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Qian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aoQian09

博文

硅谷简史(4.3):硅谷创业之源 (三) 精选

已有 5226 次阅读 2017-6-24 05:43 |个人分类:硅谷简史|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硅谷,惠普,惠烈,普克,HP,计算机,芯片,打印机| 计算机, 硅谷, 惠普, 惠烈, 普克

走向成功

二战前,旧金山湾区电子工业的特点是:资源共享、经验互惠、群策群力。当时湾区电子公司之间并非以竞争为主,而是以互相依赖来支撑一个新兴产业。事实上,大家都围在特曼和他的实验室周围。

尼利不但建议惠普转向标准化产品,还建议他们将产品多样化。这一观点得到了公司新代理、中西部无线电巨头阿尔·克罗斯利(AlCrosley)的支持。惠烈和普克再次听取了尼利的建议,在亲历了ITT公司的业务后,他们认识到发挥专长,产品开发的前景无限。惠普开始形成产品系列,一步步地成了美国电子业的龙头老大。

惠普的系列产品涵盖了大多数的应用领域,作为一位工程师,一旦用上了惠普的产品,就会在日后一直用惠普的系列产品。惠普的产品质量可靠,售后服务好,再加上产品的相关系列丰富,大多数工程师会一直选择惠普产品。

继两台声频振荡器之后,惠普推出的新产品是失真仪320,那是在惠烈的谐波分析仪300A基础上开发的新产品。

1940年,公司收入34396美元,员工5人,产品4种,总部则搬进了廷克·贝尔(Tinker Bell)大楼,普克当上了父亲。成立了两年的惠普有了不错的声誉:善于创新、质量可靠、价格合理。

1941年,惠普收入106458美元,为上一年的3倍。员工6人,因发展需要,公司开始大量招聘员工。

1943年,惠普收入超过了100万美元。

1945年,二战结束,惠普员工200人,这一年惠烈回到了公司,这时的公司和5年前他离开时已经完全不同了。

惠烈在二战期间,参加了美国陆军。惠烈从未上战场,在身居二线的军营中,生活非常枯燥。当他知道即使在惠普总部也能为战争作出贡献的时候,他更为失望了。

二战对普克同样是一种折磨。当所有身体健全的年轻人都穿上军装,在前线为国捐躯。普克这位体格健壮,昔日的校园运动明星,战时却穿着便装,大发战争财,一天天地富了起来。

二战期间,惠烈大部分时间在华盛顿的信号兵总长办公室工作。负责向军队介绍新工业品,对惠烈来说,这太简单了。直到二战快结束时,惠烈才有机会做有趣的工作。他转到了沃顿将军(GeneralWalton)手下,沃顿将军负责一个通信兵团的特别参谋部,这是一项秘密工作。惠烈后来说,他们的任务是“在日本摧毁技术证据之前潜入日本了解他们在作哪些方面的技术研究。其实是要搞明白他们在原子弹方面的研究。”

这段经历让惠烈很难忘。他曾采访过一位名叫八木秀次的日本科学家。八木曾是日本国内研究和开发项目的总负责人,是日本的万尼瓦尔·布什(Vannevar Bush)。八木当时非常灰心丧气,因为军队不让他作任何研究,只把他当做实现国家政治的工具。八木的经历和他对前雇主的攻击,让惠烈懂得了心存不满的员工对公司是极大的威胁。

惠烈去过美军占领的日本,并强烈地被日本自负的战争技术所震撼。惠烈说:“在我的心中那简直是未开化人类的做法。陆海军之间没有合作,这让我感到震惊。他们有一种敌我识别器,通过雷达分辨是敌机还是友机。但海军的识别器竟不能和陆军的识别器协调一致,陆军战机靠近军舰时会被海军击落。对国家来讲,那样的错误是致命的。”

日军的技术标准互相排斥所产生的致命后果,在惠烈脑海中长期挥之不去。因此,惠普在后来的岁月中,一直致力于制定电子业的技术标准,以保证技术超前的公司在竞争中不脱离行业轨道,不会因产品性能不兼容而破坏用户体验。

1945年12月,陆军中校惠烈退役。回到了帕洛·阿托家中,迎接他的有妻子弗洛拉和一双儿女。他仍是蒸蒸日上的惠普公司合伙人,但他不知道该如何重新开始。

二战期间,年轻的普克压力重重:国防合同如雪片般飞来,惠普不堪重负,普克使出浑身解数努力完成供货。惠烈一离开公司,普克就知道了为战争作贡献的最佳方式——全力以赴地完成国防订单,保证按时供货。

1942年,在惠普最艰难的时期,普克寸步不离公司,晚上睡在办公室的行军床上。他担心不能如期完成订单,会让自己失望、让惠烈失望、让员工失望、让国家失望。惠普的构想是他和惠烈、波特、奥利弗一起在特曼的无线电实验室外规划出来的。当时,波特供职于海军舰船局。奥利弗就职于贝尔实验室。现在,只有普克一个人打理公司。普克无法独立承担如此繁重的公司业务,这时诺埃尔·埃尔德雷德成了他得力帮手。二战期间,埃尔德雷德没有完全替代惠烈,但他是普克最得力的运营经理。最初,他担任惠普的总工程师;后来,生产规模大了,他负责惠普的生产;战后,惠普的国防订单少了,转而开发工业和民用产品时,他负责新产品的市场开发。

     

二战时期,普克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他在没有熟练工人却还要每天应付大量紧急出货的情况下,努力坚持自己的做人原则。他坚持做到了自己的收入不高于惠烈的军饷,一美分都不肯多拿。这是普克对国家、对合伙人的态度:决不乘人之危,谋取私利。

这段时间里,普克在业务每年增长5倍的情况下,仍考虑开发新产品、新市场。战时惠普的业务,很多来自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NavyResearch Lab),政府在技术领域中的发明先锋,它是惠普最大的客户。惠普从海军研究实验室接到的最大项目,代号为“美洲豹”。这是一项复杂的技术:研制一种电子对抗设备,让船只在敌方雷达测试仪上的显示错位。惠普设计相关零件不成问题。他们的难题是天线及控制天线的马达。

“美洲豹”是惠普二战期间的最重要的项目。它是现代通信诞生之前,公司的第一个微波业务。之后的四分之一世纪中,惠普一直是制造微波信号发生器的佼佼者。通过“美洲豹”,惠普找到了战后的业务方向,保证了惠普未来的生存。普克在最不适合冒险的时候勇敢承担了挑战——终于得到了丰厚的回报。

惠普公司成立6年了,收入超过了一百万美元,员工超过200名,修建了新总部,雷德伍德(Red Wood)大厦。从惠烈的声频振荡器起,他们有了一个产品系列:示波器、微波信号发生器、音频信号发生器、波形分析仪和失真分析仪。惠普关系网遍布政府和商界,惠普的高品质,使其荣获1945年陆军—海军“E”(Excellent)奖,当年加州有3家公司获奖。

惠普与传统公司不同:他的管理团队坚不可摧、适应性强;员工技艺精湛、忠于公司。普克发现惠普的巨大的无形资产对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惠普的创新和品质有良好的声誉,惠普按时完成订单的能力同样享誉业界。因其坦诚的公关,惠普有了良好的口碑,普克和惠烈也很快为行业领袖和代表。

惠普的辉煌是从二战后开始的。战后经济萧条是暂时的,战时军队的技术进步,在转向民用时产生了巨大的商机,其中以电子产品为最。战后,电子产品消费者大增。公司要在竞争中成为强者,必须吸引优秀的市场、产品、和生产方面的专才。二战时,惠普积累了处理大量合同的经验、和开放的工作格局的管理方式。二战后,惠烈回到公司,认真地执行了这两项管理方式,这种被称为“走动式管理”的管理方式融入了惠普的企业文化。

1947年8月18日,惠普股份有限公司成立。面对惠普的崛起,曾经给他们无私帮助的特曼非常高兴,他对后来硅谷的创业者说:“有惠普在前面,你们将会是第二个、第三个惠普。”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1955年,有7家公司来此办厂,1960年增加到32家,1965年斯坦福研究园区正式建立时,已有近70家高新技术企业簇拥着斯坦福。其中,惠普租用的土地超过100万平方英尺。70年代后期,惠烈和普克联名向斯坦福捐赠了一座现代化的“特曼大楼”,纪念他们的恩师。

惠普之道

1957年,惠普上市,两位创办人很快跻身于美国前百名富翁行列。普克一度成为全美最富有的三人之一。直到1990年代,惠普仍是美国电子行业的领导者。除了那些业绩惊人的数字报表外,他们的经营理念,也成了二战后的一种新模式。

1959年,当惠普日益发展时,普克敏锐地注意到公司员工的热情不高,此时的惠普的股票正节节攀升。经过调查后,普克知道了,只有让公司职员持有股票,才能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普克开创了后来风靡美国的职工持股计划,员工成了公司的主人,公司的面貌一新。普克再次成了名人。

此时的惠普进入了高速扩张时期。在惠烈和普克的运筹下,惠普坚持技术创新,开发新产品,同时用一系列收购行动,把公司的触角伸向了电子仪器设备的各个领域,从打印机、绘图仪、医疗设备到分析仪器,1989年,工作站电脑的早期霸主阿波罗计算机公司也被惠普买下。惠普最先研制出了科学计算器。

1957年,普克称他的管理模式为惠普之道(HPWay):客户第一,重视个人,争取利润。惠普认为,每个员工都很重要,公司必须尊重每个员工的价值。惠普创下先例,采用隔间式的办公方式,体现员工一律平等的精神。公司的每个部门有自己的销售、研发和生产人员,各自完成自己的利润指标。惠普是硅谷第一家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保持着硅谷收入最高的地位。在惠烈和普克执掌公司时期,公司从未有过丑闻,也没有大规模裁员,甚至没经历过不景气。

在硅谷,因高科技公司特有的高利润和高风险,一种新产品的滞销,会使一家大公司倒闭,公司间尔虞我诈,相互挖墙脚的事常有发生。但普克采取了完全不同的管理方式,包括向员工提供尽可能周全的福利计划,充分信任员工。普克意识到,一个企业最重要的,不是技术,而是人才,雇员的工作质量对公司信誉有直接影响。因此,惠普给了员工近乎完美的工作保障。1950年代后,惠普再也没有解裁过员。1974年美国经济危机高潮时,硅谷人人自危。惠普一切照常。和其他的公司形成了鲜明对比。

惠普曾流传着这样的笑话:想要被公司解雇,唯一的办法是杀死自己的老板。惠普管理的本质是:相信、尊重个人,尊重员工;追求最高成就,追求最好;做事正直,不欺骗用户,不欺骗员工,不做不道德的事;公司成功靠的是大家的力量,不是靠某个个人来完成的;相信不断的创新,做事要有灵活性。

惠烈于1964至1977年间,任惠普总裁,1968至1978年间,任公司CEO。1978年后,惠烈继续担任公司执行委员会主席至1983年,之后一直任职于公司董事会,1987年退休。

惠烈一直致力于促进电子工业组织的发展,1954年,他任无线电工程师学会,即现在的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会长。

中学时期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为了制作计频器曾给惠烈打电话索要一个元件。惠烈被乔布斯的进取心打动,为他提供了一份暑期工作。乔布斯一生对惠普怀钦佩之心,认为它和迪士尼与英特尔是传世的公司,不仅仅是为了赚钱(tolast,not just to make money)。

2001年1月12日,惠烈因心力衰竭在加州帕罗·阿托多(Palo Alto)逝世,葬于洛思加图斯陵园(Los Gatos Memorial Park)。惠烈一生获得的荣誉无数,2001年荣登企业家星光大道(Entrepreneur Walk of Fame)。

普克于1958年任斯坦福大学董事长;1964年至1993年间,任惠普董事长;1969年至1971年间,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1993年从董事会主席的职位上退休,担任名誉主席.

1995年,普克把自己在惠普的管理经验总结为一本管理学名著《惠普之道》。

1996年3月26日,普克病逝,尽管他的肉身已逝,但他留下的精神财富,一直是硅谷的核心。正是这种精神,使惠普、使硅谷的事业和故事一直向前,永无止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36945-1062610.html

上一篇:硅谷简史(4.2):硅谷创业之源 (二)
下一篇:美国往事:收割机之父—塞卢斯·麦考密克(Cyrus Hall McCormick)

5 魏焱明 马德义 张骥 李侠 xls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7 08: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