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you198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you1983

博文

钱钟书一生不招研究生 精选

已有 8085 次阅读 2017-11-8 13:33 |个人分类:讽花谑月|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钱钟书,,陈寅恪,,邓广铭,,钱钟联| 陈寅恪, 钱钟书, 邓广铭, 钱钟联

     钱锺书为无锡钱福炯长孙、钱基厚长子,因伯父钱基成无后,自小过继,伯父取名“仰先”,字“哲良”,小名“阿先”,又称“阿宣”,抓周时生父取名“锺书”。因伯父宠溺,自由率性,六岁入塾,十岁时伯父去世,才回到生父身边,从严管教,甚至饱以老拳,先后就读无锡东林小学、苏州桃坞中学和无锡辅仁中学。1938年从法国巴黎大学归来,即被破格聘为西南联合大学外文系教授,10月抵达昆明开设大学英文、文艺复兴时期文学、现代小说三门课,次年暑假因家事向外文系主任叶公超请假返回上海,以迟迟未收到校方回复,只好应邀奔赴其父所在的国立蓝田师范学院(所谓的三闾大学)并任英文系主任。1949年之后,钱锺书先在清华大学执教。1952年院校调整,调入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1938-1998年特别是1978-1998年,钱锺书作为教授的教授、博导的博导,完全可以招收研究生特别是博士生,但他几乎没有独立、完整地招收、指导研究生。

钱锺书家学渊源,又在清华大学、英国牛津大学、法国巴黎大学等研读多年,精通英文,熟谙法文、德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拉丁文,在中外文史领域的阅读量达到了天高地厚的程度,这初步表现在其牛津大学毕业论文China in the English Literature of the Seventeenth and the Eighteenth Centuries,出版的《谈艺录》、《围城》、《写在人生边上》、《宋诗选注》、《管锥编》等著作。时代如果承平,其生前积累、逝后编印的16开本的3册《容安馆札记》、20册《中文笔记》、48册《外文笔记》等材料足可以形成一系列大作,他兴趣最浓、用功最深的外国文学竟然未能撰述。

钱锺书求知若狂,嗜书如命,又粹然率性,口角生风,创作评论兼擅,对他人的工作却很少公开表态。他当面或书面的称颂,往往是客套话,当不得真。陈寅恪也是教授中的教授,钱锺书颇喜其诗作,对于其学术却多有微词。钱锺书1979年访问美国回来,致中华书局傅璇琮信云:弟今春在纽约,得见某女士诗词集印本,有自跋,割裂弟三十五年前题画诗中两句,谓为赠彼之作,他年必有书呆子据此而如陈寅恪之考《会真记》者。据范旭仑《钱锺书收女弟子》等考证,某女士似指徐志摩干女儿何灵琰,其40年代与周节之(礼予)、方资敏曾在上海从钱锺书学英文,后旅居美国;题画诗似指钱锺书1938年《题叔子夫人贺翘华女士画册》七绝二首,其一云绝世人从绝域还,丹青妙手肯长闲。江南劫后无堪画,一片伤心写剩山。叔子指冒广生(鹤亭)之子冒景璠(孝鲁、效鲁、叔子),绝域指苏联及莫斯科,冒孝鲁1935-1938年任驻苏联大使秘书,江南劫指日军侵华,《围城》中董斜川亦有冒孝鲁夫妇的影子。钱锺书1984422日给上海古籍出版社富寿荪回信,谈到陈寅恪《元白诗笺证稿》,说陈先生书曾蒙见惠,弟不喜其昧于词章之不同史传,刻舟求剑,故未卒读也。

高才而博学者,孤介清高也就得其所哉。而钱锺书口无遮拦的呆语酷评,始自其中小学时期。钱锺书自幼博览群书,议论风生,父亲为其改字“默存”,语出《易经系辞上》“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默而成之,不言而信,存乎德行”。告诫他少说多做,以防口生祸端。传说钱锺书读清华大学时戏言:整个清华(外文系),叶公超太懒,吴宓太笨,陈福田太俗!后人虽多方解释,其实颇有几分真实。杜甫《遣闷戏呈路十九曹长》云:惟吾最爱清狂客,百遍相看意未阑。

邓广铭教授是北京大学和全国的宋史大家,钱钟联教授是江苏师范学院(苏州大学)和全国的古代文学特别是清代诗歌的著名学者,他们都是中国大陆1981年第一批博士生导师,是所在大学的招牌教授。当年人文学科、社会科学领域的博士生导师,江苏师范学院、扬州师范学院、南京师范学院、云南大学、厦门大学等大学仅1人,山东大学2人,吉林大学、四川大学3人,中山大学5人,武汉大学、华东师范大学6人,南京大学7人,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9人,北京师范大学10人,北京大学23人。

读钱锺书私密的《容安馆札记》,摘两段腹黑邓广铭、钱钟联的文字。其六百三十六:比见邓广铭《稼轩词编年笺注》,考索颇劬,于词章之学却无解会,笔舌亦甚伧俗,欲为文语,辄如鹦鹉能言。自负其注释能抉别稼轩运使古人,真庸而妄者。邓氏尚补正辛启泰《稼轩诗文钞存》,然如《朱子语类》卷一百十一载幼安帅湖南赈济榜文、《诗人玉屑》卷十九载幼安《答刘改之》等,皆缺而未收。

六百四十:钱仲联《韩昌黎诗系年集释》荟萃群言,细大不捐。卷首采辑书目中有先君《韩愈志》,卷一《答孟郊》、卷六《三星行》注释皆引余《谈艺录》,可谓贪多务得者矣。惜发明不多。好附会史事,尤其大病。若卷七《晚菊》注至引陈苍虬《崇效寺看牡丹》诗,谓意本退之,而尤为深曲刻挚也,真瓜皮之搭李皮。即使切当,亦乖体例,况其未乎!(阎若璩)《潜邱札记》卷一 煅者有冷锤,于成刀剑后细密加锤也。精铁得此,愈见坚利,毛铁则破碎。注释,诗文之冷锤也,有意则得注精采倍加,无意则破碎。仲联字萼孙,常熟人,出唐蔚芝丈之门。二十五年前余于先君客座曾与一面,渺然侏儒,衣履华鲜。作诗亦小有才藻。

呵呵,普天下的学者,是否如此俗下不堪?究竟哪些人是钱锺书真正看得上的?答案可能很尴尬:至少在文史领域,现代学人的整体水平确是不高,入钱锺书青眼的少之又少,能够对话的或许无人!比如王国维,钱锺书认为其少作时时流露西学义谛,其诗词甚有诗情作意,惜笔弱词靡,其宋元戏曲、《红楼梦》等研究也并不佳。比如偶或谈到鲁迅的汉代文学和古小说研究,钱锺书只以近人指代。

钱锺书不独苛评今人,于古人尤其毒舌。如《容安馆札记》六百三所言:梅尧臣《宛陵先生集》六十卷。宛陵诗得失,窃谓安而不雅四字可以尽之。力避甜熟,乃至遁入臭腐村鄙;力避巧媚,乃至沦为钝拙庸肤;不欲作陈言滥调,乃至取不入诗之物,写不成诗之句,此其病也。六百十六评陆游《剑南诗稿》八十五卷、《逸稿》一卷。盖篇什多则语意易复,颇少剩义。又论方植之《昭昧詹言》多妄语,殊不足取;刘克庄《后村千家诗》二十二卷,学识庸陋。而文天祥《文山先生全集》二十卷,其文山《指南录》以前篇什皆犷滑,时时作道学腐语。《指南两录》、《吟啸集》即事直书,虽不免浅率,而偶然有真切凄挚之作矣。等等。

钱锺书虽然狷洁直率,但严己而宽人,对事不对人。如钱锺书《谈艺录》即提及时贤徐燕谋评《宛陵集》、李(宣龚)拔可论元好问七律。钱锺书致信中华书局傅璇琮编辑:拙著四二八页借(傅璇琮)大著增重,又四一六页称吕诚之(吕思勉)遗著,道及时贤,唯此两处。在重版《宋诗选注》时,他人每有胜意即补录其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在文化专制、动辄得咎的六七十年代,当众多学者因种种原因而弃觚投笔,钱锺书报存亡续绝、薪尽火传之志,不帮凶,不献媚,忍辱负重,苦心著述,竟然完成了巨著《管锥编》和大量札记。当十年浩劫结束,钱仲联申请硕士研究生导师时,钱锺书力推其为全校唯一的博士生导师。

槁木寒岩万念灰,春回浑似不曾回。尽管如此放胆敢言,钱锺书在学术之外却长期保持了惊人的疏离和沉默。其1953年《答叔子》云:座中变色休谈虎,众里呼名且应牛。惯看浮云知世事,懒从今雨数交游。1956年百花齐放和1957年三反整风中,任凭上面发动,下面推动,钱锺书无情无梦,咬紧牙关,只是微笑,一言不发,加上从事毛选翻译的光环,竟然未中谋算,逃过大劫。他以为,If we don’t have freedom of speechat least we have  freedom of silence。倒是远在华中师范学院的老父钱基博被引蛇出洞,白头忧国输忠悃,青简明经指要津,屡遭批判,当年死去;钱基博孪生兄弟钱基厚做了人民的敌人,其子钱钟汉、钱钟毅、婿许景渊亦纷纷成为右派。即便如此,文革一爆发,钱锺书夫妇作为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被打倒,剃阴阳头,戴高帽,扫厕所,下放河南罗山劳动改造,女婿被逼自杀。

钱锺书除在清华大学参与指导黄爱等研究生,在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指导新分来的王水照等人员,一生未独立招收研究生,其中原因绝非他不合行政职务、科研项目、学术论文等考绩要求。据说钱锺书对研究生报考者要求较高:一说要求报考者至少应当通读《说文解字》,能够识字断句;一说钱锺书某年出了一百句古诗,要求说出其源流。比起某些单位招生中的标准化、假大空或傻白甜的考题,这些要求确实曲高和寡,不合时宜了。又说钱锺书洞达世事,惊悚于友朋师生间的利用、揭发、倾轧,不带研究生也就不会受害。

晚年的钱锺书,很少发声,却曾解嘲:少不解事,又好谐戏,逞才行小慧……内疚于心,补过无从,唯有愧悔。尽管如此,或因钱锺书位尊名高,别有标格,不必屈心抑志,降格以求。或因报考者没有读通《说文解字》,不熟悉汉文宋诗,未掌握多国文字,没有雄心大志,师生之间恐难同气相求,教学相长,研究生还是不招了好,免得导师揪心,学生有怨。何况八十年代的高分考生大多学了数理化,新世纪则投了经济金融学科,又有几人能够载一抱素,青灯黄卷,读懂钱锺书,超越钱锺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28850-1084312.html

上一篇:尊重内心,保持初心——读任正非
下一篇:国有邮政正在退出历史?

20 周健 郭景涛 董全 武夷山 张晓良 黄永义 冯大诚 史晓雷 赵宇 李泳 王德华 李东风 朱鸿源 赵克勤 刘浔江 刘钢 李毅伟 罗春元 张忆文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9 03: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