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一份不想获得的新年“大礼”

已有 1091 次阅读 2020-1-12 12:30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病中所感

一份不想获得的新年“大礼”

     刚进2020年就获得了一份意想不到的“大礼”。何种“大礼”?容我慢慢道来。

元月2日,感觉左肋骨的下方有些不舒服,以为是岔气了,没理会。第二天,痛点稍稍上移,肋骨间一个点隐隐作痛,但未过多理会。夫妻二人努力收拾房间,干得热火朝天,竟然忽略了肋间的疼痛,感觉没事了。但好景不长,到下午肋间又开始发作,且痛感强于之前。这天下午,因正在组织院京区老干部新春团拜会的彩排,也就忽略了它的存在。第三天,院朗诵艺术团举办团拜会,虽痛感强于头两天,但一个心思搞好团拜会,也就不去理睬它了。其间,我还在与朋友开玩笑,说我可能患了肝癌。朋友直“呸呸”,说:大过年的不要说晦气话。下午回到家里,想到一个朋友的亲属在无任何先兆的情况下忽然被确诊为肝癌的情形,便对妻说,会不会是肝癌?妻虽打着哈哈说不可能,但却上网查找起与肝病相关的信息来。晚上泡脚时,妻要求我按照刚刚从网上趸来的偏方,要我边泡脚边按摩保肝穴位。看来她似乎是信了我的随口一说。第四天起床后,感觉疼痛感加剧,妻提出去医院看病,我同意。

在挂号人员的建议下,妻挂了一个胸外科的号。外科大夫问了病情,说:你的问题不属于外科,应该去看其他科。妻还在想着肝的问题,问:会不会是肝部有问题。外科大夫头都没抬道:肝在右侧。一句话把我们夫妻二人都给说乐了,乐自己缺乏医学常识,并毫无根据地胡思乱想。乐过之后,问大夫该如何?外科大夫很负责,虽感觉我的病与外科无关,但还是给我们开了去做CT、心电图检查的单子。检查的结果是:心脏及肚腹中各器官基本正常,未发现左侧肋骨部位疼痛的直接原因。为此,外科大夫建议我们再挂消化科的号,去看看是否是消化系统方面的病因。因消化科病人太多,又因为下午有院老干部局的新年团拜会,为此,退掉了消化科的挂号,赶去了团拜会的场地。

因为有多位院领导到场,又因为有近千名京区离退休老同志参加团拜会,我作为团拜会的主要策划人,感觉压力很大,便专心工作,一个下午全然忘记了身体的疼痛……直至主持人向全场观众道了再见,我才理会到左侧肋骨间的痛感。

6日的早晨,我们又要去医院了。但在挂哪个科室的号的问题上,我与妻有些拿不定主意。于是,刚过了凌晨六点,我便开始给我的两位医生朋友打电话。还好,第一个打过去的电话一拨就通了,原来他正在值夜班。因为是呼吸科大夫,他对我的病因也拿不准,未能给出有用建议。但在我到医院挂了号之后,他给我发来短信,认为我患的是带状疱疹。但这是后话。给另一位朋友打电话,半天才接了我的电话,显然是吵了人家的梦境,但他在听了我提出的问题后,便理解了我过早打电话的初衷,没有生气。虽然他是个全科大夫,也未能给出一个中肯的意见,只是说,那就看看消化科吧。

到医院挂了消化科的号,大夫了解到我不久前在这家医院做过胃镜,且有三处溃疡的病因,便不再理会我腹部疼痛的其他因素,只按照她的本行经验给我开了三种治疗胃溃疡的药物。回到家后,根据医嘱我按时服用了其中的两种药(有一种药要第二天早上空腹吃)。本以为吃了药,病情就会逐步好转了,没成想,这天夜里,我不光肋间疼痛,而且整个胃部都在绞痛,竟一夜无眠,不管以什么姿势出现都无法应付疼痛的袭扰……仍因缺乏医学常识,我还天真地认为,胃部疼痛是因为药物与溃疡面发生了接触,导致溃疡面伤口产生反应所致。但猜想归猜想,毕竟疼痛难忍。于是,我们早早便去了医院,去看急诊。内科急诊大夫也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只是开了查心电图、查胃部CT的检查单,查完了再做理会。两项检查又都正常,因此给不出诊疗意见。一位大夫在看了我的胃部CT后,看到我的肠胃里有较多的大便(上午出门较早,未及大便),竟然给我开了一管开塞露,让我去清空肚腹中的大便。除过便后,我的疼痛自然无法祛除,急诊大夫没辙了。再去消化科与头天开药的大夫沟通,消化科大夫认为胃部疼痛是不正常的现象,因为所开出的三种药物是保护胃粘膜的,不会造成溃疡面发生疼痛现象。但我的胃痛是不可抗拒的现实,消化科大夫亦没了主张,只是让我停药观察。

    没有找到任何原因,只好回家。

    这天下午院侨联举办团拜会,邀请我参加。于是,用过午饭,我便穿衣准备出发。妻问:你浑身疼痛能开车吗?我回答:开慢点。在穿衣服的过程中,我的后背瘙痒,便下意识地去擓痒痒的部位,忽然摸到后背的皮肤有凸起物,我立即想到了我的医生朋友的建议,便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带状疱疹。我让妻看了我的后背,她说:快去医院,是带状疱疹。因病情紧张,于是,我放弃了去侨联开会的打算,再次去了医院诊疗。

普通门诊还没有到下午开诊时间,但因为上午挂的急诊科的号仍然有效,便请急诊科的大夫诊治。急诊大夫虽缺乏诊治带状疱疹的经验,但是她在看了我的背部状况后,对我患的是带状疱疹是深信不疑的。急诊大夫建议我去看皮肤科,因为他们能够给出更为正确的处置意见。

后面的事情就都基本正常了。

皮肤科大夫给出了患有带状疱疹的最终诊断;开出了输液(上下午各一次)、打针(注射过程需忍受疼痛)、涂抹药物、红光照射及吃药并举的治疗方案。

于是,我基本放弃了出门在外的一切公私事项,开始了较为漫长的、虽疼痛加身却心甘情愿的治疗过程之中……

最后我要说:莫道浮云终敝日,严冬过尽春蓓蕾。

 

记录于输液的无聊过程中

整理于2020年1月12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213886.html

上一篇:在芭提雅聊发了一把少年狂
下一篇:忽然想到了“东施效颦”

2 郑永军 王启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4 21: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