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en8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chen87

博文

中国的科学体制改革应当借鉴金融改革的经验

已有 1839 次阅读 2018-3-13 22:46 |个人分类:复杂科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分析哲学, 综合科学, 科学体制

        中国人大今年推出的国家机构体制改革,包括许多重复分散部门的整合,尤其金融监管部门的整合,世界最为关注。因为金融创新的规模和速度大大超越现有金融监管的能力,造成制度套利,导致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及中国股市和保险市场的种种乱象。中国把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为一,是金融监管整合的重大步骤。当前世界经济的定时超级炸弹,是美国主导的虚拟金融。金融衍生品市场的规模约为美国GDP的50倍,世界GDP的10倍。实体经济运作没有钱,基础投资没有钱,虚拟金融的赌博却热钱滚滚。如果不治理金融衍生品市场,还要盲目放开金融衍生品交易,其经济后果,必然超过转型经济苏联东欧市场的十年衰退,经济损失超过两次世界大战加苏联的内战和饥荒。主导主流经济学的一般均衡理论,不仅是纸上谈兵,指导实践比核战争还危险。经济学家的有识之士,不可不防。

        如上篇博客所言,物理学家早在1930年就否定了均衡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噪声驱动周期模型。弗里希自己后来都不好意思提的永动机理论,竟然分享在1969年首次瑞典中央银行颁发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本人在1988年发现的经济混沌,郝柏林院士1988年出版的《混沌II》即收录,为混沌研究学界熟知。本人1990年代回北大教书前,中国科学院院长周光召,还专门找本人谈话,建议我把关系留在科学院,去北大兼职。当时自己只是觉得在科学院研究混沌,没有经济学界交流的对象,还是破釜沉舟,去林毅夫领导的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为好,因为全是留美回来的经济学家,数学基础要比国内学政治经济学的学者为好。却不料北大经济学主流紧跟西方主流。即使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国家科学基金会主任成思危,和原科学院秘书长,后来主持农村改革的杜润生,都对经济混沌研究非常支持,但在北大经济学圈却是“异端经济学”的范畴。只能给研究生开选修课,给本科生做公共课,却不能列入必修课。本来中国经济学有可能在1990年代,即创立经济学的中国学派,培养一批可以挑战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学生,结果挑战者几乎难以通过博士资格考试或论文答辩,毕业后即使在中国的主流大学经济学或管理学界找不到工作,只能下海,或者进入金融市场。收入自然比做研究或教书高了十倍或数十倍,却错过了中国经济学崛起的时机,在经济学新思维的运动中,不仅落后于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而且落后于世界经济学界“新思维运动”。本人2011年被新创立的世界经济学会(WEA)邀请为发起人和创始理事,在国内的主流经济学杂志却难以发表和主流经济学争论的文章。我的学生在经济物理国际旗舰刊物上发表的文章,在国外国际会议的报告,被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经济研究所的所长评为天才,在国内经济学界却难以生存。这是什么体制原因呢?

        我个人的看法,是农村包产到户的经验,被赵紫阳推广为“包字进城”,否定科学技术的发展,需要社会的大协作。单单一个北大,经济学院就有重复竞争的四家:包括经济学院,管理学院,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后改为国家发展研究院),马列学院。开始分的道理和双轨制一致,即老的政治经济学继续在经济学院和马列学院教,西方经济学引入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和光华管理学院。但是,后来四家几乎都接受西方主流经济学,却没有一家发展美欧日都有的“异端经济学”,包括演化经济学,创新经济学,演化制度经济学,经济复杂性研究,经济物理,金融物理,行为经济学,信息经济学等等。出现中国经济改革世界领先,经济教育和经济研究比西方主流还要保守的怪象。

         更缺乏战略考虑的是,原来中国科学院的社会科学部,后来分离出社会科学院,成为科学界最高评价机构是三家,和世界跨学科研究的潮流背道而驰。本来中国的基础研究,包括数学,物理学,计算机科学,培养出来的人才是世界领先的。世界一流大学的名家地下,中国学生有明显的优势,但是回到国内无法找到对口的单位。在国外做出一流研究的工作,回来如果带研究生,学生都难以毕业,毕业也无法解决职称问题。因为经济学规定的主流杂志的编辑,大都看不懂,或者看懂了也不敢发,挑战西方主流永动机理论的文章!

        我建议中国的最高领导,在考虑国家战略时,要搞统一指挥,协同作战,文化科学领域更是如此。建议把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合并为中国科学院,下面可以分设自然科学分院,社会科学分院,工程科学分院,外加一个综合科学分院,后者重点支持新兴的跨学科研究。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传统综合大学,应当和科学院和中国科技大学合作,创建跨学科的研究实体。中国才能把握二十一世纪跨学科整合的潮流和机遇。这也是郝柏林院士,成思危副委员长,生前推动但是没有完成的事业。希望中国科学,教育,科技,军事,和经济,新一代的领导人,能共聚一堂,像当年毛泽东周恩来委托聂荣臻元帅统一抓两弹一星的研究那样,统一组织跨学科的新兴边缘学科,占领世界新科学革命的制高点。

        请参与复杂科学和经济复杂性研究的科学家,经济学家,军事家,和企业家,共同关注科学界的整合。邓小平讲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学院的整合也是改革开放经验理论创新的基础。中国经济学理论不创新,就会走苏联的弯路。即使经济改革在实践中闯出中国道路,在理论上永远不能理直气壮地说服西方经济学家,你们迷信的英美模式,理论基础是永动机,思想是空想资本主义的乌托邦,造成气候暖化,生态危机,金融危机,生物多样性被规模经济破坏,动摇人类生存的基础。倒是中国古人的“天人合一”符合当代绿色经济的可持续方向。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复杂演化思维的先驱。普里戈金早就认为中国的老庄哲学,高于西方柏拉图的分析哲学。只是方法论的演化从简单到复杂。中国文明虽然统一的历史优于西方的罗马帝国,但是英国开始的工业革命,推进了劳动分工和分析科学的发展。直到铁路出现以后,人们在实践中才认识到“国富(Wealth of Nations)”没有“国协(Coordination of Nations)” 重要。请看二十一世纪的大势,竟是谁家(思维、学派)的天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82190-1103761.html

上一篇:[转载]经济周期理论的弗里希模型之谜
下一篇:宏观金融经济学的哥白尼问题和持续周期波动的普遍证据

3 陈楷翰 庄朝晖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0 16: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