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pengj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pengju attosecond transient absorption spectroscopy, ultrafast process of liquid.

博文

平行的世界

已有 2711 次阅读 2012-5-4 20:3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世界

    记不清是那一天晚上了,做了一个温柔美妙的梦。
    一群美丽的姑娘,围着一个镶着金边的圆桌,各自忙碌着在编制一副一定会很精美的绢丝画作。刚开始,姑娘们神情自若,把绢丝都铺在桌子上,排成平行的一根根,一缕缕,一簇簇,一直垂到桌子下面。这时候,一大群从西双版纳雨林里迁徙的蚂蚁蜂拥而至,沿着垂落至地面上的丝稍而上。一时间,万缕蚕丝末端缀满了蚂蚁,它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拼命地向上爬。姑娘们已经开始把绢丝按照既定的图案折叠,后续的工艺也逐渐展开,丝开始“凌乱”了,蚂蚁就在乱了的丝上沿着各自的轨道前行,竟都没有不小心走到隔壁的丝上。它们,到了精美的画作完成,还在各自平行的世界里忙碌。
    回想起来,这个貌似美丽的梦是我们周围真实的存在。周围的人,形形色色,都基本可以分成一小撮按照特定的轨道平行于他人生活,不同的平行生活来源于迥异世界观和认知程度。绝大部分的平行人,思想还是一片空白的时候就被一种非科学的训练蛊惑了,长期受制于一种或几种类似的,潜在的,六味地黄丸式的训练,最终的结果就是对教练说的话确信无疑。如果你不信,可以给朝鲜的一位朋友,好像没有,发短信,好像不能,问他,已故的伟人在发怒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从腰里掏出手枪,把正在上空盘旋的米国侦察机连人带机打下来。如果你真的问了,答案是肯定的比率绝对超出你的想象。如果你信了我的假设,我的结论也超出了我的想象,即便我早已知道。其实,我们发现,原来信仰是可以通过坚持不懈的训练被获得的。
    平行的世界里很多这样的人,由于接受的训练方式不一样,两个世界的人很难有交集。奇怪的是,两个平行人都没有各自所谓的信仰,但是生活方式极其类似,却也不能沟通。当然不排除一个平行世界里的人伪装的很厉害。其实,他们早知道你要给他们说些什么,但为了维护一些不可告诉你这个平行世界里的人的一些秘密,要假装成另外一个世界里的人,拼命隐瞒你所想知道的平行世界里的事,保护自己世界里的人,以致于避免沦陷。目前,在伟大的你我周围,这类人充斥着各个角落,让人防不胜防。
    但是这种人不可怕,你可以很快鉴别出来,利用各种方式避免与之发生思想上的摩擦,做到井水不犯河水。可怕的是另外一类人,完全是抽风型的,无疑,他的世界是平行于我们的世界,可他们的思想却从来不会由于受到长期训练而坚定地信仰一种东西。他们的思想随意摇摆,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思想的可塑性大,永远都是黑板擦,时刻准备着尾随一些人,时不时扒开他们的裤子,使劲吸上一口臭屁,于是,这群人有了一个通俗的称谓,屁民。
    认清这些屁民也不难,最可怕的是我们—对就是你,最有可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每时每刻,我们都在与外界的世界进行信息的交流,信息流通的通道有很多,每一种都被一些人赋予了特殊的功能,潜移默化地赶着你思想的鸭子往一个特定的架子上走,一步步摧毁着你刚刚发育成熟的逻辑。等到过一段时间,逻辑崩溃了,你就迈出了成为屁民的第一步;等到有一天,重新建立的逻辑又崩溃了,第二步走掉了;等到有一天,即将成熟的逻辑又流产了,第三步没了;等到有一天,不用等了,已经是屁民了,@¥%#&,修炼成功。
    这时候,只有那群美丽的姑娘俯视着蚂蚁在各自平行的线上忙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2266-567073.html

上一篇:徒之乔布斯
下一篇:爬山

1 金小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0 02: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