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tosizumot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yotosizumoto

博文

刘正教授论文《商周金文中的原始神话》

已有 3509 次阅读 2019-10-15 20:20 |个人分类:商周历史文化|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金文学术史

国家重大出版项目、上海教委重大科创项目刘正教授《金文学术史》33

第四节 原始神话

有些图像和铜器造型明显暗含着当时的原始神话。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洛书神话。

1977年8月,在平谷刘家河村东,当地农民在一池塘边取土时意外地发现一座古墓。经北京市文物考古工作队的清理,确定了该墓为商代中期的墓葬。墓中出土了金、铜、玉、陶器等40余件极其珍贵的文物。其中,出土的青铜礼器计十六件。其中,有两件铜盘造型极其奇特:

1、 鸟首鱼尾纹盘1件

高9.5、口径25.5厘米。窄沿外折,内壁凹圆,平底,矮圈足。盘外壁有鸟首鱼尾纹三组,中心有圆涡纹,界以连珠纹。

2、鸟柱龟鱼纹盘1件

高20.5、口径38.5厘米。宽沿外折,内壁凹圆,盘内中心有用涡纹及连珠纹组成的龟形图案,内壁有鱼纹三组,盘沿左右对立两鸟形柱。

段勇在《商周青铜器幻想动物纹研究》一书中曾主张:

商、周青铜器上的神鸟纹明显分为两类:一类鸟首兽身,变形较大;另一类鸟首鸟身,相对写实。二者在青铜器上流行的时代也判然有别:前一类集中见于商代,西周早期仍有部分,但此后即难觅踪迹;后一类主要见于西周时期,此前只在商代晚期有少量出现。

以刘家河出土的中商青铜器来衡量,此说显然并不十分合适。因为这里出现的两件鸟形盘,其中鸟柱龟鱼纹盘上的鸟形,正是所谓写实的,不但不是“只在商代晚期有少量出现”,而且还是早在商代中期又已经出现了。《诗经》中记载的商人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神鸟传说,看来在中商时代就已经产生了,并且又在考古实物上就得到了体现。图1



相比之下,张孝光在《殷墟青铜器的装饰艺术》一文中就很客观地说:“这个题材的纹样在商代早中期很少见。”

“少见”但是却出现了,这正是刘家河出土的中商青铜器的学术价值之一吧。

为何鸟的造型和纹饰在商代青铜器上频繁出现呢?张光直在《商周青铜器上的动物纹样》一文中指出:

夏人铸鼎象物,使人知道那些动物是助人的神,即是可以助人通天地的,那些动物是不助人通天地的。……动物中有若干是帮助巫觋通天地的,而它们的形象在古代便铸在青铜彝器上。……青铜彝器是巫觋沟通天地所用配备的一部分,而其上所象的动物纹样也有助于这个目的。……助巫觋通天地的若干特殊动物,至少有若干就是祭祀牺牲的动物。以动物供祭也就是使用动物协助巫觋来通民神、通田地、通上下的一种具体方式。商周青铜器上动物纹样乃是助理巫觋通天地工作的各种动物在青铜彝器上的形象。

因此,商人青铜器上鸟造型和纹样的使用正是基于他们相信自身是神鸟后裔的反映。也就是他们祖先崇拜的具体化之一。图2



对鸟和鱼的图腾信仰,到了后代终于出现了著名的白鱼赤鸟传说----这些传说记载在《吕氏春秋·应同》、《史记·周本纪》、《尚书大传·太誓》以及一些纬书中。它们被赋予了所谓的五德终始说。但是,这一传说的原型可以直接上溯到中商文化时期青铜器的纹饰造型上。

鸟柱龟鱼纹盘中的龟形图案,和其它地区相比也有了很大变化。《陕西出土商代青铜器》第一册中也收录了一件龟鱼纹盘,但是这二者相同的只是中心部分都有涡纹保持不变,(这为洛书中心构图的诞生准备了基础。)而龟的整个造型纹饰,前者远不及刘家河出土的鸟柱龟鱼纹盘。刘家河出土的鸟柱龟鱼纹盘的龟造型显然更具有艺术性,它和湖北盘龙城李家嘴墓出土的青铜盘大致是相近的。

除此之外,《日本蒐儲**古銅精華》一书第85收《禽形蚀鱼兽带龟文盘》、第86收《鱼带龟文盘》二件铜器,龟的纹饰和造型与此大致相近。见下图3:



对比之下,刘家河出土青铜器上的龟,图形更趋复杂和优美,规范化的连珠纹环置四周,最外层是云纹。正是由于有了连珠纹(黑点)和涡纹和云纹(白圈)以及鱼、龟造型的出现才最终演变成为洛水神龟送来洛书的古老传说吧。

再如著名的西王母神话,也许我们可以上溯到商周金文中。

在甲骨文中,记载着西方的风神名字叫“彝”:“西方曰夷,风曰彝。”

而“彝”神的图像很接近于“鸡”,也就是“鸟”。进而代表了西王母的使者“青鸟”。图4



因此,铜器在上古时代被称为“彝”,本身就含有鸟崇拜的内涵。商周金文中大量出现的“宝尊彝”术语,就已经暗示着对西方风神的崇拜。

在《河图括地图》中又记载了西王母和三足乌的连带关系:“昆仑在若水中,非乘龙不能至。有三足神鸟,为西王母取食。”《史记·司马相如列传》描述西王母为:“戴胜而穴处兮,亦幸有三足乌为之使。”

诚如是,则三足乌即是戴胜鸟。而戴胜似乎已经有了神名的含义了。既然只有西王母才有资格驱使戴胜鸟,则戴胜成为西王母的连带关系图像是无可置疑的。《山海经•西山经》中记载的西王母已经是“豹尾虎齿而善啸,蓬法戴胜”,更是戴胜成为西王母的连带关系图像的证据之一。

在《三代吉金文存》卷五第二十五页保留着一件神秘的铜甗,如下图5:



铭文释文如下:

王乍孽将鼎虎鼎母寳将鼎彝。

此鬲铭文十分怪异。周天子的母亲名字居然和“虎”相互联系起来。“孽将鼎虎鼎母”四个字,只有一种解释:即这里的“母”并非周天子之母的“王母”,而是当时神话中的“西王母”。因为大家知道:《山海经·西山经》:“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只有她的形象才和“虎”相互联系。

再看下面这张拓片,正是西王母和虎的图像同时出现的,应该是对上述“孽将鼎虎鼎母”四个字的最好说明:图6



这里出现的是四川绵阳汉代画箱砖。这里的西王母正好左右有龙、虎相伴。而整个字形图像又接近“鼎”之形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55881-1202058.html

上一篇:刘正教授论文《中国易学》第二十八章(上)龟卜和占筮
下一篇:刘正教授论文《中国易学第二十九章1》忧患意识产生的认识论根源

0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2 23: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