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l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unalin

博文

布里斯班—一座充满浓厚科学氛围的小城 精选

已有 4687 次阅读 2018-3-4 16:33 |个人分类:科普|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

布里斯班,当地华人喜欢称之为“布村”,位于澳大利亚东海岸,距悉尼约900公里,是澳大利亚第三大城市。布里斯班人口只有二百四十万,城市不大,也没有悉尼或墨尔本那么引人注目,但小城充满着浓厚的科学氛围。

一年一度的世界科学节活动于2008年创立于纽约,其主要创始人为著名的哥伦比亚大学数学和物理教授布莱恩·格林(Brian Greene)。世界科学节的宗旨是传播科学,将科学知识和科学家从实验室带到街头巷尾,公园,博物馆以及演播大厅,让更多的人接触到最新的科学知识和科学发现。2016年3月世界科学节首次在纽约之外举办,地点就选在了美丽的布里斯班。超过10万人参加了为期5天的首届布里斯班世界科学节活动。布莱恩·格林也亲临现场并做了专场报告,介绍了一个月前LIGO刚刚观测到的引力波。为了表彰物理学家布莱恩·格林对科学传播所做出的杰出贡献,在布里斯班世界科学节开幕时澳大利亚昆士兰博物馆特意将一种在昆州最新发现的蜘蛛命名为格林狡蛛(Dolomedes briangreenei)。该蜘蛛依赖水波生存,懂得凭水波的轻微震动,感应猎物的位置。格林在致谢时表示:“上个月人类首次探测到引力波—时空上的波纹—今天我非常荣幸能够同一种依赖波动生存的蜘蛛如此密切。”

2017年3月世界科学节再次在布里斯班举办,规模大大超过第一次科学节。其中的重头戏是从伦敦科学馆运来的大型强子对撞机展。剑桥大学粒子物理学家哈利·克里夫(Harry Cliff)介绍了在大型强子对撞机所开展的实验并带领观众参观了大型强子对撞机展。环境保护,新能源,人工智能,太空科学,海洋生物,无人驾驶汽车,量子计算,以及3D打印技术等都在布里斯班世界科学节进行了展示和介绍。当然科学节也少不了满足儿童需要的多种活动以及表演。

多位世界知名科学家以及目前世界最为活跃的几位科普学者多次光临布里斯班,在布里斯班进行科学讲座,科普活动,为这座小城注入了强大活力。2014年以来到访布里斯班的学者就有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劳伦斯·克伦斯(Lawrence Krauss),尼尔·德格拉塞·泰森 (Neil deGrasse Tyson),珍·古道尔(Jane Goodall), 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加来道雄(Michio Kaku)以及克里斯·哈德菲尔德(Chris Hadfield)等。

进化生物学家,作家,著名的无神论者,科普学者道金斯2014年12月1日在布里斯班会展中心与莱斯丽·康纳得(Leslie Cannold)博士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访谈,现场观众对鼎鼎大名的道金斯非常熟悉,主持人也无需做任何的人物介绍,两个人的话题直接从道金斯与美国神创论者温迪·怀特(Wendy Wright)的辩论开始,该辩论视频在YOUTUBE有上百万次观看记录,在现场放了视频片段,道金斯活灵活现地模仿了温迪·怀特的口头禅—give me evidence, 引来现场哄堂大笑。道金斯回顾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介绍了对自己产生重大影响的科学家前辈,其中特别讲到迈克·卡伦(Mike Cullen)对自己的影响。他现场朗读了一段自己在迈克·卡伦追悼会上所作的悼词,声情并茂,可以感受到道金斯的真情。现场的一段小插曲是莱斯丽·康纳得在后半场将话题转向了女权主义,与道金斯进行了长时间争论,引来现场观众的不满,当时下面观众就有人喊“换个话题”。在最后的提问环节有名观众直接就说“我们来这里是希望听到生物进化,无神论方面的内容。”这让主持人非常尴尬。西方观众的这种挑剔,不盲目崇拜可能也反过来给举办方和嘉宾带来压力,可以让科普活动更加严谨和高效。

2014年8月昆士兰大学主办布里斯班科学周,特邀理论物理学家劳伦斯·克伦斯到场做了“宇宙相连 (Cosmic Connections)”的演讲。克伦斯从宇宙基本粒子讲到超星系团,从宇宙大爆炸讲到宇宙的演化和消亡,为现场观众上了一堂生动的现代物理知识课。克伦斯谈了他心目中的偶像理查德·费曼(Richard Feynman),出于对费曼的敬仰,他还特意创作了一本费曼传记—“量子人—费曼的科学生涯”。克伦斯回顾了他与费曼的几次短暂接触,介绍了费曼对他的巨大影响。克伦斯特别讲到他中学阶段老师给了他一本费曼写的—“物理定律”,让他从此对物理着迷。克伦斯在现场展示了一张哈勃望远镜拍摄的星空照片,一个据离太阳系5千万光年的螺旋星系,星系含有几千亿颗恒星。照片左下角有一颗亮星,亮度与整个螺旋星系相当。克伦斯介绍说这是一颗超新星爆发,超新星爆发瞬间其亮度相当于100亿颗恒星的亮度。正是由于超新星爆发才产生了生命。我们都是星星的子孙,我们的身体也是由星尘构成。我们的左右手中的原子可能来自于不同的超新星爆发(这点我不是特别理解)。克伦斯身材不高,风趣幽默,很受布里斯班科学爱好者的欢迎。演讲后的签书队伍排成了长龙。

道金斯和克伦斯是提倡无神论的一对黄金搭档,也是当今世界最为活跃的科普学者。道金斯从生物进化,克伦斯从宇宙演化和物理定律角度驳斥有神论的荒谬,否定上帝存在的可能。2018年5月道金斯和克伦斯将一起莅临布里斯班宣讲科学,其活动主题为“灵魂里的科学(Science in the Soul)”。相信会再次为这座充满浓厚科学氛围的小城带来清新的科学空气。

加来道雄(Michio Kaku)是日裔美籍物理学家。也是非常活跃的科普学者。不但出版过多本科普著作,而且也主持多个电视科普节目。2014年6月5日是加来道雄首次到访澳大利亚,他在布里斯班与3千多名科学爱好者进行现场交流。加来道雄介绍了他从8岁起就对科学感兴趣,中学阶段甚至在家里车库制作粒子加速器,差点把家给炸了。后来进入哈佛大学学习物理,他在超炫理论研究方面做出重要贡献。加来道雄谈到科学的现状和未来,谈到基因工程以及人工智能将对人类带来的巨大改变,宇宙旅行的可能性,宇宙的形成以及多宇宙等等。他特别强调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应该有一种认可科学,喜欢科学的文化,这样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才会富强。那些依赖宗教力量约束人们行为和思维的国家不会有发展潜力。加来道雄对中国和印度在科学研究方面的投入极其赞赏。

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与理查德·道金斯,克里斯托弗·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以及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一起被称为“新无神论四骑士”。2016年1月22日山姆·哈里斯在布里斯班会展中心与布里斯班观众进行了现场交流。作为一名认知神经科学家,哲学家以及作家,山姆·哈里斯强调人的理性思维,他认为根本不需要“无神论”这个词,无神论不是一种哲学,甚至不是一种世界观,无神论只是对明显存在的客观世界的一种认可。

山姆·哈里斯是哲学家,他的演讲注重思辨和逻辑,让人听起来比较费力,这点与道金斯和克伦斯很不同。我还是更喜欢道金斯和克伦斯的风格。

2017年7月23号晚7点,布里斯班市中心容纳2000人的邮报广场座无虚席。当天体物理学家,世界著名的科普学者尼尔·德格拉塞·泰森 (Neil deGrasse Tyson)步入会场时,场内响起经久的掌声和尖叫声,完全像明星出场一样。尼尔·德格拉塞·泰森确实是享誉世界的科普明星。他1991年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天体物理博士学位,1996年成为纽约海登天文台主管,从2014年开始主持电视系列节目—宇宙时空之旅(Cosmos:A SpaceTime Odyssey),这是卡尔·萨根(Carl Sagan)1980的系列节目—卡尔·萨根宇宙之旅(Cosmos: A Personal Voyage)的续篇,也是对卡尔·萨根的致敬,泰森继续了卡尔·萨根的科普之路。泰森也多次明确表示卡尔·萨根是他心目中的英雄。2015年美国科学院授予泰森公益奖,以表彰他“为激发公众科学热情所做出的杰出贡献。” 泰森的演讲从来不会让人失望。现场观众首先感受到的是尼尔·德格拉塞·泰森对科学的热情,那份热情感染着现场的每一位观众。

尼尔·泰森在布里斯班演讲主题为“宇宙视角(cosmic perspective)”。“我会给大家介绍一些你们在维基百科学不到的内容。” 尼尔·泰森表示。他从数值1开始讲起,讲到更大的数googol, 即10的100次方,比googol更大的数—googolplex, 即10的googol次方。从地球讲到行星,恒星,银河,银河团,以及宇宙。尼尔·泰森要表达的是当你拥有了宇宙视角,你认识事物以及处理问题的方式将发生改变,你将不再局囿于你自身以及你身边环境,你也不会局限于你的民族,国家,你甚至不会局限于你所处的星球,你拥有更广视角,即宇宙视角。拥有宇宙视角,你不只改变了你自身,也会改变人类文明。

这是继2015年8月以来泰森第二次到访布里斯班,每一次到访都深受布里斯班欢迎。观众常常需要在寒风中(七八月布里斯班是冬天)排队一小时以上进场听他的演讲,但丝毫不能阻止观众的参与积极性。尼尔·德格拉塞·泰森演讲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他对科学的那份热情,在这方面可能除卡尔·萨根之外,无人能出其右。

珍·古道尔2017年6月18日来布里斯班演讲。之前对珍·古道尔并不熟悉,但我8岁的女儿喜欢她,于是我带女儿去听了她的演讲。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珍·古道尔一出场,全场几千观众起立鼓掌达几分钟,我才意识到珍·古道尔的影响力。她显然感受到观众的热情,待掌声停止后,珍·古道尔表示如果知道布里斯班如此热情,自己应该早一些来这座美丽的城市。

珍·古道尔是生物学家、动物行为学家、人类学家和著名的动物保护人士。她带了两个黑猩猩毛绒玩具放到演讲台,演讲也从黑猩猩开始。她模仿了黑猩猩的语言,然后介绍了自己如何与黑猩猩结缘,其中特别提到自己母亲起的巨大作用。她在孩童时期就对动物很感兴趣,有时她会长时间观察动物习性,家人根本找不到她,但是她的母亲没有扼杀她的童年好奇心,而是尽力帮助她,虽然家里很穷,母亲也会给她收集动物方面的书籍。她强调好奇心是科学研究的基础,她庆幸这份对动物的好奇一直陪伴着她。母亲也支持她去非洲的决定,在那个年代,她母亲的决定被认为是对自己女儿的不负责任,但这开辟了珍·古道尔生命新的一章,她开始了长达55年对黑猩猩的研究。

珍·古道尔介绍说黑猩猩与人类有许多共性,有自己的语言,有与人类同样的悲伤,欢喜,害怕,痛苦等情感,可以使用工具。她的这些研究颠覆了人们早期对动物和人的界定。比如早期人们认为只有人类可以直立行走,使用工具。黑猩猩有自己的家庭,家庭成员间非常亲善,母亲如果不幸离世,长子会照顾幼子。珍·古道尔强调说黑猩猩与人类的DNA差别只有百分之一,黑猩猩与人类之间没有截然区别。

让我吃惊的是在观众提问环节珍·古道尔表达了对转基因技术的极度反对。她认为转基因技术破坏环境,好像环保组织成员都持这种观点,不过从一位科学家嘴里说出来,还是很让人吃惊。

克里斯·哈德菲尔德(Chris Hadfield)是宇航员,不是科学家,但他2017年8月22日的到访仍然在布里斯班科学爱好者之间掀起热潮。女儿很高兴有机会现场聆听这位曾经在国际空间站边弹吉他边高歌的宇航员的演讲,我看过他的著作--“一名宇航员的人生指南”,印象深刻,于是我们早早来到布里斯班会展中心。哈德菲尔德的演讲非常与众不同,从头到尾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演讲前的人物介绍,也没有演讲后的答谢仪式,诺大的舞台,自己一个人控制着节奏,非常精彩。

哈德菲尔德分享了自己九岁时的梦想—飞向太空,讲述了太空行走的经历。其中一次走出空间站时左眼突然失明,在失重情况下眼泪不会往下流,眼泪越来越多,把右眼也遮盖住,他在太空双眼全部短暂失明。他讲述宇航员在遇到这种突发危险情况时如何遇事不惊,化险为夷。他讲到人类为什么冒险进行太空科学研究,展示在空间站每隔46分钟看到的日出日落景象,从太空拍摄的地球美景。最后最精彩的当然是他给观众弹唱了他在太空时演唱的那首歌曲,让人惊讶一个人怎么可能拥有这样多非凡才能。

久负盛名的世界科学节之所以落户布里斯班,多位世界知名科学家及科普学者之所以愿意来布里斯班进行演讲,与大众交流,除了布里斯班气候宜人,风光秀丽之外,主要是布里斯班有很好的科学传统和科学风气。位于市中心的昆士兰博物馆常年免费开放,里面的科学馆有各种适合成人和儿童的节目及展览。位于库塔山的布里斯班天文台建立于1978年,里面有直径为12.5米的投影穹顶,放映投影电影及布里斯班夜空实景,游客常年不断。布里斯班存在众多的民间天文协会,读书俱乐部,地质协会等等,这些协会和俱乐部促进了科学知识的传播。从每次布里斯班世界科学节参加人数之众以及每次科普讲座的受欢迎程度可以感受布里斯班民众对科学的热情。这为这座小城赋予了独特的魅力。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6162-1102256.html

上一篇:托勒密地心说模型是不是科学? -- 与方舟子先生商榷
下一篇:澳大利亚煤层气开发历史

6 黄永义 沈律 毛宏 张勇 张海权 李东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18 21: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