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qdai 上海大学教授

博文

学习漫谈(104):基础学习的七大缺憾 精选

已有 5764 次阅读 2013-11-8 07:41 |个人分类:寄语学子|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学习 缺憾 科学方法论

人贵有自知之明。与大多数来访的博友相比,博主的年龄虚长了若干岁,如果刨去懵懵懂懂的小学时代,学习做学问已逾一个甲子。静夜思,回顾与学习有关的往事,深有遗憾:“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难追”。可惜的是,人生没有“后悔药”。如果让我从头再活一遍,我还会选择做学问,但在认清了已往缺憾之后,更弦改辙,肯定比此生要活得精彩一些。今天就想与朋友们说说自己在学习做学问过程中的七大缺憾,吁请年轻朋友们引以为戒。

 

第一个缺憾是:缺少运用科学方法论的自觉性。爱因斯坦老先生早就说过:“方法比知识更重要”,此话意味深长。遗憾的是,笔者真正明白此话的涵义是在步入中老年阶段之后,具体说来,是在跨进新世纪之后。如果这种觉悟早来五十年该有多好!只是经过很多磕磕碰碰之后,才逐步认识到,过去学习效率的低下,特别是上课、听报告收效之微,源自没有尽早从科学方法论角度来鉴赏、审视。直至2000年前后,我才购进大量方法论的专著(如今已“溢出”一个大书橱),并进行了较为系统的学习,才知道自己过去做学问是何等盲目无知!此后情况稍有好转,但为时已晚!

第二个缺憾是:缺少逻辑思维的童子功。我曾分析过自己的思维能力,发现兼有形象思维和抽象思维的爱好,但形象思维的能力似乎更好一些,“背功”也不错。前几天初中同学聚会,谈起往事,老同学说,我曾是班上背诵《水浒传》一百零八将的“冠军”。我自幼就对小说、诗文有兴趣,也乐于形象思维,而抽象思维方面,并无特长,且缺少自觉的系统训练。记得十年前一次大学同学聚会,大家一致认为,在复旦数学系的最大收获是在逻辑思维能力上得到了严格训练,而在这方面,自己的水准只达到中庸水平,远比那些尖子同学差。问题并不在于基础,而在于自己在思维上的懒散和浅尝辄止的坏习惯,并且改变或改进的自觉性甚差。

第三个缺憾是:缺少物理和工程直观能力。我认为,这一能力对从事物理和工程研究的人特别重要。且看我国近代力学事业的四位奠基人——周培源、钱学森、钱伟长和郭永怀,他们无不具有超强的洞察实际问题的物理实质的能力。你可能会argue,他们四位,三位学物理学出身,一位学的是工程,基础训练上得天独厚。试举另一个例子,我在本系列博文中介绍过徐复的学问观,他是我的学长,对我有过较大的影响。他的学习背景与我相仿,大学阶段从纯数学转为力学。1960年代,郭永怀先生让他搞核聚变中的力学问题,从解剖托卡马克装置这一“麻雀”入手。当时国内并无此类装置。没过很久,徐复对这一装置的原理和运作机理了如指掌,而且对其中的各种物理和工程参数能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令我着实佩服。读过他的科研笔记才明白,他在培养物理直观能力方面曾狠下功夫,我只有自愧弗如的份儿。

第四个缺憾是:缺少熟练运算的基本功。在我的研究生阶段,凭借电子计算机进行复杂的科学计算的发展趋势已经出现。我看到有些同事编程、分析、调试,日夜打孔,半夜到计算中心上机,实在辛苦。我一来对计算兴趣不大,二来怕苦,坐失了学会熟练计算的良机。此后,身边一直有年轻同事和学生相帮,因此,我的计算机运用能力始终上不去,至今仍是“三脚猫”,不能不说是一个终身遗憾。

第五个缺憾是:缺少语言学的基础能力。就本国语言来说,高中时学过汉语语法,但掌握的知识有限,驾驭汉语的能力受到影响。就说查汉语词典这件小事吧,小时候没有学会四角号码,后来也懒得学,因此,查《辞海》这类词典时只能用笨办法。外语学习中,认识到学会语音学的重要性较晚,1970年代才系统补习了英语语音学;学习俄语语音学更晚,到1980年代末才从来访的长期专家的俄国夫人那里学会,大大降低了外语学习(“四会”)的效率。

第六个缺憾是:缺少雄辩能力。这与性格有关。我从小就“乖”,不喜欢与人大声争论,遇到辩论,经常“退避三舍”,年轻时甚至有点腼腆。口才训练直到1984年做了大学老师后才重视起来。因此,在学术争论中常常吃亏,也不善于雄辩地展现自己的科研成果。

第七个缺憾是:缺少学习和科研的定力和耐心。这一缺憾更是后果严重。有许多方面的学习不能一以贯之,经常虎头蛇尾,有始无终的结果是自己缺少应对各种困难场面的全面能力。昨天,我所请了一位长江学者(杰青)做seminar报告,他长期做基础流体力学研究,1989年以来乐此不疲,因此最近有了很值得称道的成果。我过去与他做的问题相近,近年来没有坚持下去,听了他的报告后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以上是我对自己学习缺憾的初步小结。写出来的目的是:希望年轻朋友们不要重蹈我的覆辙。有些话题容日后展开。

 

写于2013118日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0732-739946.html

上一篇:周末闲话-22:漫话心态
下一篇:学习漫谈(105):满招损,谦受益

13 董焱章 康建 吴志民 叶春浓 李斐 李毅伟 黄妮妮 者仁王 clp286 zqy100730227 chzhgxmu xy2008110 sjh210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3-29 21: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