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you198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you1983

博文

岁暮却读《少年游》 精选

已有 2451 次阅读 2018-12-29 23:32 |个人分类:胡天胡帝|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青年男子谁个不善钟情?妙龄女人谁个不善怀春?古之少年,今指青年,恰如郭沫若1922年《绿蒂与维特》的译诗,正是个人从懵懂转向成熟的阶段,也是人生最美的时光。词史如果分期,那么唐末五代北宋可称词的少年,南宋为中年,明清则属于老年,而《少年游》恰诞生于词的少年,是天才少年晏殊的创制。

晏殊,字同叔,生于宋初,抚州临川人。幼孤,七岁能文,十四岁因工部尚书张知白以神童荐,真宗特许参加进士试,晏殊神气不慑,援笔立成,擢秘书省正字。自此青云直上,历任要职,提拔后进,贵为宰相,范仲淹、韩琦、富弼、欧阳修等人皆出其门。安富尊荣之暇,诗酒闲雅自在,有文集二百四十卷。其《珠玉词》有词:“芙蓉花发去年枝,双燕欲归飞。兰堂风软,金炉香暖,新曲动帘帷。    千春寿,深意满琼卮。绿鬓朱颜,道家装束,长似少年时。”

此词因结句“长似少年时”,取“少年游”为名。后作诸体,皆源于晏殊。如其幼子晏几道《少年游》:“绿勾阑畔,黄昏淡月,携手对残红。纱窗影里,朦腾春睡,繁杏小屏风。    须愁别后,天高海阔,何处更相逢?幸有花前,一杯芳酒,欢计莫匆匆。”南宋韩淲词有“明窗玉蜡梅枝好”句,更名“玉蜡梅枝”;元代萨都剌填此词,又名“小阑干”。

《少年游》调既晚出,体亦参差,多达七种。《钦定词谱》以晏殊“芙蓉花发”词为正体,而万树《词律》以柳永“长安古道”词为正体:上下两阕,平韵五十字;每阕五句,起句为七字句,三、四句四字,二、五句五字;且可以添字、减字,如起句七字变为四字、四字两句,四十八、五十一、五十二字。柳永《少年游》云:“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夕阳鸟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

虽然倚声填词,毕竟有曲子缚不住者,《少年游》还有苏轼、张耒、周邦彦、姜夔等人的多种变体。门前一尺春风髻,窗内三更夜雨衾。张耒赠许州歌妓刘淑奴的那首,格外深情款款:“含羞倚醉不成歌,纤手掩香罗。偎花映烛,偷传深意,酒思入横波。    看朱成碧心迷乱,翻脉脉、敛双蛾。相见时稀隔别多。又春尽、奈愁何!”

“别离滋味浓于酒,著人瘦。此情不及墙东柳,春色年年如旧。”《少年游》中最为脍炙人口的,当属周邦彦的二首。其一:“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其二:“朝云漠漠散轻丝,楼阁淡春姿。柳泣花啼,九街泥重,门外燕飞迟。   而今丽日明金屋,春色在桃枝。不似当时,小楼冲雨,幽恨两人知。”

人物生动,心理细腻,而情节波折,意境纯净,虽不涉周邦彦与李师师的情事,却一定曾经沧海,刻骨铭心,确为大手笔。姜夔、萨都剌等人之作,亦格调相似。如萨都剌词云:“去年人在凤凰池,银烛夜弹丝。沉水香消,梨云梦暖,深院绣帘垂。    今年冷落江南夜,心事有谁知?杨柳风柔,海棠月澹,独自倚阑时。”

四时可爱唯春日,一事能狂便少年!王国维博览群书,他的《晓步》颈联当脱胎于唐末韩偓《三月》的颔联:“四时最好是三月,一去不回唯少年。”虽然生逢末世,王国维的诗意更为积极。早年的王维亦慷慨激烈,高昂踔厉,其《少年行》四首可为代表,其一云:“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晚年的王维,却茶铛药臼,经案绳床。

词别是一格,虽同调之作,题材、格调可能大相径庭。如《念奴娇》,大多绮丽如李清照“萧条庭院”,姜夔“闹红一舸”,辛弃疾“野棠花落”,也有激越如苏轼“大江东去”,张孝祥“洞庭青草”。不过,天下承平,青春作伴,不管识不识得愁滋味,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少年游》差不多尽是绮靡婉转之作,豪放如陈亮、辛弃疾、刘过等人都没有填过此调。刘过《唐多令》,似乎透露了个中原因:“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头,故人今在不?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陌上秋千索渐收,金鞭懒逐少年游。南宋灭亡后,词人无心再续笙歌,词亦华年不再。蒋捷《少年游》即以轻逸之笔,转写中年哀思:“枫林红透晚烟青,客思满鸥汀。二十年来,无家种竹,犹借竹为名。    春风未了秋风到,老去万缘轻。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

鲁迅说王国维老实得像火腿。王国维出身寒素,自尊敏感,甚至字伯隅、静安,号观堂,一生进退恂恂,潜心学问。但他感情丰富,内心热烈,自求甚高。词仅百阙,却开辟境界,自论南宋以后,除一二人外,尚未有能及者。不管因姻亲情薄,还是革命军兴,王国维以义无再辱,192762自沉颐和园昆明湖,何其刚烈决绝。郭沫若一生多变,亦称王国维和鲁迅是他最钦佩的近代学人。王国维《少年游》云:“垂杨门外,疏灯影里,上马帽檐斜。紫陌霜浓,青松月冷,炬火散林鸦。    酒醒起看西窗上,翠竹影交加。跌宕歌词,纵横书卷,不与遣年华!”

王国维弃世后,陈寅恪《挽词》赞其独立精神,自由思想,殉于中华政治与文化衰落、中西文化冲突更替下的心灵苦痛。这一说法,看似空疏,直指肯綮,更是夫子的自道和坚守。王国维、陈寅恪如此,作《少年中国说》的梁启超,创办《新青年》的陈独秀,与王光祈等人创建少年中国学会的李大钊,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胡适,呐喊、彷徨的鲁迅,以及曾经歌唱的胡风、何其芳、穆旦、郭小川、北岛、舒婷、于坚等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王国维子女数人,次子王仲闻幼承家学,学问淹博,曾协助唐圭璋编校《全宋词》。但王仲闻1957年本人及二子划为右派,1969年于文化革命高潮中服毒自杀,其文稿散失殆尽。欲说还休,欲说还休!细细想来,纳兰性德的《少年游》并不出色,于人情世态摹写却很贴切:“算来好景只如斯,唯许有情知。寻常风月,等闲谈笑,称意即相宜。    十年青鸟音尘断,往事不胜思。一钩残照,半帘飞絮,总是恼人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28850-1154287.html

上一篇:乱读:不至、欲饮和僧话
下一篇:冬日乱点将

18 朱晓刚 刁承泰 郑永军 武夷山 冯大诚 徐令予 韦景树 赵克勤 罗小华 尤明庆 马德义 侯沉 罗鸿幸 黄永义 蔡宁 强涛 葛素红 陈奂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19 18: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