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球面模型(MDSM)的探索与应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UGJAYZHAB 用多元向量表示系统状态,多元向量乘法群描述系统的运动,白-杰时间链连接历史和现实: Y(i,k+1)=[Y(i,k)*T(i,k)+D(i,k+1)]/2。

博文

[转载]浸泡在农药,化肥里的土地

已有 416 次阅读 2017-3-21 11:43 |个人分类:转载|系统分类:海外观察|文章来源:转载

付永军:浸泡在农药化肥里的国度 – - 中国土壤状况调查实录

【导读:未来十年,中国癌症将现井喷。33%的家庭,将因此耗尽所有积蓄。1/4中国人喝不上合格水;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一半以上在中国;而我们耐以生存的土地才是我们最触目惊心的隐形杀手。】

初见小付

小付,戴黑边眼镜,瘦而质朴,像个大学生;但一聊到食材,土地,农业的话题,他两眼放光,侃侃而谈,从如何溯源寻找靠天吃饭的村民,到为了降低成本众筹路费的创意,还有深山里拍微电影只有自己配音的困窘,特别有激情。不知怎的,居然聊到了他喜爱的诗人李亚伟,万夏。

果然不出所料,一个中文系的小伙子,凭着情怀去寻找食材,虽然艰辛,却有信念和热情支撑,原来如是。下文是小付用半年时间研究中国土地现状写成的文章,让人触目惊心,也使我更迷茫于如何捍卫平常日子里的餐桌。我们需要有多少个付永军这样的人,执念于最纯粹的初心,才能看见一些朦胧的希望。

未来十年:即将喷井的癌症群

就在前天,我的一位好朋友被查出患有肿瘤,尽管还没有确诊,却让我伤心了很久。而他还不到三十,尚未婚嫁。世界上最让人痛心的事情,莫过于此。

当我们突然把生死放在日子面前讨论时,考量我们耐受力的却是那些过去的时光是否值得:还有没有想要说的话要说?还有没有想要见的人要见?有没有想好如何与父母交代、跟亲人告别?可能对于我而言,最担心的莫过于:以后的朋友圈,谁来帮我发……

也正如《知乎日报》曾经所说:你没有听错,未来我们身边的癌症越来越多。让肿瘤君滚蛋吧,似乎只是漫画,事实却只能是熊顿所不能接受的那样,曲散终将离场。

正如马云在去年的演说视频中所言:未来10年,癌症将困扰着我们每一个中国人!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earth1▲以上是此前发布的最新《2015中国肿瘤登记年报》记录。

然而,更让人接受不了的是,肿瘤登记年报所公布的一般都是3~5年前的资料,所谓“最新的数据”实际上是从2011年全国234个肿瘤登记处上报的资料中选取出来的。如今已经过去了5年,实际情况,可能更糟!

未来十年,中国癌症将现井喷!33%的家庭,将因此耗尽所有积蓄!1/4中国人喝不上合格水!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一半以上在中国!而我们耐以生存的土地才是我们最触目惊心的隐形杀手!

被逃避的国际机密

在中国,公开讨论土壤污染,已经成为一个极其敏感的话题。官媒全面禁言,政府国家机密,以至于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有一个准确的数据去揭开我们早已千疮百孔的土壤黑纱。

这一点我们已经得到证实:在前段时间,我们为【原乡味觉】所发现的【米易贡米】的质检报告做解读采访的时候,在我们收好摄像机镜头的时候,土壤改良专家陈永生先生才说,面对镜头的时候,所有了解内情的人都不敢说实话。

而我们能够了解到的官方数据,又仅仅如下:

2006年,国家已经意识到土壤污染的严重性,环保总局和国土资源部已经启动《全国土壤现状调查及污染防治》项目,当时计划用时3年半、投入10亿元完成的全国土壤污染系统调查。

201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时任环保部部长的周生贤披露的数字是:中国受污染耕地约有1.5亿亩,占18亿亩耕地的8.3%。

2012年,陕西省环保厅网站上发布了一则《关于加强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数据保密管理工作的通知》,对土壤数据保密的要求极为细致,一旦发生泄密,将对当事人、责任人给予严肃处理。

2013年年底,国土资源部副部长王世元在土地调查新闻发布会上称:中国内地中重度污染耕地大约为5000万亩,这也是中国官方首次向媒体公布内地中重度耕地污染总量。

2013年,北京律师董正伟向环保部申请公开“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信息”,被环保部以“数据属于国家机密”为由拒绝。直到8年之后,2014年4月,一份等待了8年之久的报告,终于顶不住舆论压力,一份简短的公报才被公布出来。

2014年4月17日,终于国土资源部和环保部共同发布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公报短短2000字,只有一个模糊的结论:全国土壤总的点位超标率为16.1%,耕地点位超标率为19.4%。

这比之前透露的1.5亿亩,要整整严重2.34倍!而这些被污染的耕地,大多都是我们的商品粮主产区,流向我们的餐桌。

浸泡在农药化肥里的国度

在八年之后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中,有一点非常刺眼而难受:重金属镉成为土壤中的罪魁祸首,为最大污染物!

2013年,由北京交通大学副教授柯屾组织编撰的《镉毒猛于虎》正式出版,让很多人开始认识到:食物镉超标的普遍性和严重性。癌症贡献率,重金属镉功不可没。

那么,关于土壤中的重金属镉是如何来的?除了土壤中自带的极少量的镉以外,全国性的镉污染却是来自我们引以为傲的农药化肥过量使用。

农药:2.67KG/年/人

earth2

中国14亿人,平均到每一个人,我们每年每人要吃掉2.67公斤农药!1980年,中国农药产量不过4万吨;三十年过去了,农药产量翻了近百倍!

在中国,农药企业近4000家,工信部批准的上规企业1506家,研制农药种类有1000多种,而常见的害虫却只有20余种!据衢州市植保站站长徐南昌分析:每年大量使用的农药仅有0.1%左右可以作用于目标病虫,99.9%的农药则进入生态系统。最终这些农药通过食物链,都会进入到我们身体!

化肥:50KG/年/人

earth3▲ 以年平均产量7000万吨算,同样,我们每个中国人也头顶着每年50公斤的消化任务!

earth4▲从1978到2011,在这30年中,我国粮食增产了87.4%,而化肥使用量却6.82倍!

我们已经陷入了这样一个恶性循环中:化肥越施越多,而粮食却越产越少;为了增加更多粮食产量,只有不停地施加更多的化肥!

即将消失的土地与根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承载了中国五千年的传统农耕文明的土地正在遭到破坏。无以复加地化肥使用,使得中国的耕地肥力出现了明显下降,全国所有土壤有机质平均不到1%,而理想的却是5%,正如土壤改良专家陈永生所说,哪怕需要提高一个百分点,自然积累需要100年。

在中国东北的黑土地,现在的肥力也仅仅为1,这是中国最肥沃的土地,为世界三大黑土之一。未开发前,黑土层的厚度为60—80cm,这是上天对东北人民的厚爱,自然形成1cm的黑土需要400年;而现在却每年以0.7—1cm的速度消失,由于大规模开发与过度使用,如今东北的黑土地最多还能够使用50年了。

50年后,中国将不再拥有黑土地。与此同时,我们土地里面已经没有了蚯蚓;与此同时,我们再也见不到稻田里的青蛙;与此同时,我们很多年也不见飞过屋顶的麻雀了。我们不再依靠大自然的内部循环系统,克服害虫的天敌,开始由我们手上的农药取代。

自然界中的昆虫,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五六亿年了,要比灵长类动物都要长一百多倍,生命力的强悍,是人类都无法想象的,我们怎么可能灭绝得了它们呢?

当我们加大农药剂量时,昆虫正在改变自己,对药物产生抗体,在这场人虫大战中,人类注定失败!

关于镉的噩梦又开始了

根据农业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农作物亩均化肥用量21.9公斤,远高于世界的平均水平(每亩8公斤),是美国的2.6倍,欧盟的2.5倍。

在这些无休止施加的化肥中,贡献了土壤中最大的污染物——镉!土壤中的镉含量,55%是来自化肥!

大米具有先天的亲镉性!如今谁都知道镉大米的危害,也知道镉超标几乎是所有大米的噩梦!

作为罪魁祸首的重金属镉,镉中毒是慢性的,是可以在体内堆积的,潜伏期最短是2到8年,一般是15到20年。当我们血液中摄入达到10mg/L的时候,就已经是血镉了;当我们体内富集到2g的时候,对我们肾脏骨骼以及造成了无法逆转的地步了!

而目前中国的血镉和尿镉的人数早已多到无法统计了!在全球的食品安全领域,对镉的限制可谓极为严苛!所幸,这一次,我国的大米中镉含量也与欧盟齐平,为0.2mg/kg,这也是较为安全的摄入量。

在柯屾教授的《镉毒猛于虎》一书中,例举了近年来关于市场上镉超标检测的事件,触目惊心:

2002年,农业部稻米及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曾对全国市场稻米进行安全性抽检。结果显示,稻米中超标最严重的重金属是铅,超标率为28.4%,其次是镉,超标率为10.3%。

2007年,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带领研究团队,在全国六个地区(华东、东北、华中、西南、华南和华北)县级以上市场随机采购大米样品91个,结果表明10%左右的市售大米重金属镉超标。

2011年,常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郭志忠等调查分析了南方某市水稻镉污染状况,随机采集市辖9个区县市的农户自产水稻414 份,镉超标率为29.2%;金峰对某商品粮产区内的镉污染区的镉含量进行了检出,结果发现,在采集的7份大米中,镉含量均值达到了2.39mg/kg,超过国家标准的11倍多。

李秋娟等对大余县食品镉污染进行了调查,采集粮食58份,结果发现粮食类食品镉含量超标的有41份,超标率70.69%,其中大米超标39份,最高值为2.5mg/kg,超标12.5倍。

张岳对南方某地的镉污染粮食产区进行了镉含量的检出,结果发现,在采集的58份粮食中,镉含量超出国家标准的有41份,检出率为70.69%,大米最高镉含量为2.5mg/kg,超出限量12.5倍。

我们曾经发明了农药,发明了化肥,发明了激素,可以让我们唾手可得、衣食无忧,收割传统农耕的生化机器,也最终会像收割庄稼一样,一茬一茬地收割掉站在大地上的所有人们。土地是我们脚下的根,我们却断送自己。

我只希望,我那好朋友,确诊时我不在场,我怕我会忍不住,我知道他会没事的,毕竟他才那么年轻,跟他一样年纪的年轻人,都还朝着阳光在奔跑。

本文短链接为 http://hx.cnd.org/?p=134612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3331-1040737.html

上一篇:[转载]有关萨德
下一篇:[转载]辛可:我为什么不骂美国或美国人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7-28 06: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