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在芭提雅聊发了一把少年狂

已有 1557 次阅读 2019-2-16 15:59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潇洒, 走一回

在芭提雅聊发了一把少年狂

在芭提雅海湾有上天、海面、水下三个旅游项目。上天,即背着降落伞在快艇的拖拽下在天上兜一圈;海面,即驾驶水上摩托;水下,则是下潜到几米深的水下,近距离观赏珊瑚、喂喂鱼,与鱼儿们嬉戏一番。

在我们的团队中,我虽不是年龄最长者,但也排在了前几名。在报名“上天”的活动中,我第一个报了名。

在看他人一会儿起飞一会儿降落的过程中,感觉此项活动很刺激,毕竟要在快艇的拖拽下,要升腾到距海面30多米的高空,假设有点恐高的话,此项活动绝对是个挑战。

7584ac8fa5ebbbbafe10165fcd7b4ba.jpg

在穿戴好上天的装备后,在我们的团队中我率先起飞了。在快艇的拖拽下,我的双脚脱离了由几条船搭就的临时码头,瞬间,我高高地飞了起来,天低海阔,我已在距海平面30多米高的位置了。歪头朝下看去,刚才还觉得挺宽敞的临时码头,此时变得仿佛漂泊在大海中的一条小渔船。刚刚稍有些紧张的情绪已彻底放松,刚才在起飞时紧紧把着降落伞伞绳的双手早已松开,任凭快艇拖拽着我在空中漫步。我忽然想到了苏轼的那首著名的词篇《江城子•密州出猎》,稍加改动便成为了以下文字:“老夫聊发少年狂,头顶伞,脚踏浪。一飞冲天,海空任我翔。六十有四不惧长,远处望,少年郎。”

快艇带着我已完成了一圈的飞翔,该降落了。巧得是,此时的临时码头较为繁忙,无暇接纳我的归来,快艇在接到再转一圈的指令后,带着我又飞了一圈,不经意间我已享受了双份的飞行待遇。

4225af760dacd32bd781c7fe6b28b0a.jpg

终于平稳降落,我抬头望了一眼湛蓝的天空,自言自语道:蓝天,刚刚与你邂逅了一把,带劲儿!

有了飞天的经历,又要寻求一把新的刺激,那就是深入水下。

芭提雅的水下活动并不是真正的潜水,而是像一个尚在妈妈子宫里的婴儿,头戴一顶超沉的头盔,一根氧气管连接海面,很像连接母婴的脐带;人只需在海底踩着沙地行走即可,即使不会游泳也能潇洒走一回。

下水了。我的头上被扣上了一个重重的头盔,那个东西实际上是我在水下的生命保障,确保我在水下的生命无虞。好在人已下到了水里,头盔的重量被水的浮力基本抵消掉了。

到了水下,我们团队的队友手挽着手,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迤逦向远处行去。并未走远,毕竟还有那根“脐带”(氧气管)牵连着我们。已到了我们海底行程的极限。隔着头盔的透明玻璃罩,可以看到,我们的面前是一片珊瑚礁,虽颜色不够多彩,但毕竟是在海底见到了真实的珊瑚,便觉亲切。

P2100015.JPG

此时,陪同我们的海底工作人员开始给每个人发面包。不要以为面包是用来让客人充饥的,即使是真的饿了,在海底也是无法用餐的。这个面包是来喂鱼的,毕竟我们到海底是来娱乐的,而与鱼嬉戏便是重要的娱乐项目之一。果不其然,当我们将鱼食投在水中之后,成群的鱼儿快速集结在了我们的眼前,有扇形的、有条形的,只是我的鱼类知识浅薄,不知道它们的真名实姓、所类所属。

在海底拍摄又是一项重要的娱乐项目。当然我们不是摄影者,而是被摄影者,因为我们都没有防水照相设备,只好求助海底工作人员为我们拍摄,虽然是要花钱的,但也值得。

此时的我们仍然手挽手地紧紧团结在一起,不为其他,只为了安全,因为我们须臾不能超出“脐带”的可控范围。在我们手挽手的过程中,我忽然想到了一首歌,韩磊演唱的《跟着你到天边》,一首很抒情的慢歌。歌词中有这样的词句:“跟着你走到天边,挽着手儿直到永远,沿着那岁月留下的路,相会在如烟的昨天。”此时此刻显然是无法“挽着手儿直到永远”的,但有些朦胧地海底还颇有些“如烟”的味道。想着想着,我竟情不自禁地大声唱了起来,唱得很动情,甚至感动了我自己……也仅是自我感动,因为声音是穿透不了沉重的头盔及海水被他人闻听到的。

P2100021.JPG

在海底的体验终于结束了,当我的身体跃出水面、并摘掉头盔之后,感觉一切良好,我的身体没有任何异样,一切OK!

一日聊发了两次少年狂,心里收获了满满的知足。

 

己亥年大年初七写于芭提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162492.html

上一篇:参观泰国某宝石店三感
下一篇:一份不想获得的新年“大礼”

1 魏焱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3 02: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