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qdai 上海大学教授

博文

读报随想-7:追本溯源 一语中的—读《科研经费流失是制度问题》 精选

已有 6085 次阅读 2013-11-15 05:57 |个人分类:灯下琐语|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科研经费,分配,管理| 管理, 科研经费, 分配

   近来,科研经费的分配和管理问题成了学界的一个热门话题。《中国科学报》陆续发表了一些相关的报道和文章,1111还在“观点”版上发表了五位学者的四篇文章,并配发了编者按:近年来,随着我国科研经费投入的增多,如何有效管理资金日益成为一个重要课题。本版围绕“科研经费分配与管理”的话题,约请科技政策与管理方面的学者进行笔谈,对科研经费的管理机制、评审制度和分配模式等问题作深入探讨,以期推动相关的改革。本文仅谈及其中的《科研经费流失是制度问题》(见链接)的读后感。

       张碧晖的这篇文章的题目起得好,一语中的,直奔主题,指出“科研经费的大量流失,是资源分配的制度出了问题。”该文的主要论点有四:

      ——“我国科技资源的配置与使用效率低下,本质上是高度集中的计划体制下,忽视科技资源的资本属性,以及科技资源主要依靠行政配置……”因而,从计划制定、科研立项到监督管理、项目验收,形成了一个长过程的行政管理链。直接导致资源分配分散,项目低水平重复,成果水平低下,乃至学术腐败。

      ——“只要科技资源掌握在政府手中,过度的行政化,必定会带来权力寻租,因而腐败严重。”因此,出现资源分配的一些潜规则,违规干预评审、立项、经费分配,“导致系统腐败”。且对学术腐败事件“很容忍,处理普遍过轻,有法不治众的趋势。”

      ——“发挥第三方评估机构作用不够,政府转变职能只停留在口头上。近年来,大学评估的行政化,证明弊端甚多,大量造假几成灾难,专家的评估难做到公平、公正。由政府主导的科研项目评审也是一样,科研经费配置不尽合理,马太效应无处不在。”从而,一些名人成了科研专业户,院士成为“香饽饽”,科研经费分配不公。

      ——“科研经费要靠制度监督和科学管理。科研经费逐步从过去的‘政府出钱,企业研发’过渡到‘企业出钱、政府补贴’的方式,财政的钱主要应该放在技术服务平台上形成竞争态势。”这是本文为解决科研经费流失问题开出的一个“药方”。具体措施包括:科研立项要全程公开透明;要建立科研分类评价体系,;要建立科研诚信制度包括污点记录;在探索性的研究上,要允许不在指南上的偏题、怪题立项。

       至于如何建立科学的科研经费分配和管理制度,本文没有细说。报纸同一版的另外三篇文章有所涉及,特别是张明喜的文章《科研间接费用管理的几点思考》讲得较为具体。文中提及,前年,我国财政部和科技部颁布了关于科研经费管理的一个文件(财教[2011]434号),明确提出,重新将课题经费分成直接费用和间接费用。张明喜认为,当前的科研经费分配和管理制度改革有两个突破点:一是完善课题间接成本补偿机制,明确补偿渠道;二是充分体现以人为本理念,增加绩效支出。该文给出了直接费用和间接费用的定义:前者指在科研过程中发生与研究直接相关的费用;后者指承担课题任务的单位在组织实施课题过程中无法在直接费用中列支的相关费用。

       在《科研间接费用管理的几点思考》一文中,提出了完善科研间接费用管理的五个举措,即实施差异化、精细化的间接费用补偿政策;加强间接费用监管;重视科研人力资本支出,落实并提高绩效支出的比重;在厘清政府与科研机构关系的基础上,健全间接成本补偿机制;统筹事业单位分类改革和科研领域收入分配改革,建立现代院所经费管理制度。

       关于科研经费中直接费用与间接费用的划分并非新鲜事儿,境外早已有之。

多年前,我到纽约大学Courant数学科学研究所访问,我的host告诉我,为了从他的科研经费中划出资助我的费用,要另外上缴给研究所资助总额的55%overhead费用。

今年我在香港访问期间,特意找来了RGCResearch Grants Council)的GRFGeneral Research Fund)申请书若干份,注意到,他们的经费预算中大部分是人力资本(如聘用研究助理、招收研究生的费用),据我估计,实验型课题中人力资本约占50%;理论型课题中更是超过70%。然而,却没有听到给课题申请人以绩效工资一说。倒是前些年来国内的一些研究机构可从项目经费中提取绩效工资,但做法上五花八门。

       笔者认为,增加科研经费中的间接费用比例无疑极有必要;而在绩效支出方面则应慎之又慎,相应的具体细致的规范性条例和细则必须尽快跟着出台,不然很可能成为学术腐败的新“温床”。

 

总而言之,举双手欢迎科研经费分配和管理制度的改革,期盼着由此带来我国科技界的重大变化!

 

写于20131115日晨

 

【链接】张碧晖:科研经费流失是制度问题

 

上世纪90年代,我在一个中心城市当科委主任,脑子里经常在想一个问题,科研项目如何找最合适的人来做,科研经费如何用在刀刃上?后来才知道,这是一个制度层面的问题,在当时是得不到答案的。这几年,有关科研经费的效率问题,议论得很多,甚至海外也在关心这个问题。

5年来,中国研发经费投入实现了每年20%左右的增长,2012年已达到10298亿元,其中财政科技支出5600亿元。按照汇率计算,我国研发经费投入总量目前位居世界第三,投入强度在新兴发展国家中居领先地位。然而,与此相悖的是,我国科技的国际竞争力却逐年下降。以科技投入得出的论文产出为例,据ISI公布,这两年全世界有6466名高引文科学家,其中美国4127人,500~100人的依次是英国、日本、德国、澳大利亚、瑞士和荷兰,中国仅39人。这39人中,香港20人,台湾14人,大陆5人,其中还有2人在美国进修和工作。我国的科研劳动生产率本来就相当低下,从每万名R&D人员国际科技论文数看,中国基础研究领域的科研劳动生产率,大致是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1/5。从每万名R&D人员发明专利数量看就更低。每篇论文投入的成本却高于这些国家。一些所谓的研究,既不产生新的知识,对企业也没有帮助,大多数研发人员只是在做模仿跟踪开发工作。近年来,不论是中国科协的调查还是财政部门的审计,以及许多个案研究,都说明我国的科研经费严重流失,真正用于科技开发的比例低,而用在开会、出差、接待上的比例非常高。科研经费的大量流失,是资源分配的制度出了问题。

    首先,早有学者指出,我国科技资源的配置与使用效率低下,本质上是高度集中的计划体制下,忽视科技资源的资本属性,以及科技资源主要依靠行政配置的结果;而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科技资源的配置与使用效率问题,本质上是科技资源科技资本转型。改革开放已经30多年了,但是在科技、教育领域,计划体制的思想仍然根深蒂固。科技领域中以行政手段配置为主导的本质基本未改变,从科研项目、基地建设、科研条件到关键材料、关键设备均纳入计划管理。计划的制定,通常由政府部门制定所谓的原则、指导思想、优先领域和项目指南;然后从项目申报、审核、评估、立项、检查、中期评估、监督与管理、项目鉴定验收直至组织推广应用,形成一个长过程的行政管理链。由于现行科技投入分为国家、地方和单位几个层次,形成多部门、多层次构成的纵横交织的科技计划管理体系,因而资源分散,项目低水平重复。这些是造成科技投入效率低下的制度原因,其直接后果就是中国很少产生具有创造性知识产权的重大科技成果,也难以推动革命性创新。甚至一些所谓大计划成为腐败的重灾区。

其次,毫无疑问,只要科技资源掌握在政府手中,过度的行政化,必定会带来权力寻租,因而腐败严重。和其他领域一样,科研经费的配置也有不少潜规则:科技经费补贴多少、按多少比例返还,已是公开的秘密;违规干预专家评审、项目立项、经费安排等等,更是行政部门的常态。最近,某省科技厅长和省会城市科技局长双双落马,是这种过度行政化管理导致系统腐败的结果。正如爱因斯坦说的:只要碰上机会,任何人类活动的领域都是合适的,他们究竟成为工程师、官吏、商人还是科学家,完全取决于环境。科技腐败是权力腐败的衍生品。现在,在大学和科研单位,最牛的人是能拿到科研项目的,也就是说能搞到钱的人。搞不到项目和钱,科研水平再高也是白搭;能搞到项目和钱,什么都不做甚至没有科研人员都没有关系,可以承包下去。学术腐败和权力腐败结合十分可怕,申报项目时轰轰烈烈,结题时草草收场。一套结题验收的形式走下来,科研单位得到了实惠。行政部门及其官员可以把言过其实甚至子虚乌有的科研成果当成政绩。项目承包人和首席科学家有了职务和职称晋升条件。科研投入的不合理,使科研人员忙于拉关系、跑项目,重申报、轻研究,一些科研人员甚至把课题当成圈钱的手段。这几年,学术腐败累累曝光,科研人员反映强烈,但并未引起相关部门的充分重视,说是零容忍,实则很容忍,处理普遍过轻,有法不治众的趋势,震惊全国的汉芯事件也只是撤了当事人的职务。如果不能有效整治腐败现象,难于建立起诚信制度,必将败坏科研传统和作风,自废长城

  再次,发挥第三方评估机构作用不够,政府转变职能只停留在口头上。近年来,大学评估的行政化,证明弊端甚多,大量造假几成灾难,专家的评估难做到公平、公正。由政府主导的科研项目评审也是一样,科研经费配置不尽合理,马太效应无处不在。一些名人成了科研专业户,常年多个项目,根本不可能亲自研究。中国的院士、某某学者为什么成为香饽饽,就是因为能拿到项目,张曙光贿选院士事件揭开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全世界的院士可能都没有中国的院士忙,不少院士据说每年有近百天在飞机上。大学也是这样,有的名校每年几十亿元、近百亿元课题费,效果并不那么好。据对30“985工程院校科研效率的实证分析,政府投入比例80%~90%的高校和政府投入20%~30%的高校产出论文数和专利数差不多,因为超出科研能力的投入是不会有效果的。要真正转变政府职能,实现一些不必要权限的退出机制,让科研经费的主审从政府官员转移到中介机构、金融机构和评估专家,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同行评议

    最后,科研经费要靠制度监督和科学管理。科研经费逐步从过去的政府出钱,企业研发过渡到企业出钱、政府补贴的方式,财政的钱主要应该放在技术服务平台上形成竞争态势。科研立项要全程公开透明,接受监督。要建立科研分类评价体系,我曾与科学计量学泰斗布劳温的大弟子讨论过,大学评估要注重学科专业水平和专业能力的评估,而不是放在大学规模、研究生数量上,要建立科研诚信制度包括污点记录。在探索性的研究上,要允许不在指南上的偏题、怪题立项。科技创新的源头是科技人员的原始冲动,乔布斯、发明手机的好莱坞演员贝蒂·拉姆就是生动的例子。创新有时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要鼓励探索,宽容失败。

 

(作者系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原常务副理事长)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201311117版(“观点”)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3/11/284888.shtm

 



聚焦科研经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0732-741845.html

上一篇:教育随感-7:归属感浅议
下一篇:学习漫谈(107):真知灼见 娓娓道来——聆听李佩教授谈外语教学

10 曹聪 梁建华 韩世清 王国强 张明武 周华 王贤文 董焱章 clp286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15: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