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tosizumot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yotosizumoto

博文

刘正教授论文《张敞和金文学的成立》

已有 1038 次阅读 2019-12-5 10:03 |个人分类:商周历史文化|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张敞和金文学的成立

国家重大出版项目、上海教委重大科创项目刘正教授《金文学术史》13

第五节 张敞和金文学的成立

在古代金文学史上,一般都把汉代古文字学家张敞作为进行金文研究活动的先驱。有关这一问题的由来,可以见《汉书·郊祀志》:

是时美阳得鼎,献之。下有司议,多以为宜蔫见宗庙,如元鼎时故事。张敞好古文字,按鼎铭勒而上议曰:“臣闻周祖始乎后稷。后稷封于嫠,公刘发迹于豳,大王建国于岐梁,文武兴于丰镐。由此言之,则岐梁、丰镐之间,周旧居业,固宜有宗庙坛场祭祀之藏。今鼎出于岐东,中有刻书曰:王命尸臣:‘官此枸邑,赐尔旗鸾、黼黻、碉戈。’尸臣拜手稽首曰:敢对扬天子,丕显休命。’臣愚不足以迹古文,窃以传记言之,此鼎殆周之所以褒赐大臣,大臣子孙刻铭其先功,藏之宫庙也。昔宝鼎之出于汾雎也,河东太守以闻,诏曰:‘朕巡祭后土,祈为百姓蒙丰年,今谷嗛未报,鼎焉为出哉?’博问耆老,意旧臧与?诚欲考得事实也。有司验雎上非旧臧处,鼎大八尺一寸,高三尺六寸,殊异于众鼎。今此鼎细小,又有款识,不宜荐见于宗庙”。制曰:“京兆尹议是”。

首先分析一下这里出现的青铜器铭文:

王命尸臣:“官此枸邑,赐尔旗鸾、黼黻、碉戈”。尸臣拜手稽首曰:“敢对扬天子,丕显休命”。

共三十二字。此鼎出于岐东美阳地区,即现今陕西省扶风县一带,可以定为周器。按照金文学家们给器物命名的习惯,我把此鼎命名为《尸臣鼎》。铭文中的:“拜手稽首”四字除了见于殷周铜器之外,还记录在古籍中。如《尚书·召诰》中有“拜手稽首”一语,足以证明此铭文的真实性。

陈梦家在《西周铜器断代》中介绍“拜手稽首”有大致三种形式,即:

一、拜稽首。

二、拜首稽首、拜手稽手、拜手稽首。

三、拜稽首休、拜稽手休。

关于“拜手稽首”一语,顾炎武《日知录》卷二十八中说:

古人席地二坐,引身而起则为长跪,首至手则为“拜手”,手至地则为“拜”,首至地则为“稽首”,此礼之等也。君父之尊必用稽首,拜而后稽首,此礼之渐也。必以稽首终,此礼之成也。古人以稽首为敬之至。

其中,“敢对扬天子,丕显休命”为金文中所常见。但此类用语“(敢对)扬某,丕显某休”形式,在实际应用时变化颇多。以笔者的研究,常见的大致有以下七种表现形式:

1、“某扬某休”格式

如:《竟簋》:竞扬伯辛父休。

《小臣静卣》:扬天子休。

《县友簋》:敏扬伯辛父休。

《天亡簋》:敏扬王休。

2、“对扬某休”格式

如:《毛父簋》:对扬伯休。

《吕方鼎》:对扬王休。

《口卣》:对扬师雍父休。

3、“敢对扬某休”格式

如:《趞曹鼎》:敢对扬天子休。

《克壶》:敢对扬天、君、王、伯休。其中,“显”字又可作为“口”。如:《师虎簋》铭文为“不鲁休”,《师遽簋》铭文为“不休”。为此,晚清吴清卿在《古籀补》一书中考证:

口,古“显”字,从二不。不,古“丕”字,大也。

岑仲勉在《两周文史论丛》一书中更进一步详细考证说:


近世金文家既比金文之“不”与《尚书》之“丕显”,而《毛诗》“不显”的用法多相同,从比较文字学观点来看,自不能例外。故解《诗》者仍多承袭故训,间又略提新意,如于省吾《双剑移诗经新证》三·不显亦临条:“省吾以为不应读丕……言神临之,不显保之无厌也”。不单指语意含浑,且未对《诗经》所有的“不显”作出一个共通的解释,足见家派学风入人之深,经二千年而为害仍烈。考《孟子》“丕显哉文王谟”,《赵注》:“丕,大也;显,明也”。《左氏·僖八年传》:“奉扬天子之丕显休命”,《杜注》:“丕,大也”,由是来看《尔雅·释诂》之“丕,大也”,也是对“丕显”作注。

上述《克壶》铭文中出现了天、君、王、伯四者,“敢对扬天、君、王、伯休”,而且又排出了此四者的先后等级次序,它的原始儒家礼仪色彩十分浓厚,对于研究原始儒家礼仪思想的起源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4、“扬某休对” 格式

如:《趟尊》:扬王休对。

5、“对某休”或“对某休扬”格式

如:《师懋壶》:对王休。

《虢叔旅钟》:对天子鲁休扬。

6、“扬某休”格式

如:《小臣静卣》:扬天子休。

《静方鼎》:静扬天子休。

7、“敢对扬某,不显休” 格式

如:《牧簋》:敢对扬王,不显休。

《师望鼎》:敢对扬天子,不显鲁休。

《豆闭簋》:敢对扬天子,不显休命。

对这里的铭文为“敢对扬王休,丕显休命”一语,和《豆闭簋》铭文完全相同。无疑,这就增加了对《尸臣鼎》的可信度。“尸臣”一族,由来并非不明。因为在《左传·昭公二十六年》中记录有“尸氏”、《左传·隐公五年》中记录有“尸子曰”,可见作为周代氏族之一的“尸氏”,由来甚久。其地望,依杜预《春秋左传注》可知“在筑县西南偃师城”。《汉书·地理志》中记载:“尸乡,殷汤所都”。《水经注·汲水》一条下注为:“亳,本帝喾之墟。在禹贡豫州河洛之间,今河南偃师城西二十里尸乡亭是也”。而尸乡亭,依《括地志》所载:“在洛州偃师县、洛州东南也”。可见,尸乡本为帝喾之墟,又是殷王商汤之都。则“尸氏”或即受封于尸乡而得氏族之名。《乍册寰卣》铭文中记载了“君令余乍册寰安尸伯”的一段历史事实。因此,我猜想:“偃师”的本字可能就是“偃尸”。“偃尸”即“尸氏族”偃所封之地。秦汉之间,文字统一,使用“尸”字不祥,遂改“偃尸”为“偃师”。而尸臣则是被封“官此栒邑”,“栒”又作“旬”,古“栒邑”在今陕西境内。亦即说明从尸臣开始,他由祖先封地的河南偃师受封迁移到陕西栒邑为官。在此铭文中还出现了天子赏赐给他“赐尔旗鸾、黼黻、碉戈”等礼仪色彩浓厚的物品。而其祖先的尸子,在《左传·隐公五年》中则大讲了一通周代礼仪活动中《万舞》的使用人数问题。更可证明尸臣的祖先一定是精通周代礼仪活动的重臣。张敞对《尸臣鼎》铭文的解说,认为“此鼎殆周之所以褒赐大臣,大臣子孙刻铭其先功,藏之宫庙也”,这一解释大致是对的。

在汉代出土的青铜器上并非只有《尸臣鼎》上有铭文。发掘出的其它青铜器上也时常有铭文铸刻。比如,《后汉书·窦宪传》中记载:永元元年,窦宪意外获得古鼎一件,鼎上有铭文十四字,内容为:“仲山甫鼎,其万年子子孙孙永保用”。这里出现的铭文“其万年子子孙孙永保用”也是铭文上常用而固定的铸刻用语。其真实性自然无可置疑。它也有几种变化,常见的有以下五种格式:

1、“其子子孙孙”格式

如:其子子孙孙永宝用。

其子子孙孙永宝用享。

其子子孙孙永用孝。

2、“其万年”格式

如:其万年用。

其万年永宝。

其万年永宝用。

其万年永用多休。

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

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享。

3、人名或国名加“其”格式

如:卫其万年永宝用。

卫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

4、“子子孙孙”格式

如:子子孙孙永宝用。

5、“孙孙子子”格式

如:孙孙子子其永宝。

我们通过上述对比,可以发现,铭文的简单和繁琐在当时是并存的“敢对扬天子休”显然是“敢对扬天子,不显休命”的简单形式,“其万年用”显然是“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享”的简单形式。我们将上述情况称为铭文的简单句式和繁琐句式。简单句式和繁琐句式的并存,而且至今我们没有发现因地位和尊敬程度的差异而产生特定的对繁简句式的使用规定,那么,繁简句式的出现只能出于以下两种考虑,其一是铸刻工艺的考虑,其二是在有限的范围内铸刻更多的内容的考虑。目前为止,尚未发现只有天子才能使用繁琐句式而大臣只能使用简单句式的等级差异现象。

综上所述,张敞对铭文的解读,为金文学术研究的诞生准备了基础。而作为上述彝铭文字的解读者张敞,他之所以能够流利而准确的解读出青铜鼎上所刻的铭文,这和他的“张敞好古文字”是有直接原因的。也正是因为张敞对铭文的理解——“窃以传记言之,此鼎殆周之所以褒赐大臣,大臣子孙刻铭其先功,臧之于宫庙也”——他把青铜器的出土所具有的政治含义淡化为后世子孙纪念祖先的非政治性的行为。

因此,我们主张把汉宣帝时代看作中国古代金文学术研究诞生的正式起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55881-1208848.html

上一篇:刘正教授论文《 青铜器铭文的分期和断代》
下一篇:刘正教授论文《古今金文学界论青铜器铭文的价值功用》

1 郑永军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5 10: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