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科学编辑isechina的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echina

博文

[转载]UCLA就期刊订阅费与Elsevier摊牌

已有 834 次阅读 2019-1-9 10:03 |个人分类:开放获取|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UCLA, Elsevier, 订阅费, 开放获取, openaccess

美国名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与出版业巨头爱思唯尔(Elsevier)磋商签订的每年1,100万美元新合同进展并不顺利,谈判陷入僵局。据悉,UCLA 与 Elsevier 的五年合同花费了大约 5000 万美元,并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


加州大学希望本校人员发表的论文能让公众免费阅读,但爱思唯尔却不愿意接受大学提出的方案,因为这会减少营业利润。僵持之下,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上周致函全校教职工,呼吁他们拒绝为爱思唯尔旗下的期刊审议论文,并转向其他免费阅读的期刊投稿,直至谈判情况出现好转。

据最新消息,随着加州大学威胁摊牌,2018年12月末,UCLA宣布已与Elsevier达成协议,将到期的合同延期一个月。 一份大学声明说,此次延期是“在2019年1月31日前完成谈判的诚意”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2018年12月,一家位于德国的Max Planck Society,负责协调14,000名科学家的在线访问的学会,宣布于月底结束对Elsevier期刊的订阅。

欧洲的S计划影响力已蔓延到美国和其他地区

UCLA的图书管理主任Virginia Steel谈到:“我们只是给他们一个提醒,之前有封信建议UCLA的研究人员在2019年阅读爱思唯尔的期刊时,可以选择馆际互借服务。”

如果加州大学系统在2019年1月31日之前不能在谈判中取得突破,它将加入到全球至少45所大学和系统的名单中,这些大学和系统在过去10年里已经抛弃了一家主要的期刊出版商。

其中包括德国和瑞典的国家学术图书馆系统。这些系统在2018年年初取消了对爱思唯尔的订阅。加州大学系统是根据Academic Publishing and Academic Resources Coalition整合名单上规模最大的系统之一。出版联盟的执行主任Heather Joseph表示,这是另一个明显的信号,表明当今潮流正在转向成本更低的开放获取模式。

“美国图书馆确实正在开始认真考虑取消爱思唯尔和其他商业出版商期刊的订阅服务,”

Joseph女士说,“得益于在线文章搜索工具和分享方法的不断改善,订阅成本反而在不断上升,而图书馆(的付费能力)似乎达到了价格极限”她说。

另一方面,反对方的主要理由如下:

大学领导层认为高昂的订阅费不合理,期刊的编辑管理和论文审稿工作,一直依赖学者们的义务劳动,但是访问文章的费用却在不断上涨。而出版商获取内容的唯一渠道就来自于作者。

Elsevier

拥有超过 2500 个几乎覆盖了所有学术领域期刊的的爱思唯尔Elsevier是最受争议的学术出版商,在年收入超过30亿美元的情况下实现了近37%的营业利润率。2017 年它旗下的 2500 种刊物出版了 43 万多篇论文。 读者需要为每篇Elsevier出版的论文平均支付 31.5 美元才能阅读。

通过开放获取的模式,研究人员向出版商支付处理文章的费用(APC),而这些文章随后对任何读者访问都是免费的。

鉴于爱思唯尔正在增加自己的开放获取期刊数量,这笔订阅费用也是爱思唯尔与加州大学之间纠纷的一个谈判点。在加州大学所有系统中,这些由作者支付的费用目前每年总计约100万美元。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在给加州系统学术界的一封信中表示,学术界应该考虑拒绝审阅Elsevier期刊的文章,“直到谈判明确朝着有益的方向发展”。该信还补充到,学者们还可以考虑在其他地方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包括那些著名的开放获取期刊”。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表示希望降低费用

对此,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表示希望降低费用,并可以更加便捷的开放获取。其中包括以下诉求:

(1)期望合同可以涵盖订阅费和开放存取研究的费用;

(2)降低学术传播的费用,研究本由公共资助,而其出版与传播盈利则被爱思唯尔公司所掌握;

(3)设想订阅内容向出版论文的作者付费,以少量费用获得文章自由阅读。

其理由如下:

(1)出版商获取内容的唯一渠道来自作者,而他们销售的是获得研究文章的机会,如果没有研究,就没有什么可卖。

(2)Elsevier实际是不劳而获:期刊的编辑管理和论文评审工作,一直依赖学者们的义务劳动,而查看文章的费用却在不断上涨。

爱思唯尔负责全球传播的副总裁Tom Reller表示,该公司已向加州大学的系统提供了“务实”的报价,但加州大学希望“只支付一笔象征性的金额,就能访问全球订阅的内容”。

Reller表示:“现实情况是,尽管我们支持开放获取,但订阅内容占到学术产出的85%,而且还在继续增长,因为大多数研究人员选择免费发布订阅。因此,尽管我们希望帮助(加州大学的系统)在校园促进开放获取访问,但是(图书馆)为订阅内容支付合理的费用也同样重要。”

参考文献:

https://www.library.ucdavis.edu/news/potential-changes-to-ucs-relationship-with-elsevier-in-january-2019/

https://mp.weixin.qq.com/s/v1IGjpZu7H5eSX5oFTaAZw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news/university-california-subion-showdown-elsevier

https://www.insidehighered.com/quicktakes/2019/01/02/another-month-elsevier-talks-u-california

https://www.elsevier.com/connect/the-university-of-california-and-elsevier-are-continuing-discussions-in-january-in-a-good-faith-effort

http://www.library.ucla.edu/news/elsevier-journal-negotiations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news/elseviers-profits-swell-more-ps900-million

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In-Talks-With-Elsevier-UCLA/24531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87871-1155823.html

上一篇:[转载]全球是否会全面接受S计划,要求开放获取科学论文?
下一篇:学术出版的伦理道德去哪里了?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7 15: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