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建华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usysu 海阔天空,变幻无穷;穷究其理,趣莫大焉。

博文

这世间所有的温暖和美好,本来并不可能

已有 1472 次阅读 2020-6-21 16:2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当然,这只是在说我自己的小小世界。而一切不可能之成为现实,是因为近乎不可能存在于现实的母亲。

多年以前,在完成毕业论文写致谢部分时,我把母亲和导师放在一起表达我的谢意,感谢我从他们那里感受到的智慧。导师曾经身居高位,后又获得国家和国际的最高奖,是国际知名的大科学家,但我更敬佩的是无论处在多高的位置,他从来没有一点点傲慢虚伪和道貌岸然,而总是保持着赤子之心和平常之心。和他相处时,他从不用大道理教育学生,但会有意识地提醒学生应该避免的缺点,而他平常的一举一动,往往给学生很多的启示。这种无声的教育,只有从最智慧的老师那里得到。和导师相比,母亲几乎不识字,看似普通到了不能再普通,但她的聪敏、气度和智慧的程度,在我眼里和导师是完全同等的。虽然离写那段致谢已经很久了,现在还是觉得把他们放在一起写是非常正确的。当时只是感恩我竟有这样的幸运,而现在更多是怀念。

母亲出生于抗战胜利那一年。外祖父母都是性情温和善良的人,但身体都不是很好。新中国成立后,母亲到了上学年龄,刚上几天就辍学了,因为要做农活、家务和照顾弟弟了。母亲给我讲她小时候故事时,说到她八岁时就要脚下垫着小凳子在灶台做饭,还要在大伏天在稻田里拔稗草,以至邻居见了,都会对我外祖父说“伊个小细娘作孽”(苏南方言,指这小姑娘可怜)。 这倒并不是外祖父母不疼爱她,只是因为家里贫穷,下面又有几个弟弟,母亲做为长女,父母身体又不好,只能很早就承担持家的责任。因为从小就持家劳动,再加她生性聪慧,母亲既勤劳能干,又有一般农村妇女没有的见识。虽然家境贫穷,养成了她独立要强的性格,但家庭的和睦又使母亲善良利他,宁愿自己多吃苦,也要多照顾父母和家人。所以虽然她并没有读过书,很早就因为她的特别优秀和能干,而成为一位共产党员。而在六十年代的苏南农村,不单党员人数很少,而女党员就更是凤毛麟角了。

母亲结婚成家以后,本来一切也还都好。我父亲比母亲大一岁,在解放初接受过完整的完小教育-这即使在发展程度高于全国其他地区的苏南地区也算是少数-后又学过拉京胡,在大多数同年龄伙伴还在种地的时候,他已经到公社的工厂工作了。但我两三岁时他得了血吸虫病,虽然命保住了,一下使家里变得非常困难。而我八岁时祖父去世当日他在健康方面出现的重大变故,更使全家面临灭顶之灾。但是靠着母亲无以伦比的坚强果敢和善良,终究是把一个完整的家撑住了。从那时起一直到我上大学,家里也终究一点点好了起来。而现在回想起来,固然在物质上有很多的困难,但母亲给我和弟弟给予的母爱的温暖,实实在在是难得的。尽管是母亲一个人当家承担撑住家庭的重任,她从没有在我们面前没有喊过苦,抱怨过生活的艰难,更没有愿意接受政府的救助。我清楚记得在我上初中时有一次大队书记对我母亲说你家实在太苦了,大队要给我们补助。但母亲坚决拒绝了,说我们不苦,只要我们肯干,都会好的。而同时母亲的为人公正和通情达理,也使邻居们对她都很尊敬。现在想来,母亲这样的独立、坚强、果敢、善良、大度和对我们无私的爱,真的是我和弟弟能获得的最好最圆满无缺的家教了。

从记事开始,我和母亲之间从来没有争执,从来没有红过脸。事实上,无论是上学还是成家或是工作的选择,母亲从来没有干涉过一次。但她对我们的爱又是最深最无私的。上大学时,其实并没出省,离家也不远,每次离开家,母亲总要送我从家里走上半小时到镇上的车站。后来读研究生到北京,每次假期结束时,母亲还是一样每次都陪我一起走到车站。后来离家越来越远,母亲笑说我的命是如果留在家乡只能讨饭的,并不干涉我的去向,虽然我想她心里也会像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希望我离得更近一点。

母亲的性情是这样温和,每次陪伴她的时候,心里总是充满了快乐和安宁,常常这样想:这是何等的福报啊,才得有这样的母亲。

原来以为,还有很多一起说话的机会,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呢,但所有想说的话,只能等以后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60191-1238777.html

上一篇:叶笃正: 怀念好友顾震潮同志
下一篇:一篇非SCI文章,两位国家最高奖作者:关于大气中的适应问题

7 武夷山 郑永军 夏炎 上官微 吕泰省 杨正瓴 周忠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1 01: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