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小靳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hixin 一蓑烟雨任平生

博文

歪脖柿子树

已有 2152 次阅读 2020-10-23 00:1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歪脖柿子树

     又到霜降了,儿时每年霜降的时候还会有几天秋假,这应该是现在的孩子没有享受过的,所谓的秋假就是放假回家秋收,收地瓜、花生之类的,那时候很多老师家里也有地,学生家一到农忙也缺人手,尤其是天气不好的时候。

      除了下地,霜降的时候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摘柿子,从七八岁开始,每年到了霜降我都要爬到门前的柿子树上摘柿子,两棵柿子树一高一矮,一直一歪,相传都是老爷爷亲手所植。

   记得那时候的柿子都是涩柿子,需要用温水揽一下才能吃的,不然咬下去特别涩,伸不出舌头来,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需要揽好几个小时,妈妈一般都是在晚上揽柿子。炉灶的温度维持不了太久,所以需要半夜起来添把火。摘完柿子的第二天早上,我都能如期吃到脆脆的柿子。

   秋天的柿子好吃,夏天的柿子可以做药。柿子有一个很神奇的功效,消肿止痛。小时候,每年到了夏天,杨树上容易长一种山东方言叫刷木架子的虫子(学名:青刺蛾幼虫),经常会掉到地上,也会生长早低矮的灌木上,一旦被它的刺扎到,那种刺痛和肿胀会持续很久。是老奶奶教我用青柿子涂抹刷木架子伤口的,我至今都记得很清楚。

   柿子树不仅每年按时为我们提供美味,还是我儿时消遣的地方,尤其是那棵歪脖子树。那棵树真的太矮了,我很容易就能爬上去,倾斜的枝丫特别适合挂在上面打提溜,挂累了我就直接跳下来。小的时候因为往下跳没站稳,蹲了屁股蹲儿,被老奶奶碎碎念的说了不知多少次,还一直埋怨隔壁的大哥哥带着我上树打提溜。后来慢慢长大了,不摔了,也没人叨叨我了。

 时至今日,随着村落的搬迁,柿子树都已不在了,记得它们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而我却时常还会梦到从前,梦到那个在巷子口等我放学的佝偻的身影。

 庚子年  霜降    

琅琊小靳    

香港  蒲飞路    

柿子.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81842-1255405.html

上一篇:港大,我来了

10 许培扬 杨卫东 栗茂腾 韦四江 张晓良 杜占池 周忠浩 李剑超 姚伟 郑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1 08: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