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gyiqiao194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ngyiqiao1949

博文

那一年,我被“开除”了 精选

已有 5357 次阅读 2018-2-22 09:28 |个人分类:流年碎影|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那一年,我被“开除”了

那一年,是一九八零年。我被为之服务了五年之久的原临清县广播局(现为临清市广播电视局)开除。

这话说起来有点长。

我在一九六八年中学毕业回乡。几乎与之同时,我也开始了个人奋斗的历程。努力阅读古今中外文史书籍之外,还夜以继日、勤勤恳恳地搞起业余创作。县文化馆的领导和老师们对我的作品非常欣赏,从各方面给予我大量的帮助与支持。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我就在县里博得了小小名气。有一年,县里要搞一个大型宣传材料。那时时兴“三结合”。就由一位县委领导牵头负责,组建了一个工农知“三结合写作小组”。从县化肥厂来的滕兆庆(后为山东省教育厅长)代表工人,从县一中抽调马景瑞(后为临清市副市长)代表知识分子。又指名我代表农民参加这个小组。滕、马二人都是名牌大学毕业,唯独我是刚从学校出来不久的中学生。

终于,我的名声反馈到了我家所在的公社本地。公社领导听说自己辖下还有这么一个小才子,也不含糊,立马特批了一个临时工名额,把我从本村民办教师岗位上调入公社机关,专职做通讯报道员工作。规定在发给我的三十元补贴中,要拿出一半回村买工分。

老实说,写个千把字的报道稿,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轻松胜任,完全不在话下。我写得又快又好,在县广播站的发稿率又高。在遍布全县的小喇叭(即有线广播)里,几乎可以天天听到本公社的大小新闻、好人好事。公社领导心里受用,脸上有光。因而,对我也格外青睐。

就在此时,县里新组建起县“广播局”,从而使其有了行政机关的功能。从别处调来一位姓贾的干部任局长兼广播站站长,原来的一位广播站老领导任副局长、副站长。

这位贾局长极其敬业,有很强的工作责任感。又很有思路。开拓精神和创新能力都非同一般。为了提高宣传报道工作的业务水平,他破天荒地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在全县选择两名公社报道员充当县广播局编辑部“不脱产”的编辑。他亲自考察了一番之后,确定的对象是我和另一公社的一个年轻人。而且雷厉风行,很快为我们办妥了相关手续。

得到领导的信任和重用,我们自然心存感激,工作起来分外卖力。编辑部里大大小小的工作,我们两个全都支撑起来。在广开稿源、联系基层、改善采编方式和内容等方面,都做出了许多新改进。这使贾局长十分开心,认为是他开创性工作中的一项成功尝试。

贾局长对我个人更是另眼相看,非常看重我的工作态度和业务水平。曾与我进行过几次推心置腹的谈话。说一旦有了可能,就会尽力帮我解决一些大的个人问题(指安排正式编制)。后来,他把局里其它一些文字工作(如工作总结、给上级的指示、报告等)索性也都统统交给我大包大揽起来。我也更是不辞辛苦,尽心尽力地完成交办的各项任务。

然而不久,一些不利于我的流言在暗地里开始传播了:黑秀才、笔杆子、帮派骨干分子……

我大惑不解,不知何以会产生这样的后果。

后来经过深入探访,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县广播部门在“文革”前期是一个矛盾激烈复杂之地,派性极端严重。贾局长虽是派下来的干部,但由于个人秉性原因,立即被推上了风口浪尖。那位任副职的广播站老领导与他结为死敌。县委宣传部的几位重量级人物和那位“老领导”都属同一派系,明里暗里,始终声气相通,结为同盟。偏偏这位贾局长心性高傲刚鲠,不但不肯买他们的帐,还公然向自己的顶头上司——县委宣传部的一位领导——叫板。一时之间,矛盾争斗愈演愈烈,竟呈白热化状态。

可是,做为单位上最下层的临时工作人员,我们哪里知道这些情况啊!贾局长对我们信任器重不假,可是充其量也不过是上下级一种工作关系。再说,“文革”中形成的派性矛盾,和我们局外人又有何干呢?

两造争斗的结果,贾局长黯然出局。他被派到一个公社去做党委书记。

不过,县广播站原来的那位“老领导”也没如愿晋升为正职。县里又从别处派来一位干部担任广播局长。

从此,我们的日子逐渐难过起来。我们明白,日后的打击报复在所难免。在心惊胆战中,我们等待着那个日子最终的到来。

新来的局长对我们(尤其对我)其实还是不错的。从主观意愿上来说,他也愿意继续使用我们这种既廉价又高效的人力。但无奈他无论胆识魄力,还是实际操控驾驭能力,都存在严重的不足。他曾多次暗示我:上面压力很大,他一直在暗中努力保护着我。但我明白,凭他的实际施为来讲,是难以真正为我提供坚牢可靠的保护伞的。

即使这样,我们仍然又熬过去了几年,直到一九八零年(在此之前,那位同伴已先我考入山东潍坊医学院)。我也知道,那些人在对我的用舍之间实际也处在巨大的矛盾状态之中。

终于有一天,新局长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他面色凝重,又十分为难,吞吞吐吐地说:“小宋(我那时还年轻),你看……这事,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不等他说完,平静地回答说:“局长,没关系,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就这样,在县广播局工作了五年之后,我又回到老家,成为一个农民。

这件事情后来的余波,证实了我原先的猜想。即在我的用与舍之间确实存在着两难的选择。据说,一位宣传部副部长闻讯后大怒:是谁把宋益乔赶走的!

更有讽刺意味的是,其实在所有的涉事人员中,最为淡定、最为胸有成竹的那个人恰恰是我。因为此时,在我的口袋里,已装有一份山东师范学院聊城分院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只不过在考研准备的两年中,我多加了一份警惕之心。除几个较亲近的朋友外,我瞒过了他们绝大多数人。第一年意外受挫(已另有文专述),第二年则终遂心愿。因此,即使他们不开除我,我也要主动要求离开的。只不过会稍晚一点而已。

所以,回到村里后,我稍事休憩,整理好行囊,便于当年九月一日,高高兴兴地去学校报了到,我的生活从此揭开了新的一页:由一介农夫一变而成为专业的人文科学研究者。

2018.1.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74969-1100687.html

上一篇:回忆年轻时的一段奋斗历程
下一篇:人间百态杂咏(四)

40 黄仁勇 刁承泰 姜文来 姚伟 张学文 彭真明 赵序茅 刘钢 武夷山 刘建彬 徐耀 杨艳明 朱晓刚 郑永军 刘博 张能立 李建国 王恪铭 熊建华 郭战胜 崔宗杰 陈楷翰 朱志敏 钱磊 俞立平 程帅 刘山亮 霍艾伦 雷宏江 张宁 臧筑华 王亚娟 周健 姬扬 Editage意得辑 戴德昌 张士涛 孙友甫 曾体贤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5 01: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