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rong071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rong0718

博文

慢慢读唐诗之公孙大娘剑器舞

已有 1953 次阅读 2018-5-26 10:05 |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唐诗

 

慢慢读唐诗之公孙大娘剑器舞

 

 

唐代宗大历二年,杜甫在夔州别驾(州刺史的佐吏)元持宅中,观赏了公孙大娘弟子李十二娘的剑器舞,回忆起自己年少时亲眼见过的公孙大娘剑器舞,有感于心,作《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一诗: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耀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

与余问答既有以,感时抚事增惋伤。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

五十年间似反掌,风尘澒hòng动昏王室。梨园弟子散如烟,女乐余姿映寒日。

金粟堆前木已拱,瞿唐石城草萧瑟。玳筵急管曲复终,乐极哀来月东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

   

只看题目的话,这首诗的主角是公孙大娘的弟子。不过看内容就知道,主角毫无疑义是公孙大娘。

公孙大娘,意为姓公孙、排行第一的姑娘,也即:“公孙家的大姑娘”。(不是今人所说的“大娘”“大妈”之“大娘”)

明皇杂录》载:“上玄宗素晓音律。时有公孙大娘者,善舞剑,能为《邻里曲》、《裴将军满堂势》、《西河剑器浑脱》。遗妍妙,皆冠绝于时。”

——《邻里曲》:很遗憾,未找到介绍。

——《裴将军满堂势》:应该是从裴旻将军的剑舞改编而来,号为“满堂势”,则要求的空间必定很大,“剑舞若游电,随风萦且回”(颜真卿《赠裴将军》),剑势满堂,飘洒飞腾,纵横凌厉。

——《西河剑器浑脱》:

西河,汉武帝时曾置西河郡,属朔方刺史部,治所在平定县(今内蒙古鄂尔多斯东南),北魏时于今山西汾阳置西河郡,唐时于此置汾州,此处的“西河”,以汉郡则在塞外,以唐时则在山西,亦属近塞之地。

剑器舞,也即剑舞,属于健舞,也属于武舞,原是军中之乐,“军中宜剑舞,塞上重笳音”(张说《幽州夜饮》),舞者执剑而舞,以表现雄武、战斗之态,因此舞剑时“女伎作雄装”,“楼下公孙昔擅场,空叫女子爱军装”(司空图《剑器诗》)。“舞衣五色,曲中吕宫”,舞衣锦绣灿烂,用西凉乐伴奏。西凉乐舞的风格,按冯天民所说:“西凉乐舞集曲调欢快、舞姿矫健的西域风格和轻盈柔婉、婀娜多姿的中原特色于一身,融入大量的龟兹乐舞成分,舞蹈语言丰富,艺术风格独特。乐曲高亢悠扬,动作舒展流畅,服饰华丽多姿,堪称历代歌舞之最。” 徐婧文《浅谈古代西凉乐的艺术特征与价值

“浑脱”原指北方民族中流行的用整张剥下的动物皮制成的革囊或皮袋,浑脱舞则是戴浑脱帽的人所表演的一种舞蹈或其组成的舞队,也即游牧风格的舞蹈,亦属健舞。

所以,《西河剑器浑脱》,应是带有鲜明边塞色彩、揉合了传统的剑器舞与浑脱舞、刚劲有力而又舒展飘逸的剑舞。

 

杜甫此诗的序言中说:“开元三载,余尚童稚,记于郾城观公孙氏,舞剑器浑脱,浏漓顿挫,独出冠时,自高头宜春梨园二伎坊内人,洎外供奉舞女,晓是舞者,圣文神武皇帝(开元二十七年群臣上玄宗尊号)初,公孙一人而已。”

——开元三年,年少的杜甫在郾城观公孙大娘舞剑器浑脱(没有提“西河”二字,是否因为唐人比较熟悉的是剑器舞与浑脱舞,自然而然地简化了?就像后人又进一步将剑器舞简化称为“剑舞”一样?),气韵流畅而剑势抑扬顿挫,冠绝一时,在玄宗初年,从宫内的梨园宜春二坊到宫外供奉的众多舞者之中,通晓剑器浑脱舞的,只有公孙大娘一人而已。所以杜甫在诗中说:“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

这支舞究竟是什么模样?后人只能从杜甫诗中窥得一二: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耀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公孙大娘执剑起舞时,四方惊动。多如山峦聚凑的围观者,被这气势凌人的剑舞震惊得脸上失色,连天地也之为久久震荡不宁。剑光灼灼闪耀处,如后羿引弓射落九日;剑势矫健腾跃时,如仙帝们驾驭着飞龙回翔。起舞时如雷霆万钧、天公震怒,收剑时如江海凝波、清光湛湛。

电视剧《唐明皇》中的剑器舞,是笔者目前能找到的比较靠谱的还原: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563082?from=search&seid=13139115006309086874

这一段剑舞的场地在宫室之内,腾挪的空间有限,但是那一种刚柔相济的力与美,仍可令观者目眩心动。杜甫在诗序中说,草圣张旭即由此舞而悟得草书真谛:“昔者吴人张旭,善草书帖,数常于邺县见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自此草书长进,豪荡感激,即公孙可知矣。”——吴人张旭善草书,曾于邺县数次观看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此处又省略了“浑脱”二字),心有所感,从此草书书法大为长进,豪放激荡,由此也可见公孙大娘剑器舞的技艺之高超了。

 

公孙大娘的剑器舞,与《柘枝》、《胡旋》、《胡腾》等,都属于健舞,大概是以节奏明快、矫捷雄健而得名,与节奏舒缓,优美柔婉的“软舞”如《绿腰》、《凉州》、《春莺啭》、《屈柘枝》等恰成一刚一柔的对照。

《柘枝》,西域传入中原的女子独舞,舞者面贴花钿,着长袖胡服,细腰罗带,身佩金铃,头戴花帽(刘禹锡《观柘枝舞》:“胡服何葳蕤……垂带覆纤腰,安钿当妩眉……长袖入华裀”;白居易《柘枝妓》:带垂钿胯花腰重,帽转金铃雪面回”;王建《宫词·其八十六》:“未戴柘枝花帽子,两行宫监在帘前”;章孝标《柘枝》:“柘枝初出鼓声招,花钿罗衫耸细腰。移步锦靴空绰约, 迎风绣帽动飘飖”),伴奏以鼓为主(杨巨源《寄申州卢拱使君》:“小船隔水催桃叶,大鼓当风舞柘枝”;刘禹锡《和乐天柘枝》:“鼓催残拍腰身软,汗透罗衣雨点花”),舞步刚健明快,金铃随着舞步声声摇响(张祜《观杭州柘枝》:“旁收拍拍金铃摆,却踏声声锦袎摧”),而舞者的身姿轻盈飘逸,“体轻似无骨,观者皆耸神。曲尽回身处,层波犹注人。”刘禹锡《观柘枝舞》)——舞者轻如飞燕,观者凝神屏息;曲尽转身回眸,眸光如含情意。

《胡旋》和《胡腾》也是经丝绸之路传入中原的胡舞,前者以急速如风的旋转而得名,后者以急促多变的腾跃而得名。据说大胖子安禄山就是胡旋舞高手。

写胡旋舞最有名的诗篇,大概应数白居易的《胡旋女》:“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飖转蓬舞。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岑参写过一首《田使君美人舞如莲花北鋋歌》:“美人舞如莲花旋,世人有眼应未见……回裾转袖若飞雪,左鋋右鋋生旋风……”这支舞或许也是胡旋舞。

还是用《唐明皇》里的胡旋舞来补充说明吧: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555817?from=search&seid=17216526810695301744

这段视频里并没有千匝万转不知疲的旋转。这是与唐诗中的胡旋舞有所不同的地方。唐代诗人写胡旋舞时反复强调的是连续的急旋,是否因为他们对这样风格鲜明浓烈、令人耳目一新的动作,记忆太过深刻,所以自觉或不自觉地在诗中强化了这一印象?而且,按《唐明皇》这部剧的考据功底来讲,其中的胡旋舞应该还是比较靠谱的还原;再者,舞蹈本来就是非常因人而异、随境而变的艺术。所以,唐代诗人笔下是真正的胡旋舞,《唐明皇》中也未必不是真正的胡旋舞。

至于胡腾舞,李端有一首《胡腾儿》:“胡腾身是凉州儿,肌肤如玉鼻如锥。桐布轻衫前后卷,葡萄长带一边垂。帐前跪作本音语,拾襟搅袖为君舞。扬眉动目踏花毡,红汗交流珠帽偏。醉却东倾又西倒,双靴柔弱满灯前。环行急蹴皆应节,反手叉腰如却月……”——从这首诗来看,胡腾舞的动作,和踢踏舞倒是非常相似,诗人的注意力也常在舞者的脚上,不过动作幅度比踢踏舞又要大得多:在花毡上急速地踏跳,跳得红汗交流、帽子偏斜;醉意朦胧、东倒西歪的同时,双靴时时高踢,灯下仿佛满是靴影;应着节奏绕场急踏,反手叉腰形如弯月。

刘言史《王中丞宅夜观舞胡腾》一诗,写胡腾舞的动作时,也格外强调了舞者的双脚:“跳身转毂宝带鸣,弄脚缤纷锦靴软。”

跳胡腾舞时,是否舞者要先饮至半醉,才能跳出那种如痴如梦、放飞自我的感觉?李端这首诗中说,胡腾儿“醉却东倾又西倒”。元稹《和李校书新题乐府十二首·西凉伎》中也说:“狮子摇光毛彩竖,胡腾醉舞筋骨柔。”

这几支健舞,以刚健为主要风格,但又都不乏柔韧之处。杜甫笔下的剑器舞有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之感,《唐明皇》中的剑器舞,刚柔相济的风格更为突出;《柘枝》舞的舞者“腰身软”、轻如飞燕、含情凝睇;《唐明皇》中的《胡旋舞》将急遽的旋转揉合在轻盈飘逸的裙裾与手腕之中;《胡腾舞》则在舞者的急踏之中又强调了“双靴柔弱”、“锦靴软”的观感。

古人云:刚不可久,柔不可守;又云: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阴阳鱼也要在阴鱼中点一只阳眼,在阳鱼中点一只阴眼。所以,唐代的健舞,虽然以刚劲矫健为主,但整体风格,还是急缓相成、刚柔相济。这一特点,在公孙大娘剑器舞中,清晰可见:动与静,刚与柔,力与美,相得益彰。

 

再说回到剑器舞。公孙大娘剑器舞为梨园中第一人,不过裴将军剑舞或许在时人眼中更为卓绝,唐代宗曾将裴旻剑舞与李白诗歌、张旭草书并称“三绝”,时人称为“诗圣”(后来“诗圣”一词才专指杜甫)、“草圣”、“剑圣”。然而后人提到唐代的剑舞,恐怕大多已不知裴将军其人其舞,而只记得: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诗的力量,此可为一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45606-1115807.html

上一篇:慢慢读唐诗之《悲陈陶》与天策之殇
下一篇:慢慢读唐诗之老杜笔下的少年

5 尤明庆 史晓雷 曹则贤 刘全慧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3 01: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