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anguib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fanguibe

博文

2018,聊聊教育这个事儿(三): 从《奇迹男孩》看教育生态构建 精选

已有 4927 次阅读 2018-1-25 23:1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当全国人民都在热评《无问西东》这部家国大剧的时候,我却在《奇迹男孩》的放映厅数次泪崩。后者没有前者的家国情怀和热血沸腾,却用它独特温暖激发起一位普通母亲的共鸣。电影通篇聚力在奥吉这个由于先天基因问题而导致严重面部畸形的五年级小孩身上,从电影开篇奥吉摘下头盔露出他那张把小朋友吓哭的脸开始,我的心就被狠狠地揪住了。同情他从小的遭遇,心疼他背负超出年龄的重荷,欣慰他历经磨难创造奇迹,欢愉他赢得一个正常的自己。


奇迹男孩所创造的奇迹,并不是用功利社会的“名利标准”所能衡量的,也不是学术世界的“发展贡献”所能涵盖的,这个奇迹是作为一个微弱个体依靠强大的自我努力和有力的支持系统最终与外部现实磨合融入的艰难历程。这个过程中,有奥吉自己的勇敢和坚强,但其所在的教育生态无疑也成为了他最有力的支持系统。




家庭支持系统。在这个紧密程度最高的支持系统中,懂事的姐姐付出所有的隐忍给予弟弟最多的贴心和爱护,给父母最多的理解和体谅;乐观的爸爸用同性之间的感召力引领儿子明白男子汉的责任和担当;更有坚韧的妈妈用心的引导和不懈的坚持。作为一个六岁孩子的妈妈,我太能理解奥吉的母亲为了这个存在先天缺陷,经历了二十七次手术的孩子承受了多少的心碎的难捱和心疼的煎熬。奥吉的妈妈是伟大的,她为孩子搁置了深爱的艺术和即将到手的学位,既做全职妈妈又做家庭教师;奥吉的妈妈是理性的,她顶住丈夫反对的压力,“狠心”地把自己小心翼翼呵护在家的孩子送到学校,让他承受“别人嘲笑的眼光和任意的欺负”。所有家庭成员对奥吉不同方式的鼓励和滋养为他构筑了最原始、最持久的家庭支持系统。


学校支持系统。同时,除去这个家庭内部支持系统之外,我们还看到了学校支持系统的强大力量:顶住捐助人和校董压力对校园霸凌行为勇敢说“不”、明辨善恶的校长;善良有爱、发现鼓励的语文老师;甚至连那个从未脱掉道具服装的人猿都在用自己的特殊角色为奥吉创造一个最舒适的学校支持系统。



同伴支持系统。当奥吉第一次被带到学校进行参观时,有这样一句内心独白,意思是说小孩子们更不会掩饰自己内心的情感,所以,在整个教育生态中,同伴支持系统就更值得关注。同班同学对奥吉从排斥、嘲笑到接纳、认可,这个过程中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奥吉的情绪随着同伴对待他的态度而波动:和杰克在家嬉戏打闹时痛快淋漓的笑,被杰克背地里讥讽时痛彻心扉的哭,莎莫主动找他握手时内心温暖的感动,校外活动和同伴并肩作战后面对大海的幸福……可以说同伴对他的所作所为极大地影响着他对上学这件事的热情,影响着他面对生活的勇气。有研究表明,同龄群体所能带给一个人的安全感远远大于非同龄群体,这也就是朋辈教育为什么不容忽视的重要原因。



泛在支持系统。电影中的姐姐的好友米兰达打给奥吉的电话,杰克母亲劝说儿子帮助奥吉熟悉校园环境时说的话,每次都会等着奥吉从医院回来姐姐男朋友对他友好的笑容和善意的玩笑……,这些虽然没有给奥吉直接和紧密支持,但像润滑油一样让整个教育生态更加和谐,属于优质的泛在支持系统。

电影的最后,当小奥吉在学校的散学典礼上真诚地感谢妈妈让他上学,让他尝到作为一个正常孩子的快乐时,我们深深地为这个奇迹男孩克服种种障碍获得接受、认可和赞赏而真心高兴和祝福。绝对敢言,正是由家庭、学校、同伴和泛在支持系统共同构筑的良好教育生态,帮助这个先天不足的孩子创造了走出生命局限的奇迹,这不仅仅是一个男孩的奇迹,而是大家用心,用爱共同创造的奇迹。

走出放映厅的那一刻,我在想,良好的教育生态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可以让每一个生命都绽放出属于自己的精彩,这不正是我们的心中所向往和追求的吗?不正是我们的教育所要实现和担当的吗?想到这,我不由加快了回家写下这些文字的脚步。


聊主简介:李芳,昵称偶然,对外经贸大学人士,微信公众号:小人物聊大事情。爱教育学教育从事教育,聊生活聊工作聊天为乐!欢迎找我(lifang@uibe.edu.cn)一起聊教育^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78024-1096837.html

上一篇:2018,聊聊教育这个事儿(二):关于知识碎片化
下一篇:一封家书:亲爱的爸爸妈妈,红包里别只装钱,好吗?

8 毛宏 郭战胜 黄永义 强涛 刘全慧 王恪铭 陈小润 徐耀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06: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