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s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angsj

博文

德国访学日记(部分)

已有 1174 次阅读 2017-11-7 16:41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德国 曼海姆

2014-11-18

 经过12小时的飞行后于柏林时间大概早晨6点左右到达了法兰克福机场。出海关时工作人员问了我几个简单的问题后顺利走出机场。然后乘火车大约不到20分钟到了我的目的地---曼海姆。火车上有乘务员检票。

火车站出站不像国内那样有人检票,是可以自由出入的。走出车站,天刚蒙蒙亮,天空上传来阵阵乌鸦的叫声,给我一种异样的感觉。后来才知道在曼海姆乌鸦是最多见的鸟儿,到处都是。我不知道这里的人们是否把它当做吉祥的象征。

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是感觉无助的。

还好,感谢曼海姆人热情的指路,我顺利找到了酒店。


2014-11-24

Meet Professor Allgayer

首先和ProfessorAllgayer的秘书Erika预约好后于24-11-2014见到了Professor Allgayer

ProfessorAllgayer是一个外科教授,她估计有175cm高,热情,似乎对中国有好感。聊了一会后她给我推荐了两本书,委托一个博士带我到实验室看了一圈。


Applyingfor Contract

要正式开始工作需要一份合同,合同需要三样东西 the documentation of scholarship, passport, and work permit.

2014-11-25

Applying for Work permit

申请工作许可在曼海姆K7这个地方。

来到在informationoffice,  一位男士告诉我在218房间办理。

218 第一次感受到德国人的bad manner。一位男工作人员,他的左面颊好像做过手术明显比右边高出一块,用德语问我。

我一点不懂德语。

“Speaking English?” 我问到。

“In German office, speaking German language.” this man answered rudely.

最后他还是用英语告诉我如何做。我穿着羽绒服,填表时填了一身汗。

完成了注册。

不管如何,还是要谢谢他。


Rent a room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rent a room in Mannheim.


2014-11-29

今天是周六, 终于可以坐下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了。


2014-12-5

  来德国已经两周多了,进实验室需要曼海姆医学院医院的合同,等待中。

  昨天去实验室和Giri博士讨论了关于下一步要开展的实验事项。他给了我一些文献看。

  每天下午黄昏时分都是我最觉得孤独和无奈的时候,这种感觉以前好像也有过,但无助感没有这样强烈。事实上这次出来的目的主要是观察学习,为什么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去完成某项实验以及发表文章呢?应该学会享受这份难得的安静和自由,仔细想来自从大学毕业后一直到想在都是在一刻不停的忙碌,内心难得有十分宁静的时候。现在本可以享受这份自由和安静的,但为何却又变成了寂寞和无助。想和人讲话吗?想看电视吗?不知道。

曼海姆的天气真是不好,两个多星期以来好像只有两天的晴天。其余都是阴天。

冬天日照如此少的欧洲,植物为何也能枝叶繁茂?

圣诞市场上,人们三三两两的在一起手里拿着面包香肠聊天、品酒、抽烟。孩子们在父母的呵护下骑真马、坐电动火车、乘旋转木马,快乐地玩耍和欢笑着,这一切表明至少曼海姆的人们和我们是一样的。当我看到一群欢乐的孩子在玩耍嬉戏,看到几个上了年纪的人在一起品酒聊天,我的内心的寂寞无助感就会好很多。

这使我想起了王朔先生的一句话:外国人并不比我们有更多的爱恨情仇。


家人的微信通话是弥足珍贵的。

同学以及朋友的微信聊天也成了奢侈品。

   

2014-12-06

  今天终于租到了一个房间.


  大概是一个星期左右前吧, 我在逛曼海姆水塔周围的圣诞市场, 偶然看到有卖真丝围巾的,便上前仔细看起来. 标的是真丝,但价格大概只要20几欧。我正纳闷国外的真丝怎么这么便宜,转头突然看到坐在摊位中的居然是一个黄皮肤的人。

speaking Chinese?我试着问。

 “是啊果然是同胞。

  来到德国两周后这是第二次碰到中国人,很自然的就聊了起来。

  原来这位摊主姓安,来自青岛,在德国已经10多年了。在国内学的是环保,现在在德国长居。他告诉我是在帮她夫人看一会儿摊位,他不住在曼海姆,而是住在附近的一个城市。    他卖的都是从国内运过来的一些围巾、珍珠项链、小玩具、雨花石、仿真银元等各种各样的小物件,聊了一阵后就和他道别了。临走时老安给了我一张名片,原来老也是一位博士。

  后来又一次路过想再去看看老,结果坐在摊位上的是一个年轻人,边看书边看着摊位,估计是老安的孩子。我没有打扰他就转身离开了。

  今天圣诞市场人很多,本不想去打扰老安,只想和他打个招呼,但老安还是跟我聊了一段时间,其间不时有人来买东西。老安卖了两条丝巾和一条项链,每卖掉一样老安就在本子上记一下,然后从柜台下拿一样相同的东西补充上。

“今天是周六,人比较多”老安说。

曼海姆的天五点钟已经很黑了,我和老安告辞,他说要到九点钟才打烊。

这几次没有看到老安夫人,估计这个摊位就是老安的吧。

2014-12-09

    我是星期天上午(127)从曼海姆火车站附近的城市酒店搬到位于城市北边的Herzogenried公园旁边的曼海姆大学学生宿舍的。房东是一位学生,要到新加坡去实习3个多月。这个宿舍可以说是暂时缓解了我找房子的窘境,尽管3个月后我还得找房,但至少现在我有栖身之地。唯一遗憾的是这个地方相对偏僻,只有几家超市和2家小饭店。让我感到不方便的是星期天所有超市都关门不营业,还好小饭店尚在营业,不然就有没地方吃饭的尴尬。在宿舍马路对面的CLEVER超市我买到了一只锅、一个切菜板等必要的厨具,这样就可以简单的做点自己想吃的了。

其实来到德国20多天了,内心始终没有真正平静下来,些许莫名的不安,些许莫名的孤独,甚至些许莫名的悲伤。或许每一个初次来到一个陌生国度的人都会有的感觉吧。但每每让我安心的是看到在黄昏寂静马路上悠闲散步老人以及天真无邪的追逐打闹的孩子,他们并没有在意是什么肤色的人在他身边经过,即使是注意了也会很友善的点头致意。这些景象提示我目前所在的陌生城市的人们如同我在国内生活的城市人们一样,是善良、安宁、过着自己幸福生活的一群人,因此不必不安,更不必悲伤。

我看到两个黑人小伙从超市出来钻进汽车,一个疑问旋即跳上心头:他们是德国人吗?他们在德国怎样过活的?

“莫愁前程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家书抵万金

 再一次感受到了中国古文化在情感体验中的包罗万象。

 王朔先生说外国人并不比我们有更多的爱恨情仇,其实也可以这样讲现代人并不比古人有更多的爱恨情仇。


2014-12-24

今天中午时分太阳普照在曼海姆的天空。

今天是圣诞夜了。

午后大概两点多,我住所的Ulmenweg的马路上已经很少见到行人了,只有汽车在住所旁的马路偶尔飞驰而过。印象中国内的除夕也是这样的吧。

我试着沿着马路往市里边走,想看看圣诞夜的下午到底是什么样的。转过一条街道后,街上的行人突然多了起来,还有刚刚从家里出来往内卡河边跑步的人。汽车急匆匆地开过,想必是匆忙赶回家的人们。

再往里走,圣诞市场已经关了,只留下水塔周围的摊位。但市场的地上干净整洁,全然没有国内集市过后的满地垃圾。沿街看到的商店已都关了门,街上依然很多或匆忙或悠闲的行人。

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不觉到了火车站,然后乘5路车返了回来。车上碰到几位中国留学生,但他们好像不太愿意和陌生人讲话,因此只是下车时到了个别。

25-01-2015寻找森林

记得是圣诞节旅游时在大巴车子上听到同行的留学生小徐说起可以去看看德国的森林的,回来以后在google地图上搜寻,希望在曼海姆周边能有森林。果不其然,在我的居住地的北边就是大片的森林,这片森林分布在巴-符州和黑森州,两个州的分界线就在森林中穿过。

但想到森林就有一种担心,担心走进森林迷路,担心森林里是否会有猛兽出没,再加上路途远,所以一直没有去找那片森林。

昨天是周六我决心一探欧洲的森林。

乘捷运火车到Kafertal Wald后,下车继续沿着铁路旁的小径前行,不经意间就来到了森林的边缘。笔直的铁路在森林中穿过,不断有通往森林深处的小径出现,但眼下除了我这个不速之客,森林静悄悄的。于是有点胆怯,提醒着自己别忘了回去的路。终于还是壮着胆子,小心的走进森林。森林是寂静的,周六到Heidelberg的火车半个小时才有一趟,没有火车穿过的隆隆声和呼啸声,但时不时会从远处传来在不远处的森林公路中穿行的汽车的嗡嗡声。除了森林中或笔直或略倾斜的松木高耸在天空中的树冠是苍翠色外,冬季的这片森林总体是苍褐色的,间或可以看到一些不知名的乳白的小花和一些鲜红的野果在冬季的森林中绽放和存在着。地上铺满了厚厚的落叶,有这厚厚的落叶和清冽的雪水默默的滋润,不要多久这片森林就又会迸发出无限的生机。

太过寂静了,大概在森林中穿行10分钟后,我绕回了铁路旁的小径,这时看到一妇人带着她的小犬在向这边走来。看到有人来,我顿时不像先前那样担心了。但还是沿着小径返回站台等车返回住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59216-1084182.html

上一篇:格 物 致 知
收藏 分享 举报

1 蒋敏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3 1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