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土著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hliu 理论物理博士,湖南大学教授。

博文

巨人费曼的另外一面:俯首甘为弟子奴 精选

已有 7617 次阅读 2020-6-24 09:35 |个人分类:大学教育|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作为一位声名显赫的科学家、社会名人,费曼处理来信的能力非常有限。费曼的养女(Michelle Feynman)回忆他的父亲对于回信的态度:他的桌上永远乱七八糟,堆满一些拆过或没拆过的信。而他回信与否,完全看心情,高兴了就回回信,否则就放着不理会。但似乎他高兴的时候不多。”…“由于哪些信要回、哪些信不回,都是他自己决定的,我认为这些回信完全代表了他个人的行事风格,同时也代表他关心哪些事情,认为哪些事须做适当的反应。

很难想象,就在获得诺贝尔奖不久,费曼回了几封信给他曾经的博士,已经毕业八年却找不到有意义科研课题的真野光一(Koichi Mano)。以费曼的判断力,一定轻易看出这位真野不会成长为大才。但是,指导起这位不太成器的旧生来,费曼不但爱心爆棚,而且无限清闲,脱脱一个弟子奴,参见下图。费曼有一封回信,被他的孩子们注释之后收集到一本费曼书信集(Perfectly Reasonable Deviations from the Beaten Track ---Letters of Richard Feynman (Basic Books,2005))。全文及其中文翻译见后。

feynman.jpg

Koichi Mano1955年的博士论文

 The Self-Energy of the Scalar Nucleon

发表版

The Self-Energy of the Scalar Nucleon

引用情况

3.JPG
--------

费曼的这封回信,在网络中传播已久。今天细读,稍许感概。

12至19岁之间,我觉得自己像一只穴居动物,一个nobody。16岁高中毕业时的物理水平,大概一直停留在初中一年级水平。由于对物理一片迷茫,很长一段时间我迁怒于高中的物理老师,觉得他面目可憎。进入中专后不久,基本弃本专业电器自动化于不顾,开始自学大学物理学。当时,同时学习了两三套书,一套是美国Halliday和Resnick合著《大学物理》的中文译本,有上下两册;一套是《伯克利物理学教程》的中译本,有五卷;然后一套是国内大学物理系的教材,包括高等数学共十五本左右。随着物理世界慢慢展开,逐渐看到一个不同的世界,对人生的一些看法随之改变。

读书不易,物理最难!求知无它,自我寻答。例如,可以把问题分解为一个一个独立的小问题,独自深入研究和计算。可能很多人在碰到十个左右的时候,就彻底放弃了。而总有人碰到了一百个之后,依然孜孜不倦。很多人一辈子对一些小问题都维持在迷糊状态,总有人稍有不同。而每解决一个小问题,就获得一个萤火微光。一个一个细小问题的不断解决,其实核能也在积累,然后发生了宇宙大爆炸。

南方春天的池塘,总是充满了求偶的青蛙和癞蛤蟆,热闹、嘈杂而躁动1977年-1980年,整个社会处于高热的求知状态,自学者遍布全社会的各个角度。人类天性的指引一只一只丑小鸭和和癞蛤蟆,通过相变而成为天鹅。时代一去不复返,人人都变手机党。
-----

我读到了Feynman给他已经毕业八年的博士生的一封信,突发所感。
尽管不知道细致的原因,总归和费曼发生了多方面的共振。
在很多方面,我和
费曼一党。

————————————

费曼给真野光一回信的缘由及全文

注:真野光一(Koichi Manom)是费曼的博士,也曾是朝永振一郎的学生。费曼获诺贝尔奖时,真野写信道贺。费曼回信并问他近况如何。真野说:“正在研究相干理论及其在大气紊流中电磁波传播中的应用……是一个很卑微、无足轻重的题目。” 费曼回信如下。

————

亲爱的光一:

   我非常高兴知道收到你的来信,也知道你在从事研究的实验室里有了一个职位。

   不过你信中的语句看起来很哀伤,这令我有点忧心。关于什么是有价值的课题,好像你老师给了你一个错误的观念。有价值的课题是你能真正解决它或有助于解决它,或者有一些贡献。科学中伟大难题,是盘桓在我们面前还没有解决、我们却有办法一点一点深入的问题。我建议你先找一些更简单、或如你所谓更卑微的问题,不管问题有多么平凡,你能轻易解决就行。回答那些能力不如你的人所提的问题,或者帮助到了你的同事,你都有成就感。不要纠缠于什么问题才有价值而画地为牢,自我剥夺这些成就感。

   我们相遇的时候,正是我生涯上的巅峰期。因此在你眼中,我对问题的解决能力,简直神乎其技。但是我当时还带另外一位博士生希布斯(Albert Hibbs),他的博士论文只是研究风如何把海水吹出浪花。我收他为徒是因为他带着自己想解决的问题,跑来找我指导。我对你犯了一个错误,就是我给你指定了一个课题,而不是让你去找一个你自己的课题,导致了你关于课题的错误看法。正确的做法是,你认为有趣的、愉悦的或重要的课题(也就是,你认为做出一点成绩的课题),才是你值得完成的课题。抱歉,请原谅我的疏忽。希望这封信能稍微有点补救效果。

   我自己研究过无数的、你会称之为卑微的课题,但是我乐此不疲,因为有的时候会部分成功。例如,我做过高度抛光表面的摩擦因数的实验研究,想知道摩擦力是怎样运作的(结果失败了);也研究过晶体的弹性与原子之间的作用力有怎样的关系;试过把金属电镀到塑胶物体上(如收音机旋钮);研究过中子如何扩散出铀原子;思考过电磁波如何从玻璃的薄镀膜反射;爆炸的时候冲击波的形成过程;设计过中子计数器;探讨为何有些元素会捕获L层电子,却不会捕捉K层电子;研究过如何把纸折成某几种儿童玩具(用纸条折成的外形可变化的多边形)的一般理论;计算轻原子核的能阶;试图建立湍流理论(我在这上面花了好几年工夫,可惜没有结果)。当然还有量子理论中所有“比较伟大的”问题。

    只要我们能做出点什么来,就没有太小或者太平庸的问题。

   你说自己是个无名之辈。你对你太太和孩子而言,不能这样说。如果你的同事带着简单问题来你的办公室,而得到满意的答案而去,那你就不是无名之辈。你对我就不是无名之辈。妄自菲薄毫不足取。知道自己在这个世上的定位,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既不要用自己年轻时的幼稚想法来给自己定位,也不要用你错误地想象中的老师的想法来给自己定位。

 祝你好运而愉快。

 诚挚的,

 理查德·费曼

 1966年2月3日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77-1239156.html

上一篇:液体压强和液体重量关系引发的思考
下一篇:微积分中的ε-δ语言能把学生“逼死”?

31 谢力 赵志宏 王喆 刘立 姬扬 文克玲 陶勇 史晓雷 吕建华 鲍海飞 郑永军 黄永义 周忠浩 王安良 张阳阳 贺乐 张江敏 李建业 杨正瓴 武夷山 曾杰 杨小秋 宁利中 陈新泉 马红孺 文端智 汪波 李振乾 晏丽红 王林平 曹家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6 01: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