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发展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guoqin

博文

我国林业检疫性有害生物管理对策探讨

已有 346 次阅读 2020-6-10 10:11 |个人分类:生物灾害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林业, 森林, 检疫, 松材线虫病, 有害生物

我国林业检疫性有害生物管理对策探讨

张国庆

1)科学进行林业有害生物风险分析。综合当前林业有害生物风险分析理论研究,笔者认为,林业有害生物风险分析,应该剔除当前分析方法中的人为主观指标,引入更加客观的分析指标,特别是要引入对人畜健康产生危害的危害性指标,系统地开展林业有害生物风险分析。

2)科学、客观地确定林业植物检疫对象。应该根据上述风险分析结果,确定林业植物检疫对象,而不是当前先确定检疫对象,然后在林业有害生物风险分析赋值指标中把检疫对象另外赋分,使得检疫对象的确定和林业有害生物风险分析存在较大的人为主观干扰。

(3)定期更新林业植物检疫对象名单。按照2017年10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687号公布的《国务院关于修改部分行政法规的决定》修正的《植物检疫条例》第四条中“凡局部地区发生的危险性大、能随植物及其产品传播的病、虫、杂草,应定为植物检疫对象”的规定,科学进行确定,至少每3-5a定期更新、发布林业植物检疫对象名单。

(4)完善新修订森林法中有关林业检疫性有害生物的条文。2019年12月28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修订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三十五条的“省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负责确定林业植物及其产品的检疫性有害生物”的规定过于宽泛,该规定可能加剧林业植物检疫对象确定的主观性。过于主观地确定林业植物检疫对象,使得林业植物检疫对象的确定有失科学性,进一步加剧了当前局部地区过度防治,造成人力财力的极大浪费,特别是过度检疫,严重侵害了林农利益,阻碍了林业产业的科学发展。因此,要实现林业植物检疫对象的科学确定,最大限度减少人为主观干扰,要尽快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依据《植物检疫条例》第四条,对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三十五条进行完善。

5)引入防治阈值理念,科学防治检疫性林业有害生物。有害生物的有害性是相对的,它也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因此,林业有害生物的防治,要运用灾害阈值理论,开展对林业有害生物灾害,特别是松材线虫病(Bursaphelenchus xylophilus (SteineretBuhrer))等检疫性林业有害生物灾害损失与防治成本评估,确定合理的防治阈值,开展林业有害生物科学防治,防止过度防治的现象发生。

6)国内检疫模式调整。目前交通线多而复杂,公路检疫检查名存实亡,既不安全,也影响交通的畅通,影响物流的高效快捷,不利于经济发展。建议撤销公路检疫检查,借鉴商品检验和动物检疫的做法,并将农林检疫和商检部门合并,开展综合检疫检验检查,只进行产地检疫和市场检疫检查。

7)疫区发布与疫区管理。鉴于我国行政管理机构设置是以县为基本单位的,以及乡镇级没有设立专职的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检疫机构现实,保持以县为基本单位发布疫情,取消以乡镇为单位发布疫点的做法(以乡镇为单位发布疫点,由于乡镇没有防治检疫机构,县内乡镇间疫木仍然是可以自由流通的,或者疫木与非疫木混合后自由流通,发布疫点的做法意义不大),县内只要存在疫情,全县就实施疫区管理。

8)松材线虫病防治对策调整。当前,我国的松材线虫病防治工作比较被动,整个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都围绕松材线虫病防治进行,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几乎单一化成了松材线线虫病防治。因此,鉴于当前松材线虫病发生与防治现状,笔者认为:

①防治策略调整。转变过度应急、过度防治中的零风险零损失零灾害的理念,转变松材线虫病防治中的除治拔除理念,引入灾害学中的防治阈值理念,因地制宜,对于非重要生态区域的松林,应该允许松材线虫在一定的阈值范围内存在,当灾害损失大于防治成本时,才进行防治。

②实施综合防治。当前基本上采取的是被动的疫木清理与安全处理措施,建议在进行疫木清理与安全处理的同时,采取综合防治措施,特别是对重要生态区位,应该对松林进行超前改造,将纯松林改造为混交林,以降低松材线虫病对其造成的危害。特别地,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选择生态区位重要的区域,推广应用已经取得成功松材线虫病抗性育种成果。

③推广疫木安全利用新技术。特别是要大力推广疫木粉碎后的粉碎物利用技术,以最大限度减少林农和涉林企业损失,如茯苓袋料栽培,木粉加工与利用,炭棒、炭块、炭粒或活性炭加工等。

④资金缺口大。尽管各级财政在松材线虫病防治中都投入了大量资金,但与松材线虫病防治实际资金需求,仍然存在巨大的资金缺口。建议防治资金的安排要根据松材线虫病防治实际资金需求,将其列入自然灾害应急预算,加大对材线虫病防治的投入,特别是要加大对公益林或者重要生态区位的松材线虫病防治的投入。

⑤慎用化学防治。在松褐天牛防治中,应该慎用化学防治。特别是大面积使用烟碱类药剂进行防治,尤其是飞机防治,其对蜜蜂的持续迷向作用,不仅仅是对蜂业产生极大损失,还对以蜂类授粉的农业造成持续的巨大损失。

⑥改变监测方式。松材线虫病监测普查一年只进行一次,取消春季普查,只进行秋季普查。因为,春季普查时间安排在春季疫木清理之后,进行春季普查,其结果基本上就是春季疫木清理验收结果。此外,松材线虫病监测中的取样镜检,没有必要取那么多的样品,基层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设备和人员,对那么多的样品进行分离镜检。取样方法建议改为:第一,已经发布疫情的县级行政区,在进行松材线虫病监测调查时间,不必再进行抽样检测。第二,对于尚未发生疫情或者宣布撤销疫区的县级行政区域发生疑似疫情时,以县为单位,只对疑似松树进行采样检测,检测到松材线虫后,就不再抽样。如数量过大(如超过100株),抽取1%5%进行检测,但最多不超过100株。第三,对于申请撤销疫区的县级行政区,需要连续5年没有病死松树的监测记录,且由省级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机构根据遥感监测结果,按照上述方法对疑似松树抽样检测,连续5年均未检出松材线虫,方可批准撤销疫区。

⑦取消有关滥用追责的规定。尽管松材线虫病主要传播途径是人为传播,但仍属于自然灾害,按照发生量来追责,有违松材线虫病的发生发展的科学规律,事实也证明我们并没有阻止松材线虫病的发生,我们只能降低松材线虫病危害程度与损失。因此,建议删除或修改《松材线虫病生态灾害督办追责办法》第九条中的“县级行政区内松材线虫病首次发现的发生面积(病死树数量)达到50公顷以上(750株以上)“……且疫情发生面积(病死树数量)较上年度增加50公顷以上(750株以上),以及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的相应规定。如果不删除或修改这一规定,将会造成基层林业主管部门不得不继续瞒报疫情,从而贻误松材线虫病防治最佳时机。

 

参考文献

[1]李娟,赵宇翔,陈小平,阎合,宋玉双.林业有害生物风险分析指标体系及赋分标准的探讨[J],中国森林病虫,2013(03):10-15

[2]庄全,有害生物风险分析(PRA)的发展与现状[J],科技创新导报,2011(13):215

[3]李志兴,我国森林病虫害风险管理机制研究[D],北京:中国政法大学,2011

[4]刘海军,温俊宝,骆有庆.有害生物风险分析研究进展评述[J],中国森林病虫,2003(03):24-28

[5]吕飞,杜予州,周奕景,杨文晏,有害生物风险分析研究概述[J],植物检疫,2016(02):7-12

[6]张善苗,林业有害生物风险评价方法探讨[J],吉林农业,2019(24):98-99

[7]程月乔,林业植物检疫文献学分析[J],乡村科技,2019(29):22-23

[8]张国庆,过度行政、过度应急与灾害科学治理[EB/OL],(2019年8月23日)[2020年3月20日],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attachment&id=422505

[9]张国庆,有害生物风险评价方法商榷[EB/OL],(2019年8月16日)[2020年3月20日],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attachment&id=422504

[10]张书平等,灾变模型在马尾松毛虫幼虫发生量预报中的应用[J],浙江农林大学学报,2020(01):93-99

[11]程娴等,马尾松毛虫幼虫发生量的方差分析周期外推预报——一代幼虫发生量和高峰期发生量预报[J],应用昆虫学报,2019(05):1098-1107

[12]张国庆,赵文琴,潜山县板栗虫害管理研究初报[A],中国昆虫学会,中国昆虫学会第八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暨2007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河南鹤壁: 中国昆虫学会, 2007:501-504

[13]张国庆,赵文琴,板栗害虫的管理原则与技术措施[J],农药市场信息,2008(16):36

[14]涂金波,胡德松,张国庆,木材的虫害科学防控[A],中国昆虫学会, 中国昆虫学会第八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暨2007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河南鹤壁:中国昆虫学会,2007:511-513

[15]张国庆,论和谐林业与我国林业能力建设世纪初的桉树研究[A], 中国林学会,首届全国林业学术大会桉树分会论文集[C],浙江杭州:中国林学会,2005:616-623

[16]张桢,潜山县松毛虫病调查分析及精细化预防对策[J],现代农业科技,2015,(15):148~150

[17]钱广晶,张书平,宋学雨,毕守东,张国庆,邹运鼎,方国飞,闫萍,基于Bayes判别法的马尾松毛虫一代、二代幼虫发生期的预报植物保护[J],2020(02):122-128

[18]张书平,余燕,毕守东,周夏芝,邹运鼎,张国庆,张桢,方国飞,宋玉双,灾变模型在马尾松毛虫幼虫发生量预报中的应用[J],浙江农林大学学报,2020(01):93-99

[19]程娴,张书平,余燕,毕守东,周夏芝,邹运鼎,张国庆,张桢,方国飞,宋玉双,马尾松毛虫幼虫发生量的方差分析周期外推预报——代幼虫发生量和高峰期发生量预报[J],应用昆虫学报,2019(05):1098-1107

[20]程娴,张书平,余燕,毕守东,周夏芝,邹运鼎,张国庆,张桢,方国飞,宋玉双,用模糊综合评判法预测马尾松毛虫幼虫高峰期发生量[J],植物保护,2019(04):116-121

[21]余燕,张书平,毕守东,周夏芝,邹运鼎,张国庆,张桢,方国飞,宋玉双,马尾松毛虫灾情指数的方差分析周期外推预报[J],植物保护,2019(03):125-133

[22]张国庆,系统企业学:再生、进化[EB/OL],(2013年5月21日)[2020年6月1日],http://u.163.com/nnnnnnwd(提取码:gM0eSmaA)

[23]张国庆,系统法学:良法善治方法[EB/OL],(2013年4月16日)[2020年6月1日],http://u.163.com/nnnnnnDF(提取码:hDEpTbJk)

[24]张国庆,生态论:复杂系统研究[EB/OL],(2013年3月27日)[2020年6月1日],http://u.163.com/nnnnnnjf(提取码:nFIjFZu2)

[25]张国庆,发展学[EB/OL],(2013年7月14日)[2020年6月1日],http://u.163.com/nnnnnGfQ(提取码:qtKBaGXD)

[26]张国庆,有害生物风险评价方法商榷[EB/OL],(2019年8月16日)[2020年6月1日],http://u.163.com/nnnnnGgK(提取码:P9ioLsnj),

[27]张国庆,过度行政、过度应急与灾害科学治理[EB/OL],(2019年8月23日)[2020年6月1日],http://u.163.com/nnnnnGev(提取码:IzhrH7xk)

[28]张国庆,生物灾害学概论[EB/OL],(2012年5月25日)[2020年6月1日],http://u.163.com/nnnnnnyy(提取码:5utfTYWM)

[29]张国庆,林业生物灾害防治[EB/OL],(2009年3月11日)[2020年6月1日],http://u.163.com/nnnnnnL3(提取码:TXzDcakq)

[30]张国庆,有害生物主要防治技术[EB/OL],(2012年5月17日)[2020年6月1日],http://u.163.com/nnnnnnnr(提取码:uNwNfAWB)

[31]张国庆,中国贫困治理研究(民法典版)[EB/OL],(2020年6月10日)[2020年6月10日],http://u.163.com/nnnnnswE(提取码: 67CQOQNE)

[32]张国庆,中国贫困治理之物权保护途径(民法典版)[EB/OL],(2020年6月10日)[2020年6月10日],http://u.163.com/nnnnnsBP (提取码: WG0hXLvC)

[33]张国庆,林业标准学[EB/OL],(2011年7月28日)[2020年6月1日],http://u.163.com/nnnnnnbL(提取码:9i054YtC)

[34]张国庆,生态健康概论[EB/OL],(2012年5月25日)[2020年6月1日],http://u.163.com/nnnnnGV8(提取码:5bfZ0zMY)

[35]张国庆,系统企业学:再生、进化[EB/OL],(2013年5月21日)[2020年6月1日],http://u.163.com/nnnnnnwd(提取码:gM0eSmaA)

[36]张国庆,减熵化理论及其应用[EB/OL],(2015年10月25日)[年月日],http://u.163.com/nnnnnGqw(提取码:bnQx2p5g)

[37]张国庆,过度行政、过度应急与灾害科学治理[EB/OL],(2019年8月23日)[年月日],http://u.163.com/nnnnnGev(提取码:IzhrH7xk)

[38]张国庆,灾害学概论[EB/OL],(2012年5月25日)[年月日],http://u.163.com/nnnnnGNL(提取码:bMHlIcnh)

[39]张国庆,生物灾害学概论[EB/OL],(2012年5月25日)[年月日],http://u.163.com/nnnnnnyy(提取码:5utfTYWM)

[40]张国庆,标准学[EB/OL],(2011年7月8日)[年月日],http://u.163.com/nnnnnGFY(提取码:1MMmhMwu)

[41]陈雪莲,徐六一,章健,姜春武,郝焰平,潘婷, 抗松材线虫病马尾松无性系子代测定研究[J], 安徽林业科技,2016(05):7-10

[42]潘婷,陈雪莲,郝焰平,姜春武,徐六一,不同抗性马尾松无性系松材线虫病症状发展与松材线虫迁移、繁殖的关系[J],安徽林业科技,2016(06):13-16

[43]魏永成,刘青华,周志春,徐六一,陈雪莲,郝焰平,不同抗性马尾松接种松材线虫后针叶内化学信号物质的变化[J],林业科学,2018(02):119-125

[44]刘洪剑,王曦茁,汪来发,徐六一,李成录,曹业凡,马尾松抗性家系感染松材线虫后酶活性变化研究[J],西南林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2018(04):107-111

[45]梁芬,抗松材线虫病黑松体细胞胚胎发生及植株再生体系研究[D],南京:南京林业大学,2016

[46]龙琳,安徽抗松材线虫病马尾松育种项目通过验收[N],中国绿色时报,2015731(003)

[47]孙婷玉,叶建仁,吴小芹,朱丽华,吴静,梁芬,抗松材线虫病黑松胚性愈伤组织诱导[J],东北林业大学学报,2015(09):96-99

[48]汤陈生,黄金水,杨希,洪永辉,何学友,不同马尾松品系对松材线虫的抗性选择初步研究[J],武夷科学,2013(00):222-227

 [49]王国明,赵颖,陈斌,鲁专,邱海嵊,石娟,浙江舟山岛松材线虫入侵后松林群落的自然演替和特征[J],林业科学,2011(03):124-132

[50]李伟立,余倩,郭雪艳,达良俊,皖南次生马尾松林自然演替进程中的群落动态[J],生态学杂志,2014(08):1997-2004

[51]徐学红,松材线虫入侵对植物群落的影响[D],杭州:浙江大学,2005

[52]吴蓉,陈友吾,陈卓梅,林晓佳,梁定东,松材线虫入侵对不同类型松林群落演替的影响[J],西南林学院学报,2005(02):39-43

[53]吴蓉,陈友吾,胡存定,毛军,张伯俊,陈卓梅,松材线虫入侵对嵊泗列岛黑松林植被演替的影响[J],浙江林业科技,2005(06):1-5

[54]王国明,赵颖,陈斌,鲁专,邱海,嵊石娟浙江舟山岛松材线虫入侵后松林群落的自然演替和特征[J],林业科学,2011(03):124-132

[55]王壮,松材线虫病伐除迹地木本植物的自然恢复[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页数,2012

[56]叶激华,松材线虫入侵后浙江舟山岛黑松林的群落特征分析[D],杭州:浙江农林大学,2014

[57]孙立峰,解春霞,居峰,奚月明,朱军,董丽娜,郑华英,陈希,刘云鹏,松材线虫病入侵对紫金山马尾松林植物群落演替的影响[J],安徽农业科学,2017(36):161-164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44-1237234.html

上一篇:我国森林经理对策探讨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4 04: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