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sshiyin198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isshiyin1980

博文

《微生物语》第二十七章 汤非凡(二)

已有 451 次阅读 2018-10-12 08:58 |个人分类:微生物语|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冬夜的九龙山并不算太冷,山腰处的生物制品研究所往日都是人声鼎沸灯火通明,而今夜却一片漆黑,唯有一灯如豆在寒风中发出淡淡的暖色,给了汤非凡回家的感觉。

汤非凡入得门来,抬眼看到墨染,嘴唇蠕动,竟说不出一句话。

“飞凡,你还好吗?身上这么多血。。。。。。这些天杀的!”青衣婆婆上前扶住他,看到满身伤痕禁不住泪眼婆娑。

“阿琏,我没事。”汤非凡推开青衣婆婆,一步步走向墨染,短短几步似乎已跨过数年光阴。

初相遇,意气风发;再相逢,一个垂垂老矣,一个却容颜如旧,汤非凡轻轻叹息。

“飞凡,你不必忧心。我的徒儿已经前去调查此事,相信定会还你清白。”墨染道。汤非凡默默点头。

“你就是墨染长老?哇,好帅啊。”蒙面人冲进大堂,双眼放光大叫道。

墨染讶然的看向唐阿生,汤非凡忙道:“墨染道长,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性格跳脱不拘小节,还请你莫要见怪。”

墨染微微点头道:“飞凡,本来我不该过问,只是如今你被陷害,原因却跟天书有关,不知这天书是何来历?”。

汤非凡默然半晌,抬头怔怔看着窗外风中舞动的枝叶,前尘往事涌上心头。

“我本布衣,十年苦读却屡试不中,辗转经年,看到穷苦之人为一日三餐奔波劳累,日夜无休,稍有积蓄,一场疾病就家徒四壁甚至不治,感同身受。

遂立下大志,一心学医以解世人困厄,可是多年之后才发现,人病之因虽为外感六淫、内伤七情,风寒暑湿燥火或喜、怒、忧、思、悲、恐、惊,然仔细推敲,发现病者十之七八却都有一个最主要的外因,那就是-微族!

微族为乱世间已近千年,因其弱小常被世人忽视,又善化形掩人耳目,却不知微族一旦上身,往往藏于体内,等待时机吸人精血,迁徙不绝,难治难调,因此害人无数。

为此我到处拜师,欲寻一法可辩可识可杀尽微族,幸于游历途中得高人指点,拜入哈佛禅院,学得一身本领。

“所以,天书是哈佛禅院传给你的?”蒙面人插话道。

汤非凡摇摇头:“非也,这却跟二十年前的经历有关。二十年前,我游历至此,正逢夏季,天热口渴,便找了个茶舍坐下来歇息喝茶,谁知那伙计把茶端上来。。。。。。。。”

那端茶的伙计不过二十出头,外表平平无奇,可一睁眼,那双眼赤红如血,如沙粒密布,汤非凡吓了一大跳。

伙计忙道:“客官,您别害怕,我们这都是这样,外人叫我们红眼镇,只要你不直视小的眼睛,对你就没啥伤害。”

汤非凡讶然道:“你们天生如此?”

“那也不是,也是近二十年来才开始。其实出生的时候我们的眼睛也是正常颜色,可是不知道为何,年岁渐长,就都会逐渐变成红色,冬季稍浅,夏季尤盛。时间长了,逐渐看不清东西,且畏光畏风喜流泪,到老很多人就彻底失明了。”

“可曾请大夫看过?”

“请过,多少名医都来看过,吃了药有时候见效,可是没多久又发作,来来回回的折腾无数次,镇里也寒了心,都是穷人,哪有这么多钱,只好算了。”

“嫁到他们村的女子眼睛也会慢慢变成红色,听说啊,是因为他们村曾经做了错事,所以被下了诅咒。”邻桌的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忽然道。

“你胡说!”伙计气得面红耳赤,连声否认。

“胡说?哼哼,出去打探一下,谁不知道二十年前那个红衣女子。。。。。”

“呸呸呸,客官,你别听他胡说八道。”几个伙计过来抓住男子一把推到外面:“你走,这里不欢迎你,快走。”男子骂骂咧咧的走了。

汤非凡若有所思的喝了几口茶,随即离开。他在红眼镇街头巷尾观察良久,发现镇里的人不论老少果然都是一对红眼,只是深浅及严重程度不同,不由心中大感好奇,决定住下来查明缘由。

夏季的红眼镇紫外线特别强烈,酷热无比,汤非凡便在九龙山的半腰凉爽处找人盖了间小院,挂上汤氏医馆的牌子,坐堂行医。

他医术高明,没多久便远近闻名,上门求医之人络绎不绝。在行医中,他发现红眼之人的脉象都浮实有力,且服了清热解毒之药后红眼就会慢慢好转甚至消失,只是停药之后就会反复发作,这坚定了他之前的想法。

红眼并非诅咒而是疾病,必与微族感染有关!

为了查明病因,汤非凡在晚上数次偷偷潜入义庄,从停放的尸体上摘取部分眼球作为研究之用想从中分离出微族,然而历经数月却徒劳无功。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与飞凡熟悉的。”青衣婆婆何琏道:“他当时为此事日思夜想,整个人瘦得像根竹竿,差点晕倒在我家门前。因他曾经治好我爹爹多年顽疾,为了报恩,我便日日去他家照顾他为他做饭洗衣。”

两人朝夕相处,渐渐生情,然而何琏因红眼之故不肯相嫁,加上红眼之谜一直未曾破解,汤非凡心头郁闷,便抱着一坛酒来到城外湖边,刚喝没几口,便听到有人说:“好香、好酒,不知在下可否同饮?”

汤非凡回头一看,双方顿时愣住了。

“瑞昭?”

“晓楼?”

“你怎么在这里?”几乎同时开口。

“我行医路过,你呢?”汤非凡问道。

“唉,别提了,我是被发配到这里的。”李晓楼苦笑道。

“你不是考上进士了?”

“对,可是没钱打点,所以就被分到这穷乡僻壤之处做县令。又穷又偏也就罢了,居然还人人一双红眼,跟妖怪一样吓死人,真是时运不济。”

李晓楼坐下来,抢过坛子狠狠的喝了一大口。

“晓楼且莫忧心,此地民风淳朴风景宜人,是个好地方,至于红眼,假以时日我一定能找到破解之法。”

汤非凡将所思所想原原本本的告知李晓楼。“也不知道是何处出了差错,竟然无法从眼球之中分离培养出微族,哈佛禅院教的各种手段都用上也不管用。”

李晓楼沉吟道:“若真如兄所说乃微族作乱,必有一个源头。”

“你是说。。。。。红衣女子?”

“原来瑞昭也听过这个故事,据说她身亡之后红眼就开始流传。”

两人对视良久,互相点头。

深夜乱葬岗,汤非凡叹息一声,用借来的锄头一边挖一边道:“姑娘,得罪了,在下为了找出红眼真凶不得已才挖之,若与姑娘无关,必原封不动将姑娘葬好。”

李晓楼笑道:“就你凭的多情,二十年她都化成灰了,风一吹就散,还管你那么多。”

墓已动,棺已开,正如两人所料,棺中并无任何白骨,仅有一枚金钗孤零零的放在一件红色纱衣中。

轻风吹来,红衣片片破碎,如彩蝶般飞出棺木,转眼消散无踪。

汤非凡捡起那枚金钗,纳入怀中道:“走吧”。

两人正欲离开,忽听到一声娇笑,婉转妩媚,浓腻多情。

“谁?”李晓楼大惊道。

“是我呀,你们不是特的来找我吗?”浓黑的夜忽然亮光大作,一个红衣女子款款而来,雪肤花貌,眉间一点朱砂,殷红如血。

女子笑道:“没想到过了二十年,还有人记得奴家,真是令人感动呢。”

汤非凡道:“姑娘,我等深夜打扰实在抱歉,然而还请问姑娘,红眼镇之事可与姑娘有关?”

女子咯咯笑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汤非凡正容道:“若是无关就罢了,若是有关,还请姑娘设法解除红眼之诅咒。”

女子慢悠悠的道:“为什么呀,红色不好看吗?”她在黑夜中转了一圈道:“你们看,红色多好看呀。”

李晓楼道:“瑞昭,此女分明是妖孽,你我不如先合力将她擒下,之后再设法解决红眼之事。”

“哎哟哟,奴家好害怕呀,你怎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红衣女话音刚落,李晓楼便伸手一抓,他略通武艺,几个招式便把女子逼得连连后退,眼见就要得手,忽然眼前一空,女子凭空消失。

“小心。”汤非凡看得真切,红衣女身子一转便到了李晓楼身后。

“臭男人!”红衣女待李晓楼转过身来,素手一挥,一片红雾逸出,李晓楼猛地捂住双眼,倒地嘶声惨叫。

汤非凡赶紧扶住李晓楼,用力掰开他的双手,看到其双眼已是通红一片,视物不清,心中一凛,立刻拿出随身携带的药丸让他服下。

看到李晓楼服药后情形瞬间好转,女子颇为诧异,她仔细打量汤非凡良久,忽然笑道:“当真得来全不费功夫,我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一个能量值极高的宿主了。不错不错,来,让我们好好亲近亲近。”

红衣女纤腰一扭,整个面颊差点贴到汤非凡脸上,汤非凡身子一侧,刚刚避开,红衣女却伸手一抱,整个人从后面紧紧抱住汤非凡。

“你干什么,放开我!”汤非凡大惊之下,拼命挣扎。

“你怕什么,别的男人都求之不得呢。”红衣女在汤非凡耳边喃喃低语,身上渐渐冒出阵阵红光,红光中她的身子渐渐虚化成千万个壁厚致密的球状小体,争先恐后的冲进汤非凡的体内。

“啊!”汤非凡痛得浑身抽搐,双手乱挥,暗道今日是在劫难逃了。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3022480

本文在起点网连载,敬请移步前去阅读后续章节,注册、收藏、评论、推荐,加入书架,谢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71386-1140373.html

上一篇:《微生物语》第二十六章 汤非凡(二)
下一篇:《微生物语》第二十八章 三体之衣原体(一)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4 01: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