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y193221137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yy1932211370

博文

美国游学记——张阳阳

已有 1109 次阅读 2019-10-5 00:20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美国

美国游学记

——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名师指路。

/清华大学 张阳阳


古有美利坚合众国,原英国殖民地,后以诸风渐起而为强者,美其名曰美国。余幼读诗赋,心向往之。承蒙唐总之助,于己亥年壬申月丙申日,终有幸往,一览风采,行至癸酉月戊申日,遂予作文以记之。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与诸生俱感于美国之繁,于奖学金者中,非有中国各大名校之精英,尚不乏自哈佛、斯坦福、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外学之学者。

美国洛杉矶

历飞之,至天使之城洛杉矶,始也吾辈之旅程。吾至于世上最快乐之处,加州迪士尼墅者也。此地集乐、真、技、梦、心、气。于体之墅,此声断,笑声不止。于是吾人皆视之真也,于于此,吾复感于梦想之力与风韵。

烟花舞、游行、其车之咈、蠕蠕战之震,此生之童话国,使吾知“但世上想象力存,迪士尼墅则永不闭”者也。于内华达漠陲,有一美丽之城。不须过多之介,此金之垒都,本是沙漠之异。其昼日惰散,夜则妖娆得令爱眠。每日暮,此灯辉,流光煌煌。洁之灯缀此城,赌里人潮涌,虎机轰隆铿然,诸戏与秀以为此城善。

自然,爰有着无数之说,此不啻景,“威尼斯人”、“火烈鸟”、“百乐宫”等地标筑惟其冰山一角;此不止于文,“斯蒂芬·永利者永不磨透之一谦。欲伴着靡,华伴着富,使汝不分真伪一切,惟愿沈其,徐观此堂。

拉斯维加斯

验之拉斯维加斯,此娱之皆,吾复还洛杉矶。自旦至晚八点五,其城皆为烦扰之。著墨镜,至于“光大道”上,那一刻吾亦好莱坞巨星。望好莱坞,吾之思亦飘至尝览之广中。柯达剧院,门庭若市,嗟乎!或从吾左右行者来者,奥斯卡像奖得主者也。

比弗利山庄里,道之而树,色多者独栋墅,草坪上之自得者与物,浑然天成,妙笔生花。最要者,此与人无尽邂逅明星之意。

至洛杉矶后当遵海线途北,至于有盛名之圣芭芭拉。虽与洛杉矶去不远,而气愈怡人,对润之气使人情。为一海城,以行度假者自不少。白者沙上人舒适地晒着日,不惰,好不惬意,若于日光中可忘恼。吾沿海行,观玩之少年滑板,或其余人单之家,有时于左右之鸟,有欲止入之也。

圣巴巴拉法院

去海后吾至矣,被誉之为“全美最美法院”之圣巴巴拉法院,于风之吹下,一法院楼显无纤尘。入法院,首登其楼之钟楼,于此可瞰圣之力战芭芭拉,遥望苍之海天线,虽楼之风大,而为此深深引,迟迟不去。为吾推一间官之门,为目前之华为惊至,差驳之壁嵌雕之玻璃窗,无为法官之席,犹原被告两之座,皆满矣古今之迹,使人不觉心生畏。

翌日,严之处下,人皆以法高奉于顶,理曲之人本,无勇入此堂。幽寂之法院廊,两边挂书画异之,古色古香之电话机,又有后院青草坪之,使此为了新拍婚纱之兮,过者辄不自觉地自以其,相机为之记此美之间。沿途索尔万丹麦镇之景,亦使人流连。

十七里湾,一号公路上不可不观之一道丽之景线。实则小环道,绕著之员石滩度假区。此玉海松、海鸟天、树石、人心情。聚者别,又一场,应接不暇,高尔夫。

白者沙上,赫然而朴者木椅。人方静之休。三三两两之老,于浪拍礁之美旋律中,惬挥杆。飞鸟时,时而歇,与为伴,不相扰。脚边即茵茵草繁,令人忍不住叹,如此胜概,如此人生,夫复何求。

十七里湾·西太平洋

于是诗如画之景也,嗅大海之味,海风吹,咸咸之。十七里湾,凉,然则美。一路向北至旧金山,山水旧金山,多于皆山街,谓此城印象最深者,乃断之连绵起伏陡。市政厅,合场,九曲花街,渔人马头,艺术宫,金门大桥令人应接不暇。学院使格之市政厅甚壮,吾至者早九点多,已有客居拍照耳。

旧金山,乃一接焉今与古城,市街之,于会场,繁华之商中,又五色之衢、有轨电,乃世上一常运则之公电。沿途清之兮,琳琅声,引自世界四方之客目拍照。恨者,以时疏不至附近之唐人街看,但遥视了天下。

自市政厅出,吾至矣旧金山最蜿蜒之街。花街九,九曲形曲,道旁多植花,夏末秋初之时,五色之华将此饰者甚美街。

金门大桥

渔埠亦旧金山,一著者游其,于于此,吾尝于其异者酸面与海粥,临午之渔埠集众,迎风,顾海狮与往来之船,亦甚惬矣。

金门大桥,离渔埠甚近,车从渔埠出一转,则视清之红跨海金门大桥,视是一桥梁工中之异,令人叹始作之智与大。

硅谷者,为高科技与计算机公司之王国,亦作、卓之代名。于旧金山之翌日,吾至满科技之硅谷。于谷歌总部,唐与诸先辈与吾言矣谷歌。众科技公司之企业文,感其自高效者也,引高薪之生活也,怀梦草创之心,使吾艳羡不已。小静姐与吾等分刻之从演员于制片人之一变,韦凯兄,师介矣自博士至湖南学府,为师者也,亦深刻了吾心。

美国波士顿

处旧金山湾区,誉之为吴西学中之斯坦福大学中,由弗莱德·奥尔莫斯特所为之筑。

航班落,越两世,吾至吴立国最早之十三州一之马萨诸塞州都波士顿。波士顿之名,亦源于其内之二所界级名学——哈佛、麻省理工学院及乐家所慕之至学——伯克利乐学院。两日之程,紧而富有意也。

二五英里之“自由之路”,使归矣。波士顿美术馆之行,则于海外乡间矣,中国古代画、雕木,《历代帝王图》、《九龙图》、水月观音如……无一非古华时世生之实也。

而波士顿之翌日,便是自哈佛阶教室里之分当初。这一场心处之分,吾既得了“双料骑”董强、金融牛冯科教授、风趣师李教授之雅与博,亦听众善之唐奖得者之学术事分,益良多。

纽约·华尔街

于时趋后,登游轮远观自由神如,此纽约之地标性筑,稍为之美利坚之代言人。徐驶离舟三座大桥,过华金融中区之。如稍有神,船上流之于首尾不断织,一作色,实是自欧洲初至吴之徒大抵亦然也!

一天堂,一地狱,纽约是也,于是众多之反差不冲着吾者已。大巴入纽约州矣,众人行至繁华之曼哈顿华尔街游览。当由数座百年小摩天筑也,混凝土林,行人皆叹发日世财之涌莫,聚于世最要财者乃于此。

纽约·自由神如

且为世之五道,且为大静之中公园,世界五大博物馆一之大会博物馆,乃列于二者之间。入东方艺术馆,文物之视亦多矣。铭牌字注,既视馆方之心,亦不禁令人思,多少国人必望而叹铭牌。今生最为完之周铜禁,辽三彩易县罗汉像、广胜寺画壁、龙门帝礼佛图等中国海外失物中之物皆藏于此。

除此之外,埃及庙、两河文明、希腊珉、非洲木雕、欧洲名画等壹皆有特设展厅。物数巨,无处不于世界之博物馆此一主题着,然亦不令人感,去物之根,是否尚有灵珍?

纽约·大会博物馆

华灯初上,仓卒观之,便离博物馆。乘地铁,乃及于纽约之客流峰,嗟乎!美式“挤地铁”,于百年前世界大铁路枢——纽约中车站离去。被誉为纽约枢之中车站,依旧开第康庄之,百年之作,依旧任着此,凑而忙者输以事。虽于众中视电影自副,此所视,仍有许激动。

火愈炽,依游者,吾辈纷纷打卡此,洁之时场灯火,于世之衢,为此秦之,行画圆满之句。

功不唐捐

有志矣,随以止,力不足,不能至。吾之信,其不为,不沦坠,有强力之人自主,终有一日,必于自在之道里,若非凡成。若可,无复知之未而灭其有之骨,则必使汝转入渊道。亦勿负知之锁,踽踽独行,之桎梏仅止真己。吾耳畔犹闻:“此去美国,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美国之科学。赴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

嗟乎!人生之路,道阻且长。仰望星空,脚踏实地,不忘初心,砥砺奋进。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皆若为无形之索勒,不知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方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山外青山楼外楼,一山更比一山高”。噫!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微斯人,吾谁与归?

恩唐奖,使吾自四方之友聚;谢唐总,为吾世界诸方之唐奖人,绘之创享星。吾辈定当发奋图强,“功不唐捐”。与唐总同行,乘万里风,破万里浪,扬帆起航,逐梦脚下。愿归来之时,你我皆是少年,此余之所得也。

后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此去美国,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美国之科学。赴万里长途,别祖国之邦,奋然无悔。

21.jpg

22.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29461-1200635.html

上一篇:追寻数学建模之梦——张阳阳
下一篇:记吾之老友——张阳阳

2 杨金波 吴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20 03: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