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t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rtwang

博文

从颜宁教授“跳槽”“归海”来看中国大学和美国大学的差距 精选

已有 12599 次阅读 2017-5-16 09:4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最近,清华大学颜宁教授的“跳槽”“归海”,引起了国人的普遍关注。虽然,各种议论,各种看法,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但主流还是保持了正面的看法,绝大多数人认为中国的高等教育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正逐渐得到了国际的认可。也有些人,坐不住了,觉得中国大学马上就会和美国的大学平起平坐了,甚至认为很快就会有大批的中国教授要流失到美国了。当然,也有人出于种种目的,揣测颜宁“跳槽”的原因,吐槽抹黑,接连不断。

科学网的读者群,基本上都是科技工作者,很多还是中国科技发展的见证者和有力推动者,所以我们更需保持清醒的头脑,能够冷静,理性,客观地看待中国大学和美国大学之间的差距。既不能夜郎自大,坐井观天,媒体一炒作,就觉得中国大学马上就要变成天下老大了。当然,我们也不必妄自菲薄,觉的中国的科研体制,文化氛围,一团漆黑,从而导致了颜宁重返美国。颜宁究竟为何“归海”,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我从来不做无端的猜。因为那是需要很多年后才可真相大白,甚至会彻底淹没在时间的长河里,永远不为外人所知。

这里仅以自身的经历和一些思考,浅谈一下中国大学科研水平和美国的差距。当然,中国的大学在近二十年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些成绩不是这篇博文的重点,因为好听的话谁都会说,也讲得够多了,这里就不在赘述了。

一)从可量化的硬指标来看中美大学的差距

宏观层面,从自然科学诺贝尔奖来看,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十分巨大。美国到目前为止,物理化学生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达到了 255人,而中国才仅仅由屠呦呦先生在2015年实现了零的突破。这255:1说明我们比美国差的太多了。而且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屠呦呦的诺贝尔奖成果是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由特殊的政治任务催生的,而且是从中国几千年的中医积累中学习摸索出来的。那么屠呦呦获奖对于中国是否具有普遍意义?是否就意味着诺贝尔奖中国时代的到来?这些问题我们应该理性地思考。更进一步,50年后,中国累计获得的诺贝尔奖的数目能否超过美国的十分之一?

再从在顶级学术期刊nature/science上发表的文章数量来看,2016年,美国发了1065,中国发了154篇。从各自发文最多的大学来看,哈佛大学发了197篇,清华大学发了30篇。哈佛大学一年发的文章数量比整个中国发的都多。

从以上可量化的数字指标来看,中国的科研实力和美国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当然近二十年,特别最近五年来我们的科学研究水平和实力,在快速地提升。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增长的极限,都不可能永远保持指数级的增长。反之,那是违反自然规律的,一定会后患无穷,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们中国对这个一点不陌生,因为交过的学费实在是太多了。一个国家的科研水平从很落后的状态开始提升,大都是在经历了高速增长,到达增长极限之后,开始保持低速甚至零增长。这个增长极限与国家的政治体制,经济实力,历史传统,民族文化,人口素质等,相适应,相匹配。那么在科研领域,我们的增长极限在哪里?何时才能达到这个增长极限?美国的增长极限又在哪里?美国是否已经达到了其增长极限?只有我们的增长极限超过美国的增长极限,同时还需长时间(几代人)的努力,才有可能赶上甚至超过美国。

一所大学教授的素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所大学的科研水平所能达到的高度。下面从美国一流研究大学及教学科研型大学的人才招聘来看中美大学之间的差距。

二)从美国一流研究型大学的人才招聘遴选来看中美大学的差距

我在耶鲁大学地质系做博士后期间,正好赶上系里的大换班,好几个教授已经或正准备退休,所以系里就一直在招兵买马,填补空缺。我的老板曾几次作为招聘委员会的成员,组织并参与了招聘过程,因此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当时我在做第二站博士后,也面临着找工作的问题,所以就不时地跟她交流请教,一来是想开开眼界,了解一下一流大学招聘的程序和细节,特别是想知道招聘委员会如何考察求职者,他们最看重的是什么,申请材料中的哪些亮点成绩会引起他们的注意;二来呢这些信息也肯定对我将来的找工作有帮助,因为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吗。

我老板有N分之一的华裔血统,在夏威夷出生长大,在加州读了本科和博士。这些地方都是美国传统的坚定的蓝州,所以从小她就经受了民主多元的熏陶,作风开明包容,容易接近别人,也容易被别人接近。在跟她的交流中,得知她们最为看重的是求职者的学术潜力,就是以世界学术圈为参照,候选人在五到十年内所能达到的学术高度。如果候选人的学术生命的高峰期已过,不管他/她已有的成就有多高,哪怕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也不会考虑了。因为招人是来干实事的,不是用来装点门面的。

如果招的是assistant professor,六年之内这个人应成长为所在学科领域的学术新秀。十年之内应有重大理论创新,开辟新的研究方向,为本领域甚至临近领域做出重大的学术贡献,从而成为学界领袖。

那么如何来评估候选人是否具有这种潜力,主要考察以下几方面:

1)首先就是受教育的资历和背景。简尔言之,就是哪里拿的博士学位,哪里做的博士后,老板是谁。这是招聘委员会很看重的,因为很简单,一流大学,学术名门,不是谁都可以踏进去得。能进入一流大学,在学术大牛手下攻读博士或做博士后,本身也是自身优秀的证明。听君一席还胜读十年书,更何况跟牛老板学习工作几年。 像Harvard, MIT, Princeton, Yale, Stanford等顶级大学的教授, 不能说全部,但起码95%以上都在世界一流大学拿的博士学位或有做博士后的研究经历。 我们不能简单地给扣个大帽子“出身论”“血统论”,来反诘这种做法,因为一个人的知识结构,眼界格局,人脉资源,学术素养,科学敏锐性及判断力,是和其教育背景及研究经历呈正相关关系的

2)从候选人已经做出的成果,来推定其未来。能进入最后面试名单的候选人的publication都很好,基本上都有nature/science。 如果没有过硬的publication, 很难进入shortlist。像那种没有publication就能在一流大学找到tenure track position的传言, 基本上当作神话听听就好了。

3)博士及博士后导师的推荐信。像耶鲁大学之类的一流大学,其招聘委员会对于推荐信里的溢美之词已经有了免疫性了,因为他们见的太多了。基本上他们在信里找诸如“有潜力获得诺贝尔奖”“有潜力入选科学院或工程院院士”等话语。特别是如果推荐者是学界名流的话,就更增加了这些话语的分量。切记,这些话推荐人不会随随便便讲的,因为在里面抵押上了自己的职业道德和学术诚信。

依照以上的三条,给所有的申请者排队,前20名进入shortlist 。然后招聘委员会会对这20名进行更仔细的考察,甚至打电话外询,确定10名左右进入电话面试名单。再从10名中,确定5-6人进入正式面试。进入面试的候选人的实力都很强,那么究竟谁最后可以拿到offer,就看面试的表现了,像presentation, 和学生及未来同事的互动,所要求的科研启动基金等都十分重要。总之整个招聘过程漫长严谨,程序设计科学公正,能够确保优中选优,把真正的未来学术之星招进来。

近年来,国内的一流高校,像清华北大,也开始实行tenure track的招聘制度,特别是青年千人计划实施以来,招聘了不少的青年才俊。但是是否所有招聘进来的,都能够达到耶鲁大学的招聘人才的水平?

)从美国教学研究型大学的人才招聘遴选来看中美大学的差距

我所在的大学既不是一流的研究型大学,也不是纯教学的四年制本科大学,介于二者之间。去年我作为招聘委员会成员参加了我们系招聘assistant professor的全过程。这个过程和Yale的相近,从众多的申请者中选出四人进入了面试,最后在全系教授会议上经充分讨论,投票表决,我们录取了一位中国人。其本科在北大就读,博士学位在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取得,而且在美国国家实验室做了三年的博士后,发表了四十多篇文章,包括一science,三篇PRL。这里需指出,在系会议上讨论表决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包括系主任可以主导最后的结果。不论是系主任,正教授,副教授,还是助教授,大家都畅所欲言,把每个候选人的优缺点未来的发展前景充分暴露出来,然后投票,票数最多的候选人就是被录取的人选。其实这次,系主任投票支持另一个候选人, 但由于票数不是最多没有成功。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我们学校是一所普普通通的州立大学。我虽然现在不在国内的高校工作,对其具体情况也不是很了解,但是恐怕,我们的地方性大学物理系现在还招不到这个水平的faculty吧。

四)一些非学术因素对于我们的制约

美国开放的社会体系,对于全世界人才的吸引容纳能力,在短时间内中国还是无法与之竞争。虽然近年来我们引进了不少人才,像大千人和青年千人加起来应该有一到两万人的规模。但是事实求是地讲,我们现在引进人才主要还是靠重金砸,靠特殊的优惠政策吸引,靠欧美的经济不振科研经费大幅削减,而且主要还是局限在华人群体中。那么这样的人才引进方式是否可持续?

还有语言问题,也是阻挡在我们国人走出去的一座大山。美国人极为看重一个人的沟通交流能力,再加之,给学生授课,同行之间交流的工作语言还是英语,这就大大地缩小了中国大学教授可直接到美国大学任职的机会和人群。虽然我们年轻一代的英语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能达到英语运用自如,侃侃而谈的人数还是极为有限。去年我回国内著名高校和研究所进行学术交流访问,虽然样本有限,但还是感觉到了国内的科研人员在英语上还是有不小的障碍。还有,如何克服中西方文化差异,如何与美国人打交道,这些都是需要在美国工作生活多年,才能做到不卑不亢收放自如的程度。

再有,我们的高校仍然没有走出“两进一出”的科研怪圈。“两进”呢,就是把人才和实验设备从国外引进来;“一出”呢,就是把科研成果发表到国外的学术杂志上。近年来,我们高校中科院发的文章,不管从数量还是质量来讲,都有很大的提升,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不能说全部但绝大多数的科研骨干是从国外引进回来的。实验设备,特别是高精尖的,我们还完全依赖从国外进口。就像,如果没有清华大学从国外买回来的冷冻电镜,颜宁教授的学术成就会或多或少会地打个折扣。最后我们的重要科研成果几乎都发在了国外的学术期刊上,这一点也不可否认。那么在整个科研活动过程中,我们中国到底起了什么作用?我们从中又得到了什么?

所有这些因素决定了在近期内,中国大学和美国大学在科学研究上仍然差距巨大,而且中国大学的教授也不可能大量地流失到美国。有,而且会越来越多,但还是处于个体特例的情况,而且大多数还是局限在像颜宁教授这种“海归”然后又“归海”的状况。




“归海”的“海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28608-1055206.html

上一篇:表面掺杂对半导体纳米线的物理性能影响
下一篇:高考之际话高考: 中国教育部我为你叫屈

38 蒋永华 王善勇 郭战胜 刘俊华 逄焕东 左小超 史晓雷 吉宗祥 邵鹏 王毅翔 宁利中 赵克勤 文克玲 谭敏力 秦逸人 陈冬生 叶建军 陈建林 张敏翠 周浙昆 皮江 潘碧峰 史江涛 江克柱 赵阳 高峡 鲍海飞 郭娟 信忠保 王宗海 黄仁勇 张小元 范凯波 lingling101 xlsd lg8811128 ericmapes maolin31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8-20 19: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