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shixuxudemama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oshixuxudemama

博文

警惕“完美博士生”陷阱——一位不完美博士生的心声 精选

已有 12240 次阅读 2018-11-1 14:34 |个人分类:柴米油盐|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博士生, 完美

导语:2018年11月7日,我即将迎来最后的答辩。(不出意外)从此,我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博士了。介绍自己时,也不再需要小心翼翼的说在读博士、博士生或博士候选人了。想着轻轻挥别奔赴前程,却不免回首岁月一嗟二叹。遂写下此文,以纪念自己6年多不完美”的博士生生涯。


    人们眼中,或多或少有种形象,那就是“完美博士生”。ta起码是硕博连读,最好还是直博;一、二年级就有高质量的paper;国奖一定是有的;国际会议作过报告;当然有海外经历,国外交流的合作导师还是领域的大牛;海外期间要四处游历,走过的地方不插满地球都不好意思晒;ta一定要热爱科研,并且有清晰的人生规划;ta还不能脱发,因为脱发是苦逼的标志;当然ta还要有学业之外的爱好——摄影、健身、马拉松、音乐节,一定要看起来毫不费力;学位论文外审全优秀;最后提前毕业,还拿到百优;毕业后留在海外或起码国内双一流,成为师弟师妹口中的人生赢家。

    而我?从来都与“完美”没有一丝关系。如果找些关键词来形容我的博士六年,想必应该是“生育”“郁闷”和“延期”。我28岁才读博,延期2年多才毕业,只发了两篇还不错的期刊论文,没有拿过任何奖学金,没有参加过一次学术会议,哪怕国内的,导师不疼学校不爱,没有课题自己摸索。别说“完美”,土的掉渣的土博,大写的“苦逼”。

    我做梦也想成为一个“完美博士生”。但在即将拿到学位的今天,我却想通过这样一篇文告诉大家,“完美博士生”是个陷阱!而且,这个陷阱往往以善意的面貌出现,或语重心长,或谆谆教导,我肯定每一个你都耳熟能详。

陷阱1:你应该热爱科研

    世间感情千百种,惟爱不可强求。贝弗里奇在《科学研究的艺术》中说:“热情是一种巨大的推动力量,但是,同一切与感情有关的东西一样,有时变化无常。”一时的好奇和热情很容易,但是“当研究人员必须吃力的、缓慢的从事某项研究而又无成果时,保持极大的兴趣和高涨的热情是很困难的。”所以,持续保持好奇和热情,必须有所酬报——即科学发现带来的满足和激励。但是,往往人们又会发现自己高兴的太早,是一场空欢喜。因此,研究工作中如过山车一般的沮丧→亢奋→沮丧,如福尔摩斯有案可查和无事可做的状态循环,这才是科研的常态。热爱本就苦求不来,而原本的热爱也可能消磨殆尽。因为诉诸于感情的话,总是倏忽来又倏忽去的。而是否保有好奇之心,则是人的先天特质,这才应该是科研更需要鼓励的特质。

    你做的工作恰是你热爱的事情,这是世间最难求的事情,不要将这天边之月当做博士生的准入证。我认为,真正需要自问的,恰恰是已经取得了学位的人,是进了高校和研究所的人,是教授和导师们——您们还热爱科研吗?们还记得初心吗?

    在还没有取得真正的成绩(发表paper或拿到学位)以前,只有已取得成绩的人给予的正面反馈才是强大的动力。我的正反馈得到的很晚,但我仍饱含感激,这些话语是我敢继续上路的激励。素昧平生的钟院士对冒昧拜见的我畅谈一个多小时。陈教授说我“工作做得很不错”,“数学和力学功底不错”“很不容易”。吴教授看到我发的期刊论文,说“论文质量很高”“为什么不留校呢?”等等。

陷阱2:你应该有清晰的个人规划

    且不说一个尚没有受到严格学术训练的人,怎么能定出学术个人规划。就说他真的低头钻研,做出一套规划,一年一篇paper,三年毕业,就能实现吗?科学研究的未知和不确定性,就是它的魅力和痛苦的根源啊。而且,个人规划都是基于一切顺利的前提的。谁会在规划前,确定的考虑到“审稿周期过长”“自己生病”“抑郁”“家人生病”“家人去世”“爱人/好友事故”“与爱人分手”“实验失败”“生育”这些问题?但是这些问题的综合才是造成博士延期的原因!下次再有人说你延期是你没认真做学术,请礼貌的告诉ta,我可去您的吧。

    另外,既然说清晰的个人规划,或多或少是有参考目标的,也许是自己的导师,也许是科研搞得好的师兄师姐,那就涉及到如何面对别人的建议和指导。如果轻易就接受了别人的指导,或许ta不太会有很高的独创精神;如果不接受则可能摔跟头走弯路,但自己选择的课题硬着头皮也要做下去。因此所谓要有清晰的个人规划,不过就是“漂亮而无用”的建议。况且,不自己栽跟头就不可能有教训,按别人成功的路再走上一遍又有何意义?是人就有局限性,说不定柳暗花明又一村,自己重新开了个山头。总结下来,不过就是“不听→栽跟头活该不后悔和“不听柳暗花明庆幸不听”两条路而已。

    相比于个人规划,粗略or详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认清科研工作中的反复性。推导出一个重要的结论,开心!为什么计算不出来,沮丧。终于算出来了,结果十分精确,开心!别人也能做出这些,我的研究又有什么用,沮丧。基本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体系,开心!别人早就提出过了,沮丧。亢奋时日夜无休,挫败后无精打采开始怀疑人生。对待这种反复性,最重要的就是能够认出那些高潮和低谷。而且,这种反复性带来的混乱往往是获得个人洞见的来源。

陷阱3:你读博的目的最好高尚一些

    一般情况下,除了按照正常职场工作付出以外,需要额外付出的行业,都会着重强调“情怀”。典型的如教师,医生,军人,科研工作者等。诚然,我认为这很重要。因为教师需要真的爱护儿童,医生需要有人文关怀,军人需要家国情怀才能勇往直前逆火而上,科研工作者需要有崇高使命感才能数十年如一日钻研。这些都对,真的都对,我也无以反驳。

    但是,不要将这沉重的枷锁套在一个博士生身上。博士生最好更坦然面对自己读博的目的,没有哪种是更高尚的,哪种是更卑劣的。为了得到一份教职,为了得到一份研究工作,为了得到一个学位,为了圆一个儿时的梦。这都可以成为目的。

    那么,我为什么要读博呢?三个阶段,三种截然不同的答案。

最初的答案。我26岁时研究生毕业,然后进入一家设计院工作。工作一年后辞职。gap year一年,2012年开始读博。读博的原因不可避免的与为什么要辞职有些重叠。那为什么要辞职呢?因为设计中到处是“规范”和“强条”,无止尽的改图,和毫无道理的甲方。而我喜欢追问,规范的条文解释不能满足我的较真,我要知道规范的背后的原理。干什么呢?去读博kill time喽。

过程中的答案。豆瓣上有个女博士说过,读博就像健身一样,是过程中无限后悔,结束后觉得自己棒呆了的过程。兴高采烈,停滞不前,自我怀疑,重新建设,这些情绪反反复复伴随着整个读博过程。在任一个周期中的不同阶段问自己这个问题,答案都是不同的。

现在的答案。我喜欢《生活大爆炸》中的谢尔顿,我喜欢《老友记》中的Rose,我还喜欢《寻骨识踪》的布莱南,他们都有个Dr.的头衔,因此我想有一个Dr.的头衔。这可是人类所能取得的宇宙最高学位!这样想,并且敢于这样说,让我轻松了很多。为什么一定要给自己扣上大大的帽子呢?情怀和使命感是好东西,但太多了,就成了负担。

    所以,现在我又问了自己一遍。

    为什么读博呢?因为我喜欢博士的头衔。

    为什么喜欢博士的头衔呢?因为这是宇宙最高学位。

    为什么想要得到最高学位呢?因为某种程度上智力的承认。(要不可就是民科了)

    为什么希望得到智力上的承认?因为我喜欢思考问题,而思考问题需要智力。

    为什么喜欢思考问题?因为思考问题可以接近真理。

    为什么要接近真理?人活在世,接近真理是终极目标,思考是必备工具。

    而这些原因组成的链条中,并不一定包含“我喜欢科研”“我要去高校工作”。这也是种初心吧。职位、金钱、荣誉,这些回报很重要,但回报有边际效应。我只是想慢慢窥见客观世界的规律,想维护内心的秩序。

陷阱四:你应该有一颗平常心

    说道“平常心”,我想这默认的对立面应该是“功利心”“不安分心”“贪心”“侥幸心”和“胜负心”等等吧。后者的诸“心”,往往诛心。

    之前我在科学网上发了几篇女博士生育的文章。我科研与生育都想要抓,明理的人会说教育权和生育权都是基本权利,现阶段政策有所缺失;但也有人会说你太贪心另外,如果你起早贪黑科研,孩子也会长大;如果你事事亲力亲为,孩子也不会多长一两肉。外人眼中只会看到结果,你拿到了学位,你生了一个孩子,别人就会说你“兼顾”。不过,哪有所谓的“兼顾”?只是权衡间达到了你能接受的程度。具体你牺牲了哪头,只有自己清楚。而且,社会一贯以来的价值导向是这样的:如果你舍家工作,大家会赞你敬业;但你多花时间陪孩子,或许只能得到一句不务正业,甚至说你学术上放水,存在侥幸心

    与生育类似,博士生们还有很多烦恼。补助,论文署名,杂事,放养,住宿,假期……“完美博士生”这一图腾对照鲜明的却是现实中大片沉默的博士生。对此,Melonie Fullick写过一篇《The ties that bind》的文章,解释了博士生们往往沉默的原因,可供参考。大意是说,“博士生反映问题是一件‘政治上’令人担忧的事情”,“人们往往不会认为学生反映的人有问题,而会认为这个学生是troublemaker,从而影响了这个学生的声誉”,“人们允许博士生们抽象的谈论困境,但是涉及具体和特定的情境时又是默认不允许的”,等等。

    当然,如果一定要说博士生是沉默的,似乎也有失公允。博士生们犹如游魂,混迹于“亚洲博士虐待组织”等网络世界中。那里,大家热闹的吐槽导师,烦恼脱发,梦想脱单,自嘲水货。

    如果“平常心”意味着“沉默”,而“沉默”意味着什么?不敢多说了,到此为止。


    以上说的虽是“完美博士生”陷阱,但其实它们本身都是无比正确的。当然你最好热爱科研,当然你最好有清晰的规划,当然你最好有无懈可击的读博理由,当然你最好有一颗平常心。当然了,这些都是百分百正确的提议和笔直的价值观,我可不是要挑战这些。只是不要忘了,这些只是求全的理想建议。追求完美是人间至苦。当你将完美当做目标而执著于此的话,它们就变成温柔但叵测的陷阱,让你惶惶不可终日。我一个一个跳了进去,最终我鼻青脸肿的爬出来,狼狈的拽下标志着胜利的小旗子,然后急匆匆钻进另一局准备去打更大的怪。

    我即将拿到博士学位,但是给不了任何人是否应该读博的建议。这不是一道要不要读的“是非题”,不是一道该不该读博的“价值题”,这只是一道愿不愿意的“趣味题”。仅对我个人而言,读博6年间,有怨而无悔。有怨是真的——面对挫败的茫然,无人过问的无助,科研与生育的矛盾,都是真切的痛苦;无悔也是真的——新发现时的狂喜,顿悟定理普遍性的欣慰,文章接受时的轻松,尽归于 i deserve it 的坦然没有感同身受这种事情,即使身受,感也不一定同。


后记:每一个当了妈妈的人总有一肚子育儿经验想要传授,每一个拿到了学位的博士都有几句憋了很久的话想要倾诉。我执拗的选择现在写这篇文章,而不是真正拿到学位后再写,只因现在我仍旧是个“不完美的博士生”。况且,我坚持认为“得到”本身同时粉饰了过程的艰辛。各宜自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04477-1143942.html

上一篇:女博士的生育困境 3 终章|群像

52 李毅伟 汪玉玲 沈律 侯修洲 李权 王文磊 熊建华 黄永义 杨鹏元 王安良 王宇 苏德辰 郑强 刘建彬 郭新磊 李学宽 曹俊兴 李猛 郑永军 从拾源 吕喆 王伟 姬扬 曹冬花 元凯军 蔡宁 马力 彭友松 杨正瓴 李东风 李坤 李文靖 褚昭明 张海权 刘金涛 左宋林 赵克勤 刘东坡 马泳波 亢蓉 李由 梁洪泽 栾晓波 吕洪波 赖龙泉 张北 罗鸿幸 王从彦 王生亮 陈永 魏泉 岳建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0 07: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