,但最终正式提出资助申请中,只有29%是由女性学者提交的,与以前类似的资助机会相比下降了大约7个百分点。

CIHR性别与健康研究所(Institute of Gender and Health)的科学主任Cara Tannenbaum说:“我们一拿到数据就说,‘天哪,我们做错了什么。’”当该机构在两个月后提供第二轮COVID-19研究资助时,它将最后期限延长到19天,并减少了文书工作的要求。正如Tannenbaum等在近期发表在PNAS上的一篇论文中所描述的那样,女性提案的数量跃升至39%。

拉瓦尔大学(Laval University)的健康研究员Holly Witteman看到了政策转变的好处。“我看见了8天的最后期限,我只是想,'没有办法做到,'” Witteman说,她有两个孩子并患有慢性疾病。“我不能为了写另一份研究资助而熬夜,这样就会把工作以外的时间也塞得满满当当。”第二轮延长的最后期限给了她足够的时间来起草一份最终获得资助的提案。

母性惩罚

在大流行开始后的几个月里,大多数研究人员每天的工作时间都比平时少。但一项新的研究表明,父母尤其是母亲损失的工作时间最多。母亲花在照顾孩子和家务上的时间也比父亲多。

(图)K. LANGIN/SCIENCE; (DATA) DERYUGINA ET AL.,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10.3386/W28360 (2021)

波士顿大学生态学家Robinson Fulweiler表示,大学和资助机构应该让科学家选择提交COVID-19影响报告,说明大流行是如何阻碍他们的工作的。她说,雇主也应该采取措施,确保所有研究人员都有机会获得负担得起的日托服务。Fulweiler和其他作为母亲的科学家们在PLOS Biology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详细阐述了这些建议和其他许多建议。(这篇论文的预印本于2020年9月出版)“现在是行动的时候了,”她和其他共同作者写道。“与其重建我们曾经知道的东西,不如让我们成为新世界的建筑师。”

圣克拉拉大学(Santa Clara University)的人类学家Robin Nelson说,去年她的两个孩子放学回家后,她的工作时间减少了一半多。对此表示赞同。她说:“我希望,新冠病毒已经……给了我们一些空间,让我们真正批判性地思考我们对教员的期望是什么,以及我们能否为教员创造空间,让他们拥有可能涉及残疾、慢性病、照料任何类型的生活——工作之外的任何事情。”

“学术界确实有特权人士,他们可以让其他人为他们做所有这些工作。因此,我们需要真正开始思考,一个拥有健康教师的可持续的学术环境是什么样子的,以及我们如何为之创造空间,而不考虑到我们正在牺牲严谨。”

参考文献:

https://www.sciencemag.org/careers/2021/02/pandemic-hit-academic-mothers-especially-hard-new-data-confirm?utm_campaign=news_daily_2021-02-10&et_rid=732544518&et_cid=3662101

https://www.nber.org/papers/w28360

https://www.pnas.org/content/118/6/e2023476118

https://www.preprints.org/manuscript/202009.0632/v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87871-1273280.html

上一篇:我在美国修炼科学写作
下一篇:李雪琴你好,上了北大,真的不应该只当“废物”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5 12: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