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rong071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rong0718

博文

牧野之战(完)

已有 756 次阅读 2017-7-15 10:45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牧野之战

牧  野  之  战

扶  兰

五.决战

[  公元前1046年1月,武王召集战车三百、虎贲三千、甲士四万五千人,会合姜姓各部、西戎与巴人等诸盟友,出兵伐纣。

当此之时,月在天驷,日在析木之津(——看过一个科教节目说,牧野之战的具体日期,就是根据这个天文现象推算出来的。这句古天文术语实在难懂,又没查到究竟该如何解释,然为了渲染现场气氛,还是将就着用上来吧)

选在这个不误农时的季节出兵,大概是因为,周师的普通战士,主要来自于农夫吧。

战争结束后,还来得及赶回家乡去开始新春时节的耕种。

西出潼关(那时可能没有关,但是天然隘口必定早有),黄河滔滔,北风呼啸,周师大红的旗帜与军服在昏昏日色中卷过苍茫大地,仿佛烈烈野火。

日暮时分,兵至孟津,在鲔水之畔扎营休息。

天色越发阴沉,彤云密布,眼看着一场大雪便要来临。

武王的帐中,火光熊熊。

军士领来一名来自殷商的使者。

使者在火光中掀开斗篷,竟是少师胶鬲!

胶鬲坐下之后,向武王道:“请问西伯此行,是要去哪里?”

武王微微一笑:“少师何必明知故问?我尽起西岐兵卒,联合四方盟友,难道只不过要在这隆冬时节演练一次?”

胶鬲紧盯着他问道:“西伯决心已定?”

上一回武王出兵,结果却只不过在孟津会盟诸侯,便班师回西岐。若非他力主持重,不曾妄动,只怕纣王早已发觉。

武王但笑不答。

胶鬲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停一停,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约定一个日期如何?”

武王略一度算,说道:“以我目前的行军速度,自此地往朝歌,最多不过十三日路程。留出两天以备万一,十五日后,也就是甲子日,我必至朝歌之郊。”

胶鬲站起身来:“好,就是甲子日!我要立即回去通报,还请西伯绝不要失约!”

当天夜里,大雪纷飞。

次日一早拔营起程时,地面积雪已没足背。

天空中仍旧飘着大雪。

远近的森林,飞鸟走兽尽已绝踪。

天色苍茫,远远望去,惟见飞雪,以及雪中一线烈火。

三天行军,大雪始终未停,有些地方,积雪过人,来自南方的巴人,虽然勇猛善战,也皆有瑟缩之意,不少士卒开始出现冻伤。

营中将领,见状不免忧虑,向武王请命,暂缓行军,待雪势稍弱后再启程。

武王只答道:“我们若不如期赶到朝歌之郊,胶鬲必死。我不失信于天下,又怎能失信于胶鬲?”

当即传下命令,除了三千虎贲,所有士卒皆轮班在前除雪开道,务必要赶在甲子之期到达朝歌。

将领士卒,心中难免有怨言,但武王治军严厉,军令既下,无人敢于抗命。

如此一来,行军的速度再次加快。

尚父姜太公的战车,紧随在武王之后。飞雪之中,尚父的银白发须飞扬如雪。

他注视着将士脸上的隐隐怨色,微微皱起了眉。

夜间宿营时,尚父屏退众人,单独来见武王。

雪落无声,帐中只有松明毕剥燃烧之声。

尚父坐下来,说道:“大王可否注意到,军中将士,因为不明白冒雪行军的原因,颇有怨言?大王至少应该明白告知各位将领,与胶鬲约定之期,不但是与纣王决战之期,更是胶鬲所掌握的殷军倒戈以迎我军之期,若有延误,将再无如此良机。”

武王答道:“我之所以对此事秘而不宣,是不想让军中将士将取胜的希望放在殷军倒戈之上,以至于销磨斗志。”

尚父略一沉吟,接着说道:“我军将士,不到十万;前方探报却说,纣王大军,号称七十万。以一敌七,难免有人会心生怯意。两军相逢勇者胜,若是让将士知道对方营中不稳,必定勇气倍增。”

武王沉吟不语。

尚父没有再说下去,耐心等着武王的回答。

良久,武王说道:“此事说与不说,各有利弊。容我再想一想。”

次日拔营启程之际,军中突然悄悄传出,武王之所以要冒雪赶路,是因为天帝于武王梦中有所指示。天帝为何要选定甲子之期,那是天机不可泄露,但总而言之,若能遵照此期,此战必胜;若是不能,违背天帝旨意,将再无取胜之机。

流言不知从何而来,不到半天,已传遍全军。

至于军中将领,则从武王处听到了另一版本的说法:朝歌城中的密探侦知,纣王为此次决战卜问于太庙,卜辞认为,战于郊不如守于城。

殷人素重卜辞,若非纣王四征东夷,皆大胜而归,对殷商的兵力与自己的军事才干向来自负,只怕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守城而放弃原定的决战计划。

攻守的兵力之比,一般而言,至少要达到三比一。周师却远远不能达到这个数字。

而且周人劳师远征,粮草供给有限,利于速战速决,因此必须要赶在纣王改变主意之前,决一死战,以免此战演变成攻城之战,不利于周师。

诸将自然深知其中利害。

当下不再抱怨,各自督促手下士卒,加紧行军。

1月19日日暮时分,周师终于到达牧野。

次日便是甲子了。

此处平原开阔,北风劲吹,积雪只有枯草上薄薄一层。

正是决战的好战场。

天色冥黑,只有朝歌城在远处闪着星星点点的火光。

接到周人扎营的消息,世子盘庚急忙赶来见纣王,提议由他率领一枝奇军,趁周师立足未稳之际,连夜偷袭周营,必定能够大有斩获。

盘庚豪勇善战,纣王常说此子类我而大加赞赏。

这个提议,深谙以逸击劳之法,纣王颇为意动。

但是探报再传,说周营中突然灯火全灭,一片黑寂。

敌暗我明,这个奇袭之计,竟是无从施展了。

盘庚恨得牙痒:“周人原来这么诡计多端!父王明日出战,一定要当心他们的诡计!”

凌晨时分,周师已整军待发。

武王立在战车上,左执王者之铖,右握王者之旄,环视着原野中肃立的将士。

周人数代经营,亡父终生梦想,都将在今日变为现实。

历代祖先跪拜过的朝歌城自此将踏在他的脚下。

东方曙色渐显。

武王蓦地一挥白旄,厉声说道:“古人早就说过,牝鸡司晨,惟家之索。如今殷王受,惟妲己之言是听是从,耽于淫乐,法纪败坏,祭祀不修,宗亲不用,收容各方逃奴,任用四方罪臣,严刑酷法,殷民怨恨,天帝震怒!今日之战,便是我姬周奉天帝之命,伐暴虐之殷。各方将士,若有不奉命而退者,杀!奉命而不进者,杀!将亡而卒生者,杀!……”

武王一口气念了十条必杀之军令,原野之中,只听得见他的声音在回荡。

朝歌城门大开,殷人的大军潮水般涌出。

牧野之战,正式开始。

周师以巴人为前锋。

巴人大多面有刺青,狰狞可怖;衣饰古怪,即使在这风雪之际,也是光头赤足,无帽无鞋。

但更令殷人惊讶的是,巴人出阵之后,并没有向他们冲来,而是在周师阵前高歌起来,伴随着他们激越的歌声,巴人的鼓点与舞步急如骤雨。

(——武王伐纣,所经之处,居民前歌后舞以迎的传说,大概便来自于此吧。)

周师配合着巴人的歌舞鼓点,“嗬嗬”大叫,脸上开始涨红。

这是战前的热身。

后世的秦军,习惯于在战前大量饮酒以刺激神经,在战后大量饮酒以放松自己、迅速解除疲劳。

痛恨殷人酗酒风俗的周师,绝不可能以酒来刺激士卒。

那么,巴人那令人热血沸腾的歌舞与鼓点,就像武王的训词一样,都是激砺将士奋勇杀敌的烈酒。

两军终于交锋。

在潮水般涌来的殷军之中,突然出现了一股逆流。

东侧的一枝殷军,倒戈相向,整个东翼立时一片混乱。

纣王急调一半中军精锐出动,才得以填补上东翼倒戈造成的空隙。

天气严寒,他引以为豪的象军因为畏寒而不能动用。

这是他的至大遗憾,心想若有象军在此,必定要直捣周师中军,生擒姬发那个卑鄙小人。

因为东翼的倒戈,殷军之中,已渐有乱象。但是慑于纣王严威,更慑于两军交战、你死我活的惨烈,人心尽管惶惶,拼杀起来,仍是毫不含糊。

周师占据了一片略高的缓坡,结成方阵,就如一方巨石,抵挡着殷人潮水般的冲击。

边缘的士兵一倒下,后面马上有人接替,方阵仍是屹立不动。

遍布原野的殷军,因为人数太多,有些地方,士卒连兵器都施展不开。

血已慢慢染红了积雪与枯草。

周师最精锐的三千虎贲,始终没有动用。

直到双方士卒都已有疲态。

武王将军旗交与尚父,驱动战车奔向虎贲军。

尚父挥动了军旗。

三千精锐由武王亲自率领,如一柄尖刀,呼啸着刺入殷军建制已乱的东翼,跟在虎贲后面、负责扩大战果的,是蛮勇的西戎兵,他们将虎贲精兵刺开的裂口越撕越宽。

这枝生力军一投入战场,殷军立时乱了阵脚。

虎贲精兵所过之处,有如披波斩浪。

这柄尖刀的刀尖,直指向稳守中军、指挥作战的纣王。

殷军大哗,拼死阻拦。

但是无论多少人倒下,虎贲精兵仍是刺入了殷人的中军。

这是武王驯练了三年的一枝奇兵。

其中兵士,都是层层淘汰精选出来的,再加以严酷的驯练,相对于普通士兵,无不能以一当十。而各级将领,更是一时人杰。

更何况率军冲杀的是武王本人。

哪怕周师全军尽墨,只要这枝军队能够击杀纣王,这一战就算是胜了。

等到纣王明白到这一点时,已经为时过晚。

他狂呼着挥戈相向,左右护军,紧随在他身边。

然而即使是豪勇盖世的楚霸王,也有战死乌江的时候。

三千虎贲,虽然损失惨重,最终仍是在千军万马中,斩下了纣王的人头。

武王立刻命令士卒,将纣王的首级悬挂到虎贲精兵的大旗上,各将士齐声高喊:“纣王被杀,周师必胜!”

喊声波浪般层层传向战场的各个角落,所到之处,两军将士纷纷抬起头来,望向高悬在大旗上的纣王的首级。

殷军终于大乱。

混乱之中,周师乘胜斩杀。

武王率领虎贲精兵,在殷军之中来回冲杀,不过几个来回,殷军已被分割成零碎散军,更是仓皇奔逃,人无斗志。

原野中的血流,渐渐汇成无数条小溪。

有些地方,跌落地上的断戈残矛,竟已漂浮起来。

所谓兵败如山倒,便是这种情形。

史称,牧野之战,血流漂杵。

朝歌城最终打开了大门,身为纣王之兄的微子,代表殷王室,身穿罪人衣袍,向武王投诚。

虽然武王还需要追击到大海之滨,才能斩杀纣王最后一个死士飞廉,但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就此开始。

倾国倾城的妲己,被作为罪魁祸首而处死。]

在这个故事中,男女主角是敌人而非爱人。

一个新版封神电视剧,写妲己如何以真情假意来勾引伯邑考;传统的野史中,似乎也有这么一段。

以前在网上看一篇小说,则将妲己与武王写成一对爱人。

这种写法倒也新奇有趣。

不过按武王的为人和周人的价值观,武王恐怕不见得会对妲己如何如何。

牧野之战前的誓词中,武王可是将“牝鸡司晨”列为纣王的头条大罪来讨罚,足见他和姬周(——周人与殷人不同,向来强调的是女子的“内助”而非“外助”之功)对妲己这一类干预朝政的女子十分反感。

就像李世民不喜欢太过刚强能干的武则天(——在李世民身边,武则天的才人一当就是十四年),却偏爱温柔贤惠的徐惠妃与教养良好的杨妃。

武王又很可能是那种外表勇武、内心深沉的人。

他必有足够的冷静与理智知道如何处理妲己。

就如勾践沉西施、关公斩貂婵。

所以,这个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最终仍是势不两立的敌人。

吁,这个故事终于写完。

牧野之战,到底算不算一个武侠故事呢?

何谓侠?

今人说: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殷商有着远比姬周发达的文明,孔夫子就说过:惟殷先人,有典有册。他并且认为,自己的祖先,应该是殷人。

今人说,殷商文明,就像他们的青铜器一样,具有一种狞厉之美。

然而那又是一个神权之上的、先鬼而后人、先罚而后赏的文明。狞厉之美——若生当其世,不幸又生为匍匐于饕餮巨口之下的小民,恐怕只见其狞厉不见其美了吧。

姬周固然来自于边鄙之地,然而在很长时期中,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周人,小心翼翼地治理着这个刚刚得到的天下,开创了一个崇尚德治、崇尚敬天保民之法则的时代。

牧野之战,是殷商那个血腥时代的结束,是这个新的时代的开端。

何谓武?

其一,止戈曰武。中华文明,从来就不认为武是目的;它只是带来和平的手段。

牧野之战,当得起这个评价吧?

其二,盖世武功是武,赫赫军功也是武。

史称,武王以虎贲、戎东驰而败纣师。

这是以己之上驷攻彼之中驷的田忌赛马术的预演。

这也是著名的楔入战术的预演。

楔入敌军的精兵,可能攻敌最强一点,也可能攻敌最弱一点。

黄易在《大唐》中好像不止一次让寇仲用过这种战术;李世民的黑甲精骑,与武王的虎贲三千,只怕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吧。

1947年中共被蒋先生在山东和陕西两处重点进攻,于是以刘邓大军这枝奇兵挺进中原,占据大别山,锋芒直逼南京、上海、武汉。

这一记黑虎掏心,直捣中宫,虽然没有打碎浩浩长江这面护心镜,到底逼得蒋先生不能不收回两个拳头来护住心脏。攻守之势,就此易位,而且再也无法扭转。

两军对垒,逐鹿中原,说起来其实也就是两位绝世高手争夺天下第一的交锋。

所以,牧野之战,算得上三国派的武侠吧?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武王的死。

最正常的死法是:牧野之战中,武王亲任敢死队的队长——虎贲精兵的统帅,冲杀之际,身负重伤;此后追击纣王残部,一直未能好好疗养,于是伤势恶化而死。

鉴于武王最后追杀飞廉一直追到了海隅,所以最无厘头的死法,就是:武王大胜之后,赐三军将士大宴三天,酒席之上,自然少不了海鲜。但是有些人对海鲜是会过敏的,尤其是在饮酒之际。过敏严重的话,的确会死人。

不过这也太有损武王的形象了……

还有另一种死法,那就是亚历山大式的。

亚历山大被视为是西方世界中最成功的征服者,即使是被征服地区也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但是英年早逝,没有人能够继承他的事业,马其顿帝国就此土崩瓦解。

比起亚历山大来,武王有周公这么个好弟弟,的确幸运得多。

亚历山大据说是在征服印度地区时染上了当地的传染病而死。

来自八百里秦川的武王,追击到水土不服的海隅时,有没有可能染上当地的某种病,就此早逝?

不是没有可能的。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45606-1066487.html

上一篇:牧野之战(四)
下一篇:旧体诗:碧石山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4 07: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