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rong071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rong0718

博文

慢慢读唐诗之隐士不好当

已有 973 次阅读 2017-8-5 17:32 |系统分类:诗词雅集|关键词:唐诗

按:本来想按《全唐诗》的篇目顺序来完成这个系列,不过很快发现,这个想法有点太过强求。还是随缘比较好。



慢慢读唐诗之隐士不好当

问君樽酒外,独坐更何须。有客谈名理,无人索地租。

三男婚令族,五女嫁贤夫。百年随分了,未羡陟方壶。

——王绩

王绩(约589—644),字无功,绛州龙门县人。被后世公认为是五言律诗的奠基人,扭转齐梁余风,为开创唐诗做出了重要贡献。后人称:律体滥觞于六朝,而成型于隋唐之际,无功实为先声。

王绩出身名门,有一位著名的兄长,便是隋代大儒文中子王通(王勃即王通之孙)

王通仿孔子聚徒讲学,“门人常以百数,唯河南董恒、南阳程元、中山贾琼、河东薛收(因文才出众被隋炀帝妒杀的薛道衡之子,秦王府主簿,陪葬昭陵)太山姚义、太原温彦博(贞观年间封虞国公、曾任尚书右仆射,陪葬昭陵)京兆杜淹(杜如晦叔父、贞观初宰相)等十余人为俊颖,而以姚义慷慨,方之仲由;薛收理识,方之庄周。”

王绩有一个当代大牛的兄长,自己也自幼好学,博闻强记,早有才名。十五岁时(一说十一岁时)拜见权臣杨素,被在座公卿称为“神仙童子”。入仕挺早,大业元年605年)应孝廉举,中高第,授秘书正字。隋代秘书省与南北朝类似,都是被甲族高门占据的清流机构,主要职责是编校图书、制作礼乐、考订制度、修撰文史等,设监、丞各一人,郎四人,校书郎十二人,正字四人。

隋灭唐兴,“高祖武德初,朝廷以前官待诏门下省”。门下为唐代三省之一,与中书省同掌机要,共议国政,并负责审查诏令,签署章奏,有封驳之权。待诏,待天子命也,是为待诏学士。实际重要性取决于帝王的信任与重用程度,不过地位颇高而且清闲。

贞观初,王绩因病罢职,很快又“复调有司”。想要去作太乐署丞,“吏部以非流不许”,也就是说,王绩出身门第高,按惯例应该做秘书省、门下省的清流官,不宜去做太乐署之类办事机构的浊流官。

隋末唐初,门阀政治尚在盛时,以王绩的门第、家族关系与个人才华,佳途应是非常顺利的。

但王绩是一位典型的隐士,其传记见于《新唐书》卷196《隐逸》:

王通授徒数百,识人有术,“知绩诞纵,不婴以家事,乡族庆吊冠昏,不与也”——也就是说,王绩自小便不喜被俗世礼节事物束缚,知弟甚深的王通,便不拿这些事物来约束他(真是一位贴心的好兄长),于是日常人情来往,王绩一概不理。

大业年间入仕,授秘书正字,算是清流官,但身处权力中心,诸多羁绊,王绩“不乐在朝,求为六合丞”,六合在扬州,能够在此烟柳繁华地为官,王绩的背景挺过硬,前途很不错,却又“嗜酒不任事”。嗜酒算是隐士的标配,做为官员就不合适了,因此被弹劾,又逢天下动乱,王绩“遂解去。叹曰:‘网罗在天,吾且安之!”——王绩觉得,俗世事物,如罗网铺天盖地而来,对此情景,如何安心?只能远远逃开。从长安逃到扬州,尚觉不足,于是又从扬州逃回家乡。

隋末天下大乱,王绩隐居乡间,过得很是悠游自在。“有田十六顷在河渚间”,“有奴婢数人,种黍,春秋酿酒,养凫雁,莳药草自供(隐士种田也得有范,所以种的是药草),以《周易》、《老子》、《庄子》置床头,它书罕读也。欲见兄弟,辄度河还家。游北山东皋,着书自号东皋子。乘牛经酒肆,留或数日。”他为自己选择的邻居是另一位隐得更彻底的隐士仲长子光,这位隐者“无妻子,结庐北渚,凡三十年,非其力不食。绩爱其真,徙与相近。子光喑,未尝交语,与对酌酒欢甚。”——王绩的隐居生涯,大有“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之意。外间天翻地覆,此地悠然对酌、种药读书。

唐初,曾经担任过隋代秘书正字的王绩,又被任用为门下省待诏。改朝换代,这些高门子弟,照样做清流官。不过新的时代里,王绩这位并无实际理政经验的待诏学士,可能更多时候是被闲置奉养的状态,所以才会有人问他:“待诏何乐邪?”——你作这闲散的待诏学士好像挺有滋有味的,乐在何处?王绩回答:“良酝可恋耳!”待诏学士的待遇之一,“官给酒日三升”,那个时代,最好的酒恐怕大多是被皇家与政府垄断的,王绩的理由很强大。门下省侍中陈叔达听说之后,便将王绩的待遇提高到每日一斗酒,时人称其“斗酒学士”。

做官是为了喝到配给的美酒,王绩此举,非常有阮籍的竹林遗风(“籍以世多故,禄仕而已,闻步兵校尉缺,厨多美酒,营人善酿酒,求为校尉,遂纵酒昏酣遗落世事”)

贞观初,因病辞官然后又复职的王绩,不愿待在清流门下省,而坚持要去做浊流的太乐署丞,理由同样很强大:“太乐署史焦革家善酿”。吏部于是破除惯例,让王绩去做了太乐丞(王绩之后,“自是太乐丞为清职”,联系到门下省侍中陈叔达给王绩一日斗酒的特殊待遇,唐初对有名的隐士看来是很推崇很宽宏的,总愿意为他们破例)。王绩如愿以偿,可惜好景不长,不久,焦革死了,好在焦革之妻也能酿酒,“送酒不绝,岁余,又死。”王绩只好长叹:“天不使我酣美酒邪?”

酿酒人死了,怎么办?李白写了一首《哭宣城善酿纪叟》:“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夜台无晓日,沽酒与何人?”这首诗的另一个版本是《题戴老酒店》:“戴老黄泉下,还应酿大春。夜台无李白,沽酒与何人?”(唐代名酒皆以“春”为名,如“剑南春”等。)

王绩则先是“弃官去”,然后“追述革酒法为经,又采杜康、仪狄以来善酒者为谱。李淳风曰:‘君,酒家南、董也。’”——没有酿酒人,自己又不懂这技术活,也不可能去干这手工活,那就写《酒经》、《酒谱》来总结历代名酒与酿酒之法,目标看来很明确,就是过过眼瘾、再试试看能不能培养出自己满意的酿酒人,就像不少网文作者说,总是掉坑、总是找不到满意的文,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后世的苏轼,较之王绩,更进一步,不但动笔,而且动手,林语堂就称苏轼为“造酒试验家”,《书东皋子传后》称苏轼“尤喜酿酒”。因为自己动手,苏轼写酿酒诗,也十分具有技术细节的真实,如《蜜酒歌》:“一日小沸鱼吐沫,二日眩转清光活。三日开瓮香满城,快泻银瓶不须拨。百钱一斗浓无声,甘露微浊醒酮清。”

没有美酒,质不够,也可以量来凑。王绩归隐乡里,“其饮至五斗不乱,人有以酒邀者,无贵贱辄往。”又著《醉乡记》、《五斗先生传》(显然是仿《五柳先生传》),刺史崔喜读了很喜欢(大概宦海沉浮的人都很喜欢很向往隐士的生活),“请相见”,王绩直言拒绝:“奈何坐召严君平邪?”严君平在西汉末年隐于成都,好黄老,崇道,提前二十余年写下“王莽伏诛,光武中兴”的预言,培养出得意弟子扬雄,其著述为玄学始源之一。看来隐士的另一标配,往往是雄心壮志?诸葛亮躬耕南阳,却未出草庐便能有“隆中对”,想必时刻关心着天下大势;即使是陶渊明,隐居时也曾写过“刑天舞干戚”不是?

以严君平自喻,王绩看来自许极高,所以对这位崔刺史的“坐召”很是不满,觉得太不礼敬了。

不过,仅仅因为这个原因,王绩才拒绝重新踏入那个圈子吗?

其后又一任刺史杜之松,是王绩的老朋友,“请绩讲礼”。用了“请”字,大约态度是不错的,又是“讲礼”,很尊重王绩的学术修养与社会地位,“讲礼”可不是一般人能讲的。

王绩再一次拒绝:“吾不能揖让邦君门,谈糟粕,弃醇醪也。”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理由:王绩觉得自己没法违心崇礼,只愿逍遥世外。

道不同,并不影响他们的私人友情,也不影响宦海中人对隐士们的向往与礼遇,杜之松“岁时赠以酒脯”。

饮酒之外,王绩也曾继其兄王凝撰写《隋书》,可惜书尚未成,天命已尽,“豫知终日,命薄葬,自志其墓。”——王绩的退场,也很有隐士风格,预知自己的死期,坚持道家隐逸风格的薄葬而非儒家风格的厚葬,并且自己给自己写墓志铭,这就更是道家隐士们看淡生死、不以生乐、不以死苦的风格了。

其《自撰墓志铭》曰:

王绩者,有父母,无朋友,自为之字曰无功焉。人或问之,箕踞不对,盖以有道于己,无功于时也。不读书,自达理。不知荣辱,不计利害。起家以禄位,历数职而进一阶。才高位下,免责而已。天子不知,公卿不识。四十五十,而无闻焉。于是退归,以酒德游于乡里。往往卖卜,时时著书。行若无所之,坐若无所据。乡人未有达其意也。尝耕东皋,号东皋子。身死之日,自为铭焉。曰:有唐逸人,太原王绩。若顽若愚,似骄似激。院止三迳,堂唯四壁。不知节制,焉有亲戚。以生为附赘悬疣,以死为决疣溃痈。无思无虑,何去何从?垅头刻石,马鬣裁封。哀哀孝子,空对长空。

写了这么多,王绩这位典型的隐士形象,应该已经树立起来了。

现在回头来看开篇这首《独坐》,会否觉得非常违和?

问君樽酒外,独坐更何须”一句,洒脱旷达,但想要时时有樽酒可饮,就不那么容易了。唐时上等美酒,常有“斗酒十千”之说,杜甫诗有斗酒三百之句(《逼侧行赠毕四曜》:焉能终日心拳拳,忆君诵诗神凛然。辛夷始花亦已落,况我与子非壮年。街头酒价常苦贵,方外酒徒稀醉眠。速宜相就饮一斗,恰有三百青铜钱。,三百大约是普通酒的价格,就这样的价格,杜甫还是“常苦贵”。苏轼被贬黄州,写《后赤壁赋》,开篇说得到一条鱼,想要和朋友一起喝酒,还是他夫人未雨绸缪预先藏了一壶,不然便无处可寻。

所以,王绩要做隐士,首先便得有钱置酒,才能有酒可饮。

有客谈名理,无人索地租”一句,上半句清谈,超然物外,但能够“谈名理”,说明主客双方都是受过很好教育的,那个时代,这也是需要经济实力与文化实力才能堆积出来的;下半句更是直白地表明,自家有田有地,无人索要地租,才能清清净净地谈名理。王绩传记中说他隋末归隐时“有田十六顷在河渚间”,未经战乱,改朝换代后王绩又再次入仕,任清流官职,他的田地,想必不可能被兼并,这恐怕是王绩再次归隐的经济基础。

清谈之外,是否万事不萦心?王绩显然做不到。“三男婚令族,五女嫁贤夫”一句,已非隐士,而是一个合格的甲第高门的家长了。王绩生于高门,教养与入仕都受益于门第,哪怕他是一个生性简傲、嗜酒狂放的隐士,也脱不开这份责任。

士族常爱内部通婚,选择有限,金字塔最上端能站的人也有限。王绩想要子女不跌出自己的阶层,想要妥善满意地解决“三男”、“五女”的婚姻,难度很大啊。无怪乎他独坐饮酒时,刚刚超脱,又回到现实,反复思量,认为需得了却了这桩责任,才能够安安心心地继续做自己的隐士:“百年随分了,未羡陟方壶”。

做个隐士,也很不容易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45606-1069696.html

上一篇:慢慢读唐诗:唐诗-科举制-选官制度
下一篇:慢慢读唐诗之老杜
收藏 分享 举报

2 武夷山 刘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19 22: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