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en8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chen87

博文

悼念为中国理论物理崛起于世界之林拼搏终身的郝柏林院士 精选

已有 6523 次阅读 2018-3-11 23:26 |个人分类:复杂科学|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复杂科学, 统计物理, 生物信息, 科学史, 科技政策史

我在3月8日早上5点,美国中部时间,收到理论物理所前所长,中国统计物理学和复杂科学研究的学术带头人郝柏林院士去世的消息,一连几天都心情澎湃,不能自已。许多往事,涌上心头。郝柏林留下遗言,不开追悼会。我想到的纪念方法有三条:


一,和理论物理所与复旦大学的有关朋友联络,在郝柏林忌日的周年举行中等规模的科学研讨会,让有关友人出席报告和郝柏林研究领域有关的科学进展,出版纪念科学文集。建立中国科学界的新风。


二,推动郝柏林生前关注的科教体制改革。我自己从新发表1978年邓小平出山,首次行动即召开科教座谈会,当场接受青年教师温元凯恢复高考的建议。我也和温元凯联名上书国家科委和科学院,提议全面改革中国的科教体制,如今已经四十年。还有许多事要做。尤其是郝柏林希望建立的理论物理,复杂科学,和生物信息的中国学派,还刚刚萌芽。体制的障碍还有待革除,才能加速中国科学占领世界的制高点。我在1996年加入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以后,长期没有时间兼顾国内物理学界的学术活动。郝柏林院士的去世,使我深感时间的紧迫。加入科学网,为中国科教体制的改革鼓与呼,是继承郝柏林遗志的最好方法。


三,周恩来带头把骨灰撒入江海,在道德上给国人建立了典范,但从生物基因的流失上极为可惜。军事,政治,科学,和艺术一样,天才的作用是极为重大的。中国没有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那样的天才领导人,中国今天的发展历程很难超越苏联,德国和日本。科学没有牛顿,麦克斯韦,和爱因斯坦,人类几千年也不可能从生产经验中发明力学预测行星轨道,发明电磁场和原子能,改变人类和地球的生活轨道。郝柏林从学矿山经济的大学生自学投入苏联统计物理学大师波戈留波夫门下,研究生又考入世界最牛的物理学全才,出版理论物理九卷的朗道的门下,没有天才,光靠勤奋是不可能的。我跟随普里戈金从研究生到研究科学家22年。我亲眼见证混沌研究刚出来时,普里戈金不以为然。首先转变普里戈金观念的是郝柏林。他用计算机数值解画出布鲁塞尔子的三维混沌螺旋图,把普里戈金弟子原来的二维极限环解更上层楼。普里戈金大为高兴。把郝柏林画的宽约1米,高约半米的混沌图,当做科学艺术品挂在普里戈金在布鲁塞尔巨大的办公室墙上。人人见了啧啧称赞。郝柏林编的《混沌II》文集的卷首题词是:“中央之帝为混沌(庄子:内篇卷七)”。可能影响普里戈金在《混沌产生有序(Order Out of Chaos)》的科学哲学名著中,高度赞扬中国的老庄哲学。后来复杂科学界把普里戈金立为复杂科学和混沌研究的鼻祖之一,其实身后有郝柏林的默默贡献。郝柏林晚年研究生物信息。生物遗传学的重要发现,是生物演化几千万年的选择信息,都会保存在基因里。我相信不久的将来,生物科学不仅可以克隆人,也可以识别天才基因,加速科学进步的进程。我建议郝柏林的家人能否考虑不要火化郝柏林的遗体,而是把他的遗体捐给国内或国外最先进的遗传基因研究机构保存和研究。从中提取的生物遗传信息,应当比马王堆发现的古人遗体更有科学研究的价值。以此纪念郝柏林,也许将来人类可以培养更多的爱因斯坦,或者培育更多的郝柏林那样的科学天才,加速中国崛起的进程。不比简单火化更能造福后代?

此文作为我加入科学论坛的开篇。

后面会重新发布我从1970年代以来研究的科学技术史和科技政策史,科学家回忆,和科技教育改革的建议,和大家探讨。以实际行动纪念郝柏林,推进中国的科学事业更上层楼。

因为重名太多。我取了一个号“眉山剑客”,原因是我的科学史研究和跟随普里戈金的“演化热力学”,用来研究经济学,都是文革毕业后,在四川成昆铁路眉山电务段当工人时业余自学的。我当时的环境,和爱因斯坦喜欢的“灯塔看守人”差不多。我的别号“寂寞求错”,是在北大学术辩论后,我的研究生给我取雅号“独孤求败”的启发。我觉得科学就是“试错”(try and error),没有什么成败功名可言。失败的探索给后人启示“此路不通”,也是贡献。所以如果我的学生或者不相识的友人,能发现我的研究错误,无论是数学、数据、历史、建模的问题,请公开指正。本人一定闻过则喜,无论辈分年龄,我都拜以为师,或结为切磋之友,在下一步的论文中公开注明批评者的贡献。至于哲学、科学、或社会的不同见解,见仁见智,和而不同。我就不一一作答了。因为做基础研究的人实在是问题多,精力少,没有时间。请读者原谅。

最后,再次执意郝柏林的亲友、同事、和学生,用我们的工作,推动郝柏林从事过的物理、生物、和经济学的研究。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活一天干一天)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目前退而未休)

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校区普里戈金统计力学与复杂系统中心研究科学家(已退休)

北京中国科技大学严济慈的学生和布鲁塞尔学派创始人普里戈金的研究生

《眉山剑客》陈平



悼念远行的博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82190-1103408.html


下一篇:郝柏林之问催生经济混沌的延时微分方程模型

30 史晓雷 王振亭 王安良 沈律 陆同兴 李春来 刘立 冯新 曾纪晴 刘全慧 王庆浩 赵建民 李毅伟 刘博 牛凤岐 李建国 赵克勤 黄永义 柳林涛 杨正瓴 黄良锋 陶勇 高建国 陆君安 高建召 谢蜀生 李维纲 葛素红 傅云义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0 17: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