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yangj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ongyangjing

博文

我和郝柏林院士的数面之缘

已有 1478 次阅读 2018-3-11 17:1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一大早从学弟LT处惊闻郝院士过世的消息,心里很难过。记录一下和郝院士的数面之交,以作纪念。

blob.png

郝院士大概是09年访问莱比锡几天,来之前李先清老师说有一位重要客人,安排我跟一个学姐去火车站接。


当时我和学姐之间有些误会,我不知道怎么处理,一直只能回避,接人之前我们俩也没有沟通,结果我当天把接人这事给忘了李老师本意是安排我们俩一起去接人来缓和关系,结果。。。我忘了,学姐倒是去了,结果带错了宾馆,耽误了郝院士的时间,郝院士当时非常生气。

1.jpg

【照片来自网络】


郝院士在我们研究所作了一场报告,他的报告让人印象深刻,很有激情,大家风范。借用Wu Fan学长的话来说,就是中气十足,精明强干。讲到很深的理论,会用很浅的很生活化的语言点一下,意思就很清楚了。而且当时报告是英文,有些专业词汇,因为听众里面有一些中国人,郝教授会讲一下专业词汇的中文说法,让我们能很快就能反应过来是什么。


见到郝院士时我因为自己做错了事情,非常紧张,很抱歉,郝院士当时很严肃地批评我说小姑娘只记得谈恋爱去了,当时单身的我好委屈。


后来为了让我“赎罪”,李老师安排我送郝老师去一个地方,这样我和郝院士有了一次单独的步行机会。郝院士步伐很快,我当时说,郝院士身体真好,走路很快。他说,这是我唯一的锻炼了。


还有一次跟师姐一起见郝院士,他分别问我们做什么方向,当时我正值博士预科阶段,研究方向还没确定,自己也很迷茫,说不清楚,郝院士好像有些失望。他问我们上些什么课,学什么内容。我记得我当时正在学马尔可夫链,就告诉他,他让我解释,我就把定义讲了一遍。记得当时郝院士并不满意,跟我说用家里父亲,祖父的例子重新讲了一遍,好像还讲了这个概念的来龙去脉,为什么要研究马尔可夫链。我当时就觉得,学问应该做到像郝院士这么透彻才是好的。


郝院士叫郝柏林,是因为他是在他父母在德国留学的时候在柏林出生的,所以他对德国有特殊感情。他在乌克兰基辅读的博士,在那里认识他太太,记得他讲过他太太是系花,长的非常漂亮,他一见钟情,花了很大力气才追上。说起来表情很陶醉  他还提到太太结婚后一直非常支持他工作,多年来两人感情一直非常好,两人还合著了一本《生物信息学手册》,据我所知(好像是郝院士当时告诉我们的)那是中国第一本生物信息学书籍。他当时送了我,李老师,师姐一人一本。


2.jpg

【郝先生的太太和一双儿女,郝先生在莫斯科大学读研究生时每天面对这张照片工作。照片来自网络。】


记得在郝教授要坐火车离开莱比锡之前,我和李老师陪同郝院士在莱比锡火车站吃了nord see,一种德国快餐,主打鱼面包,然后我们送郝院士坐火车去别的城市。


这就是我和郝院士唯一的一次交集。昨天看到LT学弟转发于禄先生回忆郝先生的文章,我以为是纪念郝院士生日。没想到今天一早看到LT的留言说郝院士去世了,非常震惊。愿先生一路走好!我们后来人会接下您传递的火炬,走下去。


-----------------------------------------------------------------------------------------------------

blob.png


以下是学弟的回忆。


我和郝老师的生活中的交集不多,只是一次郝老师回忆自己科研道路的讲座和一次生物物理的会议。 当时自己要上大三,在中科院理论所做实习,跟随陈晓松老师做统计物理,还不知道自己在科研上的兴趣点在哪里,陈老师有一本书是和于渌老师、郝柏林老师一起写的,叫《边缘奇迹-相变和临界现象》,我就去看了。也是从这本书里我知道了自组织现象,又得知郝老师是圣塔菲研究所(复杂系统研究的中心)的客座教授,才进入了这个方向。我现在在做伊辛模型,郝老师在三维情况下的结果依然是重要的突破,先生也教导我们,要“眼高手低”—心里时刻装着大问题,但是要从小问题实实在在的做下去。不过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是先生不平凡的一生,几经坎坷,多次因外部情况改变方向,按先生的话来说,只有近些年关于生物物理的研究是他主动选择的。但也许是因为经历太多,先生相当豁达,把自己当做一个战士。先生也很谦虚,他已经通过了朗道先生出题的、对他一个人的笔试(唯一的中国人),但由于在准备剩余由其他教授主持的考试期间,朗道先生遭遇车祸无法继续考察,郝先生一直不把自己称为朗道先生的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53914-1103363.html

上一篇:女数学家
下一篇:关于本科生讨论班的实验

4 武夷山 刘全慧 史晓雷 王启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3 22: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