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尖日月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jry8044 物理学歪人 电气接地学雷人 qq:9792255

博文

为何名校总设、教授常不及中学工程师?(兼谈“高语境”之弊) 精选

已有 9466 次阅读 2012-3-22 15:28 |个人分类:生活杂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高语境,工程师,高知识分子| 工程师, 高语境, 高知识分子

 

此为本人新书中的内容,看到贾老师一篇博文后,突然心血来潮,摘要部分略加修改,首发在此与大家分享。

 **设计院的总设(总设计师、也有称设总)**还是名牌大学毕业呢,连这变电站都搞不定,还是我们拿下来了。”

***还是名教授呢,连个联通基站都不敢承诺降下来,一点担当力也没有,我们一下子就搞定了。”

这种类似言论总能碰到,而且,常常是出自中小学水平的工程师之口,更为糟糕的是,很多总设甚至教授都认了,这是很悲剧的,举个例子来说明吧。

 

一次去某自治州联通公司,他们要求将所有的基站接地电阻值全都降至5欧以下,我想都没想就一口拒绝了,这太荒谬了。

然而,他们却以打量火星人的眼光看着我,并表示,这是联通公司全国通行标准,其它地方都做到了,他们之前也都做到了。

他们还表示,如果达不到,那你就走人吧。

我目瞪口呆!

也许不懂相应专业知识的朋友会觉得莫名其妙,但以下对比的例子可以帮大家了解我当时的心境:

  • 在高阻区,电力集团常常须投资2万才能降至25欧,如果要降至5欧,那投资费用至少得翻至5倍——10万元以上,所以,一旦电阻率超过了3000欧·米,欧美等国均不作硬性规定(投资过高,难以承受)。
  • 而联通公司却要求统统降至5欧,而且还声称这是国家统一标准(当时确是如此),全国都达到了(先不作解释),他们每个基站的接地工程投资一般也就2000元。
面对这种情况,有个性的、负责、较真的高知识分子一般都会选择走人。不过,如果他们能明白相应“高语境”,或许就另当别论了。

“高语境”的解释参加贾老师博文:高语境的解释——你什么意思摘要部分解释如下:

【高语境文化里的人们注重人际关系与情感,信任比规范和制度更重要。谈话时不需要太多明确的沟通,有时甚至显得含而不露、秘而不宣,而彼此的信任和很高程度的共识是下一步行动的基础。在美国这样的低语境文化里,人们的交流不太需要深植于文化内涵的沟通和共识,需要的是清晰的讯息和简单、直接的表达(博主注:换而言之,就是要明确的规范制度,要尊重法制)。

去年回国,碰到一个老熟人(三甲医院的副院长),问她工作近况如何,她说您以前干过副院长应该明白,像咱这做副手的,干好干坏关键还得看院长啊,你不干工作吧,不够意思;干得不好,不好意思;干得太好,你什么意思?所以适当干点,意思意思!】

这就是高语境环境下的生存策略,唯领导意志是从者最得利,努力做好工作者反易遭逆淘汰。 

中国普遍不尊重技术,当领导提出5欧的标准时,他并不知道5欧是什么概念,也不知道需要多少投资,更不知道达不到的后果,他甚至连接地的概念都搞不清,他只知道,每个基站只有2000元的投资费用。

那些中学水平的工程师下属虽也不懂接地,但能明白领导的意思,报上不足2000元的投资费用拿下工程,乱做一气,然后告诉领导全都达标了。然后皆大欢喜,然后,该自治州联通一年内有数十个基站遭雷击而损毁(显然,这些损失最终都会转嫁到客户和广大纳税人身上去,所以,中国的联通、移动等自费竟远超过美国)……后来,我跟着他们披荆斩棘,深入各个大山深处协同检测后发现,那些曾经被测量合格的基站接地电阻值全都好几十欧,一个也不合格。

这就是“高语境”的弊端,形成了最利于各个集团(尤其是决策人)的封闭环境,各种对外公开的规范制度往往都是虚的,唯有含而不露、心照不宣的内部意志才是实的,极不利于国家和社会的发展。譬如,面对某个公开招标的工程项目,优秀的工程、设计师一般会根据要求及规范制度设计出最优性价比方案,理论上最应中标,但一般都会被淘汰。对决策人来说,这些都是虚的,他们多不懂技术,也不关心技术,他们只知道可供其操控的费用,这才是实的!而可操控的费用跟最优性价比通常是不合的。把握好这一点,才能拿到工程项目。

所以,优秀的销售员往往会首先提醒设计人员业主的大致预算费用,因为只有技术方案跟预算费用相合时(注意,预算费用通常由不懂技术的领导规划,所以一般与最优技术方案不合),才可能中标,否则,做得再好也白搭。

  • 如此,当你拥有了卓越的专业技能时,对高语境(这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领导意志)的把握也就逊色了(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于是,你就首先被所在环境给逆淘汰了。
  • 当你花费大量的心血很好地把握了高语境后,则在相应的封闭环境下取得了优势,但却失去了卓越的专业技能,难以在开放的空间与人一决高低,更难走出中国冲向世界了,那么,此刻所能做的就是进一步掌控好所在封闭条件下的高语境,把握好领导意志,从而使得整个封闭环境变成了一竞争力极度低下的衰败集团。这些所有的集团合成了当代中国当代众生相。

这样的后果就是“人际关系大于天,技术人员靠边站”(某设计院总工曾如此告诉我),鉴于此,名牌大学设总、教授“不及”中小学工程师就很正常了,不管我们这个国家的高知识分子是否愿意接受,我们必须承认这样一个既定事实:很多一线工程都是中学水平的工程师“解决”的,而这些都是我们高知识分子所不能解决的(至少在常人眼里是如此)。所以,高知识分子不受尊重其实是当下的一种必然性,待遇低、缺乏体面生活也就在所难免了。

至于解决方案,我尚未考虑周全,也非我所能,但我以为以退为进可能是当下最易行的突破口,高知识分子统统放下身段,与基层人员一起投入到一线工作中去,先实实在在解决实际问题,然后再努力改良就容易得多了,至少有说服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4673-550579.html

上一篇:辞职了,专心著书
下一篇:白岩松的幸福(兼动人的花儿)

56 郑波尽 刘洋 许培扬 沈海军 陈儒军 史启通 郑祺 黄洪宇 吕喆 曹俊兴 易磊 马磊 吕劲松 金小伟 张提亮 赵美娣 薛次伟 陈宁 杨立泉 陆洋 武夷山 吴宝俊 罗汉江 王春艳 李宇斌 贾路路 肖振亚 李志俊 吴茜 张杨 张彦斌 欧阳峰 熊伟 翟自洋 刘广明 吉宗祥 刘全慧 贾伟 杨晓虹 汪梦雅 张文卓 吕乃基 杨秀海 杨月琴 何学锋 邓旭坤 cj1968 Coo zhouls swotwl liu0328 gongk07 Kaji lrklx wuzhenyuhn ncepuztf

发表评论 评论 (4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6 20: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