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宏达•助力科研长跑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lphaDa 研究兴趣:学术志趣、积极心理资本与健康。Email kuanghongda@163.com

博文

下一个定义是最难的

已有 1676 次阅读 2019-1-10 07:48 |个人分类:学术志趣|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学术志趣, 定义

给一个现象下一个精确的定义太难了,这是不是跟语言本身有关?最近大家都在讨论研究生相关的问题,要不要谈人生,要不要谈理想,要不要谈学术志趣,做学术要不要有抱负。等等。现在,兴趣已经不足以让学生“正经”起来,因为这是个口语化的词,对应interest也一样,虽然它是一个学术概念,但是生活中的涵义太丰富了。就像志趣在以前文人(知识分子)中的涵义一样,也非常丰富,常常用志趣指人格、品格。近来教育学中有学者将这个词(志趣)引入到教育中,希望在有学术潜力的青年学生和教师中传播这个理念(学术志趣),也希望唤醒哪些赖在校园、躲在象牙塔、逃避责任和就业压力的大学生(职业志趣)。取志趣一词,有学者认为更能体现教育的张力。张力,怎么理解?这就像中国文字是象形会意一般,可以千人“一面”,也可以“一面”千人。千变万化,琢磨不透,带有想象空间,这是不是就是张力?借用老蒲(被关禁闭那个)的话说“***都是‘扯蛋'”。


就因为学术志趣这一个概念,我足足卡了大半年,如今也快到春节了,儿子大半年没见已经成了别人的儿子(开玩笑),我还在这瞎谈学术志趣。这真应了这句话,把学术当lp看,还有更形象的比喻吗?这不仅仅是语言问题吧,而是语言刻出来的思维习惯,不自觉的象形会意了。这跟“****,要深刻领会”是一样的。我们已经不相信:说完了就完了,说一句是一句,是这意思就这意思。"别就事论事,不然就真没意思了",我们这里这么热闹,不就图个乐子么?(象形会意适合生活状态,抒发感想);"就事论事,不然就真没意思了",我们这里这么热闹,不也是图个乐子么?(一笔一画适合苦行人,讨论问题)。


过日子,这样过是很丰富的。但做学术不行。又跑题了,跑开了半里地,现在拉回来向各位汇报我的思考成果:


学术志趣是什么?志趣志趣,志趋之。志趣首在志,基础是趣。就是在兴趣基础上的志向,更是发自内心的和潜能评估高度一致的追求和抱负。如老一辈科学家,别人说干啥就干啥,他不是兴趣驱动的,而是使命驱动,先有使命后有兴趣再有志向,兴趣是培养出来的。老科学家是发自内心的,又是和潜能评估高度一致的追求和抱负。又如我们念念叨叨的民科,其实他们的精神是值得鼓励的,只是潜能评估和现实不一致而导致他们是民科,他们的抱负不被人承认。但这不正是我们的一流学生缺的吗?


志有大小,有长短。


学术志趣是起起伏伏,跌跌宕宕的抱负水平。学术志趣是近期的抱负水平,因此也是动态的,特别受到活动效果的影响(事实因素,无法改变)。是个体对自身学术活动和表现做出的认知评价,受自我效能、角色认同和结果期待的影响(心理因素,可以调节)。如果学生遇到学术上的短暂失败,如实验做不出来,像我这样一卡半年很常见,它首先影响的是自我效能(等同于每天评估的自信心,是一个状态;而不是我们说这个人有自信,特质),如果没有伤及角色认同(关于学术角色的自我概念,如,导师说我不适合做学术,我觉得我不是做学术的料,后悔当初的选择等等),那没什么大碍。因此,近期的学术志趣体现了一个人的抱负水平,体现的是志大志小的维度。经过实践得出的志小,不能嘲笑,因为他是认真的。反而,这才能体现教育者的努力,有合适的人带,志才能生长。


从长远看,学术志趣是学术职业生涯发展长短的估计,表现个体对自己在学术路上能干多久的估计,是一种远期的抱负。远期的学术志趣,体现了志长志短的维度。我们看到,当知识分子作回顾性总结的时候,多会用“体现了他的学术志趣”这样的评价,这是对过去的评价,是对学者一生的评价。志立下了就不变换,在这个方向上,做了很久,做了很多有成效的工作。什么年纪干什么事,特定的年龄总是有特定的任务要完成,如果超越,那么他选择的是非凡之路。长远到多远才算远?终其一生。在一件事情上,终其一生者,有志趣,值得尊重。志在立,这个立,就是一种宣誓,一种承诺,从事学术职业承诺。


综合来看,当我们谈学术志趣的时候,我们要对学术志趣做一个较为全面的理解的话,其实就是个体在思考他的学术职业生涯发展。要下一个定义的话,学术志趣是个体基于兴趣和潜能评估后产生的学术抱负。近期的学术志趣等同于近期抱负水平,反映了志大志小,是个体对学术活动能达到何种目标的一种估计;远期的学术志趣反映了志长志短,是个体对从事学术活动时间的估计,献身于学术为学术奉献一生,体现了最长远的志趣。


在这里,恳请各位路过的前辈和同行者留言,指出不足之处和分享体验一样,对我皆是鼓励。就事论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83728-1156244.html

上一篇:竞赛被淘汰,不是永远的失败
下一篇:积极科研训练场所,有哪些构成要素?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18 07: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