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tuguiguz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tuguiguzi

博文

董教授讲座之城市的灵魂

已有 494 次阅读 2018-4-14 16:59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知乎链接 含图片

https://zhuanlan.zhihu.com/p/35673032


没有非黑即白的城市规划,而城市的灵魂是一个城市伟大的印记。

城市地标和公共空间——城市的灵魂 提到澳大利亚,你会想到悉尼,然后是悉尼歌剧院;提到中国,你会想到上海,然后是上海东方明珠塔;提到南非,你会想到CAPE TOWN,然后是桌山(Table Mountain)。

然而仅仅是悉尼歌剧院?东方明珠?桌山?

下面这张图你知道是哪里吗?


估计在深圳的你,也不一定会想起。 这是深圳本想斥资打造深圳的地标,然而因为“标记”旁边的环境配套没有重视,这个“标记”没有成功赋予城市灵魂。

而前面说的这个环境配套是什么呢?

没错,就是悉尼歌剧院的爱情港(Darling Harbor)、就是上海东方明珠的外滩、北京天安门的广场、更是自然的南非地标桌山。

标志性的建筑或自然景观是城市独特魅力的源泉。

公共空间被人们广为接受并不是那么自然由来的。历史上欧洲由于拥挤恶劣的工厂环境,导致疟疾流行。为了解决这种健康问题,霍华德提出了公共空间的概念。而作为对抗疾病而生的公共空间概念,却是一个城市不仅是城市概念的独特禀赋所在。

作为澳洲最美公园的国王公园(Kings Park),你可以在国王公园里采到最美最全的野花,看着采摘的野花,吃着自助的烧烤,看着海边的明媚海景。但是国王公园却缺少走向地标的步行连接,没有宾馆和酒店,在夜里城市灵魂就闭眼了。

爱情港(Darling Harbor )有悉尼第二地标悉尼塔,百年前到访的第一艘战舰到二战的军舰,再到栓在小墩子上的成排的私人和公家游艇,白天戏看广场的玩水的小孩,夜晚映照绚丽的中国烟花。喝着路边自助饮水机,累了坐在路边小站看着好看的男男女女。与爱人在悉尼歌剧院表演东方爱情故事也是对爱情港的深深师范。但是爱情港缺少了国王公园的绿色与生气。空中的小火车被拆了,也让人无比怀念和遗憾。

东珀斯(East Perth)比上面两个公共空间小一号,沿湖的建筑却是如同音乐有着旋律高低,在共同的五线谱上演奏建筑的乐声,建筑距湖的后退线基本一致,建筑高度也保持在4层高度,穹顶建筑、日本筑式,罗马风格等却是在湖边扮演着“爱丽丝”般的舞动。

下面这张图,就是宏观的塑造城市灵魂的规划要素。

很享受听完了这场讲座,下面来了5个好吃的问答糕点。

1、城市规划师与土木结构师的碰撞,很难取得完美的火花,土木结构师如何对待花哨的建筑呢?

答: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董教授说他有个城市规划师与建筑设计师谁主沉浮的演讲,这是个很长的话题。主要结论是土木结构师是为城市规划师服务的,就像灯光编剧和导演的关系。土木结构师用自己工程上的专业来解决城市规划师设计的安全稳定。这个是有个主次关系的。

2、儿童友好公共空间与您的观点符合吗?

答:这个所谓的儿童友好公共空间与我介绍的东珀斯等这三个案例是符合的,让男女老少皆宜的规划设计是很重要的。一个城市需要领导对规划设计的重视,相信专业的力量,这是很重要的,往往起着很长远的影响。也需要规划设计师从宏观到细部的设计把握能力。

3、去年长沙的李自建美术馆饱受洪水的困扰,在遇到灾害时,这些艺术的珍宝也很脆弱,如何把握这个度或标准呢?

答:这个需要给排水专业人士的努力,城市规划是个系统工程,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这方面的规范是有的,有时是要高于规范的,很值得。

4、北京的四合院可以算是城市的地标吗,历史文化能与城市的灵魂融合吗?

答:你这个问题非常好,你表达得也非常好,我发现学园林的会说的学生相对其他专业的较多,演讲也是一门需要从小设置课时的课程。澳洲才2百多年的历史,历史是澳洲的短板,而历史正是中国的长板。宋代的福建永定土楼、明朝开始的北京天安门,都是很好的建筑地标。我在珀斯设计了四合院,老外觉得很新奇,认为这个围着天井的四合院是新式的别墅吗?我觉得中国的历史是一大宝库。

5、珀斯路边的饮水机,几步就有一个,对穷一些的城市来说就是负担呢,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答:你很有做市长的潜力,能跳出框架来思考问题,想到了市民的福利。很好的思路,澳洲珀斯这边是把这些都加了旅游税,用收到的这些旅游税来维持运营这些旅游设施。

董教授给我们出了个题目,衡阳有城市的灵魂吗?如果是你来规划,你会怎么设计你的城市的灵魂?

感谢阅读,您所在的城市的灵魂是?如果你来规划,你心中城市的灵魂会是?


知乎链接

https://zhuanlan.zhihu.com/p/35673032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2245-1109037.html

上一篇:编程学可,翻译亦可
下一篇:土木小子特朗普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6 14: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