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aotenghust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maotenghust

博文

改变科研评价规则已经在路上了?! 精选

已有 7463 次阅读 2019-12-14 12:1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2020年国家科技奖励计划的最大变化莫过于在自然科学奖提名书申报中不再硬性要求填报“SCI他引次数和鼓励发表在国内期刊的论文作为代表作。这是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办公室落实中央强调的破四唯SCI至上的重要指示精神的重要举措,鼓励以国内期刊发表的论文作为代表作则是国家自信力提高的直接表现。

是不是发表的SCI论文所在期刊的影响因子高就代表水平高?这的确是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在以前奖项和一些人才项目等项目评审中,数论文、数影响因子来评价申请人的科研工作十分普遍。本人就遇到过多次类似情况,呵呵。一些专家喜欢用和XXXX领域相比,申请人文章影响因子偏低等评语来评价申请者的学术水平,这些评语可能是来自大同行的评审意见。这种评价意见也多年来饱受诟病,实际情况是不同学科领域发表文章所在期刊的影响因子差距很大,例如,有的领域可能IF=3就是该领域的顶级期刊,而在某些领域这个影响因子可能是档次很低的期刊。正如全国政协委员徐星研究员所言“对科研人员评价要回归到小同行评审上来,这才是科研评价的核心。”

近年来,国家相继出台了系列文件给“破四唯”走向“实际操作”提供了指导思想,而上述提及的2020年国家科技奖励计划申报的新变化则是评价体系改革迈出的重要一步。在2019年长江学者申报书中,也专门增加了这样一条立德树人的要求,“围绕“坚定理想信念、厚植爱国主义情怀、加强品德修养、增长知识见识、培养奋斗精神、增强综合素质”育人目标,将立德树人融入思想道德教育、文化知识教育、社会实践教育等各环节的情况等”,并且该条目放在了申报书的最为重要的位置,这也意味着在这些人才评价体系中除了看科研成果外,也把“讲品德”放在了比较重要的位置。这说明改变科研评价规则已经在路上了吗?。

以下是本人2017年5月28日在科学网上撰写的博文“改变科研评估规则,真的是时候了” !


改变科研评估规则,真的是时候了” 

改变科研评估规则,真的是时候了!这几天大家都在热议《自然》暨自然科研总编辑Philip Campbell撰写的署名文章(http://www.bestchinanews.com/Explore/4926.html),科技日报也进行了跟进(科技日报 2017年05月25日)。文章对当下流行的对科学家科研评估过度依赖于文章影响因子和引用率的做法作者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本人对文章中提出的绝大多数观点是认同的,改变科研评价规则,真的是时候了。


很多单位对研究人员的学术评价中最常用指标是该学者所发表论文所在期刊的影响因子及该学者所发表论文的引用次数。目前,在生物学领域,很多高校和研究单位引进人才(比如千人和青年千人)基本只是根据该学者发表论文的影响因子,没有在CNS期刊或IF大于10以上期刊发表论文的学者基本免谈;生物学领域的“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和教育部“长江学者”这两类人才项目的评审也基本类似,很多评审专家认为申请者如果没有IF大于10的文章,基本直接出局。一些评审专家、有些大学和资助机构的管理者基本没有考虑不同专业或研究方向之间的差异,所谓评审也“沦落”为只能根据学者所发表文章的IF评价一个学者是否是“人才”了。

课题研究内容是否是当前的热点和能否在IF大于10以上期刊有直接的关系,正如菲利普·坎贝尔提到的“癌症基因组学”这样的研究往往受到这些“高水平”期刊编辑的青睐,发表的文章也往往处于被引用的顶峰;除此之外,涉及干细胞、表观遗传学等这些当前热点的内容也相对容易被高影响因子期刊所接收。假若投稿文章利用的是关注度不高的实验材料或实验内容不是当前的热点,编辑部则往往会以“The content of manuscript sound interesting to specialistswe do not feel that the work bears sufficient interest”的理由直接拒绝,估计有此经历的科研人员不在少数;这种拒绝理由说的很直白,就是你投稿的文章阅读群体太有限,对提高期刊影响因子没有什么用,甚至会拉低期刊的影响因子,所以不好意思只能拒绝了,哈哈。

研究领域或研究对象不同的学者之间只根据发表文章的影响因子和引用率来评价谁优谁劣的确不合适,就像我们把踢足球和打篮球的运动员在一起比较一样,没有可比性,足球进1个球都比较困难,而篮球假若只进一个球会怎么样,我们只能呵呵了?比如PhilipCampbell在文中提到的随着越来越多的科研人员专注于解决社会挑战,更多颇有价值并高度实用的研究,都发表在不很传统、不甚引人注目的期刊,这些期刊往往偏重于随时可投入应用的科学” (as more andmore researchers focus on solving social challenges, more valuable and highly practicalresearch, published in a traditional journal, not very conspicuous, these journalstend to be put into application of science at any time),这样以解决实际问题的研究内容就很难发到高影响因子的期刊上。研究对象为模式植物(比如拟南芥和水稻)和研究对象为多倍体生物(比如油菜和小麦)发表论文期刊的影响因子也应该没有可比性。近年来,研究对象为水稻和拟南芥中国学者在CNS期刊及IF10左右的期刊发表的论文越来越多,而研究对象为小麦和油菜的文章除了基因组测序、基因组重测序等这类外,10以上期刊能够发表的凤毛麟角,国际上也基本如此。原因是在模式植物中,单个基因拷贝数往往不高,基因功能的验证相对比较容易;而在多倍体生物中,单个基因的拷贝数往往很多,超表达的时往往没有表型,这都影响了文章在IF高的期刊上发表。

以甘蓝型油菜为例,自从新中国成立到目前为止就没有在影响因子10以上期刊上发表过文章,IF接近10的也仅仅是2016年发表了3篇(2Plant Cell, 1PNAS),这难道中国研究油菜的科研人员研究水平低?恰恰相反,中国在油菜方面的研究处于绝对的国际领先水平,根据近年来的Web of ScienceSCI论文统计,我国研究机构雄踞世界的前两位,并且把第三名(加拿大的研究机构)远远的甩在身后。在这个只数影响因子的年代,研究对象为油菜的研究人员非常吃亏,在国家高级别的人才项目评审中,这些学者基本都倒在了影响因子的脚下。据笔者了解,在“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教育部“长江学者”获得者、国家“千人计划”引进人才中,这个研究水平处于国际领先水平的农作物,近20年竟然没有一人入选,全部倒在“只数”影响因子的评审中,这种状况着实令人尴尬!

根据不同研究领域、研究对象来评价不同的学者的贡献,而不是单纯的比较IF和引用率来评价科研人员的确是到时候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19332-1210010.html

上一篇:20191215——珊瑚苣苔(Corallodiscus cordatulus (Craib.) Burtt.)
下一篇:20191216——大岩桐(Sinningia speciosa (Lodd.) Hiern)

23 李万峰 周春雷 檀成龙 李剑超 晏成和 柏延文 王庆浩 强涛 吕健 陶勇 杨正瓴 张士宏 许培扬 刘良桂 苏德辰 郑永军 吴嗣泽 郭新磊 邝宏达 陈明义 高友鹤 左宋林 孔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9 04: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