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梦学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tcerzhang

博文

教师节忆老师 精选

已有 5207 次阅读 2019-9-10 21:04 |个人分类:杂谈|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教师节, 回忆

教师节了,纪念下那些教过我的老师们,以免遗忘。

        

小学篇

        读小学是三十五年前的事情,小学的老师虽然大多学历低下,有不少初中甚至小学毕业就任教做代课老师的,但确实是敬业,把学生当自己孩子看,因为是代课,这些老师的收入和正式分配的师范生相比,差不多只有1/2到1/3,但不妨碍这些老师的兢兢业业,后来赶上国家政策的“考试转正”,也算是功德圆满。当然也有被校长撵出去又赖皮回来的“别人教得我为什么教不得”的泼皮老师,介于是街坊邻居关系就不展开。

        那时的班主任一般兼任数学、语文甚至是美术等任课老师,这种情况到五年级才有改变。一年级的班主任李老师是个胖墩墩的彝族中年妇女,严格但和蔼可亲,唯一记得的就是我到黑板上写“鱼”的时候,写了繁体字(底上四点水),同学们一致说错了。于是,这老师非常有耐心的把繁体字和简体字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并告诉同学到家里翻古书,看看和简体字有啥区别,也算是循循善诱,激发学生的文化兴趣。

        二年级到四年级的是同镇的高老师,离老宅不远,家长间也是彼此熟悉。上课讲故事甚于讲课本内容,自然还是比较讨学生喜欢,下课经常和我们拉家常。当然高对学生要求不严。否则,我小学生手册上不会有那么多“经常不完成家庭作业”。记忆深刻的是地理老师兼美术老师的陈老师,持续了我美术一直满分的传统,加之我地理成绩异常好,老师印象颇佳。

        五六年级的换了班主任鲁老师,县里和州上少有的特级女教师,和蔼可亲,而且异常严格、认真。教书经验老到丰富,对学生亲切中带着威严。以至于当年普及六年制教育时,小升初只有1/3的录取率,而我们班大约3/4的人都考上了。不过鲁老师给我的小学生手册评语大多是家长般的训斥。最后一次与鲁老师通电话是七年前,当得知我从中科大再度毕业时,她无限感慨地说“你小时候是个么勒(木讷),上课从来不听讲,喜欢自己摸出摸出(琢磨、自学),….没想到却是我教过的学生中学问最好的”。如果鲁老师和其配偶陈校长(严格,认真,和蔼可亲的老校长)还健在的话,现在也是接近米寿之人了,敬祝二老身体健康。

        小学的音乐老师,低年级的自然老师已然驾鹤而去。低年级的自然老师是邻村的,擅长土医跌打损伤,同学嬉闹手臂脱臼,老师笑嘻嘻不经意间将骨结合,深得学生喜欢。五六年级的自然吴老师,在听说我考入重点大学后,问来地址,欣然写信祝贺,甚是鼓励。

        小学的老师们,大多充满着浓浓的乡土味,然极其和蔼,极其敬业,虽有严厉如鲁老师,但不失名师风范,留给我的是无穷的人生财富和无尽的怀念。

 

 

初中篇

        相比较小学,初中是我玩得最疯的时代。

        初中一年级的班主任兼语文是张国华老师,气质上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上海的文化人而不是云南穷乡僻壤的中学老师。因为成绩和班长职务的关系,老师一直对我照顾有加,在离开中学奔赴法律岗位时,特意给我留了一大捆中考试卷解析的书(那时候中学教辅资料特别少,弥足珍贵)。老师通过自学考取了律师资格,现在老家做大法官,造福一方百姓,给老师点个赞。

        初中英语老师王朝先是个非常好的老师,初二任班主任,但被我当年的桀骜不驯搞得哭笑不得。王老师曾经当场把我的班长职位给撤了改选,不惜又是全票再次当选,可以想象当时王老师之愤怒。不过王老师一直当着其他老师和同学的面夸我,“你要去读高中,一定能上大学。”于是乎,当年我初中考中专差两分只能去读高中时,王老师非常开心地给了我很多高中、大学的教科书,说:“不要难过,应该庆幸才是,你考上中专绝对是个浪费,你去读高中最少能上个本科”。

        初二、初三的语文老师是我本家,对学生非常和气,深受学生喜欢,当然也会罚学生写作业。以至于2013年带着堂侄子来上海入读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轨道交通学院时,我笑嘻嘻跟侄儿讲,你爸罚过我写斗殴的“殴”字,两页小楷。

        初一到初三的数学老师陈绍彪中规中矩,教书相对于其他老师来说,比较卖力。最擅长培养尖子生(当然我不是),经常启发学生、和学生一起讨论问题,也比较和蔼。因为我画坐标轴和二次曲线用了几种颜色,陈老师在作业本上留言,“知道你绘画很好,但数学两种颜色就可以了,绘画要继续保持,数学也要加油”。在我考上重点大学后,与陈老师书信交流时,陈老师说:“我传统的教法不适合你,不好意思没能让你数学考个好分数上中专,这也许是天意让你去读大学,否则你就浪费了”,言辞充满着淳淳之意。

        总言而之,我对初中的绝大多数老师没什么好印象,当然他们对我也没什么好印象——逃学、带头闹事,戏谑老师这破事干得太多。但上述的老师却是例外,他们难能可贵的履行着教师应有的职责,爱护学生,包容如我之类的捣蛋学生。以至于多年以来,一直在心里将他们铭记。

 

高中篇

        高中时代是我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高中的老师相比初中和小学,素养和水平异常高出许多。当时全县近二十所初中,一所高中,而且招的学生还不多,可想而知我们遇到的教学资源何其珍贵。当时我们县的高中水平并不差,全州二、三名,每年都能考上三、四个全国重点大学和十几个普通本科,至于考上大专和中专的,那就更多了。

        高中的老师因为文化层次高,见多识广。对我们也是更加包容。

        高一的班主任是化学老师汤平老师,非常和蔼,极少见到他生气。对我也是照顾有加(他对每一个学生都充满着照顾)。高一上学期我的成绩只能算过得去,算不上特别出类拔萃。高一下学期因为埋头自学高二、高三的课程成绩开始突飞猛进。在高二伊始评选中学最高奖学金“荣金达人奖学金”时,汤老师力排众议,把我排到了一等奖(每个年级两名),后来还为我争取到生活资助人,此生恩情难忘。

        语文罗老师经常跟我们讲社会现状,讲人生百态,社会阅历丰富,对我等捣蛋学生也是极为包容,而且极为有高考志愿报考经验。当年年少轻狂,如果当年听罗老师的话,避开录取大小年,报考浙江大学、华中理工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东南大学等校的建筑学或无线电的话(小地方信息蔽塞,居然不知道南京工学院改名东南,更不知东南有建筑和无线电),就不会人生如此狼狈,被渣校烂专业利用招考政策漏洞捡了空子。后来罗老师建议我到省招办申诉,跑了六趟省城,当然结果没啥改变,不过却争取到了一笔不菲的费用。后来罗老师在书信中鼓励我,“你还年轻,自学能力这么强,可以通过自学走自己的路,蔑视那些磨难!” 可惜现在罗老师已经不在人世,却让我深刻体会到:忠言逆耳利于行。愿来生我仍是你的学生!你的在天之灵要保佑我,老师!祝老师你在天堂一切都好! 

        政治杨铭老师高一时是年级组长,肩负政教职责,因此看上去一脸威严,事实上文质彬彬,一副黑框眼镜,却是老师中专为农村贫困学生服务的老师,曾经为了学生的助学金、奖学金等事宜四处奔走,后来调任县里干部去了。现在这样的把学生的生活权益放在第一位的老师现在不多了。

        历史老师教过我们的有两个,杨思淮和毕月波。杨思淮是我们镇上的名人,小我爷爷十来岁。在家务农,接近四十来岁通过自学考取成教(八十年代的成教一般人也难以考上),是家乡传颂的自学成才的典范。杨老师土布衣服,以节俭著称。讲课铿锵有力。平时和杨老师接触不多,只记得高一下学期在街上溜达时,杨老师不知从哪里冒出拍拍我肩膀,说,“你历史竞赛拿了第一名,不过你还是读理科有前途“,然后大步走开了。之后就是拿到录取通知书,爷爷带我去镇上他家拜见他,依旧是农民般的平易近人。此外,毕老师授课也不错,只不过那时已经分班,我选择了理科,故而不太待见历史,对毕老师没有太深的交情,只不过高中历史会考考了九十多分,也算是对得住老师的一番教导。

        生物老师钱泰森是返聘的老教师,从教四十来年。泰森老师虽老,但大脑清晰,口齿细腻,讲起课来细致入微。毕竟以前的生物是高考科目之一,到我们那个时候才改为副课。因为老师身材魁梧,脸大如钟,我们私下都叫他泰森(拟比美国拳击手泰森)。老师讲课非常细腻,批改生物练习册也一丝不苟,经常在本子上批注正确答案让学生铭记,大概是觉得学生太忙太累不忍心,以至于后来会考我们没有花太大精力,大家都安然通过。泰森老师最后活了八十几岁,据高中同学讲高寿无疾而终。天堂大概是需要优质生物老师,才让老师走得如此安详,从容。 

        姚安一中作为少体校,一直有体育活动的传统,即每天有一节体育活动课。在下午第四节课到吃晚饭期间,体育老师自然也是出类拔萃。遇到的老师有张同轩老师和杨志勇老师。张老师年轻时到水库游泳,救过几个溺水小孩的命。据说家长根据衣着特征到学校找人并致谢,才发掘出我们张老师的救人不留名的事迹。如此一事可见张老师品格之高尚。两位老师对我们高中学生都还不错,让我们体育课上前半认真训练,后半自由发挥,知人善教。张老师一家对我还有其他的莫大的恩惠,在此不再阐述。

        英语老师李干是山东人,我们一直觉得很好奇李老师大老远跑到云南穷乡僻壤。到前几年我才从父亲口中得知李老师原来是镇上的名门望族丁家的外来女婿,也是我小学隔壁班班主任丁老师的丈夫,丁老太太曾经一直关怀着我们。李老师讲课带着浓浓的山东普通话口音,英语教学效果好,平时也见不到他生气,总是很乐观,一脸笑脸。但李老师命运多舛,小孩大学时不幸遇上车祸,夫妻又重新领养了个小孩。现在据高中同学说,和我高中的同学们一起经常在县城的广场跳广场舞。如此优秀的老师,衷心祝愿老师和家庭余生平平安安!

        物理老师许老师,俗称老许,拿高中同学的话说,就是我是他的得意门生。当然我不在他们班。我们两个理科班一直是竞争的关系。老许教书教得好,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不受待见。高二换了新的物理老师,结果被据说以我为首的全班同学联名给撵走去教《劳动技术》课去了。其实被撵走的老师人也是蛮好的,为人心善、云南大学科班毕业,只可惜茶壶里的饺子倒不出来。当然,不能说以我为首,大概是我物理最好外加和学校领导的关系,同学们让我去和学校提建议。于是许老师又回来继续给我们服务。平心而论,许老师教书不错,对学生也非常不错,关怀备至。虽然后来走上校领导岗位如何,但那是后话,与我等学习无关,不妄自评论,至少我们班也好,他们班也好,在他教学下,都取得了不错的高考成绩,对于一个高中老师来说,单凭这一点就是值得我们铭记的好老师。

        高中老师其实有很多需要感谢的:赵献铨校长,团委书记苏老师、班主任宋云彬老师,还有很多其他老师,在此不再一一展开。感谢你们的付出,敬祝你们教师节快乐,阖家欢乐、安康!

 

大学篇

        在那个年代的穷乡僻壤,小时如雷贯耳的大学大概就五所,南七、大清、屁大、蛋蛋和南开(科清北复开)。初一时央视当时联想投放的广告——高中毕业生拿着清、北、复录取通知书上火车的画面至今脑海记忆犹深。如果当年随便一个高考志愿录中,现在也许不是在某个建筑设计院追求“普利兹克奖”的路上,是在某高校数理研究所追求“菲尔茨奖”的路上——人生不必如此狼狈。不期半路上杀出个渣校截走档案,断了夙念。当然渣校也有好老师,比如我的班主任、辅导员和英语老师。

        大清和南七技校是我此志不渝的追求。在渣校毕业后得以有机会去大清进修了一个月,十年后亦如愿进入南七技校(科大)。南七技校向来以严格著称,即使MBA这样的项目,想一帆风顺毕业亦是痴心妄想。

        说到南七的老师,课后和善,课中严格,且各具风格。南七技校的老师,绝非大多数大学里那些依仗有个博士文凭、夸夸其谈,让人觉得智商、水平低下之辈。

        教《组织行为学》的储老师仙风道骨,因高龄娶妻生子(67岁得子),堪称男学生中的男神偶像、被戏称科大版杨振宁、齐白石,但要求十分严格,几个延期交课程论文的同学直接被拒,可想而知,期末成绩自然不会太高。

        糜老师是我科大的恩师,教授我们《管理经济学》。一天早上在上研院研究院门口被糜老师拦住,说你是不是把作业给全班同学抄了,错的都是同一个题目,真是眼光锐利。此外,糜老师对论文撰写非常专业,认真负责、以至于我们跟随他做论文的,在糜老师阅后,均顺利通过科大严格的论文盲审和答辩。糜老师七十五岁了,年事已高,门下知名弟子无数,退休后依旧发挥余热支持独立学院建设,担任安徽三联学院财会学院院长,在此祝愿糜老师身体健康。

        科大的老师需要感激的太多,在此不再多述。大凡打过交道、接受过学业授课的老师都值得感激和纪念。值此教师节之际,向科大的所有教过我的授课老师、服务过我们同学的教务、后勤等老师,致以由衷的谢意。敬祝您们教师节快乐、阖家幸福、安康。




导师与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14700-1197474.html

上一篇:论低分上优校的可能性
下一篇:十二年高考志愿填报的经验及总结

13 郑永军 张红光 李世晋 刁承泰 罗春元 左宋林 郁志勇 黄永义 孙颉 王从彦 杨金波 张晓良 李燕祥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1 14: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