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qdai 上海大学教授

博文

关于科学功利主义的思考 精选

已有 5491 次阅读 2012-5-18 07:17 |个人分类:科海随笔|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科学功利主义 科学理论 评价标准

近年来,关于科研评价体系引起了科学工作者的广泛关注,不少有识之士提出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见链接),有些自然科学领域中的学者在言论中提及了科学功利主义,但是,对科学功利主义没有进行细致剖析。我认为,要真正建立科学的科研评价体系,必须从理论上解决深层次的认识问题,因此对科学功利主义和科学理论的评价标准产生了兴趣。最近,仔细阅读了《中国传统科学方法论探究》一书,发现早在十年前,我国哲学界就对科学功利主义方面的问题展开了研究和讨论,我很认同其中的一些理念和观点,下面谈谈我学习该书有关章节(见参考资料[1],第九章第三节)的一些体会,以期与博友们深入讨论。

 

科学功利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首先,我们来界定“功利主义”和“科学功利主义”。“功利主义”的原意是指“以实际功效或利益作为道德标准的伦理学说”,现今引申泛指“以实际功效或利益作为行为标准的学说”。“科学功利主义”指的是“以实际功效作为评价科学理论的标准的学说”,强调科学理论的工具价值、技术价值和实用价值,以此作为评估科学理论优劣的主要甚或唯一的标准。

应该认识到,科学功利主义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为科学的发展和进步提供了一种强大而持久的动力,促进人类社会迅速实现旧貌换新颜。在人类的科学不发达阶段,在总体不发达或欠发达的国度里,情况尤其如此。另一方面,在现代社会中,它对科学自身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显示出越来越多的消极影响,甚至导致环境危机、能源危机等科技异化形态,乃至部分科学工作者的心理失衡。因此,要充分发挥科学功利主义的积极作用,更要采取积极态度规避和消解科学功利主义的负面影响。

中国的科学功利主义存在已久,而且已经名声远播在外。美国著名科学家亨利罗兰在《为纯科学说几句话》一书中说:“要运用科学,就必须让科学自身独立下去,如果我们只注意科学的应用,必然会阻止它的发展,那末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退化成中国人那样,他们几代人没有在科学上取得什么进展,因为他们只满足于科学的应用,而根本不去探讨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原因。”因此,消解科学功利主义的负面影响是当务之急,要不然,想在中国本土产生诺贝尔奖获得者只是一种空想。

 

重新认识科学的功能

 

要消解科学功利主义的负面影响,首先要端正对科学的功能的认识。

学过一点科学认识论的人都知道,科学有双重功能,即认识功能和社会功能,而且认识功能高于社会功能,社会功能是认识功能的衍生物。

从历史上来看,对科学的认识功能的理解有两个层次:追求科学真理和满足好奇心。前者是柏拉图的说法,后者是亚里士多德的见解。亚里士多德认为:“既然人们研究哲学(这里哲学的涵义包括自然科学——引者注)是为了摆脱无知,那就很明显,人们追求智慧是为了求知,并不是为了实用。”这种思想源远流长。影响深远,成为西方科学的一个重要传统,而且西方科学发展史表明,科学是人类好奇心或求知欲引导下的自然生长过程。正如哲学家约翰齐曼所说:“好奇心无疑是许多(但并非全部)杰出科学家最突出的品质之一。例如,爱因斯坦、达尔文、巴斯德、居里夫人、霍奇金,等等。可以这么说,几乎任何一位真正著名的科学家,都有一种寻根究底的精神,都对各种新奇古怪的想法保持高度的警觉,并为之深深着迷。”因此,科学的本质是求知,求知的出发点是满足好奇心和进行求真。

在我国,科学功利主义很有市场,过分强调科学的社会功能,而对科学的认识功能的认识不足;即使接受科学功能以认识功能为主的人,也只是把认识功能局限于求真,仍有一定程度的片面性。

 

建立科学功能的科学的双重标准

 

如上所述,在评价科学理论对科学发展的影响时,必须端正对科学功能的认识,必须建立相适应的评价标准。既然科学有两种功能,就必须有两种不同的标准。一是科学的社会功能的标准(或简称为社会标准),这是从实践角度来考虑的,主要从实用性、效益或理论的物化来衡量科学理论;一是科学的认识功能的标准(或称理论标准),这是从理论的角度来考虑的,这是科学界自身内部的标准,以学者自己的良知和兴趣为基础,以理论的创造性为原则,以探究未知世界、解除理智困惑为目的,而与理论的实用性无关。应该堂而皇之地弘扬个性化、自洽性、独创性和反制度化精神,它是科学家精神气质的产物。如以前的博文理提到过的,爱因斯坦主张,评价科学理论有两个标准:“外部的确认”,即理论与经验事实不矛盾;“内部的完美”,即理论前提的自然性和逻辑的简单性。

一些哲学家和科学家提出了以科学的认识功能评价科学理论的各种准则,例如,库恩的五个“充分准则”:精确性、一致性、广泛性、简单性和有效性。雷斯彻提出的科学选择和评价理论的八个指导原则:简单性、规则性、一致性、包容性、内聚性、经济性、统一性以及和谐性。我个人认为,库恩的准则更为简约清楚。

应该承认,社会对科学的理解和科学家对科学的理解是有区别的,科学家必须有独立的传统和评价标准,社会或行政部门不应干预这种评价,把科学家对科学评价的理论标准等同于社会的或政治的标准是错误的,要不得的。就目前情势而言,需要努力建立并在科学理论评价中的科学的理论标准。

要建立科学的理论标准,科学家共同体形成良好精神气质和行为准则是一个关键因素,如哲学家李醒民所说:“在科学共同体内,承认是科学王国的唯一硬通货,荣誉是科学劳作的最大报偿。科学的奖励系统不仅能激发科学家作出开创性的成果,而且也能在科学的社会控制负面发挥作用,约束科学家按共同体的价值规范和行为准则办事。”(见[2])与此同时,保持科学家在科学理论评价中的独立性也极其重要。如果科学共同体的思想或行为失控,如果科学理论的评价上存在非科学的行政干预,就会出现欺诈、舞弊、诡辩、夸夸其谈、自我吹嘘,乃至“走后门”、“跑关系”等等,目前学术不端现象的大量存在,也许很大程度上与此有关。

要把科学成果的评价纳入正确的轨道并非易事。文[1]的作者指出,如何对上述思想认识转换进行理论解释是个大问题,“实践性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特征,理论联系实际是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学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更是深入人心,现在提出纯科学理论,把理论与实践分开,这在理论上如何说明?如果认为科学的主要目的之一是认识世界而不是为了改造世界,它的哲学基础是什么?”作者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理论难题。此外,社会心理能否接受这种转换又是一个问题。

 

消除科学功利主义负面影响任重而道远

 

因此,在对科学功能的全面认识上消解科学功利主义的影响任重而道远。文[1]的作者花了很大的篇幅描述了科学功利主义在我国产生的渊源,特别详细地描述了古人的哲学思想和现代科学在我国的传播历史,剖析了产生科学功利主义的生长土壤。要在科学理论的评价中消除科学功利主义的影响决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我们必须努力实现上述转换。

20006月,江泽民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其中指出:“中国政府支持科学家在国家需求和科学前沿的结合上开展基础研究,尊重科学家独特的敏感和创造精神,鼓励他们进行‘从好奇心出发’的研究。”(见[3])在近年来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请指南上,也出现了科学发展“双力驱动”的提法。这无疑是好兆头。

然而,一切仅仅是开始,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最重要的是:在科学界进行广泛而深入的讨论,以期建立认识上的真正转换。并付诸实践,这是一件具有头等重要性的大事。

 

以上是我在学习中的一些初步体会。博主的理论修养很差,理解和认识肯定有许多不当之处,写此文的目的在于引发大家讨论,请博友们评头论足。

 

 

参考资料:

1.       林振武,中国传统科学方法论探究,科学出版社,2009.

2.       李醒民,科学的精神和价值,河北教育出版社,2001.

3.       江泽民,论科学技术,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

 

写成于2012518日晨

 

【链接】科研评价怎样才科学?

科研评价怎样才科学?杜绝功利主义 加强同行评价

来源: 日期:

九三学社近年组织的万人问卷调查显示,78.5%的科技人员认为当前的项目评审结果不公正,67.0%的科技人员认为成果鉴定不真实。有87.7%的科技人员认为科研成果评审和评奖需要公关。

——新华社

记者:科研评价是科研管理的关节环节。目前,在国内,看SCI论文数量、看获奖情况的评价方式广受诟病。那么,国际通行的评价方式是什么?您对确立科学的评价导向和体系有什么建议?

郭雷:科研激励机制的基础是科研评价体系。既不能简单地将经济管理模式套用到科学技术管理中,也不能将工程项目管理办法照搬到基础研究中来。功利主义导向只会使人减少甚至失去对事物本身的兴趣和内在驱动力。

科研评价体系的改革与完善,应努力适应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科学研究活动的内在发展规律。科研活动不同于纯粹的机械运动和自然现象,因此有效的科研管理与科学评价,往往不是表面的数量指标等简单做法所能完成的。建议加快政府相关部门的职能转变,从根本上减少外行评内行做法,进一步促进科研评价的科学化。

具体到我国科学技术奖励体制,建议进行大幅度改革。政府层面可以只颁发少量终身成就奖,而对于具体科研项目成果的奖励,要尽量下放权力。一般来讲,对基础研究成果应该依据其学术价值或对科技发展所起的实质性推动作用,主要由公认的学术组织和学术团体来评价奖励;而对应用性研究成果应该考察其实际应用效果和推广情况,主要通过市场机制等来评判奖赏。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使真正在学术界被广泛认可的基础研究成果、或真正经受住市场检验的应用研究成果得到恰当评价与奖励,从而树立正确的科研导向,起到正面激励作用。

王小凡:解决科学评价的问题,最主要的是要解决被谁评价的问题。目前,中国科研方面的评价,完全由中国专家打分提供的信息,不少都没办法用。比如,对一些基金申请的评价,分数区间是1-9分,中国专家都给45分左右,显而易见的是人情因素在起作用。而受邀的外国专家,打1分到9分的都会有。科研领域的人情文化,需要彻底打破。

要使评价更加公正客观,我建议引入国际同行的评价。比如,2008年,我们受邀对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进行评价的时候,当时有两个年轻的研究员,一篇文章都没发,他们很紧张,担心评估过不了。但受邀的这些国外的专家组成的评价委员会,却对他们打分非常高。为什么,因为他们的研究问题是国际前沿问题,一旦取得进展,就会有积极的成果。结果2011年,其中一个研究员,发了两篇文章,一篇在《自然》,一篇在《科学》。另外一个研究员,也发了两篇文章在《分子细胞》,其中一篇还被做了封面。如果找不懂行的人来评估,那就麻烦了。我认为,要组建评估委员会,要积极引入国外的同行参与进来,这样,可以确保客观公正。

现在有另一种说法,认为不应该在评估时重视SCI论文。这是片面的。实际上,我们在国外做科研也有同样压力,如果几年不发东西,只是说自己在做重大尖端问题,别人并不了解,那很难让别人信服。我认为,在科研评价上,不能走两个极端。科学家不应被逼迫着大跃进式地发表论文,不能在评估中简单地看论文数量,做分数的相加,而是应该看科研的系统性和论文质量,通常以发表在领域内有影响的杂志上为标志。

孙锐:长期以来我国科研评价以SCI(科学引文索引)为主要依据。在一定阶段和条件下,在一定学科领域中(比如某些学科我们还不发达或者水平不高)鼓励发表SCI论文,或以SCI论文作为一种科研评判依据具有一定合理性和可行性。其实,发表SCI期刊论文一般需要经过严格的同行评议,只有被同行专家认可具有一定创新性和质量的成果一般才会被发表。这一过程的本身就蕴含着一个对成果的评价过程。被SCI收录可以看作是对成果质量的简单判断,当然这个判断可能是片面的,这里是基于对SCI期刊同行评议把关的信任。

随着我国整体科研实力与水平的提升,单纯发表SCI论文已经不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我们更加关心的是产生原创性的、具有国际水平的一流科研成果。在这个背景下,单纯的SCI评价导向显示出其问题和弊端,如基于这个评价规则,更多的科研人员会选择那些短期内可以出成果的课题,而忽略那些需要长期投入的原创性基础研究。我们现有要做得就是要完善科研和人才评价体系,不再片面强调SCI,不再注重数量,更要强调高质量工作,强调与世界一流学者的竞争和比较。

2012-03-23 17:33:53

http://www.jsrcgz.gov.cn/2111111208/2111111387/2111112276/2012/03/2111191152.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0732-572239.html

上一篇:大师的精神激励我们前进——钱穆钱伟长故居开馆仪式上的讲话
下一篇:周末闲话-17:缘何文人相轻?
收藏 分享 举报

15 许培扬 董焱章 孙彧 郭战胜 潘恒 卢江 陈小斌 逄焕东 褚昭明 张志东 李世兴 李宇斌 曹聪 luxiaobing12 ahsy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6 04: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