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宏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lphaDa 研究兴趣:研究生学业-生活平衡;积极心理资本与健康。Email kuanghongda@163.com

博文

研究生学业-生活平衡的另一面 精选

已有 6584 次阅读 2018-4-28 23:04 |个人分类:学业生活平衡|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学业, 生活, 平衡, 生活指导

    看过前面几篇笔记的您可能会有一个印象,我一直都在说学业干涉了生活,由于繁重的学业造成了研究生的生活质量下降,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心理健康问题。为此,还有读者提出抗议,并列举出现实的现象。其实,生活领域也会对学业造成干扰而使学业不能继续,如挂科、延毕以及退学等。下面,我列举了一些研究生日常生活领域对学业造成干涉的事件。以说明生活对学业的干扰。

    第一件,兼职。研究生对于兼职的态度,要看研究生未来的就业定位或职业生涯定位。如果是定位于学术路线或者是毕业后从事与专业密切相关的工作,这些研究生对于兼职的态度是理性的。也就是说,他会选择那些不影响学业的兼职,兼职的目的是为了锻炼人际交往能力、管理能力、提前理解工作的需求和缓解经济压力。如果研究生的就业定位是与学业无关的工作,或者是要求低的工作,比如公务员,那么他对于兼职的态度可能是非理性的,对于学业的态度是功利的,这时容易产生让导师费解的行为,兼职耗费了他大量的时间并影响到学业。

    第二件,社团、学生事务管理等非学业活动。同兼职类似,这类社会经历提高了研究生的社会经验,对于绝大部分的专业并没有直接的促进作用。同样,受就业定位的影响,这些事项的重要性可能会超过学业而排到日常优先事项的前面。有许多理工科导师不理解自己的学生为什么热衷于社会活动,其实,这和他们的就业定位有密切的关系。

    第三件,婚恋。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特别是女性,他们都是成年人,都有归属和爱的需要。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心理发展任务,就是要和异性建立友谊、爱情而避免孤独。异地恋、分手或者大龄单身等事件,都会对研究生产生不利的影响。我们的研究生可能忽然抑郁了,这可能跟他/她正在经历的情感事件有关。或者,当然也有可能是处于热恋期而经常迟到早退、甚至不在实验室。导师应该感到高兴,并主动给他放假,因为不久理性就会把研究生拉回实验室。

    第四件,家有儿女。这类在博士研究生中较多,他们面临着多重压力,学业压力,经济压力,还有家庭事务的压力。虽然这类博士因为家庭的牵绊而不会在学业价值观上再闹矛盾。然而,这类研究生常常因为家庭困难而影响到他/她不能全身心投入到学业,影响到科研进展。这时,学业-生活平衡视角下的学校支持,对于这类研究生能起到有效的帮助。

     第五件,师生关系。市场经济冲击下,导师和学生的关系恶化了。导师时间花的少,与学生未建立情感基础,打卡式的市场化管理,唯论文至上的价值导向,师生关系变异为老板和员工的关系,恶化了科研生态。导师的学业指导、生活指导、精神指导等教育功能逐渐消失,替代的是“有为才有位”的简单粗暴式管理。导师以物易物的工具理性过度,而以人格感染的为“整体的人”的社会性不足。导致研究生从市场经济的思维角度,去琢磨导师,造成师生关系紧张。不利于学业-生活平衡。

    。。。。。

    从上面的几个事件可以看出,导师对研究生的日常教育管理如若能从学业-生活平衡视角出发,可以拓宽导师的视野。导师对研究生学业和生活上给予同样的关心,对于促进研究生的学业-生活平衡是有重要影响的。

    我相信,如果一个导师对研究生说“最近你花在实验上的时间太多,但是进展却不顺利,你需要给自己放个假,或许放松之后会有新的想法和突破”,研究生听到之后,必定是暖心的,这给予正在失败中学习的研究生无限的支持。如果一个导师对研究生说“最近你花在实验室的时间太少,这样下去我担心你不能完成你的毕业设计”,这样多次善意的提醒,也会让贪玩”的研究生回心转意。

    导师的生活指导很重要。消除生活指导就是干涉研究生个人隐私的信念,日常提供带有情绪性的、关怀的、以学生立场出发的善意提醒,是很有必要的。


邝宏达,江西赣州人,北京理工大学心理健康教育博士在读,助理研究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研究兴趣:学业-生活平衡;积极心理资本与健康。目前,正积极倡导研究生保持学业-生活平衡,破除当前消极科研文化和消极社会文化对研究生身心健康的影响(本人认为当前比较消极的科研文化如“读博士和坐监狱很相似”、“读博的过程注定是痛苦的”、“毕业得掉一层皮”、“读书就是拿个文凭”、“只要结果不关心手段和过程”、过度的市场化行为、拜金主义、消费主义影响等等,这些消极文化在一定程度上让他们不断剥削自己,而负面效应远远大于积极效应)。博士生以“混”来反击就是例证,而且很成功,很多博士生就是在说“自己是在混”!!!但,这样以消极态度回应消极文化的方法是痛苦的。这种负面效应也引发了博士毕业之后,学术生命有多长的疑问。幸运的是,总是有一群人能够不断地批判和反思,而是赋予这个过程更多积极的意义,试图去打破这些消极文化带来的沉重枷锁,不断影响身边博士生爱上科学工作





读研的那些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83728-1111439.html

上一篇:为什么需要保持学业生活平衡?来自nuture的两篇文章
下一篇:从咨访关系看现在的师生关系

5 余国志 彭真明 李曙 孙杨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2 05: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