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t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rtwang

博文

溯本追源:我的寻根之路

已有 1227 次阅读 2018-4-13 19:53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溯本追源:我的寻根之路

  

王跃建

山西省原平市楼板寨乡北庄村大门股王氏第十八世后裔

  

乡愁是什么?

乡愁是一支万花筒,包罗万象,色彩斑斓。芳草萋萋,树影婆娑;夕阳西下,炊烟袅袅;黄土高原上绵延的沟   岔卯,梯田地头里回荡的山曲小调。乡愁像一杯杏花村汾酒,时间越久,越厚,愈能引起对故乡故土故人的怀念与眷恋。

想起故乡的一景一物,故土的一草一木,就像水潭里丢进了一粒石子,会在脑海里会激起阵阵涟漪,漫延久远。

每逢佳节倍思亲,会念想家乡的亲戚朋友,界别邻居,会追思已故的母亲。。。。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席慕容)。

身在异乡没有根,沉浮不定雨打萍。冬日长夜,忙里偷闲,经常会问,自己的根在哪里?自己从哪里来?久远从前,祖先生活在哪里?根, 根祖,寻根,像一根根细丝,在自己的心头久久缠绕。甚至想穿越时光,回到远古,体验经历一番祖先走过的岁月。

读到诗人余光中的诗歌《乡愁》,就会想起老家祖屋中那有些年头的云谱。乡愁是一张旧旧的云谱,我在这头,祖先在那头。

云谱,是八九十年前奶奶请本家二爷爷给绘制的,尺寸不太,大概就两个平米。我们王姓,在村里是大姓,人口众多。这张云谱只是记载了和我们血脉较近的一支,仅是整个家族的一部分。家族的全云谱,在文革中被收去清洗干净,做了舞台幕布了。

小时候,过年要供云,红白事筵要拜云,摆上供献,磕头祭祖。这时家里长辈,会指着云谱,给我们排排辈分,讲述一些先人们的家长里短,爱恨恩怨。长辈们会对已经在文革中毁坏的家族全云谱表现出惋惜之情,也会对村里别的有完整云谱的家族流露出羡慕之意。那时自己年龄尚小,不太懂这些事情,只知道有这回事情,但并没有多上心。

就这样时光一点一点逝去。我也从村里一步一步走了出来。范亭中学毕业后就离开了家乡原平。念完大学在太原工作了四年之后,于2000年来到美国。攻读了博士学位,又在美国能源部的国家实验室和耶鲁大学做了两站博士后,然后在密西根的一所大学找到了教职工作。成家立业,养儿育女,生活渐渐安定了下来。这时候,自己也有一把岁数了,再加上有了一些闲暇时间,就不由自主地回望过去,总想把家族的来龙去脉理析清楚。2010年,父亲来美国和我们团聚的时候,带来了一些先人的信息,包括先人们太太的名字以及是从哪个村嫁过来的。我把这些信息输入电脑,制作了一个云谱,用不同的颜色把辈分排序表现得清清楚楚。那时母亲去世整整一年,我把母亲的名字也加了进去。父亲跟我们住了四个月,就不想住了,想回去。故土难离,我知道父亲想家恋家,就把父亲送上飞机回去了。父亲走的时候,我把云谱打印出来,给父亲带了一份,我留了一份。这份云谱虽然也不全,但总能留得住自己的一些乡愁。父亲回国后,我常常会看着云谱,凝视着母亲的名字,思念,流泪。

父亲曾经告诉,我们的始祖王时月是从忻州的辛庄村迁移过来的,但是其他信息知道甚少。好在现在是地球村时代,信息网络高度发达,于是就在百度的贴吧里留言寻根。

2015年一月十四日我在忻州吧里留言:

我是原平市楼板寨北庄村人。听老人们讲们这支王氏是从奇村辛庄迁移去的。在很想知道辛庄王氏的始祖,以及是从哪里搬到辛庄的。不知吧里有没有同氏族人可以帮忙。谢谢

陆陆续续收到了一些回复

2015-02-06 10:19 562

奇村辛庄村王姓和前高村王姓都同一祖先,村里有家1000余人,听村里老人这样讲,北庄村王姓没有听 

我回复南562: 非常谢谢回复。你是辛庄村的?也同族人?我在在外地,非常想了解族人的史。我知道我北庄王氏的始祖是王月,应该在辛庄王氏的族上找的到。另外辛庄的王氏都是同族人?是分属不同的王氏?

2015-02-27 00:25婚外不ok

我奶奶是辛庄的王氏,村里是一个王。

2017-5-23 01:30 你心入眠回复

辛庄村史悠久,早在几十年前有古代留下来的古城在村东头的地是以古城命名,称为为北城梁,在村南面老百姓常地里除草可以拾到春秋期的钱币。 

从网上获得的这些信息,有帮助,但实质性的意义不大。其中一位网友答应给回村里问问,但是一直没有下文。可能是由于网上的主要群体是年轻人,整天忙于打拼,时时往前看,处处往前冲,对于这些过往的事情他们无暇顾及。 

后来和我高中的一位同学通电话,曾提起这个事情,想让他给牵线搭桥,以便去辛庄村寻根问祖。因为他在山西农业厅工作,和山西省各个县市的农业农村管理部门联系广泛,或许有门路。他说他的一个弟弟就在辛庄,完全可以给帮忙。后来这个老同学升任省农业厅一个重要部门的处长,整天公务繁忙,我不好意思打扰他,也就再没有提起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也就这样放下来了。直到2017年八月成功晋升终身教职之后,我在大学的任职也满了六年。按照学校规定,终身教授系列的员工每六年可以享受一次为期半年的学术休假,这半年没有教学任务,可以到其他科研单位进行科研合作和学术访问,当然也可以在自己的大学继续自己的科研项目。总之,没有了教学任务,自己的时间安排就灵活方便了许多。

2011年的夏天开始任职到2017年夏天晋升终身教职,整整六年在忙于工作,教学科研公共服务,那一项掉链子,都会影响到教职的评审和晋升。 现在职称晋升了,工作稳定了,一颗悬着的心也掉到肚里了,于是就想利用这个时间回国过个春节。自从来美国后,近20年了没有在国内度过春节,加之家父已年近八旬,所以无论如何需要借此机会回家过个年,顺便去辛庄村寻寻根问问祖。做了这个决定以后,就和大哥联系,看是否有认识的人能和辛庄联系上。大哥满口答应。大哥在原平市的南大门王家庄乡政府工作。王家庄乡和忻州接壤,官方民间都有不少来往。

2018年2月10号中午从美国回到原平。在大哥家吃过午饭,短暂休息后于3点26分驱车前往辛庄。由王家庄乡下王庄村的原村长驾车,司机以外车上有我们父子三人,我,大哥,和老父亲。车经过柳巷村的时候,在超市里买了两箱鲜橘,一箱要送给中间的联系人,另一箱准备送给辛庄给我们介绍家族历史及来龙去脉的族人。这位中间联系人是辛庄人氏但不姓王,是从别的地方搬迁过去的。他以前在下王庄的粮站做事,所以和驾车的原村长很惯熟。

汽车不时在沿途的村庄中穿行,路两边的建筑全部涂成了白白的一片。白色把材质纹理和岁月留痕全部遮掩了起来。年关将近,路上不时有车辆快速驶过,我想车中有不少像我一样在外打拼的游子,现在回来和家乡父老团圆过年。路边的庄稼地里,秸秆还没有收,站立着,枯黄的枝枝叶叶随风飞舞。天空中有一抹薄雾,车辆带起来的灰尘,弥漫在路面上。这是典型的家乡冬天的风景,没有绿色,也没有风和日丽,充满的是寒风和凄冷。虽然近二十年没有在家乡经历过冬天了,但是这场景,一点不陌生,这就是家乡的颜色和味道。水泥车道坑坑洼洼,车在上面上下颠簸,我的心也随着起起伏伏,忐忑今天的寻根会不会有所收获。

4:13到达辛庄,司机给中间联系人打电话约了碰面的地点。在巷头我们和这位中间联系人接上头后,在他的指引下,很快就到了王双堂家,他对家族的历史起源了解较多,是我们拜访的对象。一进门,屋里有不少人,一一作了介绍,他太太还好客地拿出葵花籽和花生来招待我们。很快我们就围坐在王双堂的四周,开始了解家族的历史。很遗憾,辛庄王氏的全族谱也在文革中被毁,只有两个支脉的小族谱保留了下来。也没有什么文字资料记载,只能凭借他的记忆来讲述。

辛庄是一个古村落,历史悠久。相传春秋战国时期的赵国曾在此立国,后来迁到了河北。这里现在还不时有战国时期的古物出土,甚至一些文物古迹被运出海外。这里有过一座古城,叫四水城(由于河道淤积,河水不时改道,故此名),有城墙城河,还有唐庙,规模宏大,可惜在文革中被毁。村里堡子上曾建有云庙,其中有一戏台,戏台的对面是神棚。这个神棚其实是王家祠堂。逢年过节,红白事筵,村中的族人都会来祭拜。这个云庙包括祠堂在文革中也不可幸免。

辛庄的王姓是一家,现在已经传至第20代,介绍人王双堂是第17代,曾在太原大众机械厂工作,现退休在村中居住。老人满头银发,精神矍铄,健谈热情。辛庄的王姓是从邻近的前东高村迁来的。前东高村王氏的始祖是王希文。繁衍到第五代,弟兄四人,迁徙异地,各奔前程。长兄王宗道迁居怀仁小北头,三弟王宗恕留在了前东高,四弟王宗智迁往忻州麻会。其中排行第二的王宗仁(一位秀才)迁到辛庄,所以王宗仁就是辛庄王氏的始祖。辛庄王氏的第二代中有一人名叫王楚,他养育有王时节,第三代中还有一位是王时月。王时月迁到北庄,生息繁衍,成了我们的始祖。但是王时月究竟是不是王楚的儿子,就无从考证了。第二代第三代中是否还有别人也无从考证。留在辛庄的王时节,生有四个儿子,叫王子,王本,王贤,王孝(子本贤孝),他们分别居住在东西南北四个院中,现在辛庄王氏的90%是西院王孝的后人。第十代的王宝才,在外面教书,后来就在原平市闫庄镇的卫村落户,现在卫村的王姓发展到了300多人。

还提到了王养山,是辛庄王氏东门股的后裔。在民间他和元遗山,傅山齐名。虽然不像后两位著作等身,被后人广为传,但是在当地,这个人的知名度很高。有很多传说典故,直到现在还不时被人提起。这个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还可以看异象。有一年,他专门让羊吃了自己家的庄稼,老百姓百思不得其解,问何故?他笑言天机不可泄露也。结果几天以后,北云中河河水倒流,庄稼被全部冲走了,只有他家的庄稼长了羊的肉膘。

后来王双堂说前东高村的王九根知道的多,建议我们去拜访一下。说去就去,王双堂打电话约好了王九根,我们就一起出发。大约半小时的车程。到了前东高村,打问了几个人之后,找到了王九根家。但是王九根已经去村边上等我们了。于是司机带上王九根的太太去找王九根,我们进了王九根家里。

王九根的儿子和孙子在打扫家,准备过年。给我们递了香烟,后来还沏茶,热情招待我们。在等待的间隙,父亲提起曾经在楼板寨任公社书记的王捧根,就是这个村的,和我们拜访的王九根应该是同辈。王九根的儿子说前东高村90%的人姓王,其中极少部分王姓是从别的村迁移过来得。有亲戚女婿上门落户的,也有的是种地的长工,时间长了也在村里落下脚来。

不一会儿,王九根回来了。他以前在原平化肥厂工作,对我们很热情。他给我们拿出了前东高王氏族谱的复印件。很珍贵的资料,我用手机拍照了两页,后来王九根干脆把首两页给了我,说他还可以继续复印。这两页应该足够了,因为这两页包含了前五代的名字和辈分,第五代的王宗仁是辛庄的始祖,五代以后就是前东高王姓自己的脉络了。

王九根还拿出一张很大的云谱,有二三十平方米,制作于大清嘉庆十四年(1809)三月。但是字迹模糊,颜色剥落,已经没有多少字可以辨认出来。

后来王九根说本村的一位老人保存有一本更全的家谱。于是就领着我们去拜访。这位老人名叫王同贵,1925年生,九十多岁了。他的爷爷王元吉(第十八世)于光绪十二年(1886)五月编写了这本族谱,是毛笔手抄本。到了街门口,王九根让我们在外面等一等,说这家的媳妇是从贵州来得,他需要先进去沟通一下。不时,就领我们进去一个套院,院子里黄土裸露,有一只小狗在咬叫。我们进屋时,老人正坐在炕上听收音机广播。这位耄耋老人,一人独居,房屋老旧,室内的陈设停留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平时没有人照料,就自己用电磁炉做点吃的。虽说九十多岁了,生活条件也不是很好,但是精神状态很好,端坐炕上,鹤发童颜,白须飘飘,声如洪钟。看见我们的到来,不紧不慢地说:“哦,你们是从沟里头来得。” 老人有些耳聋,讲话要大声,才能交流。老人从炕角找出一本家谱书,递给我。我用手机拍照了封面,有破损,字迹模糊。老人说王希文,名字来了人没有来,就是说虽然王习希文被列为前东高王姓的始祖,但本人并没有在前东高生活过。家谱的第一页也只是说,父老传言于明朝洪武初年(1370年左右)从洪洞迁到忻州城西北的前东高,但是没有确切说明究竟是谁来得。现在只能确认第五代弟兄四人,从前东高迁徙异地。

历史上忻州原平处于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交汇之地,是汉人和蒙胡打战的重要战场。元朝几十年的统治和元末战争,再加上自然灾害,这里满目疮痍民生凋敝, 十室九空,村落破败,不少地方地方成了无人之地。明朝政府为了恢复生产,巩固统治,稳定边疆,从洪武三年(1370年)开始,进行了大规模的移民。原平忻州一带很多人就是这时候从洪洞迁过来的。所以于洪武初年迁居前东高,是政府组织的集体移民行为。但是第五代弟兄四人迁徙异地,是政府组织的移民还是家族自己为了生存而各奔东西,就无从考证了。

说到这里想起了在王双堂家里的时候,他谈到了我们这个王的起源。明初朱元璋的长子朱标早逝,皇太孙朱允炆继位为帝,年号建文。他的四叔朱棣不服气,攻打京师南京,城被攻陷,朱允炆失踪。传言朱允炆的一位谋士,隐姓埋名,流落民间,这可能就是我们这支王姓的起源。这种传说听听就好了,我表示高度怀疑, 因为家谱记载的先祖迁移到前东高的时间比朱允炆和朱棣之间的战争至少早了20年。

家谱的首页还有两行字说,一位先人在明朝景泰元年(1450)考入国子监,然后于景泰七年(1456)考准举人。开始任直隶永平卫,后升任山东济南府通判,最后升任山东济南府知府。济南府知府相当于现在的济南市市长一职。既然记载得这么详细,应该实有其人。但是也没有说明,这究竟是谁的经历。

看过家谱后,天色已晚,我们就起身告辞。出屋的时候,王同贵老人要喝小瓶装的果汁,大哥还给扶了扶瓶子,担心把果汁洒出来。

从王同贵老人家里出来,把王双堂送回到辛庄后,我们就返程原平。回到家就晚上八点多了。这次寻根问祖,连去带回不到五个小时,但我们获取了不少珍贵的资料和信息。先祖迁徙的路线,家族繁衍的脉络,已基本知晓。我们这次拜访也加强了辛庄和前东高修谱写誌的动力和紧迫感。前东高村的王九根说他自己要开始整理家谱,辛庄的王双堂说如果有人领料起来修祠堂,他乐意捐款一万元。但是也有遗憾的地方,因为很多东西没有文字记载,主要靠口传心授往下传,随着历史的变迁特别是近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的经济社会文化发生了重大而深刻的变革,人们对家族的历史关注越来越少,再加上云谱的消失,很多东西就越来越模糊,渐渐淹没在了历史长河中。

过年期间,陆陆续续,把前东高村家谱首页的两段文字,翻译成白话文,并在网上查找了相关名号称谓的解释。

正月初三,回村里拜年,在村口碰上了本家叔叔云世。一起相跟上回他家坐了坐。他也对重修家谱很上心,已经做了不少工作,所以我们叔侄俩人一拍即合。他给了我一个小本子,上面蝇头小楷,字迹飘逸俊秀,记录了好几个家族分支的家谱资料,这是他跑了好多人家才收集起来的。拿到这个本子,我如获至宝。

正月期间,除了吃饭睡觉,会见亲友,就是在电脑上工作。要把几百个人的姓名输入电脑,并排清辈分和上下从属关系,工作量相当大。但是我快马加鞭,昼夜加班,终于在我返回美国前离开原平的时候,结束了全部的录入工作。我走时把这个本子交给了父亲,让他转交给本家叔叔云世,并嘱妥善保存

后来就从太原去了北京,住了一晚,于二月二十七日早晨登上了飞赴美国的航班。在飞机上,我把在辛庄寻根时记下的笔记,详细整理成文,这篇文章的70%就是在飞机上写就得。

三月八日,草拟了一段文字记载这次修谱。三月九日,在飞赴洛杉矶参加美国物理年会的飞机上又做了修改。文字如下:

 据前东高村王氏家谱记载,先祖于明朝洪武初年自洪洞迁居忻州前东高。繁衍至第五世时,弟兄四人迁徙异地,各奔前程。其中仲兄王宗仁迁居忻州辛庄。数载后,其孙王时月从辛庄迁到北庄,造地种田,生息繁衍。故尊立王时月为家族始祖。起始,族人聚集而居,外有一大门,故称北庄大门股王氏。始祖起至今已逾400年。虽经斗转星移历史变迁,家族血脉薪火相传人丁兴旺,家族精神自强不息世代续延。凡后裔21代,众成百上千。古文武举人,名扬后世卓越不群;近开国将领,国难当头屡立战功;现济济贤能,欣逢盛世发奋图强。惜原族谱毁于文革,恢复全貌已无可能。唯基于资料记载及长辈记忆,重修续建,才可告慰先人昭示后人,以达慎终追远民德归厚。是为记。十六世王跃建草于美国罗彻斯特,2018年三月六日。修改于底特律飞赴洛杉矶航班,2018年三月八日。

为了确保从辛庄及前东高村所获取的信息准确无误,又于四月九日和十日早晨(美国东部时间)给王双堂和王九根通了三次电话,累计通话时间近两个小时,一一核实了所有的细节,然后给本文定稿。

行文到此,就该结束了。 家谱也制作得差不多了,大框架已经确立,可找到资料的70%已经收录完成,还有部分族人在通过微信给我发送资料。再过几个星期,北庄村大门股王氏的家谱就会和族人们见面。这也算是我这位海外游子,对血脉相连的族人和养育了自己的那片黄土地所做的一点贡献吧。

最后想起两个小故事。第一个是关于和我一起健身的一位朋友,是英国人,很小就移民到美国。他家的家谱有九百年的历史,他对此很是骄傲。他看上去是百分之一百的白人,但其实他的奶奶是印度人。他为了弄清自己的血统构成,专门花钱做了DNA检测。第二个是一位老人,也是一位白人。退休后,他去欧洲自己祖先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一间教会一间教会,查找先人的踪迹和历史,最后写成了自己的家族史。

综合起来看,根祖文化,是我们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实也是世界文明的普世特征, 尽管西方社会既不拜祖也不祭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28608-1108932.html

上一篇:忙忙碌碌,我们究竟在追寻着什么?
下一篇:从中兴“缺心”之痛到北大“鸿hao”之志

1 张海权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1 09: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