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tosizumot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yotosizumoto

博文

《金文中的商周古姓问题考察》

已有 987 次阅读 2019-11-7 08:17 |个人分类:商周历史文化|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国家重大出版项目、上海教委重大科创项目刘正教授《金文学术史》25

第三节 商周古姓

一、姓的来源及其演变

“姓”与“氏”不同。姓产生在前,氏产生在后。根据《春秋》整理得出的“古姓”有:妫、姒、子、姬、风、赢、己、任、吉、芊、曹、祁、妘、姜、董、偃、归、曼、芈、隗、漆、允等22个姓。根据许慎《说文解字》:“姓,人所生也,从女、生,生亦声”。班固《白虎通德论》卷九曰:“姓者,生也,人禀天气所以生者也”。

著名的华夏人文始祖黄帝和炎帝就是以其各自部落的居住地理位置在水附近而得姓的。根据《国语·晋语》中记载的司空季子之言:“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这里的以某水成的含义是指利用天赐的某水这一地理位置而成就天下的意思。以此而得出的某姓,是人对自然地理的依赖和感恩,用来永远铭记的一种最直接最简单的方法。

汉代王符在《潜夫论》中曾总结了几种姓、氏的得出方式:“下及三代,官有世功,则有官族,邑亦如之。后世微末,因是以为姓,则不能改也。故或传本姓,或氏号邑谥,或氏于国,或氏于爵,或氏于官,或氏于字,或氏于事,或氏于居,或氏于志”。

到了郑樵《通志·氏族略》中的总结,姓、氏的得出有以下三十四种形式:以国为氏、以郡国为氏、以邑为氏、以乡为氏、以亭为氏、以地为氏、以姓为氏、以字为氏、以名为氏、以次为氏、以族为氏、以官为氏、以爵为氏、以凶德为氏、以基德为氏、以技为氏、以事为氏、以谥为氏……等等。但是,这已经是中古时代姓氏不分后的产物。在上古时代,主要的是以下八种,即以国为氏、以邑为氏、以地为氏、以字为氏、以官为氏、以名为氏、以事为氏、天子赐姓。比如,上述“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应该属于以地为氏。

而其中黄帝的后裔却并没有完全继承他的姬姓。按照《国语·晋语》中的史料记载:

同姓为兄弟。黄帝之子二十五人,其同姓者二人而已;唯青阳与夷鼓皆为己姓。青阳,方雷氏之甥也。夷鼓,彤鱼氏之甥也。其同生而异姓者,四母之子别为十二姓。凡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姬、酉、祁. 己、滕、箴、任、荀、僖、姞、儇、依是也。唯青阳与苍林氏同于黄帝,故皆为姬姓。同德之难也如是。

由此来看,“唯青阳与苍林氏同于黄帝”而黄帝不容许他的另外二十三子继承他的姬姓原因是“同德之难”,但是他却给其中的十四人赐给了十二个姓。如此说来,青阳与苍林二人应该黄帝自己认可的直系姬姓传人。得姬姓者是青阳与苍林还是青阳与夷鼓,古今学术界一直对此争议不休。而且,这里出现的“皆为己姓”是自己的姓还是著名的己姓,也颇有异议。目前还不能下定论,学术界对这一问题还需深加研究和探讨。笔者过去曾经主张:继承权问题在远古时代至少有王位继承权、王姓继承权两个方面。更具体来讲,肯定还有财产、土地、国民等方面的继承权问题存在。而王姓的继承更具有标志性意义,和族徽一样。而另外的酉、祁. 己、滕、箴、任、荀、僖、姞、儇、依十一个姓的由来,应该就是根据得姓者本人的自身资质和功劳而来的,《左传·隐公八年》所谓的“天子建德,因生以赐姓”指的就是如此,不然的话就无法解释酉、祁. 己、滕、箴、任、荀、僖、姞、儇、依十一个姓的具体成因。

炎帝后代对姜姓的继承及其分支问题,史料中一直语焉不详。

又根据《国语·郑语》中的记载:

祝融亦能昭显天地之光明,以生柔嘉材者也,其后八姓,于周未有侯伯,佐制物于前代者:昆吾为夏伯矣,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当周未有。己姓:昆吾、苏、顾、温、董。董姓:鬷夷、豢龙,则夏灭之矣。彭姓:彭祖、豕韦、诸稽,则商灭之矣。秃姓:舟人,则商灭之矣。妘姓:邬、郐、路、逼阳。曹姓:邹、莒皆为采卫,或在王室,或在夷狄,莫之数也。而又无令闻,必不兴矣。斟姓无后。融之兴者,其在芈姓乎。

根据该书记载,这八姓是:己姓、董姓、彭姓、秃姓、妘姓、曹姓、斟姓、芈姓。它们全不属于黄帝、炎帝的直系姬、姜二姓的继承人,而是祝融的直系继承人。

有些史料中记载这个祝融是颛顼帝的儿子,又名重黎,为火正。在《史记·五帝本纪》中却是出现了“帝颛顼生子曰穷蝉”和“穷蝉父曰帝颛顼”这样两句记载。只是在《史记·楚世家》中才出现详细记载说:“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记载:“火正曰祝融”。《帝王世纪》中记载:“颛顼高阳氏,黄帝之孙,昌意之子,姬姓也”。但是,从祝融开始出现了上述八个新姓,没有继续使用过去的姬姓。

祝融名字的得来是因为“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然后才被帝喾命(即赏赐)曰:“祝融”。

至少,根据《史记·五帝本纪》、《国语·晋语》和《国语·郑语》中的记载总结出的上述十二姓(姬、酉、祁. 己、滕、箴、任、荀、僖、姞、儇、依),加上八姓(己、董、彭、秃、妘、曹、斟、芈,与黄帝子“己”之姓字同而实异)和炎帝的姜姓,则当时的古姓就已经为二十一个了。如果在加上《春秋》(妫、姒、子、姬、风、赢、己、任、吉、芊、曹、祁、妘、姜、董、偃、归、曼、芈、隗、漆、允)、《尚书》、《诗经》等先秦经书中的记载,古姓的数量显然应该超过三十个,在四十个左右。陈洯在《商周姓氏制度研究》一书中立主三十个古姓说,这是笔者难以赞同的。如果加上魏晋时代古籍中对先秦古姓的记载,或许这一数量可能要翻倍。见该书第40页,商务印书馆,2007年。

注重姓的同异,在当时看来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国语·晋语》中所谓的“异姓则异德,异德则异类。异类虽近,男女相及,以生民也。同姓则同德,同德则同心,同心则同志。同志虽远,男女不相及,畏黩敬也。黩则怨,怨乱毓灾,灾毓灭姓。是故娶妻避其同姓,畏乱灾也。故异德合姓,同德合义。义以导利,利以阜姓。姓利相更,成而不迁,乃能摄固,保其土房”。在姓的授受这一问题上出现的标准,也即上述的同德论,具有很明显的西周伦理思想色彩,应该不是五帝时代乃至于夏商时代的标准。但至少作为获得姓的部落群体的被授予方和授予方除了有血缘关系的一致性之外,肯定还应该具有为授予方认可和赏识的具体行为,诸如战功、服从和辅佐等必须具有的品格。这也可以归结为满足了授予方对相同利益关系的需求:同德、同心、同志说的出现,应该是对上述品格的升华和提炼。

《史记·五帝本纪》总结说:

自黄帝至舜、禹,皆同姓而异其国号,以章明德。故黄帝为有熊,帝颛顼为高阳,帝喾为高辛,帝尧为陶唐,帝舜为有虞。帝禹为夏后而别氏,姓姒氏。契为商,姓子氏。弃为周,姓姬氏。

由此而来,改朝换代的主要表现和官方第一大姓氏的更替密切联系起来。春秋战国以后,姓和氏分别开始日益混乱,出现了以氏代姓的现象,这和当时政治上出现的礼坏乐崩等践越行为是相互呼应的。古姓的所有者一般多是古天子之后裔,新出的氏,为了取得合法地位,要么就模糊姓与氏的区别,要么就非要阐明自己这一支的血缘关系也是古姓的直接继承者。无论何种作法,其结果必然是对古姓继承制度的淡化和无视,进而造成其崩溃。进入秦汉,姓氏统一。因此,史伯璇《四书管窥》中曾云:“三代以后皆无所谓姓,只有氏而已”。

二、铭文中古姓举例研究

根据《金文氏族谱》一书的总结,该书把当时出现记载的人物,以所属“氏族谱”的形式分为三十六篇,每篇就是一个大的“姓族”,下面有多少不一的具体“氏族”,为研究整个商周时代的社会结构和姓氏源流提供了最直接的证据。

在商周青铜器铭文中出现的上述三十六类“姓谱”名先后有:

帝系谱、姬姓谱、姜姓谱、姒姓谱、姞姓谱、妃姓谱、嬴姓谱、好姓谱、女日儿姓谱、妫姓谱、女矛姓谱、媿姓谱、女员姓谱、妊姓谱、姚姓谱、女庸姓谱、女弋姓谱、女沿姓谱、女卧姓谱、女黑姓谱、女只姓谱、亏女姓谱、女痹姓谱、女光姓谱、女密姓谱、女索姓谱、女百百姓谱、女黻姓谱、女白姓谱、不知姓诸国氏谱(上)、不知姓诸国氏谱(下)、史臣谱、师臣谱、臣工谱、小宗谱、祖祢谱。 (以上姓前为组合字)

我们在此以铭文史料为核心,选取部分古姓说明如下:

1、姬姓

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辩证》卷四:“姬。姬姓出自黄帝,生于姬水,以水为姓……姬者,姓也。人本乎祖之义也。黄帝为姬姓,弃复得之,所谓本乎祖也”。《国语·晋语》所载,“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故黄帝为姬”。如,《虢伯鬲》铭文中记载的“虢伯乍姬大母尊鬲”、《燕侯簋》铭文中记载的“燕侯乍姬承尊簋”、《公大史鼎》铭文中记载的“公大史乍姬宝噟尊彝”……等等,皆是姬姓存在的真实记载。

2、姜姓

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辩证》卷十三:“姜。出自炎帝,生于姜水,因以为姓。裔孙佐禹治水,为尧四岳之官,以其主山岳之祭尊之。谓之太岳。命为侯伯,复赐祖姓,以绍炎帝之后。夏商以来,分为齐、许、申、甫四国,世有显诸侯”。《国语·晋语》所载,“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炎帝为姜”。 如,《白百父簋》铭文中记载的“白百父乍周姜宝簋”、《虢姜鼎》铭文中记载的“虢姜乍宝尊鼎”、《齐姜鼎》铭文中记载的“齐姜乍宝鼎”……等等,皆是姜姓存在的真实记载。

3、姒姓

《国语·周语》云:“皇天嘉之,祚以天下,赐姓曰姒,氏曰有夏,谓其能以嘉祉殷富生物也”。宋代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辩证》卷二十一:“出自黄帝子昌意,其后曰颛帝,生崇伯鲧。鲧生伯禹,为尧司空,宅舜百揆。舜荐之于天者,十有七年,终践天子之位……皇天嘉之,祚以天下,赐姓曰姒,氏曰有夏,谓其能以嘉祉盛富生物也”。韦昭注解为:“姒犹祉也”。《说文解字》:“祉,福也”。 如,《白田父簋》铭文中记载的“白田父乍井姒宝簋”、《叔向父簋》铭文中记载的“吊向父乍辛姒尊簋”、《班簋》铭文中记载的“毓文王王姒圣孙”……等等,皆是姒姓存在的真实记载。

4、姞姓

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辩证》卷三十六:“从女从吉,巨乙、极乙切。出自黄帝子,得姓者十四人。其一则为姞氏。”又曰:“黄帝裔孙伯儵封于南燕,赐姓曰姞,其地东都燕县是也”。 如,《姞氏簋》铭文中记载的“姞氏自乍为宝尊簋”、《鄂侯簋》铭文中记载的“噩侯乍王姞媵簋”、《霸姞簋》铭文中记载的“霸姞乍宝尊彝”……等等,皆是姞姓存在的真实记载。

5、妃姓

《国语·晋语》记载司空季子曰:“凡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姬、酉、祁. 己、滕、箴、任、荀、僖、姞、儇、依是也”。则这里的“己”当是“妃”姓本字。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辩证》卷二十一:“出自黄帝,得姓者十四人,而青阳、夷皷同为己姓”。 如,《召乐父匜》铭文中记载的“召乐父乍姬妃宝匜”、《己姜簋》铭文中记载的“乍己姜”、《文索己觥》铭文中记载的“用乍文索己宝彝”……等等,皆是妃姓存在的真实记载。

6、嬴姓

《史记·秦始皇本纪》:“昔伯翳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赐姓嬴”,又曰:“秦之先伯翳,尝有勋于唐虞之际,受土赐姓”。 如,《赢氏鼎》铭文中记载的“赢氏乍宝鼎”、《成白孙父鬲》铭文中记载的“成白孙父乍妇嬴尊鬲”、《笋白大父盨》铭文中记载的“笋白大父乍嬴妃宝盨”……等等,皆是嬴姓存在的真实记载。

7、妫姓

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辩证》卷三:“妫。出自虞舜,生于妫汭,以水为姓。周武王时,有虞遏父者为陶正,能利器用,王赖之。以其先圣之后,封其子满为陈侯,复赐姓妫,以奉虞帝之祀,是为胡公”。《史记·陈杞世家》说:“舜居于妫汭,其后因为氏姓,姓妫氏。”如,《陈侯簋》铭文中记载的“陈侯乍王妫媵簋”、《白侯父盘》铭文中记载的“白侯父媵吊妫某母盘”、《俎妫壶》铭文中记载的“俎妫乍宝壶”……等等,皆是姓存在的真实记载。

8、媿姓

《说文解字》:“媿,惭也。从女,鬼声”。 如,《毛簋》铭文中记载的“毛乍王母媿氏本簋”、《胡叔胡姬簋》铭文中记载的“胡吊胡姬乍白媿媵簋”、《白茔簋》盖铭文中记载的“白茔乍媿氏旅用追孝”……等等,皆是媿姓存在的真实记载。

9、妊姓

《国语·晋语》记载司空季子曰:“凡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姬、酉、祁. 己、滕、箴、任、荀、僖、姞、儇、依是也”。则这里的“任”当是“妊”姓本字。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辩证》卷十九:“任,出自黄帝少子禹阳,受封于任,以国为姓”。 如,《叠妊壶》铭文中记载的“叠妊乍安壶”、《螨鼎》铭文中记载的“螨来遘于妊氏”、《姬妊旅鬲》铭文中记载的“姬妊旅鬲”……等等,皆是妊姓存在的真实记载。

10、子姓

《史记·殷本纪》:“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宽’。封于商,赐姓子氏”。 如,《子菱乍母辛尊彝》铭文中记载的“子菱乍母辛尊彝”、《子耳乍父己宝尊彝》铭文中记载的“子耳乍父己宝尊彝”、《子央壶》铭文中记载的“交君子央肇乍宝壶”……等等,皆是子姓存在的真实记载。



最为著名的是《宋公栾簠》铭文中记载的一段史实:“有殷天乙唐孙宋公栾乍其妹勾娪夫人季子媵簠”。“有殷天乙唐”指殷王朝开国始祖汤,即商汤。他的子孙宋公栾,给他自己的妹妹作婚姻用的青铜器簠。“勾娪夫人季子”,“勾娪”为夫家名,“夫人”为尊称,“季”为排行顺序,“子”为勾娪夫人父家姓。这件青铜器之所以特别著名就是因为:这段铭文中直接记载了宋国的远祖是“有殷天乙唐”这样一个历史事实。

11、某(左女右员)姓

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辩证》卷六:“妘。《国语》:祝融之后。陆终第四子求言为妘姓,封于郐。其后别封邬、路、偪阳。凡妘姓四国,皆为采卫”。《考古图》卷一《员氏鼎》铭文为“叀乍微伯氏鼎,永宝用”。吕大临注解为:“按员姓,祝融之后,亦作妘”。薛尚功《历代钟鼎彝器款识》卷十对此鼎铭文考证说:“员者,《说文》云:通作妘,以谓祝融之后姓也。富辰尝举叔妘,而韦昭亦以妘为妘姓之女,则员乃其妃也”。 如,《辅白痒父鼎》铭文中记载的“辅白痒父乍丰孟员媵鼎”、《叀鼎》铭文中记载的“叀乍微白员氏□鼎”、《周棘生簋》铭文中记载的“周棘生乍橹员勘媵簋”……等等,皆是员姓存在的真实记载。张抡才《绍兴内府古器评》中曾主张“按《说文》:妇通作妘。祝融之后姓也”之说,似不妥。

12、“某”(左女右上日下尔)姓

左女右上日下尔,即古籍中记载的芈。《通志·氏族略》:“芈氏,楚姓也,陆终之子季连之后也”。《史记·楚世家》:“芈姓,楚其后也”。根据《国语·郑语》中记载:“祝融之后有八姓。融之兴者,其在芈姓乎”,芈姓是祝融新出之姓。如,《曾侯簠》铭文中记载的“曾侯乍吊姬邛芈媵器”……等等,皆是芈姓存在的真实记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55881-1205181.html

上一篇:刘正教授论文《商周青铜器铭文中的王名问题》
下一篇:刘正教授论文《商周金文中的血缘关系称谓》

0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7 20: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