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pengj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pengju attosecond transient absorption spectroscopy, ultrafast process of liquid.

博文

纯净的科研环境(非参赛博文之科研梦) 精选

已有 8396 次阅读 2013-10-16 13:1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学网博客的风刮的真是迅猛。

按照以往的经验,最近一个月,大家都应该浸淫在诺贝尔奖的迷雾里面,不可自拔。

遥想当年,科学网的大V们对莫言的获奖像打了鹿血一样兴奋,无一不引经据典,旁征博引,举一反三,佐证中国人得诺奖的可能性,另一批大V们则针锋相对,逐一反驳中国人得诺奖的可能性,对台戏唱的惊天地泣鬼神,饶网三十日而不绝。

这次,不知道咋滴,科学网对诺奖的膜拜的消失速度令人不解。如果说王鸿飞老师的博客算是对化学奖的一个标志性阐述,其他的都“不足挂齿”了吧,好么?

 

风向变到了万部长对科研经费挥霍无度的愤怒,给长期从事科研,却没有基金,不能挥霍,眼睁睁看着大老板挥霍的科技工作者发言的机会。

我比较赞成规范科研经费的使用,尤其是对科学院,请允许我用三流来刻画一些高校,虽然我很多同学在一些三流高校当小老板,一少部分,包括科学院的横向课题,都可以或多或少归结为挥霍,挥霍至无度。相比之下,博导,硕导,博士生的工资低的可怜,我们可以一起很穷,但是却肆无忌惮地利用科研经费吃喝,请专家们一次吃饭的钱是一个硕士生一年的补助,这样一个环境,令人窒息。

(前几天,和一个小伙儿到一个重离子研究所参观了一下,由于是周末。单位给我们填了表儿,说是你们的路费可以报销。)

 

如果,我也有权利做科研梦,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我会努力做一个好梦,而且永远不会醒。

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每一个人都浸淫在梦里,有时候梦必须得有个载体,因为梦工厂的工人都不知道科研梦这种产品到底怎么才算质量好。幸运的是,听说,诺奖是个很牛叉的东西,谢天谢地,今天,诺奖就可以是载体,我们都在梦里呼唤诺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等不到梦醒时分。退一万步讲,如果若干百年的后的一天,我们有人得了诺奖,就能证明我们是科技强国了么?不知道你信不信,反正梦工厂的人现在都这么认为。

 

 

万部长的愤怒是一个打破梦醒的外力么?我认为不是,这个梦做得太久,太深,太复杂,每个人都在编织这个梦,形成了一个梦网,如果要烧掉这个梦网,估计三分之一的博导都要失业。

一个沉睡很久的人,需要精心的呼唤,而不是给它猛烈的撞击。

无论如何,一部分人倒霉的时刻到了,倒霉的结果或许是科学网若干天后又一阵风。

如果科学网博导博主被人jubao了,这事儿好像也是有可能的,抓典型的时代,拼的是运气啊,丫的,太邪恶了。

 

 

--------------------

如果是抓几个典型,真的有这个必要么?

我们都在经历中国科研体制的变革,或许做为学生,体会最为直接—研究生要收学费了。我当初很纳闷为什么这么合理的改革会在研究生教育层面发芽,思考之后,恍然大悟,学生没有话语权,是最好改革的一块儿,谁都可以切,还好,这一刀切下去,切对了地方,割掉了一些坏死的组织。但是,要对涉及到博导的利益下手,很难切,切不好切到了自己,万部长的愤怒是个开始也是个信号,至于教育部,以及科学院怎么相应就是技术层面的事情了。

我不止一次问自己,现在是不是做科研美梦的时候,答案都是负面的,因为我实在不想继续意淫,在如此的环境里做梦,如痴如醉,令人喷饭。

我不排斥他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做梦,如果我们都坚持做自己,那么请允许我,在大家单纯滴响应科研梦博文征文伟大号召的时候,适当调整自己的梦想方向,尽力不要做领导的sucker,都用自己简单的文字去呼吁纯洁我们自己的队伍,洗净自己,给其他人一个合理的环境,尤其是年轻人。

整理好自己生存的环境,姑且可以作为一个科研的梦想吧。

 

PS:从此开始胡言乱语。。。。

 



聚焦科研经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2266-733433.html

上一篇:喜欢自己的家乡?
下一篇:可爱的舅舅

21 唐凌峰 张忆文 陆俊茜 苏德辰 陈小润 李天成 罗德海 袁海涛 廖晓琳 陈凤凤 戴德昌 唐常杰 徐大彬 陈安 张玉秀 黄秀清 陈沐 biofans wangqinling arpku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0 17: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