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gR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engRong

博文

独特的存在-写在钟扬离去百日 精选

已有 3519 次阅读 2018-1-2 18:44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这是我发表的第一篇非科学文章,没想到是由钟扬的离去而触发。这段时间,一直想给他一个真正的告别,而且希望这个告别不太过悲伤,因为这定非他所愿。在钟扬离去百日的时候,谨以此文和他说再见。



独特的存在-写在钟扬离去百日

曾 嵘


钟扬在身边,是我的朋友之一时,我已习惯了他的存在。他走了,我才蓦然发现,他是一个那么独特的存在。他走了,就无人可替代他,心里的那个位置,空了冷了,只能靠回忆填一填,暖一暖。

我和钟扬是朋友,这当然不是我一厢情愿,而是他亲自认证过的。几年前他为某杂志组织专辑,发信向我邀稿,谁知我竟未收到,数日后的一次聚会上,他气呼呼地说:“我自认为和曾嵘是朋友吧,但她压根不理睬我的邀稿。”说罢抛来一个幽怨眼神,我连忙指天指地发誓真没收到,他方才原谅我。

我们是如何成为朋友的呢,2003年我们同赴剑桥参加一个中英论坛,在机场初识,那次旅程一路延误辗转,历时近30小时才到达,但同行有钟扬,怎会觉疲倦。那时他已进藏工作,绘声绘色讲西藏的种种轶事。他告诉我,西藏某族群非常封闭,传说他们认为,如果把外来客中最聪明的人毒死,就能留下优秀的灵魂。我马上问:“那你去过了吗?”他说“去过啊!”我坏笑着说:“那你发觉自己没被下毒,岂不更为懊恼?”他拍掌大笑说知我也,并邀请我去西藏,自此我们成为朋友。

此后每次开会,若得知参会人中有钟扬,我就心中窃喜,因为有他的地方绝不会乏味。我最喜欢和钟扬吃饭喝酒聊天,常常逗得我乐不可支,他还一本正经振振有词。欢趣之余,他也不忘智力挑战,他会抛出诸如熊猫为何只吃竹子,长颈鹿是否会游泳等烧脑问题,让各位生物学家也莫衷一是。

在三亚,他带我看红树林,而后的饭桌上,他兴奋地说:“现在全球变暖,是坏消息吧,但也有一个好消息-某些原本寒冷的地带能种葡萄了,那我想,上海说不定也可以种红树林呢!你想象一下,要是你家小区也种上红树林,那房价立马暴涨!”我呵呵直乐,以为他只是玩笑,没想到后来他真在上海种上了红树林。

2013年,钟扬再次邀请我去西藏,我终于在认识他十年以后,踏上高原。他特别建议我去色拉寺看辩经,他说:“辩经讨论的都是终极问题,比如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他转而笑说:“你想想,要是在上海街头,你拉住一个人,问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人家一定当你是神经病,而在西藏,这是人们每天思考的问题。”

钟扬少年得志,博闻强记能言善辩是他的天赋,却也不免给他贴上狂傲的标签,这并非世俗所能尽容,西藏给予他新的方向,他的理想主义有了安放的所在。这些年来,他竭力地过度地燃烧,是热爱是奉献,也是他对世俗的藐视。

当悲伤慢慢平复,我也逐渐接受钟扬已经离开这个现实,可一想到,饭桌上不再有他讲笑话,我还是一阵黯然心痛。我开始认真地想,为什么这么怀念钟扬?为什么钟扬是难以替代的存在。

我认识许多深耕某一领域的科学家,也结交一些游走于天地间的博物学者,我受教于不少哲思广厚的谆谆师长,也钦佩各位热情通俗的科普达人,但是,能将这几者浑然而成于一身的,我只见过钟扬一个。在我看来,他采集种子培植红树的工作或可传承,而那个将科学与人文融合得熠熠闪光的钟扬,只怕再难寻觅。

钟扬科大少年班出身,智商自是高人一等,早期的文化熏陶奠定了他的人文功底,多年的科学生涯训练了他的思想逻辑,理想主义又赋予他浪漫与热忱。他是少有的深刻而有趣的灵魂,这既源自于他的天性,更依赖于他的坚持。他当然不是完美无缺,但在科学家工具化的今天,在科技与人文割裂的今天,在利益大于理想的今天,他的天性与坚持,是那么珍贵。

作为深谙进化生物学的学者,在钟扬眼里,万物起灭常常是以亿年为单位计算的,一个个体的生死不算什么,况且他从来厌恶平庸,从这个角度说,他如愿了,他轰轰烈烈走完一生,他留下了科学队长的声音,留下了自然博物馆的文字。科学与人文终有分久必合的一天,而那时我们不该忘记,曾经有他-钟扬,跨过了最艰难的时刻,然后挥袖而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75184-1092741.html


收藏 分享 举报

18 张士宏 吕建华 武夷山 周浙昆 章忠志 姬扬 朱朝东 张叔勇 王凯 黄旭 石磊 包存宽 陈龙菊 张小元 杨顺楷 左宋林 杨正瓴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3 18: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