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you198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you1983

博文

这不过是春天

已有 1049 次阅读 2019-2-10 09:28 |个人分类:不求甚解|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李健吾, 刘西渭, 戏剧, 莫里哀

      一

《这不过是春天》,李健吾发表在193471《文学季刊》第一卷第三期的剧作,同期还有曹禺的《雷雨》。

他是她十年前的恋人。而今,他是孤身涉险的革命党,突然来到了已是警察厅长夫人的家中……

最早知道李健吾,是初到京城的某次大学语文课堂上。那年,刚毕业的女教师给我们讲“鲁郭茅、巴老曹”,讲她所喜爱的戏剧,讲李健吾的戏剧与刘西渭的批评。

李健吾少年失怙,入读北京师范大学附中和清华大学期间,与司法总长张国淦之女、同学张传真有过一段纯真而决绝的恋情,这成为了他一生的爱和痛,警察厅长夫人未必没有初恋的影子。

花园中的丁香已经吐芽,春天悄悄地来了。

但,这不过只是春天!

1931年,李健吾刚到法国留学,遽闻九·一八事变,激愤之余,创作了三幕剧《火线之外》和四幕剧《火线之内》。后来还有《村长之家》、《以身作则》、《新学究》,以及笔名刘西渭的文艺评论《咀华集》、《咀华二集》等。

抗战期间,李健吾因腰腿有疾,艰于行走,蛰居沦陷中的上海,被日寇刑讯时也保持尊严,坚守着一介文人的底线,创作了《黄花》、《草莽》、《青春》等剧作。听到林徽因病逝的传闻,伤感万分。他发表在1945912日《文汇报》上的《咀华记余·无题》写到:

在现代中国妇女里面,有四个人曾经以她们的作品令我心折。好像四种风,从四个方向吹来……:一位是从旧礼教冲出来的丁玲,绮丽的命运挽着她的热情永远在向前跑;一位是温文尔雅的凌叔华,像传教士一样宝爱她的女儿,像传教士一样说故事给女儿听;一位是时时刻刻被才情出卖的林徽因,好像一切有历史性的多才多艺的佳人,薄命把她的热情打入冷宫;最后一位最可怜,好像一个嫩芽,有希望长成一棵大树,但是虫咬了根,一直就在挣扎之中过活,我说的是已经证实死了的萧红。

……四位作家,死的死(据说林徽因和萧红一样,死于肺痨),活的活。都在最初就有一种力量从自我提出一种真挚的,然而广大的品德,在她们最早的作品就把特殊的新颖的喜悦带给我们……

那时京城的冬天,还是真正的冬天。操场泼成冰场,可以快乐地滑一个冬季。冬夜,还可以读书、辩论,还曾经群情激昂,议论风生,呼啸而去,天明方回。

那时的京城,车少,楼矮,单纯而激烈,单调而深刻,大白菜是爱国菜。春天,常有故事或事故发生,周末则往往有漫天风沙。杨柳乍绿,丁香初萌,春天突然来到,匆匆地又走了。

那时之前,李健吾在文学研究所偶尔译点书,偶尔写《雨中登泰山》或《一九七六》,关心落难、失意的朋友和后辈,直到1982年倒向书桌,再也没有出彩的戏剧和评论。

后来,买了他的评论集和他译的《莫里哀喜剧全集》,摆在架上,偶尔翻一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28850-1161439.html

上一篇:春风应放百花开
下一篇:方去疾等人:养猪印谱

12 刁承泰 郑永军 李颖业 武夷山 董全 冯大诚 曾泳春 韩玉芬 苏德辰 王从彦 栗茂腾 陈楷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18 12: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