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土著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hliu 理论物理博士,湖南大学教授。

博文

杨振宁先生之被困与非困

已有 9239 次阅读 2015-8-7 09:52 |个人分类:拾穗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杨振宁,杨学| 杨振宁, 杨学

“杨学”提出者,总是不会放过关于杨先生的任何材料,如果材料来自海外,自然特别珍视。积少成多,也有了若干镇馆之宝。一直想搬出来晒晒。但是,人到中年,围困和救困是主旋律。每当有了一个时间的小片段,正待心情弛豫到一较为个闲适的状态时,新的脉冲就在那里等待。

抓紧时间,先给点铺垫,提出一个问题。

一,如果您是国家领导人,将会给杨振宁什么样的待遇?

回望历史,有两个问题有点意思。

第一,杨先生“亲中”立场有没有影响过中美关系的进程?

19717月,中美关系的坚冰中刚刚显露出一丝细微的裂纹,杨先生就迫不及待地辗转巴黎开罗卡拉奇仰光上海,回到了阔别26年的故国。此事广为人知。至于杨先生返美之后的困境,就不关我们“此时此地此身”了。其实,他立埃受到了美国联邦调查局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各种“关照”和“友好”对待。但是,他化困境于无形,不但专门撰文介绍中国的政治社会和科研情况,甚至对“文革”都有所褒扬(这件事情后来杨先生有所反省)

1977年,杨先生担任全美华人协会主席,主导对内地友好,积极为中美关系正常化而奔走。这才有了1979年元月协会隆重接待邓小平副总理之盛举。当时正值“冷战”时期,“亲中”==“亲共”,在台湾和美国的华文出版物中,“杨匪”、“统战学家”、“卿本佳人,好好()回物理学界(去)”之类的声音是主流,甚至家人也受到无端的威胁和恐吓(江才健《杨振宁传》)

再读1986年时任美国助理国务卿李洁明先生的如下文字:“美国目前的政策也是支持及愿意协助中国进行现代化的,杨振宁可说首开其端(徐胜蓝、孟东明《杨振宁传》)。映照当年,李洁明的文字清晰表明了如下事实:1,在冷战时期,美国政府未必象今天一样希望看到一个崛起的中国。当然,即使今天,美国政府可能并不那么希望看到一个强大的中国;2,如果不说是重要影响,杨先生至少是加速了美国支持中国现代化建设的态度转变。

今天的云淡风轻,并不能淡化当年“战斗在敌人心脏”的事实。

第二,杨武之先生一辈子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杨武之杨振宁父子情深,是中国式父子关系的经典范例。杨老先生去世之后,杨先生曾有文字如下:“父亲对清华大学的数学系是有贡献的,但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他没有能再回到清华大学去,这是他临终仍深为遗憾的事。”(徐胜蓝、孟东明《杨振宁传》)

杨老先生未能回到清华大学,有一个关键的时间点,194812月。“1948年夏,父亲只身回北平清华任教。194812月,平津战役开始,北平已被解放军东北和华北野战军包围,因为家属仍然在昆明,父亲在得知有飞机空位后遂乘该机飞赴南京,在转昆明去接家眷,同机的有清华校长梅贻琦。19493月父亲带领全家由昆明飞到上海,等待上海解放后返回北京清华续职。5月底上海解放了,父亲却得不到清华续聘的通知,而不被聘请的原因并不在父亲这边。”(杨振玉《父亲、大哥和我》)

1948年北平政治形势如何? 何祚庥先生当时是清华大学学生,中共地下党党员。但是,何先生说:“当时,国民党已经不得人心,是地下党。而共产党的活动已经公开化,其实是地上党。”

我问过一位老先生(何先生的老师):“为什么解放后清华大学没有把杨武之先生聘回来?老先生的回答是:“凡在解放前夕离开过清华的教授,都没有聘回来!”

以杨振宁先生的过人聪慧,不可能猜不出其中的原因。如果,杨先生对某些事情心存芥蒂,不会为了坚持一个理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二,关于规范场能否获得第二次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一个故事

诺贝尔科学奖中的政治色彩不浓是事实,而一些物理学家喜欢掺乎政治也是事实,举凡杨振宁先生的导师泰勒教授在国会弹劾奥本海默,我敬重的统计物理学家Lebowitz极为关心我国的人权问题,等等。

尽管诺贝尔物理学奖事先有个征集民意的阶段,而最后的决策人士,其实就是那么几个人。每年,那几个人总要在差不多水平的人士中玩平衡,难免其中有个别人士就对中国的某些问题特别感兴趣。

1980年代后期至1990年代中期,国际上关于杨先生获第二次诺贝尔奖的传言甚嚣尘上。而1989年春夏之交,天安门发生了一个事件。接下来,国际物理学家有约400人的一个联名信,扬言对中国物理学“封锁”:包括不在中国召开物理学国际会议等等。

欧洲一位“马悦然”先生和杨先生熟识,1990年到了石溪一趟。在石溪附近的一家泰国饭店,杨宴请这位“马”。席间,“马”非常明确地告诉杨,这些年很多人认为规范场应该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而时局想必您也知道。如果您愿意做一件事,获奖的概率会大很多,那就是您要对北京处理“6.4”的做法表明一个批评的态度。杨先生想都没想,直截了当回答他:“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能做这件事。至于规范场得或者不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听其自然好了。”

三,关于被困,救困与非困

如果总是局限在同一个时空内,被困和救困,就是一对无法解决的矛盾。而有能力非困者,从来不觉得这个困的存在。你纠缠于被困和救困之间,不过是画地为牢。

而当很多人还在牢笼里挣扎不得解脱的时候,总有少数人在自由飞翔。

——————————

最传神的杨振宁漫画像(取自网络)


——————————

杨学系列博文:

1研读杨振宁先生复旦谈话记录与“杨学”之创立(“杨学第一篇)

2杨振宁先生惊人一变杨学第二篇)

3杨振宁先生论物理创造的诗性体验 (“杨学第三篇)

4杨振宁86日中美物理教育高层论坛上的讲话("杨学"第四篇)

5杨振宁先生高调质疑标准模型("杨学"第五篇)

6杨振宁先生之被困与非困("杨学"第六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77-911233.html

上一篇:美女脸盲症、女神崇拜情结及其性心理
下一篇:刺破空间的势函数

49 罗德海 袁贤讯 檀成龙 赵燕 武夷山 庄世宇 陈小润 文克玲 鲍得海 杨正瓴 王春艳 王国强 赵美娣 戴德昌 刘玉仙 曹聪 曹则贤 林辉 李天成 应行仁 肖陆江 杜彦君 罗教明 王伟 魏焱明 王涛 岳东晓 曹广福 李颖业 李宇斌 科苑往事 侯吉旋 张云 张江敏 赵国求 赵凤光 jlx1969 ZeroK dulizhi95 yangb919 physicism bridgeneer Anticommutator wliming fishmanHit htli wangqinling yunmu wuzhenyuh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3 22: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