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mBeanG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mBeanGo

博文

我们产生的塑料垃圾最终会“定居”北极

已有 2162 次阅读 2017-4-28 13:45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我们想象中的北极,通常被比喻和描绘成一片纯白的冰雪世界,徘徊在人类文化的边缘。那里保持着原始野生的状态,纯净而不受人类污染。


然而理想与现实往往存在差距。


北极作为地球的一部分,与正在被我们人类污染的生态系统紧密相连。破坏生态系统中的一部分而不影响到其他部分,这种想法是愚蠢的,最近发表在Science Advances杂志上的研究让这个事实更加清晰。研究发现,即使在偏远的北极,我们也逃避不了人类在这个世界上排放了大量的塑料垃圾这个事实。


北极极地圈内大部分没有被冰覆盖的水域都有轻微的塑料碎片污染。”研究人员在论文中写道,并且补充道:“···塑料碎片在格陵兰海和巴伦支海也无处不在。”



海洋中的塑料分布,来源: Katie Peek


海洋塑料污染从1997年起日益受到关注,当时Charles Moore在跨太平洋游艇比赛中穿过太平洋时,偶然发现了大太平洋垃圾带。如今我们知道,至少有6个主要由塑料组成的垃圾带正危害着海洋。据统计全球海洋中有多达30万吨塑料。


一些塑料是随货船漂移到海洋深处的,而另一些是由于故意倾倒最终到达海里的,但是大部分去向海洋的塑料来源于我们薄弱的意识。由于我们对垃圾处理不仔细,许多塑料碎片最终会进入水体。更多进入海洋的是我们故意设计的塑料产品,比如微塑料。我们洗澡时使用含有微塑料的产品,却从未停下来思考一下,当它冲到下水道之后最终会流向哪里。



浮游生物和微塑料,来源:Anna Deniaud / Tara Expeditions Foundation


来自全球8个国家和12个大学,包括西班牙加的斯大学,沙特阿拉伯的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和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拖着渔网一点点地穿过极地,看看究竟能捡起多少塑料,最终得到了这个结论。他们一共从42个站点取样,包括格陵兰海,巴伦支海,喀拉海,拉普捷夫海,东西伯利亚海,楚科奇海,波弗特海以及加拿大北极群岛,巴芬湾和拉布拉多海。


为了确保尽可能多地捕获塑料,研究人员使用体视显微镜来帮助搜索,这使得他们能够捕获小至330微米、约是人类头发丝厚度4倍的塑料碎片。然后,他们根据塑料的形状和可能的来源进行分析和分类。



海滩上的垃圾,来源:Gerry & Bonni via Flickr CC By 2.0


海洋中的塑料不仅仅影响美观,事实上,我们肉眼可见的塑料碎片比那些小得难以看见的塑料带来的麻烦要小。因为塑料不能生物分解。它不能像其他材料那样回到分子元素的形式。


经过足够长的时间,一片落在土地上的叶子将会被小虫子和微生物吃掉,然后成为土壤的一部分,再一次为树提供营养。与树叶不同的是,就算经过足够长的时间,塑料也只会变成更小块的塑料。这就是塑料,这东西永远不会消失。甚至,在经过阳光照射和海水浸泡之后,塑料会变得足够小,使得海洋动物将其与诸如海藻或浮游生物之类的食物混在一起。2015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大约20%的小鱼肚子里有塑料。研究人员还发现,一种常在亚北极地区出没的海鸟——暴雪鹱,也摄入了大量的塑料。塑料不是这些海洋生物偶然间吃到的小零食,而是他们日常饮食中固有的、可口的一部分。



暴雪鹱摄入大量的塑料,来源:Dawn Beattie via Flickr


塑料不仅不是食物,而是各种有害化学物质的混合体。一些组成塑料的化学物质会致癌,或者会扰乱和有性生殖及全身健康相关的内分泌系统。海洋中的塑料对于其他化学品还有吸引作用,比如我们倾倒在海里的二噁英和多氯联苯(PCBs),这些都能致癌并且影响激素分泌。生物学家正努力弄清楚这些对于鱼类以及吃鱼的人类的健康会有什么影响。


没有多少人生活在北极,当然也就不足以解释他们发现的污染程度。这项研究的研究人员试着追溯塑料的来源,毫不意外的发现,北大西洋的塑料来自于到污染严重得多的欧洲西北部海岸、英国以及美国东海岸。受温度和盐度的驱使,海流通常会将温暖的海水送到寒冷的北极地区。现在,海流也会在沿途捎上塑料旅行者。



北极熊幼崽在被研究人员服用镇静剂做完研究后,在北极北部的冰上醒来,

2009.10.5,来源:US Coast Guard


鉴于我们对人类活动和洋流的了解,研究人员在北极发现塑料并不令人震惊。但令人不安的是,经过数十年的研究之后,人们仍然认为北极很原始。我们早就知道北极鲸体内有PCB,北极熊长期被DDT污染,甚至是海洋最深处的动物也正被有毒化学物质毒害。令人惊讶的是这些不仅正在发生,而且一直持续发生,并且将继续令我们感到惊讶。

参考文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52429-1051733.html

上一篇:亚马逊丛林中的古老迷幻剂有望成为速效抗抑郁药?
下一篇:走近阿司匹林:抗癌神药的工作历程

1 haipengzhangd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2 22: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