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土著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hliu 理论物理博士,湖南大学教授。

博文

张益唐不是学生的榜样,而你要成为学生的榜样 精选

已有 26155 次阅读 2013-8-2 15:55 |个人分类:大学教育|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研究生,物理,论文| 研究生, 论文, 物理

一:张益唐不是学生的榜样

教授在努力使自己成为张益唐的同时,应该学生作稻黍谋。不能反过来!

不能鼓励学生为了任何一个伟大的理想而放弃世俗的生活。即使你自己希望成为张益唐,也不能指望的夫人是张益唐的夫人:忍受长期的两地分居和不要孩子;也不能指望的父母和亲人也是张益唐的父母和亲人:忍受您故国一去胡不归!

中国内地的正教授或者博导十年及其以上者可谓资深教授,基本上都赶上了社会经济发展的大好时期。可以泡吧唱K打牌钓鱼,悠游悠游打发日子。也可以责怪社会环境不好,学风浮躁,不能使你成为张益唐。不过只有很少的比例还在科研第一线亲自动手做实验、亲自动手解方程。嘻嘻。

 

二,你的学生在学科和社会中的成长速度如何?

例一:一位南京大学物理博士,毕业时在长沙某高校谋职副教授获准。但是,他计算过程短路,居然选择了去美国博士后修炼了三年。之后恃一篇PRL及若干PR再回此高校谋职副教授,半年已过,至今未批。

例二:一位浙江大学计算机博士。七年前浙江大学计算机硕士毕业时还是省优一枚,在杭州谋职易于反掌,至今多个同学已有“豪宅”两套。不过他选择了继续读学位,方向比较学术(例如密码学)而非技术,然后在去香港做两期博士后。功德圆满再回杭州谋职,结果铩羽而归。今天在一所三线城市的高校屈就。

例三:一位清华美女教授说,如果当年不是选择了去国外做三年博士后研究,今天就不会将就在租住的房子里。“不过我还是幸运的,我有些朋友选择了继续读博士后,今天回来想在北京高校找位置,难度不亚于在美国高校去寻找教职。”

一位年轻人在一个学科中的成长速度,如果不能超过这个学科的平均增加速度,也不能超过社会的经济发展速度,应该“弯道超车”。

理论物理学科的发展速度,明显不如材料物理、凝聚态物理、微电子、生物学甚至化学等学科。所以,除了一两位学生外,我从来不鼓励我的学生学习理论物理。如果你选择理论物理,那么我推荐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或者国外。

我也没有能力使得我学生的能力成长,达到他们在美欧名牌大学中能达到的程度。所以,除了个别例外,我反对我的学生做我的长期学生:本硕连读或者硕博连读。我没有招过本硕博连读学生。如果你坚持选择我,耽误你就不是我的错。丑话说在前头。

 

三,一位博士生的故事

一位女生在我这里拿到了硕士学位,找了几个工作都不理想。我设计了一个模型,运行一把后发现,她硕士毕业三四年后的待遇总和,不会优于她在我这里的成长之后社会能给予的待遇。于是主动要求她来读我的博士。她提出不能参加考试,要直接录取。如愿。

对于同一个课题,往往是我和她同时进行计算。由于在完全未知的领域内摸索,风险不小,往往得不到预期的结果。所以,我经常要她反复计算,有些要计算十几次。她有很好的耐心,能够适应艰苦的计算。她不太喜欢机器计算,常常手算,毕业时草稿纸计有千余页。这种耐心是最后成功的保证。有一个判据:如果一位理论物理的学生,不喜欢艰苦而冗长的运算,不可能有什么出息。

她极具孝心,觉得在家里发呆也很幸福。校园里,一周总有几天“失踪”找不到人,原来是回到父母身边发呆去了。所以,她每周的有效工作时间差不多仅仅是几个小时。她本科在外地一所二本学校。刚到湖南大学时,钥匙还挂在裤带上,走起路来象铃铛。我问,你开了个杂货铺? 六年后,我说,把你那无厘头的QQ签名换掉吧。

博士论文答辩前,我把她的论文寄送到北京,请高人指点。学校则循惯例送外单位盲审,结果是:四优一良! 答辩时,我请南京大学物理系王凡教授等知名学者过来把关。最后顺利通过答辩。

她很快找到了教职。学校有住房,学校马上建教工住宅,各方面的待遇都不错,结果和我当年预计的情况一样。现在她已经到新单位报到,之后又去父母身边发呆去了。

她的发表论文清单:Ann. Phys. (N.Y) 一篇,Phys. Rev. A 一篇,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ometric Methods in Modern Physics 两篇,其它四区SCI论文两篇一篇在审理,一篇还在修改中。

这是我唯一一位主动争取过来的学生。守一份承诺,就是自判一个刑期。终于,我刑满被释放了。

对所有毕业后可能还有交往的学生,我都认真说明,毕业之后我们不再有师生关系,从此就是同事和朋友。你开不开杂货铺和你QQ签名是不是后现代,都和我不再有任何关系。

 

四,必要的时候要对学生下狠手

今年有位本科生到我这里来希望完成学士论文。我问了他几个简单问题,他的回答都不好。我就问他这几年是如何过来的,他说,一二年级基本没有学习,后来的课程考试基本靠取巧。我说,这都不是问题,既然你到了毕业论文的环节,我会帮你完成你的学士论文,但是你要满足我的最低要求。我的最低要求就是,你要能看懂三年级以前的一本本科教材,如果你看不懂,最好有一两个同学朋友帮帮你。他后来说,老师,你要我看分析力学,我总也看不懂,不知道什么是拉格朗日量? 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动能减去势能? 这是一个天大的问题,他完全不是吃物理这棵菜的虫子。我立即建议他去改一位导师去做点实验写篇论文,他说他去不了,希望继续留在我这里完成学士论文。可是,他一直没有达到我的最低要求。

他最后也没有完成论文。

这是我第二次对学生下狠手。他是第二位毕业论文不能过关而不能毕业的本科生。不要说在湖南大学,在中国其他高校中,也少有如此“狠心”的老师。

 

五,恩师的教诲

如果你招了一位学生,总也过不了科研关,你就应该替他写篇论文。如果他能因此了解科研的全过程,也能弄懂论文的内容并通过答辩,也算勉强合格。

这是我培养学生的底线。这个底线要求我不停地读文献,写文章。唯有坚持这条底线,也才能让我的学生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不停地读文献,写文章!

——————

延展阅读  

谢力  申请学位,导师不可以沦为学生的打工仔

曹建军  恩师如此的“教诲”,值得商榷!

谢力  研究生应该以第一作者的工作申请学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77-713531.html

上一篇:2012年狄拉克奖章获奖者张首晟、Kane和Haldane教授演讲稿
下一篇:一问成文

129 陈安 罗德海 陈小润 蔣勁松 杨正瓴 陈儒军 曹建军 孙学军 孙长庆 樊文强 陈玮 叶威源 李学宽 张志东 曹俊兴 石胜利 梁洪泽 朱江峰 姜宝石 赵婧 戴德昌 张忆文 韦玉程 许浚远 王府民 魏武 魏东平 李宇斌 王涛 文克玲 毕鹏翔 曹聪 贺乐 林涛 刘凡丰 武夷山 肖重发 吴国胜 郭胜锋 柳顺义 赵纪军 蒋迅 李毅伟 刘世民 张彬 孙平 王新 李世欣 徐大彬 任胜利 盖鑫磊 许文龙 吴明火 薛加民 张乾兵 王伟 康昭 田圃 许冲 李侠 文文 苏光松 吕为民 张勇洪 张小峰 曹凯 温世正 吕喆 张永红 郭保华 唐凌峰 何士刚 陈中 罗春元 李粒 王世喜 张鑫 钟佳 吕健 彭思龙 朱晓刚 李伟钢 张建成 雷作胜 苏金亚 袁贤讯 赖龙泉 曾新林 刘岩 赵国求 张云 姚小鸥 薛宇 陈湘明 史智才 王坤鹏 许先进 吴昊 赵新超 褚昭明 孙庆丰 霍艾伦 张士涛 李由 ZeroK haoye waverxx bridgeneer cooltozero luyouwen youxuxiliu scan606 ly1372153459 dachong99 AprilSky silentyf liangqiang Wiliam napor crossing songshu123 changtg liuzhan001st xiexmbs dootritiger yunmu physicism monkey1963 宋逸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21 11: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