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千古名楼滕王阁 精选

已有 5669 次阅读 2017-8-28 06:14 |个人分类:游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滕王阁 旧作新视

千古名楼滕王阁

序言:这是一篇写于上个世纪的文章了。因上周又去登了一次阁,照了一些照片,故将旧文找了出来,再配上这些新照的照片,发表出来,以飨大家。


滕王阁,系唐太宗之弟滕王李元婴于唐永徽四年(653年),在洪州都督任上建造的。后因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作《滕王阁序》而闻名天下,与湖北黄鹤楼、湖南岳阳楼并称江南三大名楼。


从以上记述可以看出,世之先有滕王,因滕王兴建滕王阁,又因王勃作《滕王阁序》而使滕王阁名声远播天下。而我对这三点的了解次序却恰恰相反。

上大学时,有中国古代文学史及作品选这门课程,因此便学了《滕王阁序》。而在学习这篇作品之前,由于滕王阁仅只是遗址而已,再加上我连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滕王阁的图片也未曾见过,所以滕王阁在我的脑海里似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一般。即使是在学了《滕王阁序》之后,不仅未能使我对滕王阁有更清晰地了解,反而更显空幻空灵,满脑子只有王勃在序文中文辞华美的语句。“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尤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塌。”“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尽管如此,我总算知道了在古称洪州的江西南昌,有一处滕王阁的遗址。仅此而已。

感谢南昌的同胞们。1989年,他们在投入了财力、物力和人力后,使这座迭兴迭废达二十八次之后的江南名楼滕王阁,又一次矗立于江西南昌的赣江之滨,使后人有幸一睹其雄姿,登阁远眺江上烟波、西山叠翠……



暮春时节,我终于有机会去了南昌,有幸参观了滕王阁,去亲身领略“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的绝妙佳境,因而对滕王阁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

滕王阁现高57.5米。从外观看去,因只有四层斗拱重檐,所以,整个建筑给人以只有四层的假象。实际上,阁有九层,只不过有明层、暗层罢了。

进得院门,登上89级台阶,迎面是阁的抱厦。抱厦内正面丹柱上悬挂巨幅楹联“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是毛泽东生前手书的真迹。据讲,这是毛泽东一生中唯一录自古典名篇当中的手书楹联。

站在抱厦前举目望去,每层檐下都悬一匾,所书内容、笔体各异。第一层匾为草书题就的“瑰伟绝特”。观天下匾额,有篆、隶、楷、行各体,但草书匾额却不多见。第二层为行体的“江山入座”。第三层的题匾是“东引瓯越”。据介绍,这四个字是从唐代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当中搜集来的。最上一层匾题是这座名楼的点睛之笔,上题三个大字——滕王阁。这三个雄浑、力透纸背的大字是谁的手笔呢?经询问才清楚,是从苏东坡老先生手书的《滕王阁序》中摹下来的。



走进大厅,我顺着一级级的台阶上行,在现实与往昔的切换中徜徉。望着今中有昔,昔中有今的情景变换,我恍若生出了不知今昔是何年的错觉。迷蒙间,我看到阁内“胜友如云”、“高朋满座”,恰似当年都督阎公在大宴宾客,以文会友的盛景一般;仔细看去,这些“胜友”、“高朋”都是描绘在墙壁上自秦以来的120位历代江西籍名人。一阵古朴的丝竹、钟磬之音幽幽地撩拨着我的听觉。这难道是江西籍的明代大戏剧家汤显祖又在排练他的代表作《牡丹亭》?上楼细观,原来是一支仿古乐队正在演奏唐曲宋歌。信步走出阁门,凭栏远眺,眼前的山峦亦是千年前的山峦;阁外的赣水从古流到唐,又从唐流到今,目睹了且兴且废的荣辱交替及阁的主人的你往他来。

参观结束了,时间刚交正午。我没能看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仑美奂的胜景,更没有听到“渔舟唱晚,雁阵惊寒”的醉人心魄的妙音。我不知何时能重登滕王阁,找寻那最美的瞬间,弥补上这一遗憾?

下得阁来,我不时地回头望一眼高耸的滕王阁,心中仍藏着一个疑问。为什么只是为阁写了一篇文章的王勃及他的名篇《滕王阁序》能闻名遐迩,而当年掏银子建阁的滕王李元婴却鲜有人提起?若不是阁名中有“滕王”二字,恐怕更少人知晓了吧?后来,我带着这个疑问查阅了一些资料,终于搞清楚了,一个人要想流芳千古,当然要有“芳”可留。而这个帝子李元婴却是一个骄纵失度、狎昵厮养、数犯宪章、借狗求置、以丸弹人、以雪埋人、贪财好色的无耻之徒。当时他建阁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自己在宴饮歌舞时有一个更理想的处所。却歪打正着,为后人留下了一个千古名楼。这个风流帝子于是有幸留名于世。



清人尚熔《忆滕王阁》诗云:“天下好山水,必有楼台收。山水与楼台,又须文字留。”我们真得感谢那些古代的文章大家们。崔颢的《黄鹤楼》诗之于武昌黄鹤楼,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之于洞庭的岳阳楼,以及王勃的《滕王阁序》之于南昌的滕王阁,哪一个不是因景而得文,又因文而助景,使楼阁与文章共存于世间,流传至今。

坐在返程的汽车上,我在心里默默地祈念着:愿滕王阁在第二十九次复兴后,能永远存留于世间,伴着我们的中华,走过千年、万年……


1998614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073031.html

上一篇:滕王阁随想
下一篇:牵牛花
收藏 分享 举报

14 马德义 张士宏 赵克勤 蒋力 王启云 黄永义 杨正瓴 史仍飞 韦玉程 许培扬 叶建军 徐耀 xlsd guhanxi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19 20: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