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做一个真正的人民科学家 精选

已有 2413 次阅读 2018-12-6 20:05 |个人分类:杂文|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人民科学家, 郭永怀

做一个真正的人民科学家

 

1968年的12月5日,是中国科学院力学所乃至中国的科技界都无法忘怀的日子……

1968年10月3日,郭永怀为了中国第一颗导弹热核武器的发射以及做好试验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又一次来到了青海的试验基地。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郭永怀除了安排好导弹热核武器发射前的各项准备工作之外,12月4日,他又在试验中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为此他急于要赶回北京。有同志劝他,飞机夜间飞行不安全,建议他改乘白天的飞机。郭永怀笑着说,正好在飞机上可以睡个安稳觉,一觉醒来就到北京了。于是他马不停蹄地从青海基地赶到兰州,在兰州换乘飞机的间隙里,他认真听取了课题组人员的工作情况汇报。天已经完全黑了,郭永怀登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12月5日凌晨,飞机在首都机场准备降落。在距地面只有400多米的时候,突然飞机失去了平衡,坠毁在距离首都机场1公里以外的玉米地里。

据国务院工作人员后来回忆,当听到郭永怀因飞机失事而牺牲的噩耗后,周恩来总理失声痛哭,随即下令认真核查这一事故,还指示《人民日报》发布这一不幸消息。

此时的郭永怀刚满59岁。在他牺牲后的1968年12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务部向郭永怀的妻子李佩颁发了“因战因公牺牲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纪念证当中如此表述:“查郭永怀同志在革命斗争中光荣牺牲,他的英雄事迹将永垂不朽,家属应当受到社会上的尊重。”同日,中国第一颗热核导弹试验获得成功!

4855fbff943e963c18b5ecb6432d2ea.jpg

1999年在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群体中,郭永怀是唯一因光荣牺牲而获得“烈士”称号的科学家。

2018年12月5日,在郭永怀牺牲50周年之际,郭永怀曾经工作过的中国科学院力学所,建立了命名为“人民科学家 强国奠基石”的又一处中科院党员主题教育基地(之前,中科院已先后在北京物理所、合肥中科大、北京国科大建立了三处党员主题教育基地)。力学所党委选在这一值得永远铭记的日子,举办了主题教育基地揭牌仪式。中科院“人民科学家 强国奠基石”党员主题教育基地设有人民科学家雕像群、展室等,其中除了钱学森原工作过的办公室以外,还有郭永怀原工作过的办公室。伫立在郭永怀烈士曾经工作过的这间不足十平方米、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简陋到不能再简陋的办公室里,我感到这才是“人民科学家”的办公室。

612d49c067e7f0e819a7f43d5286bdf.jpg

在力学所看到一份印有“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字头的信纸影印件,信纸上写有几行工整的文字。因其言简意赅,请允许我全文抄录如下:“张付院长(编者注:张劲夫):本着总理的节衣缩食、勤俭建国的指示,现将早年在国外的一点积蓄和几年前认购的经济建设公债共48,460余元奉上,请转交给国家。这本是人民的财产,再回到人民手中也是理所当然的。敬礼”。落款是李佩、郭永怀。读了这封不足百字的短信,郭永怀、李佩夫妇的高尚情怀跃然纸上,通过这一页薄薄的信纸,我由衷地感受到了“人民科学家”这个称号的含金量。

134cacc4b34e47f92022402737e1b26.jpg

在揭牌仪式上,力学所党委邀请郭永怀曾经的副博士研究生俞鸿儒院士,为年轻一代的科技人员党员们讲了一堂生动的党课。俞鸿儒院士的党课题目是:缅怀人民科学家郭永怀。他开宗明义地讲到:科学家很多,我不知道是不是都能称为人民科学家?我确信郭永怀是人民科学家,他值得我们大家怀念、学习。

1f86dcef6da8a83050977618cb5ac43.jpg

主题教育基地揭牌仪式结束了,但俞鸿儒院士关于“人民科学家”的发问却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久久无法释怀。

中国的科学家已是一支庞大的群体,为写这篇文章,我试图找到中国科学家现有数量,可惜未能找到,只好拿出若干年的数据来说话。据有关资料显示,2007年,中国的科学家数量为142.34万之众。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2010年科学报告》称,在过去的十年间,中国培养的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生数量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研究人员的数量也逐渐逼近美国和欧盟。该报告作者之一、荷兰教授吕克泽特预测,中国科研人员和工程师的人数将在未来一两年内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距吕克•泽特教授预测的时间已过去八年了,想必中国科研人员的数量恐怕早已超越美国和欧盟,而居世界首位了。

人多是好事,但必须都能正常发挥作用。中国的科学家有几百万之众,若这个群体的每一个个体都能正常发挥出作用,中国的科技水平应该在现有的基础上提高许多,所取得的科研成果要比当前多出许多。

科研人员能否正常发挥作用是一方面,而是否发挥正能量又是一个方面。在中国庞大的科研人员队伍中,存在着三种情形:一是有能力且发挥出自己的能力,为国家、为人民做出了切切实实的贡献的科学家们,这样的科学家是我国科研队伍的主流,如以钱学森、郭永怀为代表的“两弹一星”元勋们,陈景润、蒋新松等前一些年涌现出来的科技精英们,近年被中宣部授予“时代楷模”的南仁东、王逸平等杰出的科研人员等等。正是由于有了这样一大批有才有为的科研人员,我们国家的科研成果才能与日俱增地不断涌现,科技水平才能快速提升,我们的人民才能源源不断地获得科技创新带来的滚滚红利。这样的科研人员都可以被称为人民科学家。

再有就是一些能力不足,且缺乏创新拼搏精神,连写个论文都要抄袭、剽窃他人的伪科研人员,这些人虽跻身于科研人员队伍,但却不想真正为人民做学问、搞科研,只想着自己如何不劳而获、个人如何快速致富,这样的伪科研人员在科研人员的队伍虽不是主流,但影响不好。这样的一些人不要说不配做人民科学家,连称呼他们为科学家都恐玷污了“科学家”这神圣的称谓。

还有一种科研人员虽然有能力,但却不想用在正道上。这些人要么企图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得所谓的名声,如最近因基因编辑婴儿而臭名昭著的贺建奎之流;要么将自己的学问绑在非法所为的战车上,如利用自己的IT能力行网络诈骗之事、利用自己的生化技能为制毒贩毒做嫁衣裳等等。

通过上述分析不难看出,并不是所有的科学家都能冠以“人民科学家”这个无上光荣的称号的。

在由钱学森生前办公室布置成的小小展示里,悬挂着晚年钱学森的著名之问,即:“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学森又不无担忧地叮嘱道:“这是一件关系国家长远的大事,要办好。”钱学森之问虽不是大声地吼出来的,但却振聋发聩,直击我们的教育机构、人才培养领域的软肋,发人深省。

2e9fc87c3db42aaef16fbce57f53e2a.jpg

为了能够使更多的科研领域从业者都能配得上“人民科学家”的称谓,就需要提前准备,未雨绸缪,做好这些人入职前的教育培养,真正使更多的德才兼备的后备科技力量补充到科研队伍当中来。为此,我国各类教育机构、科研院所在对研究生的培养方面都应负起责任来,既要重视才学的培养,也要注重德行的育成,绝对不能只重才学而丢失了德行。

写于2018年12月6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150214.html

上一篇:从“时代楷模”王逸平的失败说起

12 王从彦 范会勇 李维纲 张国义 徐耀 郭奕棣 尧中华 都世民 季丹 李兆良 吴嗣泽 李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6 18: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