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英德的小土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ingdexu

博文

雪夜随感?读博随感? 精选

已有 4440 次阅读 2019-12-16 11:4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博士生, 科研

拉开窗帘,昏黄的路灯映衬着洋洋洒洒的雪花。

Columbus的冬天再次来临。入夜,坐在书桌前,欣赏着窗外模糊但极富诗意的景色,让我仿佛已忘却这是异国他乡,而是久居心底的那一抹北国的眷恋。此时,我少有的感觉到心灵的澄澈,少有的感觉到惬意与温暖。黑暗中一点点羸弱的微光便可让我们轻松的敞开心扉,但,为什么日常的生活却让我们充斥着焦躁不安呢?

又是一个周末,在家总不能很好的管理自己的惰性,而把时间全部的交付到了手机上。在连续看完十集左右电视剧后,一如既往的感觉到空虚与萎靡。痛定思痛,我给自己的房间起了一个老土而又实在的名字“耕耘书屋”,并制作了一个纸质的“牌匾”安放到书桌上,以给自己一些警醒与激励。不觉的回想起了鲁迅先生书桌上的“早”字,孩提时代的我总有一些“假清高”,认为鲁迅先生这么大的文豪竟然在书桌上刻这么一个“俗不可耐”的字,丝毫没有一丁点大家风范。再看看我今天为书屋起到名字,不知不觉乐了起来,这难道不是一种赤裸裸的讽刺吗?我从出生到现在,一直与农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细细想来,能够最贴切的反应我们农人奋斗之过程的一个词,也就非“耕耘”莫属了。而诸如“早”“耕耘”这些看似简单的词汇,而能长久的坚持下来,又谈何容易?

当今的博士生们,似乎变得越来越焦虑,一旦踏入这个门,SCI论文便成了永恒的奋斗目标,仿佛之前少年时代的“鸿鹄之志”“忧国忧民”全拜倒在了论文的身下。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忙碌着做实验,忙碌着写论文,忙碌着请各种专家大牛“指点一二”,忙碌着寻找认识的论文审稿人,忙碌着看自己的检索证明达到了哪些单位的用人要求,忙碌着八卦最近谁的论文被接收了、哪个大牛当选院士了、哪哪哪又出现学术不端了……。当然,我也将自己不大的身躯硬生生的挤进了这波“忙碌”的洪流中。可最终发现,忙碌的背后只是越发严重的空虚、不安、失眠以及对自我的否定。如果哪天有幸中了一篇论文,可能会使我异常兴奋,感觉终于见到了曙光。但这种“兴奋”就像毒品一样,来的也快,去的也快,几天后便会陷入新一轮的更深层次的空虚与焦虑,身体也越来越亚健康。至今,从发表的论文中,可能会使我有些许的成就感,但绝对没有人生价值实现的感觉。这难道不掺杂着一些病态吗?

我们上小学开始就学孔子的“吾日三省吾身”,可当今的青年们有多少能够静下来反思自己的德行?我们只顾着向前奔跑,仿佛只要停下来一刻,便有千军万马会超越你。但事实并非如此。很多时候,我们只是不能找到“惰性”、“勤奋”与“产出”之间的平衡。从“耕耘书屋”成立开始,我想让自己回到“少年学生时代”:要科研,但不要功利;要不停的奋斗,但一定要有清晰的目标与自我评价;既要奔跑,也要学会欣赏沿途的风景。手机与电脑这些生活快节奏产物似乎并不符合人类生存之道,他们摄取信息之快只能带坏我们的节奏与心境。我想还是应该把更多的空闲时间放在“诗书画卷”上,放在“煮酒品茶”上。这些东西,才能真正的让我们“静”下来,“慢”下来,感悟到人生的乐趣,明辨人生前进的方向。这难道不是科研道路上最好的调味品吗?

夜已深,雪花还是窸窸窣窣,昏黄的灯光下,心境前所未有的开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40292-1210233.html

上一篇:浅谈土壤有机质研究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下一篇:摒弃浮躁,返璞归真

21 郑永军 段含明 李明阳 单坚开 孙颉 彭真明 陈晓东 葛壮 徐智优 展婷变 许亚东 宋俊 周普查 王安良 杨顺楷 郭奕棣 刘立 胡泽春 徐冉成 张鹰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1 08: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