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tosizumot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yotosizumoto

博文

刘正承担教育部海归项目《东西方汉学史》6

已有 520 次阅读 2019-5-15 14:52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刘正承担教育部海归项目《东西方汉学史》6

作者 京都静源 教授/文学博士


第二章早期汉学研究的特色(上)

引言

在本章里,我将对环中国海诸国汉学文化区早期汉学研究的特色进行分析和说明。

首先,所谓“早期汉学”的指代年代问题,依国家和地区的不同,实际上是个很难加以界定 和统一的概念。因此之故,我才把西方汉学发展史的研究分成三大汉学文化区,进行比较研 究。不同的汉学文化区中的“早期汉学”的概念,在具体的指代时间上也是不一致的,就是 在同一个汉学文化区中,依汉学传来的先后,不同的国家的地区使用的这一概念也是不一致 的。但正是这种时间上的不一致性才是建立比较汉学史研究的物质出发点。尽管如此,朝鲜 、日本、越南等儒教所属国的汉学传入之年还是早于同一文化区内的俄罗斯和东南亚五国等 国家千年以上。在上述比较之下,我们会发现:在地理位置相同或相近的环境下,接受汉学 ,在何种情况下才会成为可能?汉学又是怎样突破了文字、语言、民族、文化、地理、政治等方面的差异走进一个新的国家的,以及汉学又是如何展开和发展的。

这一地区的汉学,因其在地理位置上邻近中国,从客观条件上说有利于汉学的传入和展开, 并能和汉学发源地——中国,保持经常性的联系,是汉学·汉字文化圈的当然所属国之一。 其中,朝鲜、日本、越南因其古代社会中曾施行过以孔子之学说作为统治基础的时代,因此 又是儒教所属国。从其接受汉学的年代上说,在上古时代已经形成的国家,几乎都在汉、唐 时代之间接受了汉学·汉字的传播。但就其早期汉学发展的时代性特点而言,还没有形成系 统地对中国古代儒家思想进行注释性地解说,只是对从中国传入的儒家思想和古籍进行部分 接受和模仿。

第一节朝鲜汉学史的早期年代

我把朝鲜汉学史上的早期年代的具体指代时间定位在从公元前109年到公元717年之间。朝鲜 古代的高句丽王朝,在小兽林王二年,即公元372年开始设立中国式的太学制度。见朝鲜《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二年夏六月,秦王符坚遣使及浮屠顺道,送佛像、经文,王遣回谢,以贡方物,立太学,教育子弟。”

不少韩国汉学家(如,李基白博士等人)以此作为朝鲜汉学史的开始。我以为:这里的“秦王 符坚遣使及浮屠顺道,送佛像、经文”之说,说明了以上记录的是朝鲜佛教史的开始,而非 汉学史。而在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发兵前来征讨朝鲜。从此以后,朝鲜 开始接受汉朝统治,设立东方郡县,汉字亦正式传入进来。这应该才是朝鲜汉学史的开始 。当然,以汉武帝发兵前来征讨朝鲜之年作为汉学史开始,的确有点大汉沙文主义倾向,尽管此时汉字和儒家的治国纲领开始被古代朝鲜所接受。但是,汉学在小兽林王二年“立太学,教育子弟”以后的确走上了正式地轨道。如果没有前此的基础,是不可能一下子出现繁荣局面的。

第一、汉学经典的传入

李元植博士《韩国的汉学研究》一文中认为:“高句丽起于玄菟故地,勿论政治文化上,早 有接触于中国自汉魏南北隋唐诸朝,其接受大陆文化者,极为深切,故在学术、宗教、美术 、工艺上,遂呈惊异的进步……百济西由黄海,早与中国诸王朝来往,特别六朝文化之输入 ,以资于自国之文运者甚多,固不待言。”李元植《韩国的汉学研究》,见《世界各国汉学研究论文集》,台湾国防研究院,1962年。

小兽林王二年,即372年以后,儒家的经典著作和前四史(《史记》、《汉书》、《后汉书》 、《三国志》)成为高句丽太学的基本教材。除此之外,《文选》和《玉篇》的传入,使得汉代官方的治经学的方法得以在此时确立。百济王朝和新罗王朝也在此时展开了对经学、史 学、文选学、训诂学的引入和受容。

第二、修史和儒家礼教思想的出现

汉学传入的一个最为直接的结果是:古代儒学中的注重修史和美文的传统风尚,被上述三个 王朝所采纳,出现了第一批朝鲜汉学著作。如,《留记》、《新集》、《书记》等等。如, 在《三国史记·新罗本纪》一书中记录说:“真兴王六年秋七月……国史者,记君臣之善恶 ,寓褒贬于万代,不有修撰,后代何观?”在这一时期的著作和思想体制中,儒家文化传统中的礼教思想明显地占据核心位置。百济王朝的史官们以前四史中的笔法来记录国事,并开始设置五经博士制度,高句丽王朝的史官们以谥号制度来命名故去的大臣,新罗王朝开始使用年号制度等等,整个朝鲜在上述三个王朝(即所谓三韩)时代基本上完成了对正统汉学和儒 家思想的接受。

尹南汉博士《韩国儒学史》中评述说:“在高句丽和百济,已经接受了治经学的训诂学方法 和六朝华丽的文风,当时的朝鲜儒学和中国六朝文化的发展水平是一致的。只是通过修史事 业来表现自己的文化和思想。”尹南汉《韩国儒学史》,见《韩》第6卷第6号,197 7年。但是,早期朝鲜汉学史上的上述著作,并没有马上演化成为中国儒家经学注释思想的附庸。 即,在早期汉学史上没有出现那种以注释经典为特征的汉学著作。就是大名鼎鼎的儒学博士 王仁,在他285年来日之时也只是献上《论语》和《千字文》,而没有个人的注释著作。汉 学的传入,使朝鲜产生的重大的变化就是:注重修史、提倡美文、接受礼教思想三者而已。 特别是提倡美文的特点,诚如上述尹南汉博士之论,这是当时中国国内六朝齐梁体文学特点 的反映。十分有意思的是:以儒学为核心的汉学,因为时代的关系,中国六朝思想和文化在 古代朝鲜得到了体现。这使其汉学和古代日本、古代越南等地的汉学,在受容阶段就有明显 的不同。注重内容的修史和提倡形式的美文的结合,构成了古代朝鲜对儒家礼教思想的接受。这一时期,汉学和朝鲜固有的文化、历史和思想是平行发展的,汉学只是作为一个模本,时时被采纳着。

第三、新罗儒学的形成

从公元前109年到公元717年之间,是汉学走向成为朝鲜的统治思想和文化基础的时期。在这 826年间,372年开始设立中国式的太学制度,这是汉学在文化和思想上通过中央政府的命令正式走进朝鲜社会的开始。其次是新罗王朝统一了三个朝鲜,一个统一的新罗王朝的出现,需要一个有利其统治的思想作为立国之基础。于是,651年,仿照古代中国官制,正式设立了博士官制度,用来选拔官吏。682年,仿照中国教育制度,正式设立了国学作为对全体国民教育和官员升迁的选择标准。717年,仿照中国祭孔制度,正式把孔子及其弟子十人作为圣哲来祭奠,并开始了派遣学问僧和派遣遣唐使来华求学的活动。到此为止,汉学正式成为统一的新罗王朝的国家学说。早期汉学研究中的传统也从此开始消失,对儒家经典的注释著作开始大量出现。

第二节越南汉学史的早期年代

在上一章的叙述中,我把越南汉学史的开端定在光武中兴时代,即25年。在本章中,我把越南汉学史上的早期汉学时间定位为从25年开始到1070年之间。尽管在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已派兵攻占了越南南部的日南、徐闻、合浦三处港口及九真、南海、交趾等九个郡。根据我的考证,在历史记录中,从公元前111年到公元25年这136年中,此时的越南作为中国的一个边远的郡县,并没有立刻施行和中原地区相一致的儒家的治国纲领和各项制度,有的只是汉字的传入,这是越南和朝鲜两国汉学在开始受容之时最大的不同。而且汉字主要使用者又都是作为占领者的中原人,越南地区本地人对汉字的接受,此时只是个别人出于为汉代统治者服务之用。当时越南还没有建国,也就不存在作为“国字”来使用的汉字。自古以来,百越就是礼教所不被之地,在先秦史籍中,郑人宋人之愚、越人之粗野,似乎成了中原人的一个传统观念。

黄国安《孔子学说在越南的传播和影响》一文中主张:“公元前111年,汉武帝派伏波将军路博德平定南越,设置南海、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等九郡。孔子学说于是传入交趾、九真、日南等地区。”黄国安《孔子学说在越南的传播和影响》,见《东南亚纵横》第1期,1991年。以目前我所能见到的资料来看,在公元前111年“孔子学说于是传入交趾、九真、日南等地区”之说,尚嫌证据不足。

到了东汉光武帝时代,依据《反汉书·南蛮传》的记载:“光武中兴,锡光为交趾,任延守 九真,于是教其耕稼,制为冠履,初设媒娉,始知姻娶,建立学校,导之礼仪。”这是越南 主要地区正式接受汉字、接受儒家思想、接受汉化的开始。从25年开始到1070年之间,汉学在越南渡过了整个受容的历史时期,前后长达1045年。这期间有三个重大的事件直接推动了越南汉学的发展,依次说明如下:

第一、东汉末年的动乱

东汉末年的社会动乱,大量中原儒学名宿来到越南避乱。这为当时越南地区汉学水准的提高,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机会。当时的越南日南地区太守是经学家士燮,他本人精于《左春秋》。据《三国志·士燮传》的记载:“燮体器宽厚,谦虚下士。中国人往依避难者以百数。耽玩《春秋》,为之注解。陈国袁徽与尚书令荀或书曰:交趾士府君,既学问优博,又达于从政,处大乱之中,保全一部,二十余年,疆场无事,民不失业,羁旅之徒,皆蒙其庆。 ”这里所谓“中国人往依避难者以百数”和“羁旅之徒”中,就有汉代著名的文字学家、经学家刘熙,他是《释名》一书的作者。

邬增厚《越南的汉学研究》一文中评述说:“东汉是经学最发达的时代,这些专家当时集中到越南来,而刘熙又是其中的大师,他们对经学的传播,自必尽过很大的任务。无怪越南的四字经也说:‘三国吴时,士王为牧,教以诗书,薰陶美俗’了,今日越南的耆宿读经最重训诂和句读,连注疏也不放过,尤令人想见汉代经生的遗风。”邬增厚《越南的汉学研究》,见《世界各国汉学研究论文集》,台湾国防研究院,1962年。又见《大越史记全书》:“我国通诗书,习礼乐,为文献之邦,自士王始。”这是早期越南汉学史 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一页。所谓“礼失求诸野”,在当时,孔子这句话发自礼坏乐崩之时。实在是很有自信心之言了!而刘熙等大儒也就立刻把越南“一变,至于鲁”了!因为文字训诂学在古代越南地区的流传,从此,越南汉学和汉代经学之间的距离缩短了。

第二、中原地区科举制度的普及

自公元七世纪前期开始,越南大兴文教立国之风,促进了儒学在越南的发展。

有了上述基础之后,越南和中国之间的文化、思想联系更为密切了。唐代开始,越南地区的 人也可以来中国参加科举取士活动。越南人姜公辅中举一事更刺激了一般人学习经典的兴趣。见《越南志原》:“开元大兴文教,而九真姜公辅遂用经学起家,入翰林为名宰相。交人于是益向于学矣。”

黄国安《孔子学说在越南的传播和影响》一文中介绍:“唐高宗调露元年(公元679年),唐朝政府在交州设置安南都护府,唐高宗李治随即诏谕安南都护府的官吏向京师贡士。唐德宗(780-806年)年间,爱州(今越南和平省一带)人姜公辅和他的弟弟姜公复先后考上唐朝进 士……孔子学说便在安南广泛传播。”黄国安《孔子学说在越南的传播和影响》,见《东南亚纵横》第1期,1991年。这里的姜公辅、姜公复兄弟二人,在古代越南的史书《安南志略》中都有专节内容进行说明。其中记载有“德宗甚器之”一语,可见姜公辅深受唐王室的器重。到此为止,越南的上述九个地区当时只是作为中国的一个从属性郡县地区而存在的,汉学的发展也与中原保持了一致。

第三、李朝儒学的形成

1010年,前黎朝殿前指挥使李公蕴开始建立了李朝。李朝的建立,标志着作为中国的一个从属性郡县地区而存在的越南正式脱离了中国,1054年定国名为大越,成为一个和中国有隶属关系的国家。但在统治思想上,却和中国一样,开始走向以儒学思想立国之路。这一目标终于在1070年得以完成。当1010年,李公蕴把越南变成一个从属于宋朝的王朝而存在时,他已经开始了仿效宋代统治者的种种文教活动。到他的子孙李圣宗继位后,1070年的八月,李圣宗下旨:奉孔子学说为国教。于是,模仿中国的制度和作法,李朝在各地修孔子庙、祭孔门十哲、七十二贤人等活动。于是,早期汉学的发展到此为止。

在古代越南,曾有一首诗很形象地说明了当时接受儒学的情况:“欲问安南事,安南风俗淳 。衣冠唐制度,礼乐汉君臣。”即,在古代越南是以汉唐政治制度和宗法制度为立国之核心和根本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55881-1179178.html

上一篇:刘正承担教育部海归项目《东西方汉学史》5
下一篇:刘正承担教育部海归项目《东西方汉学史》7

0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3 01: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